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06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事前提要、详细看文警告、人物介绍、前导预告请走这里。



 

06

 

「快说。」

 

今晚赵启平与谭宗明把上次那顿欠的饭给约了回来。

 

趁着在餐厅外头打电话的谭宗明,赵启平也在餐厅里接了一通电话,没有多余的寒暄,因为他正张望着门外的谭宗明,估算起来,他应该还有一些时间。

 

「不知道? 什么叫做不知道死了没? 都是干什么吃的…」

 

可是电话那头的人给他的消息,让他很是不快,即便如此他还是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表情也尽量放松,不让人看出来他的情绪。

 

「我不要听这些,送去哪个医院了?...仁和? 为什么不送来六院?」

 

外头的谭宗明看似已经讲完电话要收尾了,所以转头过来透着玻璃跟赵启平挥了挥手「行了我知道了再连络吧!」

 

在谭宗明进到餐厅来之前他赶紧挂上了电话,赵启平放下手机,拿起桌上的果汁,微笑的等他。

 

「你有急事?」因为谭宗明看到他刚刚再打电话了,所以就问了问,也没有别的意思。

 

可是赵启平无奈的摇了摇头「在医院工作就是这样,一刻都不得闲,刚刚我的实习生出了一点问题,不过已经解决了。」

 

「那么你不用回医院了?」

「不用,我们可以去看那部想看的电影了。」

 

谭宗明看吃得差不多了,就挥手让服务生来结账。

 

和谭宗明再一起的时间里,是赵启平可以忘记很多事情的私人时间,只要这跟眼前这个人在一块,在有一堆破事都无所谓了。

 

说着服务生来到身边,虽然说好了是赵启平请客,可是谭宗明还是拿出了卡来,赵启平再次看了看那张卡,他想那张卡的面额,可不只负担的起这一顿高档的法国菜,连想去开间房都绰绰有余。

 

喔、当然我并不是想去开房我是…咳咳。

 

「走吧。」谭宗明站了起来,绅士的帮赵启平拿了外套。

 

虽然才见过几次面,但是他知道他们都对彼此有兴趣,一顿饭、两场电影或是几次见面都好,他想继续牵扯不清,所以赵启平勾住了他的手。

 

「先说好了,等会电影票我买啊!」

 

这短时间里谭宗明也稍微了解赵启平这个人了,知道赵启平内心的那一股傲气,刚才吃饭前,谭宗明可是一分不差的收到了那两百块呢。

 

「没问题,顺带把爆米花套组也买了!」

「好!」

 

为了避免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于是他恭敬的点头,就挽着赵启平出门去了。

 

 

*

 

方娴和谭宗明坐在办公室里面,两人手上各一台平板计算机,通常交接完了公司的事情之后,他们就会开始进入正题,他们的副业。

 

「鹦鹉传来了最新的消息。」

「确定了那批货物的去向了?」

「对。」

 

谭宗明接过手上的东西来,上面来自他们伙伴传过来的消息有一点头痛,方娴也知道,因为接手过后她是第一个看到这则消息的人。

 

「他们在缅甸大量的制作传感器,然后卖给那些无法得到医疗资源,也没办法得知最新消息的贫民及劳工,从他们身上榨干他们微薄的薪水。」

 

可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买到的其实根本不是保命的工具,而是会夺走生命的远程凶器。

 

这些除了首都城市之外的地区,被称为劳动区与贫民窟。

 

劳动区的人民还能以工作来换取报酬,贫民窟的百姓只能以采矿、掏金或是偷拐抢骗来换取生活物资,而这些所谓的商人,却要夺走他们最后那一点希望。

 

「他们根本不知道绑在自己身上的,是一颗操控在别人手上的炸弹,就算哪一天他们知道了,这些远离市中心的百姓,他们的声音,甚至都传不到首都,就白白断送生命。」

 

一想到这里,方娴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千富集团也许是想利用这种方式,培养一只无法控制自己生命与思想的死士,那些努力工作的劳动者,与那些原本就暗无天日的贫民,现在连唯一奢侈的自由,都被这些人剥夺走了。

 

是不是这个社会注定了,就是金钱掌控权力与生命。

 

「千富集团的背后,绝不可能只是一个进出口公司这么简单。」谭宗明很清楚方娴的心里在想些甚么,但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方娴,现在的他们只能做他们能做,也该做的事情。

 

在国内制造心律调整器,是要经过政府批准跟限制电量的,而在国外当然就不用,但是要进出口货运不被多次查检,靠的无非就是关系和人脉。

 

他们城市的进出口货运公司非常多,千富集团的老板并不有名,也并不特别,毫无关系背景的,却可以从一个简单的小公司,在五年内快速的长成大公司,然后制作原材料,把产生的货物秘密运往缅甸制作这些力似于武器的东西。

 

背后是谁? 跟谁有关系?

 

这当初也是谭宗明让黑鸟去调查的事情,他想知道这几年快速窜起的千富集团背后的秘密,这么大的行动他们不可能自己完成。

 

可是这任务,却让黑鸟意外丧命了,。

 

「千富集团背后,也许是他们。」谭宗明很不想承认,可是除了那一群强盗,他想不出别的人了。

 

「我以为他们在五年前就被我们剿灭了。」方娴有一些不敢置信,更准确地说她是不相信。

 

谭宗明觉得有些头疼,他撑住自己的额头想努力忍住,可是过去的事情总是在他的眼前浮现,他不想回忆也没有办法。

 

「但我宁愿是他们,也不要再看到,有另一个跟他们一样的组织出现。」

 

那些被用来作为工具买卖的孩子在哪里? 被逼和自己的父母分开的孩子在哪里做着苦工? 他们到底能长到几岁? 谭宗明一点都不想去仔细思考,他觉得恶心。

 

方娴安静了下来,一下子明白了谭宗明内心的挣扎,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好一阵子,都不发一语。

 

--

 

自从机场惊魂的这一个案子,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星期。

 

庄恕毕竟和案子有相关,所以不能担任张善的主治医生,来看张经理也不能明目张胆,并且季白很小心翼翼,他们警队的人在张经理的病房门口站岗,24小时不间断。

 

虽然庄恕总能找到合理的理由踏进来,他首先还没清醒,就算清醒了,这么短的空档,还是不能让他说服张经理,从他的嘴里也问不出一点事情。

 

面对这么坚持又固执的男人,庄恕真的很想给他来一手刀逼他就范,可是不行,要是把他打死了哪里还有什么线索?

 

而且作为医生,他还是必须要照顾他,好险他是全美排名前十最好的胸腔科医生,有些手术非他不可,所以在一个短暂的手术后,他得到更多的合理理由来看他。

 

看着闭眼上休息的张经理,庄恕帮他把点滴调的进水慢一些,什么时候等他醒了,他必须把事情搞定。

 

--

 

「我不再六院,我在仁和。」

“你在仁和?”

「是啊,我来做交流的。」

 

今天的仁和有些热闹,因为美籍华裔的胸外科庄医生带回一些先进的手术录像,所以除了季白的警队之外,六院及其他医院,也都受邀,派了一些医生过来做交流。

 

赵启平也在其中。

 

一整天他都在这间新医院里忙进忙出的,好不容易抓了空档,能够出去吃点东西,就赶紧接一下谭宗明的电话,解解相思之苦。

 

 “那我等会去仁和接你?”

 

「好! 你晚上一定带我吃大餐啊,我快饿死了,一整天都不让人吃饭。」赵启平佯装抱怨,但其实身为医生的他,已经很习惯这一类的行程了,他就是刻意的想撒撒娇。

 

“遵命!”

「好啦不说啦,他们喊我呢,晚点见!」

 

匆忙挂上电话的赵启平接起了插播,本来以为是他们医院的人喊他,正准备往科室走。

 

「喂?」

“你在六院?” 可没想到却不是。

 

听到熟悉的声音,赵启平看了看周围,然后神色自然的走到了一处比较安静的地方「什么事? 我以为今天没有安排我的工作。」

 

“临时的,很紧急,今天就要让张经理离开。”

「今天? 今天不是只有我在仁和,季白的警力24个小时轮流站岗啊! 挑今天来是想让我曝光吗?」

 

现在这群人办事越来越不得力,赵启平真的是受够了,如果今天张经理不见了或是死了,所有在这里走动的相关人士,谁逃得过季白的盘问?

 

“这哪是你跟我能决定的事? 但好在你的工作不是很要紧,只要等接头人把东西给你就好,大家都以为资料在他身上,没人会怀疑你。” 对方彷佛有点无奈,可是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知道自己表情不能太明显,可是还是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半小时候,我只有十分钟待命。」

 

“知道了。”

 

对方的人知道赵启平是这种特立独行的个性,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他还是功勋无数的,就是大老板平时都不敢多念他几句,何况是一个小小的二把手呢,只好赶紧让人配合行动时间。

 

挂上电话后,赵启平便快速的往医院的便利店走去。

 

同时间,谭宗明也即将来到仁和医院。

 

 

 

Tbc

--------------

不知道目前为止你们看懂剧情了吗23333 

写了这么久,下一回终于要进入重头戏了(很拖戏

还有赵平平不上线你们就离我远去了是吗!!!我要绑架赵启平!!!

(然后就被谭总拖去卖掉,然后就看不见我了掰掰!


评论 ( 21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