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一百公分的距离 21 雨过END

Warning:

*师生关系,人物背景及经历随剧情变动所以OOC有,配合剧情需要任何制度都是假,请不要太认真,谨慎入内。

 

 

 

我想要再更好,直到能跟你比肩而立。   李熏然—

只要在我身边就好,因为你已经是我最强大的恋人了。凌远—

 

21

 

「不是希望我去吗,那你还不放手?」

 

凌远冷着脸,手拿着外套和钥匙,看来准备要出门的样子,而身后是抓着他手,死死不愿意放开却又低头说不出一句话的李熏然。

 

在今天回家见到彼此之前,他们没想到这段对话会有这么不愉快。

 

凌远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自己内心的难过,而李熏然,沉浸在一个自责与不知所措的轮回中,却怎么样都绕不出来。

 

 

---

 

不过就几个小时前,李熏然才见过了何娴,满心欢喜的整理了自己的心绪,想着回家要怎么跟凌远说这几天他已经想好了,他不会再随意的生气,或是耍脾气跑出门晚归了。

 

可是谁知道说了之后凌远却很生气。

 

这让李熏然有些慌张,他都好好的道歉过了,他不知道自己哪一句话说错了,他真的不知这股气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

 

还不再情况中的李熏然随即又被凌远告知,他圣诞节那天,要去接一个董事长的女儿,李熏然刚刚才回神过来而已,他真的是顺口就说出 “那就去吧。”这样的话。

 

谁知这个去吧,却让凌远的怒气达到了最高值。

 

 

「你知道我这趟是去做甚么吗? 这是变相的相亲你知道吗?」

 

李熏然他突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觉得凌远今天是有些奇怪了,首先他不明不白地接受凌远的气,现在又被告诉他,凌远要接受家里人的安排去相亲。

 

可是他刚刚自己说了让他凌远去的,现在马上就改口反悔吗?

 

凌远肯定是没办法推托麻,他说过他从小就很听他父亲的话,这事情又是他父亲交代的,也许…也许他去了也没关系不是吗?

 

 

「你…你去吧,没关系。」

 

凌远脑袋一片空白。

 

跟李熏然不欢而散的那一天凌远还记着,就在今天突然看到回家的李熏然之前,他都确实想过,他要找个时间亲自去学校接李熏然下课,然后好好地跟他道歉。

 

可是李熏然说没关系,还反过来给他道歉,他说自己不该再这么幼稚,下次会好好注意安排时间,这个错误认的是这样低声下气?

 

谁要他道歉? 谁要他该死的跟自己道歉? 又是谁说他幼稚了? 在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样想自己的?

 

所以凌远索性把原本没有要告诉李熏然的接机这件事情,也一并告诉了他,可是谁知他依然是那个样子,平淡如水的告诉他,让他去吧!

 

这是再说,相亲也好,去陪别人也好,都去吧的意思吗?

 

「所以我跟这个人相亲也没有关系,我跟他甚至有更进一步的交往你都不在乎?」凌远知道他问这个问题,是有点迁怒跟自虐了。

 

可李熏然只是希望他能在这段感情里再成熟一点,他内心是知道凌远不会认真的,那也就不必再撒娇的说他不愿意他去了不是吗? 而且他能拒绝吗?

 

可面对凌远近乎是质问的话,不自觉的李熏然也有些生气。

 

「那你希望我跟你说甚么? 你不说这是你父亲给你安排的吗? 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啊,所以、所以…..」

 

听到这,凌远才会拿起外套和钥匙准备要出门,可是就这样要出门的凌远,让李熏然有种不清楚的危机感,他伸手就拉住了凌远。

 

但拉住他的是自己,面对凌远让他放手,他却也不知道有甚么可反驳的,只是抓紧了他的手,生怕一个放掉就会再也回不来。

 

 

他们就维持这个姿势站在门内,直到凌远得不到他要的回答,转身过来看着始终低着头的李熏然。

 

「我去也没关系的话,是代表我们要在这里分开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原本还没有话说的李熏然突然慌张的抬起头来,他没有想要分手,他绝对不可能这样想的!

 

「你也说了我特别听我父亲的话,他让我去做我就会去做的,所以我很可能这一去就不会再回来,难道你不是这样打、呃恩、你….」

 

凌远知道他这样说李熏然会很生气,他也承认他这样说是别有用意,可是他没想到李熏然会气成这样,因为李熏然赏了他一拳。

 

把凌远的脸给打了偏一边去,也打断了他要说的话,那些伤人的,误解李熏然的话。

 

虽然当下凌远也知道这样会让他火大,可是当他抬起头的那一刻,他才发现他可能低估了李熏然内心的那份,也许是爱。

 

 

「我是为了你!」

 

李熏然有些大声,带着眼眶打转的眼泪,鼻子红扑扑的。

 

「我怎么可能要分手? 是你说我特意赶回来跟你过生日的行为很不必要的,我不想当一个幼稚的恋人! 所以我一直在忍耐,你看不见我的改变吗?」

 

李熏然是真的很生气,凌远怎么能这样误解他? 这是每天跟他朝夕相处的人啊! 

 

他是多么认真的在维持他们的关系? 他不想让凌远想到自己的恋人时,脑里只有任性跟不体贴这样的形容词,所以他一直想要快点长大,他想当一个成熟的大人,能跟凌远这样的人物比肩而立!

 

「我想要你想起我的时候能是 “有他这么体贴的恋人真好” 而不是 “他就是个幼稚的小鬼”这样的想法…」

 

他知道凌远觉得他幼稚所以他一直在忍耐,他不想让他去,可是他不想当一个不大气的恋人,就算去了也不一定会发生甚么,他是这样想才会说的。

 

他是多么努力的想跨越这段距离,他是多么努力的做了很多努力去长大,他只是希望他们的距离会更近一些,差距会小一些。

 

凌远终于,成功的钓出了李熏然这阵子总是自己生气自己又好,每天看着他都有些奇妙变化,还说甚么他不想这么幼稚的这种说法,背后到底是多可笑的理由了。

 

「你以为只有你这么想吗?」

 

可是,奇怪的人可不只李熏然一个啊。

 

「只有你担心我们会越来越远吗? 你知道我多害怕一天天变的更好的你,早晚有一天会离开我!」我不是故意变成这样有话不说的,是因为你好像离我越来越远,所以我才会变得奇怪的…

 

凌远是第一次说出这样表露心意的话,李熏然从来不知道凌远有这样的担忧。

 

但是他一点也不同情他,反而觉得自己更委屈了,刚刚死忍着的眼泪,现在不知道是因为安心了还是因为说开了,就这么直接爆发出来了。

 

「根本就在找借口....」

 

「你永远都走在我前面,我都追不上你….」

 

「你看你身边的那些人…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处理起自己的危机游刃有余…他们看起来都这么厉害…你也是!」

 

「我只是想自己变的更好…有能力站在你身边,能让你很有面子,能做跟你一样优秀的恋人…我想让你很骄傲….」

 

「总有一天….我想告诉大家我是你的男朋友….我不想要在藏着躲着! 在这之前我得让自己变得更好才能够配站在你身边啊!」

 

一滴泪搭上一句控诉,李熏然控制不住自己这么多日子绷着的面具,甚么要长大啊,甚么要当个成熟的恋人啊,此刻通通都被他抛去脑后,他只是一句一句的哭诉。

 

可怜兮兮地边哭边说,让凌远也跟着胸口闷痛,也许是那一拳让自己痛的醒过来,他现在才想,自己刚刚是怎么会说那些气话的? 

 

他明明比谁都清楚李熏然是有话直说的人,这些日子他就自己压抑着这样的心情,肯定是憋坏了吧…

 

 

但这些控诉也让他知道,他的担心、李熏然的担心,其实通通都是庸人自扰。

 

所以凌远伸手帮他把眼泪抹掉,随后把这只炸毛的狮子给搂进怀里,肩膀还颤抖着,既然今天要把话说开了,那他觉得他有必要让这小家伙,知道他的内心真实情况。

 

「熏然。」

 

「干嘛啦! 唔、….」李熏然还在一股闷气就被凌远的吻给打断。

 

「我不知道你说我觉得你幼稚,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灵感。」

 

凌远把他推到了墙边,抵着墙吻他,从那张控诉他的唇,到他为自己流泪的眼睛,还有那个勇敢的肩膀,都在上面留下吻痕。

 

「但我把你当孩子的话,我会给你糖吃然后送你回家,我不会吻你也不会抚摸你,不会在这种时刻听见你说这样的话后,却满脑子只想狠狠地进入你,直到你再也说不出这样的话为止。」

 

这番深情与羞耻并存的告白让李熏然红透了脸,可是凌远没有因此放过他。

 

「我们是恋人,所以告诉我你真实的想法,我想听你心里真正的话。」

 

你告诉我,你所有心里所想的都跟我说,不要再有这种你以为、我也以为的事情了,两颗如此渴望靠近的心,却总是被这样的误会给拉开,那真的太蠢了。

 

因为长大是外面的事情、是工作上的事情,可是现在恋人就在他的身边,关上门就是他们自己的空间了,干嘛也要装作一副大人的样子呢?

 

李熏然踌躇了很久,最后想了想,他还是放不下刚刚那件事情,所以他伸手抓紧了凌远腰侧两边的衣襬,弱弱的要求他。

 

「我不希望你去,我希望你那天可以陪我,我想跟你一起去逛街…想到圣诞市集去…手牵手一起…」

 

小小委屈的表情,不撒手的揪住他的衣服,那是好久不见,奶声奶气的撒娇啊…

 

凌远这瞬间真的是通体舒畅,有多久没看见这样的李熏然了? 多么怀念? 可是只有这样还不够,要不狠一点,他明天就会恢复成原本的样子了,所以…

 

「我很想说你说的很好,但是这样还不够。」

 

李熏然不知道自己在他的心里有多重要,所以他要趁这次机会,彻底的告诉他,这个位置在他心里已经生根,在也拔不出来。

 

「要在强硬一点,要把我当成你的所有物那样命令我。」

 

他想要听李熏然的所有任性,外面那些演给别人看的成熟大度就摆在家门口,出门的时候在穿上吧! 在家里,该撒娇的时候,就要尽情撒娇。

 

李熏然望着在他上头的凌远,明明是这样的话,说起来却也有些委屈的样子,好像在哀求他强硬的命令他一样。

 

原来凌远从来都不觉得他幼稚,谈恋爱是不是本来就该这样头脑发昏? 可是他为什么总是小心翼翼的呢? 那如果,自己在他的心里有这么重要,不管他做了甚么无理的要求…

 

凌远都会爱他的啊。

 

 

「你是我的你不准去! 我让你不准去…你就不准去听见没有!」所以,有甚么不能说的? 

 

这是他的占有欲,他应该表现给他这个,同样不安的恋人看才对。

 

看着他边哭边说,凌远这下才真正的笑了,就这样的姿势,他把李熏然抱在怀里亲吻他的眼泪,当初说好的,跟他在一起后要把所有责难都挡在身前的,以后不能再让他哭了。

 

「听到了,都听你的。」

 

真相是,我们都太爱对方,用自己的努力跟自以为体贴的思想,试图把跟彼此年龄的距离拉近,可是却用错了方式。

 

好在这些在大的代沟,在遥远的年龄和身分,最终都会因为爱彼此而解开的吧。

 

在朝着自己的梦想前进时,成为一个成熟的男人时,别忘了身边有我,不管未来我们走到哪里,被谁误解,被谁不同意,都没有关系,只要我们相信彼此就好。

 

悲伤总会停止,但我们的故事,永远不会停止。

 

 

 

 

END

---------------

今天有些忙所以晚了,但是大结局我自己也是等超久的,还是决定写完就放出来了!

上头那一串其实没有意义的架式因为,我觉得直接和好的话,我这些肉麻兮兮的台词就没地方放了!

反正又不会分手的麻,所以决定让他们吵一架在和好哈哈哈

因为中途很懒,所以一百公分大概是我连载跨度最长的一篇啦,虽然到最后持续关注的人所剩无几,但还是感谢留下来的你们愿意耐心等我!

小的没甚么才能,只能继续写文回馈大家了~


评论 ( 54 )
热度 ( 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