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一百公分的距离 19原来好难

Warning:

*师生关系,人物背景及经历随剧情变动所以OOC有,配合剧情需要任何制度都是假,请不要太认真,谨慎入内。

 

 

 

 

我以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但是没想到远远不够。  李熏然—

 

19

 

边跑边抬起手表,时间指向了23点55分。

 

就算每天都在训练跑步,可是李熏然发誓,他这辈子没有跑这么快过,他飞快地抬起腿来,一下车就往凌远跟他的家跑过去。

 

今天是8月18号的最后五分钟。

 

 

8月对他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月份。

 

早在这一天来到的好几周前,李熏然就把手机里的18号那一天的行事历打开来,这一天是他的生日,上头画了一个小蛋糕插蜡烛的图案。

 

他已经决定好了,那天晚上他就提早回家好了,他不留下来训练,隔天早上的早训就请学长替自己请个假,因为生日这一天晚上肯定是…咳、会很累的麻。

 

而且在这生日之前,李熏然就敏锐的注意到了凌远的不对劲,他问过好几次,但是凌远都没有给他一个正确的回答,每次都是顾左右而言他。

 

可他就是知道凌远不对,从山上下来开始他就不太对,他不知道在救灾山区是不是发生了甚么,可是既然凌远不想说,他也不想硬逼他。

 

凌远在条路上帮了他许多忙,现在换他也想来当凌远的靠山。

 

但最近凌远总是看着他发呆,那个神情他很熟悉,因为曾经自己的脸上也是那样,用一种仰望的眼神在看着他。

 

不过他不知道这样的眼神,又为什么会在他的眼里看见?

 

他不知道凌远是喜欢他独立一点,还是喜欢他撒娇一点? 于是李熏然空出了很多时间来陪他,而这种不说出口的体贴也是一种成长,凌远都看在眼里。

 

「我们出去吃好不好? 别在家里做饭了!」

 

所以要生日的时候,李熏然主动的蹭到凌远手边去跟他撒娇,这些烦恼让他有时候会觉得,要好好当一个恋人好像好难。

 

眼看时间快到了,不仅是李熏然,连凌远都彷佛一扫之前的阴霾,上班的整天都在思考,他要替李熏然做些甚么? 

 

「好!」结果没想到李熏然自己要求了,那当然是照他喜欢的方法办。

 

这种看似解决了危机的气氛,让两人对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抱有美好的期待,可是期待的,跟现实的状况落差了太多。

 

 

喀拉的一声,李熏然打开门。

 

他站在玄关,客厅里面没有一盏灯,他正觉得很奇怪,在抬起手表一看,立刻就露出懊悔的表情,抓了抓头发,怨恨自己就不能再跑快一点吗?

 

现在已经是八月十九号的零点零五分了,他的生日已经过了。

 

李熏然轻手轻脚的脱了鞋子换了室内拖,他小心翼翼的走往他们的卧室,进门前他看见门缝传出里头灯还是亮的,他突然就有点害怕。

 

他知道他晚了,前几天凌远就告诉他,他已经替他订好了位置,要带他去那间他喜欢的餐厅,李熏然开心的答应了,可是到今天早上的时候却一切都脱离了轨道。

 

李熏然在学校的人气很高,但是他不知道甚么时候他居然有一个校草后援会?

 

里面的人有他的同学们跟学长姐们,这个后援会集体帮他做了一个生日派对,有许多的学长姊都会去参加,他们为了要给惊喜,一直到了当天早上才通知李熏然。

 

这下就糟糕了,里面那么多人,他要是不去的话就枉费了别人的一番努力,于是他打给凌远跟他说了这件事情。

 

虽然很失望,但是凌远还是跟他说让他去赴约,他把餐厅取消,改在家里煮就好了,毕竟他跟李熏然的生日可以每年过,可是同学们要聚在一起的时间就不一定了,这样的安慰他。

 

李熏然心里有点愧咎,所以在赴宴的场子上一直不断的跟主办说他今晚还有约,他想着至少也要在时间内回到家里去,他还在离开前订了一个蛋糕请人送到会场。

 

可是他没想到他挡都挡不住这些热情,他脱身的时候真的硬生生的是十一点半。

 

 

「哥…?」

 

他打开门,看见床上的凌远正在看书。

 

「你回来了。」

 

凌远没有抬起头来看他,只是翻了翻手上的书,然后像是打个招呼那样的就带过了,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让他一下子就泄了气。

 

他走了过去,带着一身酒气来到凌远身边 「哥对不起…我挡不住,我已经很努力的赶回来了,不要生我气…」

 

 

听到李熏然可怜兮兮的声音,凌远放下了书。

 

说真的凌远生气吗?

 

他其实非常生气,他真的没想过他也会有这种时候,他是多么的期待跟李熏然一起过他的生日,他连他自已的生日都很少过,因为在他眼里这些节日本来没那么重要。

 

可当这些前提是李熏然的时候,一切的意义都不一样了。

 

他订的餐厅没有去,他告诉自己没关系,下一次还有机会,他替熏然煮了生日大餐,李熏然没赶回来也没关系,这些也不是过了就吃不到的。

 

可他在十一点半的时候拨电话给他,他居然还没有接,当时凌远以为他还在喝,但现在看来,他应该是在赶路。

 

这些都泡汤了他当然生气,可是现在他突然不生气了。

 

看着李熏然愧疚的蹭到他身边,拉拉他的手臂还要跟他道歉的样子,凌远问自己,这种愧疚跟道歉到底是凭甚么呢?

 

那是他的生日,他有权力决定跟谁一起过不是吗? 他晚回家了,表现的愧疚是因为他哥帮他准备的东西都没有吃到,害人家白忙了一天,他是如此风度跟成熟,可是他自己却这么小气?

 

 

「我没有生气。」

 

生气的感觉消失的一点都没有是绝不可能的,可是转为对自己生气的成分却大过去了,凌远真的一瞬间觉得自己幼稚到了极点,他不懂刚刚到底为什么要跟李熏然生气?

 

「只是生日而已,不必特意,我又不是那种吃不到蛋糕会生气的孩子了。」

 

这话带着一点酸,他自己说出口都觉得不太对,他应该要更加成熟一点,但是说出来的话已经回不去了,他只好平淡的看着李熏然。

 

只是听到这话的李熏然跟他想象的不一样,他是红了眼眶的看着他。

 

因为其实面对凌远的这种意外的平淡反应,李熏然有些不敢相信,他原本已经做好了要使尽撒娇熄他哥火的准备了。

 

本来赶不回来他就有点火气,当然不是对着谁发火,他是在气自己怎么就跑不快? 一看到凌远他本能的就想撒娇,可是凌远给他的反应,却像是他闹脾气,对方还要反过来安抚他一样。

 

「你也有你的生活,我不会去干涉的。」

 

凌远本来是想要弥补上一句话的失误,可是他没想他的漏洞越补越大,这些话都不是苦苦赶回来的李熏然想要听到的。

 

 

「…如果生日都不要刻意的话,还有甚么事情是要特意的?」

 

听到不干涉生活的李熏然一瞬间断了理智,这么多日子以来,他努力的让自己快点长大,试着不去依恋跟撒娇,他以为他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

 

重要的从来就不是什么生日,重要的是他想在一个特别的日子里,光明正大地跟他的恋人讨讨爱、讨讨抱,这么多日子里他都坚持的戴上成熟的面具,难道就不能休息一天吗?

 

结果他在凌远的眼里,还是当年那个天真孩子。

 

李熏然站了起来,甚么话都没有说,晃着晃着就走到了外头,好像忘了他刚刚为什么拼命的跑回家,把大门轻轻一关,离开了这间屋子,只留下凌远愣在原地。

 

 

可能李熏然生气了吧。

 

他隐约能感觉到李熏然身上的怒火,但是他没有开口去拦,也没有多做解释,因为他内心的感觉交杂的他喘不过气来,他连他自己都处理不好。

 

他想放手可是他放不了手,他想把李熏然当成一个宝物一样的疼爱,可是又不能不放手让他去飞,现在他飞的越来越高,可是凌远却有拉不住手中线的感觉。

 

凌远也知道他不该牵住手上的线,他是熏然的爱人不是主人,但他就是担心手上的线一但放开了,李熏然会飞到他看不见的地方。

 

可自己已经不能没有他了。

 

 

过了好久后,凌远才走了出来,他看着被关上后就没动静的大门,捏着自已的手机犹豫好久,他担心李熏然,他想打给李熏然,可是他又怕李熏然会不接他电话。

 

没过多久,他就收到李熏然告诉他,他只是出去透透气,让凌远不要等他,过会他就会回家。

 

李熏然的贴心却催化了他内心的负罪感,他打打删删,当下竟一个字也没有打出去,只是看着桌子上留下来的那盒李熏然带回来的蛋糕。

 

凌远把蛋糕拿出来,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蛋糕,他扯了一个不算笑的笑。

 

李熏然跑的有多快他知道了,他肯定很着急、却又兴高采烈的回来,他提着蛋糕的时候在想什么? “要是能跟哥一起吃的话就好了”肯定是这样的吧?

 

低下了头,看着蛋糕,凌远撑在桌子上的手隐隐的抓紧。

 

他到底都在干些甚么? 要是他在多在意一些李熏然的变化就好了吧? 他明明知道他有期待,可是自己还是没克制住自己内心疯狂的醋意…

 

李熏然生日过后的五分钟,那是他们第一次吵架,感受到了真切的距离。

 

 

 

 

 

TBC

-----------

虽然我本来没有打算写的很虐,但是我今天看了太多搞笑视频,不知不觉就变成这样了(X

再让他们解决这个小烦恼我们就可以划下句点啦!耶嘿~

这个坑即将完结,新坑也如火如荼的计划中,我觉得自己好勤劳啊!(打脸


评论 ( 28 )
热度 ( 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