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05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事前提要、详细看文警告、人物介绍、前导预告请走这里。

 

然后今天赵平平没有上线啊啊啊





05


「赵寒,你去看看VIP通道。」

「好。」


季白换下警服,跟几个队员隐藏了刑警的身分,来到了机场。


他来的时候飞机已经落地,他试着在一片人海当中找寻那个经理,但是他怎么找都没有看见人。


根据他的调查资料,千富集团的这一位张经理,之前就是负责接洽这艘载着铁的货船,这上面的货物全部都失踪了之后,他本应该要负最大责任,可是他在案发后居然辞职了。


先不说这艘被劫的货船本来就要运往缅甸,而这个经理若是在案件后顺利辞职脱身,事发后为什么还要选择缅甸,还要选择一个跟案件有关系的地方过去?


季白从来不相信巧合,也没有什么好去探究里面的一些可能性,他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他的怀疑给弄清楚。


抬头看了一下飞机航班表,上面显示缅甸飞往国内的飞机已经到了,那么那一位经理肯定也已经到了,季白提前跟航管局打过招呼,所以让他们能在出关口徘徊。


赵寒前往VIP通道,一走就带着几个人一起离开,季白的身边才刚留下仅剩的几个人,出关口就出来了许多人。


不巧的是,当季白想往赵寒那边一看,出关口就传来巨大的骚动。



「都让开!」


季白飞快地往出关口的那一块移动,就看见了一个男人正挟持着人质,用来挟持抵人质在脖子上的凶器,竟是他脸上眼镜的铁框眼镜腿。


因为飞机上禁止携带的东西太多,可是眼前的男人居然想的到要用这个东西挟持,季白没有轻举妄动,因为被挟持的那男人看起来很害怕的样子。


「请不要慌张,往这里离开。」


好在是赵寒他们离开没几秒后就察觉动静立刻回来,纷纷的疏散了人群,周遭顿时就只剩下那位男人跟他被挟持的男子,身边都是季白的警力。


「张经理,我们只是想找你谈谈。」季白并没有很慌张,他只是冷静的上前走了过去,试图想要让那位经理放下手上的东西,因为还有一般的顾客在他手上。


「你以为我信吗? 就是你们不抓我,我还是会死! 都离远我远点!」


「我们只是想请你回警局,协助我们破案的。」当然除非你犯了什么死罪,但他的话让季白抓到了些什么,除了他们,还有别人也在找他?


「我不信!我、我….」


但是季白都还没说完,就看见那个张经理突然脸色有点难看,然后挟持着人的手也松开了点,可是即便两个人一下子分开了很多,被挟持的男人依然举着双手不敢离开。


他靠近想要趁此拿下,可是在关键要抓到他的时候,敏锐的他感觉到了周遭的不对劲,然后就看见了那个挟持别人的男子喊了一声。


「呃啊….」就这样倒下了?!


「叫救护车! 帮我广播请任何有医生执照的人立刻到出关口来!」


季白一跨步就来到他的身边,发现地上一大滩血迹打在他的胸口上,意识不清可是他还能吸呼,季白便挥手让赵寒过来。


「枪手呢?」

「早跑走了! 先救他!」


都已经倒地了才发现有埋伏,对方早就照路线逃跑了,这个时候应该先救人,他可不能让好不容易到手的线索飞了!


可此刻的机场,从那个人应声倒下后,就开始混乱的可以,尖叫逃跑的人群们让机场保安根本来不及疏散,季白带来的警力本来就不多,现场完全只能靠机场巡警维持秩序。


他现在不能丢了这个嫌疑犯,又丧失了这个重要的人证,季白看着那个人几乎陷入昏迷的状态,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救护车来之前,他不知道还能不能支撑?



「我、我就是、医生!」


此刻刚刚被挟持的男人,这时候才回过神来,他本就被推倒在地上,所以从头到尾都在他们旁边。


「你…行吗?」季白看着那个英俊的男子,他看起来自己都还在刚刚的恐慌中没缓过来呢。


「可以…帮我把他扶起来。」


季白一边看着这位医生连话都说不好,一边还是把那位经理从背面扶正,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也不该质疑一个医生,就在他的身边给他搭把手。


好在这个亚裔的男子还算是专业,在经过一系列的处理后,救护车及时的赶到了,在这位男子的帮忙下,他们把这位线索送到了市区仁和医院。


那个男人满头大汗,可还是跟着季白还有医护人员一起上了救护车,随车前往了指定医院。


在送到医院后,医院对他们抓回来的嫌疑人进行了抢救。


这段时间季白就在门外大概整理了一下,如果这位经理说的没错,他跟这个案件肯定有很多牵扯,而且他的生命堪忧,有许多人想要他的命。


他是投诚、还是叛变? 还是说他转移了阵地? 



「警官。」


突然旁边有人喊了喊他,季白转过头来看,是刚刚那个被挟持的医生,他跟着回来后就一起去处理了案情,虽然看起来有点弱,但是关键时刻还是拿出了专业。


「您还好吗?」他刚刚被挟持倒地,不知道受伤了没有?


对方像是有些惊讶季白会先询问他本人的状况,可是随后就恢复了镇定「我到没事,只是医生说了,那一位,可能不会这么快醒来。」


「不是只伤到身体吗?」

「他有些其他的病症,加上刚刚给他动完手术,所以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那好,但因为你是被挟持人,我们需要问您一些问题,借用一些时间?」


眼前的男人露出了解的样子,笑着点点头「没问题。」


「那么,您的名字?」


「我是庄恕。」


--


做完笔录后庄恕就离开了警局,叫了一台车就开往了他原本应该入住的酒店。


办理了入住后,他来到了他的房间里,只是他才刚进去不久,连东西都没有放全,手机就传来了来电的震动,他无奈地放下东西接了电话。


「不是让你不要这么快跟我联络吗?」他的口气有一些不是很好,毕竟他一下飞机就遇上这么些个破事,谁的心情会好呢?


“我急着要知道他的消息,谈的怎么样?” 但是对方也习惯了,所以没有给他放在心上,依然自顾自地问了自己想问的问题。


庄恕也知道对方是个一刻都没有办法闲下来的人,所以他晃了一圈,确定饭店里面很干净,没有任何监视后,他戴上了耳机继续通话。


「没谈成,他差点死了,估计是对方的人。」

“那死了吗?”


「没死成,我替他处理了,送到了仁和医院去。」他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响应着电话里面人的问题。


可是电话里头的人似乎很不满意他的处理方式 “你怎么把他带到仁和?”


「我顺理成章的被他挟持,不仅没有暴露还见到了季白,这是一个最好能跟他接触到的机会。」忍不住还是翻了一个大白眼,天知道他为了铺这条机会耗尽多少力气!?


“...不要太轻视对方了,季白跟你以前认识的那些警察都不一样,你这个方法跟他接触的机会是有了,但你要搞什么小手段,都要三思而后行。”


他已经够小心的了。


但其实电话里的人说的也没错,庄恕第一眼见到季白就知道了,刚刚几个小时下来,即使他是以被害者的姿态靠近,季白也没有对自己完全放松警备,就算他表现得再胆小软弱,季白那默默盯着他所有动作的视线还是没被他错过。


「我知道,我会看着办,至于张经理跟我在缅甸见面的事情,以今天的行动来说,他们应该提前知道了,只是他们误会了,张经理并没有跟我们连手的意思,他还要回到对方那边。」


想来今天挟持的戏码就是对方的一个狗急跳墙,在谈判破裂后,庄恕就已经做好了,可能会被这位经理当作要挟筹码的可能,他知道张经理对薄荷油有严重的过敏,所以他在飞机上要了薄荷油,所幸才逃过了被那颗子弹一枪两命的可能性。


张经理是现在什么都知道的人,既然他不跟自己合作,留在身边就是一个危险的存在,庄恕本来想着下飞机后找到他,顺道解决他的,可是谁知道季白已经在机场等他们了。


“你打算把他怎么样?” 电话的那头,问着庄恕的意见,毕竟现在可以直接接触他的人就是庄恕。


「既然他已经被对方给了一枪,想必他也不会傻到以为自己还能回去,我打算这段时间里面,再找机会跟他谈谈。」经过刚才那么一出,他还想再试试看。


要让他为自己所用,还不能被季白给牵走,同时间要保证他的人身安全,虽然这一系列的事情看起来就是个不可能的任务,但是应该能一赌。


“那就交给你了,但你要记得季白才是你主要的对手,如果迫不得已,也只能选择放弃那个经理。”虽然他们可能因此要把所有的线索放掉重来,可是这样也没有办法。


「…恩。」


挂上电话,庄恕的脑海里浮现了季白的样子。


还记得刚刚做笔录的时候,他的问题问得很精细,连庄恕有几次都差点不知道么接招,跟他以往看见的都不一样没错。


看起来一身正气,也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刑警,可是越是这样,越是有趣。


接下来,还会有很多,能跟他相处的机会。




TBC

----------

庄季线开启,但回忆篇里面他们的戏份比较少,等我交代完谭赵的相遇之后,回到正篇,就会给他两加强戏份的!


评论 ( 7 )
热度 ( 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