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 我不是你的好朋友(上)


*警告,上的部份会看了很闷(?




01

「我们要结婚了!」

 

咖啡厅里,李熏然跟身边的女孩一起愉悦的,向坐在对面的凌远宣布了这个消息,两个人的脸上充满宣布喜讯的幸福洋溢。

 

「是吗,终于啊?」

 

就像一直以来表现的那样冷静,看着眼前的小毛头孩子李熏然,有种终于长大成人的感觉,凌远甚至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恭喜。」

 

 

02

没有值班的夜晚,凌远难得放任自己睡到深夜,可是到了即将凌晨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醒来,看了看还不到三点的闹钟,他叹了口气,抓起了手机。

 

不看还好,一看却发现有高达十几通的来电跟短讯,而且通通来自同一个人。前面是谁打来的不重要,但是最后一通讯息跟电话都来自李熏然。

 

“哥,你不再家啊? 我按了好几通电铃了,你睡死啦? 快帮我开门外头好冷啊!”

 

凌远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看看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多的时候传的了,内心不知道在着急甚么的凌远飞快的往门口去,一打开门的那一瞬间。

 

「熏然!」

 

可是门口空无一人…

 

突然抹抹脸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也是啊,李熏然怎么可能会这么傻,都过这么久了还一个人等在外头,他刚刚在想什么? 

 

「哥!?」

 

可随即一个熟悉的声音唤回了凌远的神智,他抬起头来一看,李熏然满脸通红的站在他面前,手上还提着两打啤酒。

 

「你…」你为什么还在?

 

「啊~好久! 哥你睡得好沉! 我已经在外面喝了两轮了! 快快让我进去!」

 

李熏然提着啤酒蹭过凌远的身边,然后挤了进去他家里,熟门熟路的脱鞋子放鞋柜,然后咚咚咚的跑进客厅,凌远这才看见门口地上的点点水滴,那是啤酒退冰留下来的水渍,是李熏然在这里等了将近三个多小时的证明。

 

他不知道是甚么心情,但还是最后看了几眼地上的水痕,才转身进去客厅。

 

看见李熏然脱去外套,也不穿拖鞋,就这样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只任命的好拿了拖鞋,走过去踢了踢他的屁股「没规矩,我家没沙发吗?」

 

「嘿…好嘛。」

 

「穿上。」一把屁股往沙发上移动,凌远就蹲在了李熏然的脚边,在他光裸的脚板旁,放上一双蓝色,他专用的拖鞋。

 

突然没了刚刚的嘻皮笑脸,李熏然淡淡的看着凌远的头顶,拖鞋就放在他脚边,可他也不自己穿,只是慢慢的,把脚伸给了凌远。

 

看着李熏然的动作,凌远抬起他冰冷的脚,然后帮他套上柔软的拖鞋,这个动作熟练的就像每天都在发生,他们没有感觉到丝毫违和。

 

「吵架了?」可是凌远就是要破坏这个气氛。

 

撇了撇嘴,李熏然打开凌远家茶几下的柜子,里面有个开瓶器,刷刷的开了两罐啤酒,自顾自地喝了起来。面对这问题他甚么也没说,可是一身酒气,一看就知道他喝多了。

 

「都已经是几岁的人了,怎么还为了小事情吵架。」凌远的语气实在听不出来有甚么波动。

 

「你又知道是小事情了…」没底气的小小声吐露不满,可凌远还不了解他吗? 

 

他不是第一天认是李熏然了,和李熏然从高中认识到现在,李熏然和每个女孩分分合合,都是为了小事情,至少…在凌远的眼里,那些都是些小事情。

 

「不是都决定好结婚了吗,我以为这一个不一样。」

 

李熏然头低低的,所以凌远想看也没看清楚他的表情,但是只有听到他低低的,吸吸鼻子好像要哭出来的声音。

 

「我也以为…」最后却说了一句没有头尾的话。

 

说完李熏然又把啤酒罐进嘴里,凌远坐在他身边的另一个沙发上也拿了一瓶,但是没有喝,他只是看着李熏然一口口灌进嘴哩,心想,你以为什么? 

 

你以为的,肯定跟我不一样。

 

 

03

李熏然从高中起就是学校里的人气王。

 

因为他永远都是笑脸迎人,阳光朝气,长的就是大众都会觉得帅的样子,看起来诚恳又有亲和力,明明只小他几个月却要要撒娇喊他哥,而凌远因为更喜欢泡在图书馆哩,所以虽然长得也好却没有他那样受欢迎。

 

像他们俩这样一动一静的,原本不会相遇的两人,当年在篮球场上,就是因为李熏然一球砸在路过的凌远身上,把他手上的书都给打翻后认识了。

 

在那之后的凌远与李熏然,一动一静,两个截然不同气质的男神就在北高传开了神话,简直是所有少女的理想情人。

 

但求学时代的朋友本来就是这样来来去去,通常升了学之后就会因为选择的路不同而变的生疏,可他们俩很奇怪,之后就算两人上了大学,一个学医一个从警,也一直都跟对方牵牵扯扯,缘分剪都剪不开。

 

总有跟他们一起认识久了的好友拿他们俩开玩笑,说是李熏然身边的女友来来去去的,可唯一没走的,果然还是只有凌远。

 

所以凌远习惯了,他习惯李熏然每次失恋,每次吵架,他都要陪他好好烂醉一场,然后每次谈恋爱,他又会消失的不见人影。

 

他看着李熏然谈恋爱,也看着他失恋。他一直都有好好的做着好兄弟、好朋友的样子,而且不管多久,他都愿意一直这么做下去。

 

触碰不是碰,靠近不是近,这孩子也终于到了想要结婚的时候了,原来他们似远非近的关系已经这么久了吗?

 

「恩…凌远…」

 

在睡梦中还呼喊着凌远的名字,李熏然不知道做着什么梦,嚼在口里的话凌远没有认真听,他要求的真的不多,只要知道他梦里还有自己就行。

 

拨开趴在沙发上的李熏然额前的碎发,他睫毛长长的盖出阴影,在他家喝到睡着的李熏然就这样倒在他的沙发上,凌远给他披上了毯子就盯着他出神。

 

最后还是被李熏然手机的讯息提示震动给拉了回神,他发誓他不是要故意偷看,但是他这么一瞄过去,就看见了李熏然这一任女友的名字跟他的讯息。

 

“熏然对不起,你快回来吧!”

 

老实说他已经忘记李熏然这一任女友长甚么样子了,明明上周他才在咖啡厅里,看着李熏然带着女朋友,跟他一起宣布了他们私下决定结婚的事情。

 

虽然甚么都还没订下来,但这是唯一一个没有吵架吵到翻脸的,而是吵架吵到最后却决定用这样的方式和好的。

 

可这个女孩的脸,还是在凌远的眼里很模糊,因为每一任女友的时间都太短了,却要花太长的时间疗伤,看来这一个,他得好好的记起来样子。

 

按掉了他女友会打扰熏然好眠的夺命连环电话,凌远的指尖划过他的脸庞,他知道自己刻的眼神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超过界线,但眼看窗外马上就要日出,凌远告诉自己没关系,就跟以前一样。

 

等天亮了,他就当回李熏然的好朋友,好兄弟。

 

 

04

「哥...早...」

 

好鼻子的李熏然闻见了凌远给他煮的粥才醒的,每次到他家里来住的隔一天早上都会好吃的早餐,投喂食物的就是老大,而且跟凌远实在太熟了,所以李熏然一头就靠正煮粥凌远的肩膀,半梦半醒的蹭着。

 

「你、你醒啦,头还疼吗。」

 

「不疼了...腰疼,哥你家的沙发太硬了,早让你换一个了嘛~」一边嘟嘟囔囔的,一边坐上了餐桌等早餐送到他眼前,这个沙发李熏然说过好多次了,可凌远就是不换。

 

「你早上明明是在床上醒来的,自己睡姿不好还怪我。」把早餐端上桌,凌远递给了他汤匙,虽然嘴上念叨,但是手上还很温柔的给他夹了一整个荷包蛋。

 

「床也硬!」

 

「我睡得很习惯。」

 

「可我不习惯啊!」

 

从高中到现在,李熏然就有个毛病喜欢找凌远一起睡,自己有家不回,三天两头跑到凌远家过夜,连卫浴都有他的毛巾跟牙刷。

 

「…说到这个,你未婚妻昨晚给你打电话了,得空回拨一下吧,免得人担心。」

 

「她才不是我未婚妻,订婚仪式都还没办呢。」叉子叉着荷包蛋往嘴里塞,口气有些冷漠,李熏然不晓得是耍脾气还是想起吵架的内容,好像提起这个人就有些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从以前到现在,李熏然的每任女友几乎都会为了他的工作跟他吵架,李熏然从不让步,说大不大,但说小也确实不是小问题,想来这次应该也有这个问题。

 

「既然都决定要携手走下去了,夫妻之间,有许多需要互相配合的地方,她担心你念你两句也是人之常情,以后要懂得让让人家。」

 

凌远说这话的时候从头到尾没看李熏然一眼,像背好台词一样的说,他得尽量去忽略眼前的人是谁,好像这样他才能说出这样得体的话。

 

「如果是担心念两句我也就接受了,但要是哥你的女朋友让你不去医院值班,在你忙的要死的时候跟你的病人抢时间,你会怎么办? 更何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是出勤卧底一个星期,回来就把他家里的东西全给砸了的人,要他怎么去互相配合?

 

「我看不只这件事情吧,你三天两头跑我这里,人家就没有话说?」 除此之外凌远还知道另一个吵架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他的每任女友都吃他的醋。

 

凌远在心里鄙视,真正抓到手的,总是那么不会珍惜。

 

「...这个也不能妥协。」其实这才是真正的原因,和凌远的相处时间比跟他女友的相处时间还长,他出完任务的一个也是先去找凌远,可这怎么能比呢? 凌远是不一样的。

 

他知道李熏然对他很特殊,可是这一份特殊让凌远很是头疼,因为这是让他界线模糊的一道特权,总是会让他忘记自己的身分。

 

「熏然。」

 

「嗯?」

 

因为害怕失去而不拥有,因为害怕失去而不去争取,被迫离开你对我来说太残忍,被你厌恶的神情扫过让我想想都头皮发麻。

 

「以后少来我这,把时间留给她也没有不对。」

 

如果我们再不分得清楚一些,终有一天,我会忍不住跨过那条线。

 

「你什么意思...」听见凌远的话,李熏然严肃的放下了碗。

 

「我的意思是,吃醋是必然的,要是哪一天我的另一半让我多陪陪她,我也会照做的。」虽然这是事,是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做的,可是我误会了,你不是我的另一半,你是我的好朋友。

 

床不要习惯,沙发也不能换,你应该习惯离我的生活远一些,好让我也习惯,离你的生活远一点。

 

 

「你说的!」

 

眼前发出极大的声响,李熏然放下叉子站了起来,脸上是从来没看过的怒气,他不知道他是生气凌远说要跟他保持距离,还是因为他想象了一下,凌远有一天会因为另一半而放弃他们之间的兄弟情。

 

总之他是很生气,他气得眼眶泛红,可是凌远却依然没有看他一眼。

 

「是你让我离你远一点的!」

 

「我不是那个意、」

 

「你就是这意思!」李熏然知道他很失态,可是他大哭、烂醉等等什么丑态凌远都看过了,凌远是他唯一可以放心的把自己所有都给他看的人,所以他已经无所顾忌了。

 

「你就不要后悔....」没忍住的眼泪就从眼眶掉出来。

 

「熏然...」凌远看了慌张极了,才想抬手安慰他,李熏然就已经快速的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他家大门。

 

碰的一大声,只留给他关上的大门。

 

 

"哥! 走吧! "

 

回忆里,李熏然穿着高中校服对着他笑。

 

那一年高中毕业,大伙要一起走出校门时,李熏然对凌远伸出手,也许是希望凌远可以牵住他,可是凌远觉得他的心思跟单纯的李熏然不同,所以终究是没有敢牵住那只手。

 

只是走了过去搭着他的肩膀,摸摸他的头,跟他一起奔向校外的世界,因为那一刻开始,凌远就已经决定了要一辈子当他的兄弟。

 

熏然,你可能不知道。

 

但是已经没有比当年没牵住你的手,更让我后悔的事情了。

 

 

 

 

TBC

-------------

我知道我停在这可能会招来一些刀片,但是我就想问问你们!

如果你是凌远,你会怎么做?

如果是我,当然是去抢亲了(喂

可是凌院长偏偏感觉是不会这样做的啊(苦恼


评论 ( 31 )
热度 ( 1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