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譚趙/庄季】赌秒04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事前提要、详细看文警告、人物介绍、前导预告请走这里。

 

 

 


04


「他们好像已经把真的证据带进了警局。」


「你是说黑鸟在死前,还是留下了线索?」


晟暄的经理办公室里,谭宗明对面坐着方娴,平时看来总是云淡风轻的她,此刻表情却很凝重,毕竟那个死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她哥哥啊。


「看来是,但是不管结果是好是坏,我都太不希望这条线索流进警方的手里了,你说他们现在新来的那个队长叫季白是吗?」


毕竟死的是他们这一边的人,虽然他们自认不是在做甚么坏事,但照法律来说他们也不是做什么好事的人,所以他们最不能打交道的就是警察,他们对警察,也不是那么信任。


「鹦鹉把数据都存在了里面。」方娴给谭宗明的计算机插上了一个随身碟,里面有谭宗明要的,这个季白的一切资料,从他的身家到包含他的办案经历。


「不过我还是对有没有这条线索存疑。」她觉得她哥是不会这么傻的,如果没把握谭宗明可以找到线索,他宁愿毁尸灭迹也绝对不会留下证据。


「不管怎么样,这个季白跟之前那些警察都不同,他强大敏捷,在临市的破案率几乎是百分之百,没有任何的案子可以逃过他的手,这些都只是时间的问题。」谭宗明当然也想过线索是诱饵这个可能。


只是看着眼前光荣的履历表,他知道这个警察绝对不是一个可以惹的人物,他在邻市好好的,却被调来这里,大概就是为了他们手上正在处理的事情。


「白鸽回国了没?」

「应该今天就会到。」

「给他我们的最新消息,让他用尽一切办法拖住季白,只要不牵扯底线,手段多卑鄙我都不会干涉。」


所以就算拖不住他,至少也要转移一下这个季白的注意力才行。


「我知道了。」

「你去忙吧。」


白鸽是他们在国外最好的眼线,也是身份最干净的成员,他身手好头脑也好,不管白鸽用什么方法都好,总之他现在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对了。」


方娴正想走出去办公室去交代后面的事情,突然她在门口站住了,回头看了看谭宗明。


「我听说你让某人去替你取车,鹦鹉很生气,你知道吧?」


他们家里这只鹦鹉看起来脾气很好的样子,虽然平时确实也很好,但是他就一个人碰不得,可当天谭宗明也没办法,他自己不能回去现场,当然要找一个知情却又身份干净的人帮忙。


「我知道」


看着谭宗明一副没出什么大事的表情,方娴皱着眉头看看他「那你打算怎么办?」


「你跟他说,他想要的那把大提琴下周就送到了,他就会气消的。」不过这鹦鹉是他们组织里面最重要的脑袋,他们行动中所有的科技支持都要靠他,所以谭宗明是绝对不会惹他的。


这下方娴明白了,原来谭宗明早就有备案,难怪之前她查账的时候看到谭宗明银行的数字,比上周少了至少十五万,那把琴可真贵。


「走吧! 一起。」说完后谭宗明站了起来,拿了桌上的钥匙就跟方娴一起走。


「你去哪? 这还没到下班的时间呢? 就算你私底下才是这间公司的大BOSS,但是你现在明面上只是个经理而已好吗?」

「就是经里我才能提早下班啊!」


谭宗明才没管这么多,他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对方娴笑了笑,虽然没透露什么,可跟他一起长大的方娴不可能不知道他的意思。


「这次又是要去接哪个美人啊?」


此刻谭宗明脑里浮现赵启平的身影,他突然很想炫耀的对方娴挑挑眉。


「鹿眼美手大长腿,医生。」


炫耀完后他就留下方娴离开了。


--


此时另一边的六院,赵启平也正忙着。


他看完诊后收到了两封简讯,一封是由谭宗明传来的,上面只写了他现在出发去接他,另一封的寄件人属名KC。


他滑了点开,里面是一份个人资料,首页的那个人名写着谭宗明。


接下来就是一堆他的身家背景,例如他父母跟职业、上过的大学念过的科系等等等,但是这些赵启平都跳过了,他滑到了最下面的寄件人留言,KC的留言是 “一切正常,记得请我吃喜糖。”


「这小子。」


有些受不了的笑了笑,赵启平收起手机,离开了诊间,却没有直接回到办公室去,反而是绕路来到了主任办公室。


「我进来了。」

「你来了。」


「这个给你,我听说对方最近动作很大,你行动的时候要小心点。」里里面这位穿白袍的医生看他来,也没有多说其他的赘词,就直接进入了重点。


赵启平连坐下都没有,他打开了那一份资料,看着上头写着的消息,皱起了眉头「季白?」


对面的医生摊摊手表示他也不清楚情况,他只负责传递数据 「原本有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对手就够了,现在连警方都派了人出来,如果可以把这些事情,全部都引导到对方身上就好,你这几天观察得怎样?」


关上手上季白的资料,本来很阴郁的心情,想起了这几天的观察突然就没那么郁闷了「没怎么样,我还顺便谈了个恋爱。」


「啊? 你居然还有时间可以谈恋爱? 对方是个怎么样的人啊? 」白袍的中年男子不敢置信。


「让你知道的事情就听着,不该你问的事情就闭嘴,把嘴巴拉紧,我先走了。」


可是赵启平抬起眼来看了看他,也没有给他多问的时间,他只是伸出手指比了比他,毕竟只是一个传递数据的人,最好还是不要养成八卦的习惯。


关上门,留下男人尴尬的面容。


不过话是这样说,可当天医院的大部分人都看见了,有个男人开着赵启平的车来接他下班,所以这个消息根本要不了他去八卦,当天晚上就在医院传开了。


大家都在疯传,说六院的院草,终于被摘走了。


--


市区警局—


「刑警队季白报到。」


「很好,上头派你过来,让我安心许多。」


一身标准警服,季白站在市局刑警队的李局长面前行了个标准礼,他平时是出勤特警,所以很少身着明显的警服,但是他穿上也是一表人才,让局长很满意。


「上个月,千富集团的经理报了一桩窃盗案,他们公司拥有合法的进出口官船,这艘船上面都是一些报过关的铁,计算下来不是小数目。」


这原本只是单纯窃盗的案子,现在已经开始不单纯了,这几个星期以来让他们陷入重重的困扰,李局长谈起来都还有些不是很开心。


因为如果是这么简单的窃盗案就好了,问题根本就不是。


就在千富集团报案的不久后,同样一个出海口的小码头,也被线人报案了一桩命案。这两桩案件看似一点关系都没有,其实不然。


本身这个落水男子的遗体打捞不顺利,运送过程又一度有人来抢,好险他们运送前,事先取得了这一个男子的DNA,但是谁知道数据库上却找不到这个人,再来就是在最后追回的千富遗失商船上,却找到了这男人的指纹。


所以这个男人生前上过这艘船,那么他是甚么身分? 他为什么上这艘船? 


他的遗体两度被人尝试来劫走,如果他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那他上这艘船的目的也不单纯。


「这位男子叫做方严,曾经是一名在缅甸服役的军人,他的数据不是没有登录,而是已经销毁。」


他放下东西,季白拿到李局长给数据其实根本没看多少,因为他来之前他就已经看过了,搞不好他手上的资料都比这位局长给的还齐全。


至于方严,照他服役的资料来看,这个人明明就在五年前已经殉国,但那个人确实是方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只是以殉国来掩饰自己的身分,他背后的组织,肯定很庞大。


局长疑惑的看着季白,眼前的男人知道局长的问题,所以只是对他点了点头。


「在来之前,我已经请国安局的学长帮我调查过了,抱歉现在还没拿到授权书,因为他们审核有些慢,我等不及。但是大概再过两天就会有书面审核通过报告下来,还请局长可以耐心等一等。」


他嘴里虽然说抱歉,但是他看起来一点都没有要抱歉的样子,而且他的心思周密,想的到一般特警想不到的东西,也许跟他曾经的卧底身分有关系,难怪年纪轻轻可以荣登破案王的称号。


「回头我得请洪局喝一杯,他给我调了个得力战将!」真不亏是洪少秋那小子的得意徒弟,难怪三催四请不愿意调出来呢。


「行吧,那这案子你全权接手,任何决策,允许你季白先斩后奏!」

「谢局长,如果局长没有别的事情,我想到机场去一趟。」

「机场?」


「之前接到线报,千富集团底下的一个经理今天回国,这位经理在案发后之后就辞职去了缅甸,今天才回来,我想去一趟,见到他的话,也许能顺便带点消息回来。」


李局长思考了一下,点点头「是在报案前出的国?」


「千富集团报案的三个小时前出的国。」


看来他们俩个人想到了同一件事情上。


此时千富集团应该是战战兢兢的时候,毕竟他们丢失了一大批货,照理来说应该有人对此负责,甚至这个人物就是警方要接触的第一对象,但其实警方在这之后请到案的负责人,却只是新上任的经理。


原因是因为旧的经理被辞退了,在这种时候辞退关键人? 他们都明白千富集团还有些话没有说清楚,所以让季白去一趟也无妨。


「那你去吧,如果有必要,带着拘捕令去。」

「是!」


--


同一时间,在飞往国内的国际线飞机上,空姐来到了按服务铃的男子身边。


「先生,请问可以帮您什么?」


空姐蹲下来时,见到了这位男子的面孔,还有些脸红,虽然她们飞国际线的见多识广,但是这位亚洲面孔的男子,真的很帅。


「我有些晕,能给我一些薄荷油之类的东西吗?」

「当然,请稍等。」


在空姐离开了座位上后,这位亚裔的男子看了看窗外,他瞇起眼睛微微的勾起笑,让后头一票的女乘务员都醉了,但是他的心思,却只放在这片土地上。


已经可以看到陆地了。




TBC

----------

虽然忙得要死,但是前面这些剧情如果不走的话,我就会犯懒的XDD

那可是,日更有奖励吗欸嘿?


评论 ( 11 )
热度 ( 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