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庄季 全员兽化中之本性难移(污/一发完)

 

*新纪元兽人设定,所有科技都是脑补,请勿太过认真看待。

 

 

 

01

“我们如何一致看待兽人?”

 

「因为生物科技的发达,我们更加了解人体的演变。」

 

大约可以一次坐下两三百人的会议厅挤满了人潮,不仅是医学界,几乎所有人都想来听台上这位西装革履的男人演讲。

 

制药公司、各大医院代表人、媒体等等,包含全市最大最先进的第一医院,号称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院长凌远,都坐在了底下。

 

主讲人是兽人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庄恕。

 

「大约在近百年前,科学发现了人类不只是由猿人演变,而是由各种不同动物族群衍生而来,而近几十年,人们开始觉醒这种能力,我们开始能够使用化形,及感受原生动物灵敏度的能力。」

 

进入了新纪元后,人类发现人体的演化不只是由猿人而来,更多的人类,或是说那些体能或脑袋得天独厚的一类人,更多是来自于各个不同的动物族群,这些动物族群除了猿人之外,都拥有化形的功能,可以将身体的某些部份完全变回原始的动物型态。

 

例如猎豹属性的衍生人种,可以在运动时,将身体肌肉变化成动物型态,支撑他更好更快的跑步运动。

 

又例如海洋生物的衍生人种,可以长时间在水里闭气,或者使用化型后的腮来做呼吸,这让他们能够执行海底的救援或是更多的海洋任务,对人类身体来说突破了新的极限。

 

 

「我想请问庄教授,是不是因为出现了这样的人种,所以我们必须要在群体上有所分类,毕竟他们如果去参加游泳比赛,这对一般普通人来说很不公平。」

 

庄恕早就料到了会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有人变成了优异的一群,就会有人认为自己是普通的一族群,这很正常。

 

「我这刚好有个案例,上周,一个游泳健将因为献血而被发现了他血液里的DNA是由鲨鱼演变而来,所以现在大会正在考虑怎么取消他过往的所有奖项。」

 

底下的许多人听见了这件事情,有一阵的骚动。

 

其实对于这样的事情,庄恕是觉得不可思议的,在他听到的那时候,他替那位长久以来努力练习游泳的选手感到不平。

 

「也许因为他是鲨鱼,让一个海洋生物跟陆地生物比赛游泳,这本来就不公平。」底下的那位听讲人听见了身边的骚动,再次坚持了他的观点,其实他的想法也是许多人的想法。

 

「我同意以后海洋生物可以只跟跟海洋生物比赛,但是我不认为他过去的所有努力,都可以被一笔勾销。」

 

庄恕也明白这位听讲人的观点,即使他不同意,但他还是尊重许多人的观点。他不知道这样的解释能不能说服底下这位听讲人。

 

但他不是很在意,解开不同个人观不是研究员的工作,他的主题只是如何正确地看待兽人之间的关系。

 

近几十年来的生物转变让许多人都无法接受,有些草食类认为他们不能与肉食类动物通婚,以免他们在新婚之夜原始兽性大发,把配偶给吃了之类的。

 

而有些肉食类动物认为,应该制止所有草食类动物从事高危险的,例如需要体能的一些工作,以免他们天生就不灵敏的知觉会影响到了整个团队。

 

不管是什么歧视,还真的是过了百年都存在新议题。

 

「我们拥有动物型态是是一种进化而不退化,我们依然会需要接受教育,并不会因为演变而退化到原始的丛林世界,我们不需要弱肉强食,就算是狮子的衍生人种,也绝对不会在新婚之夜的时候,把你们给吞进肚子里了。」

 

他看似玩笑的话语让听讲人的情绪变得轻松,这正是他所希望带来的结果,我们不排斥跟自己不同的人,也不歧视跟自己不同的人,我们还是我们,并不会因为进化有所区别。

 

 

「教授,但你如何证明肉食动物不会突然兽性大发?」

 

另一个问题随之提出,庄恕看了过去,发现是一个漂亮的女孩,他对他眨了眨眼。

 

「兽性大发是一定会的,也许他会把你给吃了,但绝对不会让你在他的肚子里消化。」这话有些一语双关,那位女孩有些脸红的坐下了。

 

「我刚好能证明,因为我的伴侣是一只黑豹,我保证他从未在兽性大发时,试图往我身上洒盐巴或思考怎么料理我。」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此时此刻庄恕心里却是在想,不撒盐巴,但也许抹巧克力可以,恩,好吧,他在演讲的时候还想这一些有的没的好像很不应该。

 

「而我。」

 

庄恕在所有人的面前安静了几秒,然后把他头上的一对兔耳朵给变了出来,这是庄教授第一次在所有人面前显现真正的身分。

 

他是一只兔子的身份引来底下人的热烈讨论,但是他只是笑了笑。

 

「兔子不是只会吃胡萝卜的,我们也会吃黑豹,我们与所有人都没有不同。」智商不以任何生物来做区别,每个不同物种都有自己超越别人的思考系统,这点在庄恕身上印证了。

 

「谢谢各位今天拨空来参与,如果有机会,我们下回见。」

 

他离开前,台下的人用热烈的掌声送离了这位教授。

 

 

02

「想吃黑豹?庄教授胆子很大啊。」

 

风靡万千少女的庄教授在好不容易摆脱要他签名的小粉丝后,一走出演讲会堂来到地下停车场,就看见一只黑得发亮的野兽,站在角落一辆车旁边,嘴上叼着根烟,神情略冷淡的看着他。

 

「三儿,你来看了? 我以为你没时间的?」

 

刚刚在台上神气无比的庄教授,再看到这只野兽后简直开心得毫无形象,恨不得现在立刻扑过去给他一个浓情密意的,法式舌吻。

 

可对方挡住他讨吻的嘴,季白嫌恶的看着他「先说清楚,谁吃谁啊?」

 

「食物链说了算,好吗?」

 

嘴上从来都要占优势,他的三儿就是这样,这种事情不过就是在演讲上,以一种叙述表现方式来讨论而已,看得那么重,真是有够可爱的。

 

「这还差不多。」可这个好唬弄的恋人听到他给的回答,这才满意的让开车门。

 

庄恕在打开车门前,还是在季白的脸上偷了个吻。

 

「回家吃晚餐吧亲爱的,今晚想吃甚么? 」

 

季白坐上副驾驶,漫不经心的看了看窗外,因为刚才的吻,现在耳尖有一点红。

 

「肉。」

 

果然是黑豹呢,可爱让人想抹巧克力吞进去。

 

「知道了!」

 

 

03

说起他跟季白认的经过,庄恕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们的初见面就像是一场老套却经典的偶像剧,英雄救美!

 

恩…不过他本人才是那个美,毕竟要让身手矫健的季白身陷在危险之中,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那一天是个天气晴朗的日子,很适合遇到人生中重要的伴侣。

 

下午他刚好要到一处别墅探望一个多年好友,对方个有钱的富少爷,他一般不轻易的到外面的医院就诊,因为怕别人识破了他的演化动物身分,其实演化动物已经不是甚么稀奇事,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癖好麻,所以就让多年好友庄恕给他出差去当家庭医生。

 

也要感谢他那位朋友,要不是他让自己那天不看新闻就赶快出发,他也不会在路上遇上了警匪追逐战,还是持有大量枪械的那一种。

 

大概开到了中途一半庄恕就觉得不太对劲,为什么前方的车都不太移动,最前面的车还停了下来,可是他依然是这样开了过去。

 

直到在路的中央,他看到了几辆警车横的停靠在中间,看似禁止所有人路过一般,庄恕把车缓缓开到了路边,正想下车问问情况时,他背后的玻璃就应声破裂。

 

「啊啊!」

 

接下来的就是枪响的声音劈哩巴拉的来,在庄恕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甚么之前,他还是先逃命要紧,于是他就低下头去用车当掩体。

 

等到过了好一阵子,枪声都停下来了,他正想把头抬起来,就看见眼前有一堆的警察从警车上下来,拿枪指着他,阵仗之大的他差点都要举手投降了。

 

「什、什么情况?」

 

他真的是不知道现在发生了甚么,要是他当时知道有个歹徒正拿他当人质,用一把枪对着他候车玻璃指着他脑袋的话,他说甚么也不会还有其他精力去害怕眼前的警察。

 

就在此刻,在那些围着他的警察中间,他看见眼前有辆警车直直的朝他开过去「我…的天!」

 

「你你你你你停下来!」

 

这距离短的可以,他却用像是要开赛车那样的速度冲过来,所有围在他眼前的警察都给身后的车让路,在这辆车就要撞上他的那一瞬间之前,庄恕觉得自己应该逃!

 

所以他看了看窗户,玻璃已经碎了,他便在最后那一刻跳出窗外,让那台警车大力的撞上了他的车前盖。

 

「天啊…」

 

他的车前盖加上那位警察的车前盖,都已经烂到不知道是哪一台了,他位置上的安全气囊弹了出来,整台车被撞击的力道给大的撞飞一段距离,这时候他才听到哀嚎声!

 

他探头一看,他那台车的车尾下有几个人躺在地上,原来是被这力道大的撞击飞了出去,手边摆着他都没看过实体的,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枪,他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后面有人想杀他。

 

随后,经典的电影场面就出现了。

 

那台撞他的车上的警察开门下来,踏着洗得干净的布鞋,贴腿的裤子跟一件黑色的上衣与外套,墨镜黑的看不见来人的眼神,但是庄恕的天性却告诉他,这个男人不好惹。

 

他全身上下散发着野兽一样的气息。

 

庄恕好歹研究兽人多年,在多么凶猛的野兽他都看过了,可此刻,他还是为眼前人的魅力倾倒。

 

那修长纤细的身驱,英挺的眉毛,看似慵懒却警戒的站姿,还有他喉间隐约发出来,猫科动物在遇到危险时,为了吓阻敌人会有的低沉吼音

 

那是一只纯血的黑豹。

 

 

动物演化成人后,人们因为通婚与总族不同的交配,诞生下来的几乎都是混血动物。

 

演化成动物型态时,也会有多种分化可能,例如你的爸爸是猫,妈妈是狗,那么孩子就有猫跟狗的分化可能。

 

可是眼前这一只,他的父母肯定都是黑豹,那浑然天成的野性以及他散发的性感魅力,绝对是一流的。

 

 

就在庄恕还来不及近距离欣赏时,眼前的黑豹像子弹一样咻的冲了出去。

 

豹的动物习性在捕猎时,会以每小时五十八公里的速度前进,最高可达一百二十公里,基本在陆地动物的物种分类上,可以说是跑得最快的。

 

所以庄恕一回头看,那野兽彷佛就像是瞬间出现在那几个拿枪的歹徒面前依样,然后就这样,还不知道发生甚么,就被他夺走枪械,徒手给轻松制伏了,看来后天成为警察的训练,也让他的体能大大加速。

 

不能怪庄恕的研究生本质泛滥,可是他现在真的好激动,是那种会好想拿起手机把这一切拍下来,再好好画上荧光笔纪录一番的那种。

 

「你没事吧。」

 

可是在他来不及收拾自己激动的心情时,那位警官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一手摘下了自己的墨镜,露出了深邃好看的大眼睛,然后对着他伸出手,想拉他起来。

 

「没…我没事。」

 

「没事就好,刚才你很不赖,跑得很快,反应非常好。」季白是在称赞他刚刚的跳跃,居然可以在车撞上前做出反应。

 

庄恕在心里想,因为他是兔子麻「哈哈…」

 

「你没有受伤吧? 需要送你去医院吗?」

 

「不用了,我就是医生,我没有受伤,谢谢你。」

 

伴随着警车跟救护车的声音,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庄恕完全忘记了他刚刚为什么会冲进这个混乱的局里面,也忘记还有个少爷在等他,因为他眼里只有旁边那只体态优美的豹子。

 

而从那一天起,生命里也只有他了。

 

04

来看兔子吃黑豹

AO3停车场下也能围观

 

05

季白像是在泄愤那样,一口咬下了还带血的五分熟牛排。

 

他的腰很疼、腿很酸,就算他的柔软度很好,也不代表他可以被折成一个看起来像坏掉的姿势,在车里跟这只假装无害的兔子搞整整三个小时吧!

 

「三儿吃慢点,我又不会跟你抢,因为最近是我的兽化期麻~」

 

所谓兽化期,就是兽人在特定的日子里,会出现自身演化动物的一些特性,所以庄恕今天给季白煎了香喷喷的牛排,自己却是端着一盆红萝卜走向餐桌的,这是他今天的晚餐。

 

不过他的兽化期可能要结束了,因为他最近,很想吃肉啊。

 

「我看你一年四季都是在兽化期吧,每天都在发情的兔子。」可季白只是恶狠狠的看着他。

 

对于这个罪状,庄恕耸耸肩膀,没办法,他确实对季白一年四季都在发情,毕竟兔子很可是很会繁衍后代的一种生物。

 

「这是本能啊三儿,这样才能保证我们这种比较弱势的物种,不会被轻易灭族啊。」

 

哈哈!? 弱势!?

 

这是季白今年听到最好笑的笑话,是谁刚刚杀红了眼把他折来折去的,还好意思说自己弱势? 「借口到挺多。」

 

「是是是,不过…」庄恕没有要理会他的抱怨,只是单手撑住了下颚,缓缓的伸出了脚。

 

季白被他的不过弄得停顿了下来,差点没把牛排整桌给翻了,这只兔子餐桌底下的腿在干甚么东西 ? 骚扰他吗?

 

「你也挺舒服不是吗? 明天是假日呢,晚上,就别那么早睡了吧,嗯?」露出明摆着的暗示性笑容,庄恕私毫不顾忌地在他爱人面前展露他这一面。

 

「吃你的红萝卜。」嚼着牛排的季白,脸上却红的像喝醉。

 

但是即使是这样却没有拒绝他,今晚到底几点睡就很明显了。

 

庄恕微笑着起身,凑过去在季白吃东西鼓鼓的脸颊上一吻,还顺道舔去了他嘴角的酱汁,味道调的刚好,和红萝卜很搭。

 

红萝卜只是配菜,今晚吃大餐吧。

 

 


 

END

---------

其实这个梗很早就有的,不过是从我一个未公开的坑衍生而来,那里面庄医生本来是兽医,可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兔子了哈哈哈!

然后英雄救美的季三哥要不要这么帅?到底要不要?!

好,其实本来也不是要先写他们,但是我之前看有个采访,凯凯说狮子遇上恋人会一秒变大猫,再加上恋人如果是这种温顺个性的话,反差撒娇什么的真的很萌啊啊啊啊!

后面可能还会有陆续其他,可能…恩。

反正我们下回不定期相见2333333


评论 ( 51 )
热度 ( 2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