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02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事前提要、详细看文警告、人物介绍、前导预告请走这里。


 

02

 

三年前的某一天,A.m.3:00

 

H市边缘,空无一人的港边拉起了条条黄色警戒线。

 

谭宗明一人独自跨过封锁线,来到了港边的一角落蹲下,仔细的左看右看着,不时还拿起手机的手电筒照照脚边的水面和的面。

 

说实在他也不想在这大半夜的,只身一人跑到这个离市区有段距离的港口边吹冷风,可是他有重要的事情,必须到这里来调查。

 

他的手下代号黑鸟,前几天在这港边被找到了尸体,由于黑鸟的身分很隐密,警方查不出他的名字,所以对外宣布无名尸的死亡原因是,意外落水。

 

他知道警方也不笨,意外落水这理由他们肯定没信,就是来给大众安个心的说法,他们是绝对不会停止调查的,毕竟谁会在大半夜的跑来这个黑暗的角落意外落水?

 

不过为了调查背后的原因,这个星期H市的刑警大队确实为此伤透了脑袋,他们现在肯定还在为了这个人的身分着急,谭宗明猜想,他们暂时不会有更新的动作。

 

黑鸟死前的最后一次行动是受他命令,所以他想,即使知道自己可能不会活下来,会不会也留下些什么线索给他?

 

不过他看了半天,觉得如果有留下痕迹,那么警察肯定收得很仔细,毕竟一个普通人被推落水都可能会留下一些挣扎的痕迹,而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被推进港边,却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看看眼前是一片黑暗的海港,这个角落几乎没有灯照过来,这里没有摄影机,也没有线索留下,他们这一次算是很被动,警方找到了什么他现在还不知道。

 

「走吧巡逻一圈就可以回去了!」

 

可就在谭宗明打算跳下堤防看看的时候,远处传来两个人的声音,他警戒的闪躲到了一处阴暗的地方,听听他们的对话。

 

「大半夜的,有谁会在案发现场走动啊?」

 

来的人是谁?

 

「欸…我怎么觉得前面有人啊?」

 

来人的其中一个人听起来,似乎也不是简单的人物,在这大半夜的,他又穿得一身黑,刻意的隐身起来,对方居然还可以看的到他的身影?

 

在他身边的伙伴听他说有人,也拿了手电筒照了照拉起封锁线的地方,可除了几个小货箱,空无一物的,再说这一看望过去就能看完所有东西的港边,要藏人实在太难的了。

 

「哪有啊?」

 

他觉得他的同伴太认真了,所以他推推他「行了,我们看过了可以回去跟队长报告了,走吧!」

 

「不行我得去看看,队长让我们来看,就是要确保没有嫌犯回来找东西的!」

 

听这对话,来的人应该是两个警察,不同于另一个交差了事的态度,发现的这个人显然是不放心,所以他就独自往谭宗明隐匿的这里走来。

 

谭宗明在心里暗叫不好,警察太麻烦了,如果是随便的谁,他还可以赶紧解决了就走。

 

这个小警察走了过来,而另一个人赶紧拉住他,还刻意压低声音「你傻啊你! 对外宣布的又不是真的,那就是拿来骗骗歹徒的好吗? 就算歹徒真的来了,他什么都找不到!」

 

就算是刻意压低的声音还是让谭宗明听见了,虽然他很讶异黑鸟甚么都没留给他,但是看来他也没什么好在这里继续找下去的了。

 

所以谭宗明想要找个机会离开。

 

趁他们俩个在聊天的时候,他往旁边一转就跑了出去,不过为了隐匿,他的车停藏了起来,但现在这周边都不太安全,他只好走到远一点的地方,等这两个人走了之后再绕回来取车了。

 

 

「你看这儿有个脚印啊!」

 

谭宗明停顿了一下,他藏起来往后看了看,没想到这个小警察认真的很,还真的进去巡视了? 他是不是傻的,在港口边有个脚印算甚么? 

 

一边叹气一边他就走到了没有沙子的地上后,抬起脚来利落的把鞋上的鞋板外层给拆了,随手就丢进了海边。

 

像这样会留下证据的东西,他怎么可能随身携带? 他又不是第一天干这行了。

 

「这附近肯定有人离开,快去看看!」但是眼看这两个小警察要追上来找人,这一片空无一人的港口边会有什么人啊?

 

谭宗明还是跑了起来,边跑就边抬起手来看他的手腕上的表,心里暗骂可恶,这个菜鸟警官害我浪费了五分钟的生命。

 

 

而此刻远方的赵启平,被一阵手电筒的灯光照的皱起了眉头。

 

好不容易跑来这样一个港口边,他都在这里一个晚上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清闲啊? 所幸他站了起来,往后一看,远远的就看见有个人往他这里走来,还没在看路。

 

「呃、」一转身就跟他撞上了,他手里的啤酒罐差点一点全给撞洒了出来。

 

「你没事吧?」

 

这个跑来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服,因为自己站不稳还扶了一把,他脸上有些着急,但是隐藏的很好,看起来就像是真的只是担他的安危一样。

 

远方手电筒还在闪,有两个穿着警服的人往他们这边跑了过来,赵启平看见那两警察警戒的看着他们两,他看看眼前的人,又看着那两个警察的眼神,他已经在思考,他们可能需要一个完美的理由开脱。

 

「先生,你来这里做甚么?」其中一个警察停了下来看着谭宗明。

 

「我…」

 

谭宗明没想到他也会有这样的时候,都怪他太不小心,不过他也是运气真背,遇上了一个菜鸟警察。虽说各种情况都要考虑的他确实失常了,但他现在急需一个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手边,被抓住也逃不了的赵启平,觉得眼前的男人身上有一股危险的味道,摆在平时应该是个很有魅力的人,而且这男人的神情,他总有一些熟悉感。

 

所以看见这个情况,赵启平马上就决定卖个人情给他,当即狠狠甩下了手上的啤酒罐,然双手住眼前男人的脖子一勾,就开始大哭。

 

「呜啊! 你这个坏蛋! 你不是说你不理我了吗? 你干嘛还来!」

 

被哭声惊吓到的谭宗明转头一看,这个挂在他身上哭的人一身酒气,但是也明白他现在出现了个很好的脱身理由,不管眼前的人是真醉还是假醉,至少他是愿意帮忙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说气话吗…」他赶紧伸手抱紧了眼前比他小半个头,埋在他胸前的男人,然后拍拍他的头,就像安慰难过的爱人那样温柔的说话。

 

赵启平抬起头来,泪眼汪汪的指控他,表情要多可怜就多可怜「我打了好多通电话…你都没有接….你是不要我了吗….」

 

这简直是个戏精,摆着一张任谁看了都会相信他是真委屈的脸。可只有谭宗明感觉到了,在他们侧着身,警察看不见的这一面视角,这男人伸手在他腰间摸索了一阵子,然后按了什么,马上他们身边不远处一辆车就传来解锁的声音,然后还闪了两下了。之后这男人就把这手里的东西,不动声色的放进了谭宗明的口袋里,他伸手一摸,是一串车钥匙。

 

「我哪有不要你嘛…我刚不是在开车呢,你听话,先跟我回家好不好?」

 

而这些偷偷摸摸的动作,被他们表面的恩爱戏码给掩盖,拉走了两个巡警的大半注意力,眼前这两个人,看着对方一个伤心一个宠溺、一个撒娇一个心疼的表情极到位,这一串浑然天成的演技加上台词,充分的解释了他们两个人为什么在这里,也给出了一个谭宗明到底是怎么来,刚刚又在哪里的理由。

 

原本其中一个小警察本就不是很在意,他只想赶快交差了事,在面对这演技他们就相信了,自然当成了情侣吵架的戏码,并且仔细看,这哭的男人旁边还放着一堆的啤酒瓶,那肯定是很伤心的。

 

「行了行了,赶紧回家去! 这附近少来!」所以那个看起来资深的警察就赶紧朝他们挥手,让他们俩赶紧回家,办什么事情都在家里办去!

 

「是,我们这就走!」谭宗明跟他们笑着点点头,表情中还透着一点无奈。

 

之后转过来拍拍赵启平红红的脸「走吧,跟我回家,回家后你想怎么罚我都行,好吗?」

 

「你说的….」

「当然,我说的,我怎么会骗你呢。」

 

然后把赵启平连拖带拉,边哄边骗的的放上了副驾驶。

 

给他版班呼户那样的抹了抹眼泪,还给系上了安全带后,自己才绕上驾驶座发动,刻意不慌不忙的,安抚好了他之后才开车离开。

 

直倒车离开港口,谭宗明在后视镜看着那两个警察的身影,想着那一关至少是过了。

 

可身边这一关呢?

 

 

 

TBC

--------------

昨晚忙太晚写着写着就进入梦乡了233333今早把他写完来补发!

接下来即将进入一大波回忆,带各位回到三年前看谭赵与庄季的初遇!

以及,老谭,身边那一关你是过不了的,降了吧。



评论 ( 15 )
热度 ( 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