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07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事前提要、详细看文警告、人物介绍、前导预告请走这里。

*最后有剧情解释及唠叨。




 

07

 

「我知道你跟着我…」

 

看着眼前站在扶手边的张善,庄恕不得已停下了脚步。

 

实际上他猜想过对方很可能不会等到他清醒,可是他们都没想到的是,张经理比他们想的还要早就醒了过来。

 

就在半个小时前,也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刚好碰上了警队看守的人交接班,庄恕就听见了张经理尿遁从病房里逃走的消息,大家乱成一团,他也名正言顺的帮忙着找他。

 

第一个找到他的人是庄恕,因为一开始他就找对了方向,打从谈判失败后他们一起回到了国内,庄恕就觉得张经理在赌他那边的人会接纳他,可是他赌错了,所以他就想一了百了。

 

那么一个醒来后就想寻死的人会去哪?

 

「我只是想跟你谈谈。」但他没有继续靠近,因为张经理坐在医院顶楼的护栏上,他担心一个不小心,眼前人就会跳下去。

 

「…我的孩子跟妻子都在他们手上。」

 

等到他转过来,庄恕这才看见了张经理的手上,不知道何时,居然抓着一只操控器,除了那操控器跟庄恕以往看到的都不太相同之外,那上头清楚的时间倒数,就像是炸弹的倒数计时。

 

「你要是从这里跳下去,你还能保护你的妻子跟孩子吗? 不如跟我们合作吧!」庄恕尽量放轻声音跟脚步,逐渐往他那里靠近。

 

可是张经理摇摇头「如果没有了我,就没有威胁,只要我不把秘密说出来,起码他们会没事。」

 

这个人不知道是天真还是傻,虽然他说的看似好像很有道理,但是庄恕根本不相信,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真的很善良的人,即使不把秘密说出来,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他的妻子跟孩子。

 

「你要保护你的人,我也要! 我必须要知道黑鸟去那趟船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虽然他不太常使用这种方法,可是现在也不得不打打温情牌,他也想赌一把,赌这个为自己家人能奉献生命的张经理,是个有同理心的人!

 

「我很抱歉,对你们造成了伤害,从以前到现在都是,我没想过你们会过的这么辛苦。」

 

张经理转了过来,看着他的神情他有些眼熟,可庄恕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看过这个眼神,但撇开这些,他说的话让庄恕的大脑当机了,他认识他,认识他们? 

 

「我本来就是多活的,现在把命还给你吧。」

「等等! 你说清楚之后再走!」

 

说完后,张经理就把手上的心律操控器感应部分贴上了自己的手腕,倒数计时的时间就像沙漏一样流往了操控器,到最后他的手上只剩下十秒。

 

「你认识我吗?」

「你知道黑鸟是谁!?」

 

「你到底隐瞒了甚么秘密! 你给我、啊…..」话还没说完庄恕的肩膀就中了一枪,倒在了地上。

 

一连串的逼问让他自己有点精神不集中,他迫切的想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答案就在眼前,所以他想上前抓住那个人,可是他却分神没注意到身后的人。

 

好险他曾经长时间的活在枪林弹雨中,对子弹很敏感,才躲过了往他心脏直直射来的子弹,只穿过肩膀,感觉没有伤及筋骨。

 

无力看清长相,但来的人虽然不是自己的人,大概也是个菜鸟,居然没有确认他的死活,就往张善那里冲过去,庄恕抬头看见了张经理手上的操控器正倒数计时,就在那个人还没来的及碰到他的时候。

 

不能就样死了!

 

「Shit!」

 

那个枪手咒骂一声,紧接着眼前的张经理面孔狰狞,手腕冒烟,直直抓住心脏。

 

跑过去的枪手看见他倒下了,就上前拔走了那只操控器,在那只特殊造型的操控器上上摸了摸,然后不知道拆开拿走了什么东西,就快速地离开了。

 

 

「庄恕?」

 

那个人走不久后,倒下的庄恕还听见匆匆赶来的,是谭宗明的声音。

 

「哥…」

 

「你还好吗? 人怎么死了?」谭宗明看了看身边已经倒在地上的张经理,又看见庄恕的白袍上面有一滩很深的血迹。

 

他免强撑起意识,紧紧压住伤口摆摆手「没事,你快点离开,枪响这么大,季白等等就来了…」

 

「我晚点跟你联络。」

「好…」

 

纵使他很担心庄恕,可是留在此地确实不是一个好理由,庄恕不能走,他需要一个完美脱身的机会,他身上的伤就是最好的证明。

 

--

 

另一头赵启平等在逃生梯。

 

他抽着烟,听见了楼顶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下来的人看见他也没有多说话,就往他那里丢了一个东西,然后便立刻往下跑了。

 

赵启平把烟头熄灭,然后转身离开逃生梯,刚好错过了收到消息后随后往下追的季白,跟早就绕路离开了医院病栋的谭宗明。

 

可是没有多久后,当赵启平刻意绕去便利店买东西,在彷佛不经意的,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经过了急诊大厅,看见了却是一个僵持危险的景象。

 

 

「把手举起来!」

 

季白举起枪来对着那个穿着私用军服的人。

 

那个人笑了,但也确实举起了双手,周围的警力瞬间把那人团团包围,猜想他肯定危险了,所以赵启平拿起手机来准备回报给组织,难道没有营救任务吗?

 

可是他拿出手机来,还来不及回报,看见的却是谭宗明的简讯,谭宗明跟他说他已经到了,帮他准备好了吃的,想先让他吃一点,晚上再一起去吃大餐。

 

他的车就停在了…

 

 

「小心!」

 

当赵启平还低头看着手机短讯的时候,耳边传来不知道谁喊的小心,接着就是爆的一大声爆炸,停车场顿时火花四射。

 

他一转眼过去,立刻到抽了一口气,急诊旁边的一大片停车场已经被炸弹炸出了一片火海,在他们的人所占的位置附近十步路以内的警力,全部被小型炸弹的镇爆威力给弹飞,那个他的同党本人更是烧的一点不剩。

 

除了这些画面之外,赵启平的世界就是一片的静音…

 

季白飞快地跑到了离那个嫌犯最近,伤受的最重的警察身边查看伤势,周遭倒下的警察不只有一两个,路过的护士也有、医生也是,死伤惨重,火海和惊恐不断。

 

自赵启平15岁起,大小这样的场面他就经常见到,早就应该习惯的。可是,好像刚刚他的简讯还没有读完,谭宗明是不是说他的车,就停在了急诊室门口的停车格…?

 

黑色的奥迪,就在爆炸的范围之内。

 

那谭宗明呢…?

 

赵启平手上的东西散落一地。

 

没有管周遭的人,他只是记得,要抬起腿来飞奔到那台车旁边,可气爆引起的车体翻覆,好几辆周围的车都在漏油,还能够活动的警力都第一时间拉起封锁线来,紧急驱散民众,深怕随时会有其他的车子爆炸。

 

但赵启平谁都没看见、谁都拦不住,他就直直的往那台黑色的奥迪飞快地跑了过去。

 

忘了他该隐藏他身手矫健的一面,他跳过许多车,来到了那辆正在燃烧的黑色奥迪玻璃窗旁,丝毫不管身边的人对他大呼小叫的让他离开这里。

 

「谭宗明!」他只是脱下自己的白袍捆在手上,抬起手就想要把烧的黑漆漆看不见里面的车窗打破。

 

他没有那么害怕过,明明只是认识他不到几个月,吃吃饭、喝喝酒,也许偶尔调调情,他们甚至没有说过要再一起,他们破天荒的连一个吻都还没接过!

 

比起以前的荒唐,他跟谭宗明正常的就像是普通的情侣一样交往,可就是这样他才更害怕。

 

他们什么都还没来的及开始呢混蛋!

 

 

「启平!」

 

突然一个力道抓住了他的手腕,他都还没来的及看清楚是谁,就被从那火海里面拖了出来,在他们一踏出那车子的范围后,那台黑的车子就爆炸了。

 

「干什么拉、」

「你做什么!? 不知道很危险吗?」

 

赵启平正想要回头给那个阻止他的人一拳,就被他整个人拉近了怀里,然后那个人还对他破口大骂!

 

那个人把他拉了出来的时候,他们两的袖子上都有着火的迹象,远方的消防车已经到达,水柱强力的扑灭着火势,他们都还感觉不到烧痛,就被落下来的一大泼水给淋的湿答答的。

 

「谭…」

「谭什么谭? 你傻的啊!? 你以为你在跳高吗? 你一辆一辆的车爬上去又爬下来的,我喊你的名字你都没听见吗?」

 

是谭宗明啊,他怎么这么脏,满脸黑灰,还被淋得一身湿透的,还露出那么生气的样子啊…

 

「你喊我了….」

「我当然喊你了! 我跟你说我没在那! 让你不要过去! 我喊你了你为什么不听啊?! 」

 

上一秒谭宗明还很生气,可是他看着赵启平傻傻皱眉头盯着他看,突然又很担心了,抓起赵启平的手,发现那里还包裹着白大挂。

 

「你受伤了是吗? 我看看!」

 

看着谭宗明抬起他的手,甩开他一手上的白大挂,手指骨节因为焦急地敲打车窗有些破皮擦伤,对赵启平来说,本来是很平常的伤,但是眼前的人不知道。

 

无意间露出了心疼的神情,敲打着赵启平有些脆弱的心。

 

「你打什么车窗啊! 我又不在里面! 火烧的那么大! 还有可能会爆炸的你知道吗? 你…你不是还撞到脑袋了吧?」骂到一半,看对方都不回话,谭宗明突然有点害怕,赵启平傻愣着看他干嘛呢?

 

「靠…你才撞到脑袋了…」赵启平明明很感动,可是嘴上又不愿意饶人。

 

但听见他这样的反驳,谭宗明才一下笑了出来,很好,还能骂人,看来还不算太严重。所以他立刻把赵启平拉进怀里「我担心死你了。」

 

「我以为你在里面…」这个时候,他想到了刚刚的恐惧,他抱紧了谭宗明的腰,把整张脸脏兮兮的都擦在谭宗明昂贵的衣服上。

 

「我在这。」

 

把赵启平的头给抬起来,他满脸脏兮兮的,像只小花猫一样,谭宗明想伸手给他擦一擦,可发现他的手也脏脏的,就拿起袖子也给他擦一擦。

 

看着想帮他擦干净那根本擦不干净烟灰的谭宗明,赵启平心里有些悸动。

 

这里不是战场,只是救灾的一个普通停车场而已,他们俩个现在一点都不好看,爆炸的黑灰覆盖他们俩身上,回家后去洗澡的话,水肯定都脏的跟几天没洗车一样的。

 

可是他还是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居然有这么可贵。

 

就在这一片的乌烟瘴气的黑灰中,他竟然把自己的心给看透了,认定了眼前的人。

 

 

 

 

Tbc

----------------

内啥,我今天一早就醒了,忙了半天发现我上午没班,所以就来更文了23333

顺便,到一个段落了所以来说一下剧情。

首先这篇文有些不是那么现实向的剧情,例如贫富悬殊差异极大,例如帮派横行,这些都是因剧情需要。

再来就是,谭宗明与庄恕、尚不知真实身分的鹦鹉一派人,他们的故事后面会交代,包含他们为什么走上这一途。

赵启平一派,他背后是一个稍微庞大到开外挂的组织,他是里面的杀手,毕竟是史密斯夫妇AU麻,所以两人都是杀杀杀个不停。最后季白一派,他代表正义的一方,也就是警方的那一方。

不过这篇文还有黑白界线模糊的一类剧情,例如谭宗明那一派干的都是不法的事情,但是很难说他们是坏人之类的,剧情就是这么复杂。

总之大家只要关注,谭赵两人立场对立、庄季两人立场也对立,完全是罗密欧与朱丽叶这样的关系就好,主线剧情看过就罢不用动脑哈哈哈

还有那个粉丝数量一直上去我很害怕,新朋友你们误会了,我只是看起来很勤劳更文,实际上是个懒惰虎啊!!!

那么,我们明天见!!

评论 ( 17 )
热度 ( 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