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一百公分的距离 18不自觉拉开的距离


Warning:

*师生关系,人物背景及经历随剧情变动所以OOC有,配合剧情需要任何制度都是假,请不要太认真,谨慎入内。

 

 

 

 

 

忌妒和骄傲充斥我的脑海,你总是这样,用各种的情绪把我淹没,直到我溺在你的海里。  凌远—

 

18

 

『日前暴雨造成的山区土石流灾情,已经有明显的停止迹象,但依旧非常多的民众受困在其中。』

 

 

各大台的新闻正播报着这一期最新的新闻。

 

这个消息当然也传到了山下所有家庭的新闻当中,其中也包含下了班,手里拿着门口顺手捎回来一堆信件,差点给淋的全身湿的李晰茵。

 

因为最近的暴雨,她习惯一回家就打开电视看看最新的抢救新闻,新闻声音拨放着,她一边翻看手里的信件,都是一些账单及一些成绩单。

 

当然李熏然在警校填写的还是家里的地址,所以他不知道的,他的成绩他妈妈全都会看见。

 

这其中,李晰茵看见了一个不一样的,他抽出了一封比较特别的,是一封白色的,没有写地址,也没有写收信人跟寄件人的信件。

 

『对于受困的民众们,第一医院采取了紧急医疗站的资源,在山腰设置了临时医院,近20位医生已经赶往山区…』

 

“我想了很久,该怎么去写这封信。

应该是说我已经路过家门口很多趟了,但是我还是没有勇气敲门,最后我才选择了用这样的方式,我希望您一定要看到最后。”

 

李晰茵抽了出来,他一看那个开头的字迹,就知道是谁写的了,这个字迹从丑到好看,也跟着他十几年了,她不可能连自己儿子的字迹都认不出来。

 


李熏然的部分,她没想到山里的情况已经不如预期。

 

他们一到就得要展开救援活动,虽然雨势已经变小,逐渐转淡,但雨水冲刷过后的土地非常湿软,一个不小心就会踩坍方,他与他的同学们通通前往了最危险的山中木屋去。

 

「车已经没有办法动了,里面还有许多人!」

 

「那就下车步行吧! 没有时间犹豫了!」

 

等他们到的时候前方已经有石头跟树木倒塌,他们必须下车来徒步经过这些危险的小径,直达深山的木屋地带。

 

 

另一边在临时医疗地的凌远和医生们,也接到了救援开始展开的通知。

 

「山里的伤员甚么时候下来? 预计要清空多少张床必须第一时间跟我说!」带着他们的急诊科主任急忙的跟外站负责人连络,从上山到现在,他已经一整天都没有坐下来过。

 

「可能没那么快,路都堵起来了! 警队的学生们现在正徒步穿越,刚好趁现在把手上可以转下山的病患尽快转下!」

 

同样忙了整天手都没停下来过的凌远也捕捉到了这段对话,看来熏然他们要用走的上山了,那可是一段不好走的路。

 

希望他一定要注意安全。

 

 

『警校的自愿救援队已经抵达山区,正徒步前往,希望可以赶在天黑前救出越多的伤员…”』

 

山上的实时情况,也透过电视传进了李晰茵的耳里,随她现在是紧紧盯着手上的信件看,但也没漏掉电视上的声音。

 

“我有很多话想跟您说,但是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我在外面过得很好也很不好,好的部分是因为我正朝着我的梦想前进,我的训练成绩很不错,但不好的部份是因为,我回不了家。

我住在了凌老师家里,我想您也许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但我想请您不要怪罪于他,因为他已经狠狠地拒绝过了我。

但您是知道的,您的儿子一向都是很不听劝又固执,对于未来的职业也是,对于跟自己要走一辈子的人也是,但我不会对我的选择有任何怨言。

很抱歉没有早点跟您说,我已经知道了爸爸的事情,您的一切担忧和反对理由我都明白,可我还是不顾一切的往前走,让您非常失望了。

凌远告诉我,这世界上没有一个父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在身在危险之中,警察是一份危险却也伟大的工作,我现在已经充分的了解了。”

 

 

山上。

 

在天黑之前,李熏然他们找到了被困在泥土中的几户人家,但是他们都已经体力透支,他们必须尽快的,他们给救下去。

 

「熏然来帮我抬一下!」

 

「来了!」他的同学正在努力的搬开大门,他过去搭了把手,顺利的把被淤泥堵塞的门给推开。

 

可是在清理堆积的淤泥,等他们把一群老人家给送到他们来的车前时,这场暴雨彷佛在开他们玩笑般的再度大了起来。

 

「小心点!」

 

李熏然眼快的拉住一名队友往后撤,躲过了从山上掉下来的一块碎石。

 

「怎么又开始下了? 快快!动作快! 这是最后一批了!」

 

看着路况非常不好的小径,还有行走速度非常缓慢的老人家,以及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前方的道路崎岖又视线不佳,树倒的倒,石头又尖锐,其中有几位都已经快要体力不支。

 

在这么下去只会完。


最后,李熏然在一位已经快要跌倒的老人家前,背对他蹲了下来。

 

「婆婆,上来我背你吧!」


 

“但是,危险并没有抹灭我内心的热情,因为我知道这份危险的背后,也会带给我另一种安全。

我也许没有那么伟大,这份工作也不是非我不可,但是如果我可以,我愿意去付出劳力,换来我想守护的人一生安全。”

 

一把背起行动不方便的奶奶,李熏然对着后头的队长招了招手。


「这样走下去会来不及的,天黑了连车都会更难运送! 您在后头清点人数,能走多远算多远吧! 我们会尽快把他们送下山,再来接第二批!」

 

「…好!」

 

于是,所有年轻力壮的学生们纷纷背起行动不便的老人,一个一个飞快的,像以往在学校练习过的那样,越过那些难以行走的树枝及碎石地,往山腰的紧急医疗急救站跑。

 

“马上我就上山去参与搜救队的工作了,我想告诉您,请不要担心我,因为我清楚的知道我自己的安全才是往前进最重要的资本。

我不会刻意以身犯险,但我会竭尽所能。

最后,真的很希望有一天,我能带着凌远一起回家,跟您吃上一顿晚餐。

    熏然

 


『在搜救队的努力之下,山区最后一批的待救援伤员,已经全数送往山腰的紧急医疗站,本台将会持续为您追踪后续的山区重建工作!』

 

随着电视上传来的讯息,救灾活动的告一段落,李晰茵放下了手里的信。

 

她转往外头看了看已经黑掉的天,和那已经慢慢又小下来的雨势,不知道在想些甚么,可最后还是忍不住上手,抹掉了眼角不意察觉到的泪。

 

 

--

 

「给你的!」

 

忙了一整天,好不容易处理完所有伤员,正洗手的凌远听见声音,还有放到他手边的一罐冰水和两盒饭,一回头发现是脸上脏兮兮的李熏然,正对着他笑。

 

李熏然今天果断又英勇的行为,一下子就传遍了医疗站,多小护士在忙完后,都抢着想去隔壁警队驻扎队伍看看这个传说中的李熏然,凌远已经听了他不少好话了。

 

「谢谢,辛苦你了。」

 

「一点不辛苦! 你更辛苦啊!」李熏然摇摇头,在凌远的帐篷下坐了下来,对他招招手。

 

凌远来到他身边,这只小花猫的表情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刚从危险的地方回来,就只是像玩野了,所以他把毛巾沾了水,帮他把一些淤泥给擦了,李熏然就这么光明正大地接受他的服务。

 

「不累吗? 你今天来回跑了好几趟呢。」

 

「放心,我不累!...哇! 这真丰盛啊!」

 

看着依然有精神的帮他把盒饭打开,还会赞叹里头居然有鸡腿的李熏然,很难想象这孩子今天下午山上山腰的来回跑了好几趟呢。

 

「我每天训练就是为了这一刻啊,对了,他们都没事吧?」

 

「都没事。」

 

熏然口中的他们就是指被他送下来的伤员,他们都在很实时的情况下回来了「放心,吃你的饭,你经把你的工作做好了,剩下的就交给我。」

 

这才让李熏然带着满意的微笑「好! 吃饭吧!」

 

今天的工作,说不辛苦是假的,对一群还没出来体验过真正工作的警队学生们,这样的场合都会失去冷静,但是熏然在结束时一句辛苦都没有喊,到是给自己送了晚餐。

 

下午凌远在忙乱之中看见穿类似警察制服,其实是警察学校学生制服的李熏然。

 

救灾结束后的李熏然,在医疗临时营地担任临时队长,指挥着他的同学们该如何安放病患,跟做临时处置,熟练的动作看起来,就是把凌远上课的东西都给牢记在心了。

 

他在这种情况下能临危不乱,安抚民众、疏导慌乱,才年仅19岁的他,看起来却已经颇有未来警察的大将之风。

 

他发现李熏然好像在他没注意的时候长大了。

 

可是看着这个啃着鸡腿,喳喳的跟他说今天事情的李熏然,却又觉得还是有他最原始的样子,李熏然真的是太神奇了。

 

 

---

 

“暴雨后的救灾行动在全体医疗及警务人员的支持下,已经顺利结束,山区重建行动也在积极进行中…”

 

「这是给您的!加油啊!」

「还有我还有我的! 你好帅啊!」

「我以后一定会持续关注你! 要常常发微博啊!」

 

救灾行动到了后期,暴雨已经停止,所以从山脚下来了很多一般民众的志愿者,他们到山腰上来帮忙一些警务人员忙不过来的琐碎事情,这其中也来了很多一般科系的大学生。

 

李熏然本来长的就帅,在这次行动中又大放异彩,行动中收获不少小粉丝,如果有详细的播出画面的话,恐怕会成为最佳女婿候选人。

 

「谢谢,谢谢你们。」

 

虽然山区准备的东西不够充分,但是小粉丝心意却很足够,看着自己满手的卡片,李熏然也只能笑着跟他们道谢。

 

 

这阵类似偶像般的欢呼也传到了隔壁医疗队驻扎营。

 

「那不是你家小警察吗? 挺受欢迎啊!」戴着口罩的赵启平听见了,也慢悠悠的飘到了凌远身边。

 

「嗯,没办法,他这么完美。」

 

凌远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要闪给赵启平看的,他是真的觉得李熏然很好。

 

他在学校当临时代班教授的时候,就见证过了李熏然的高人气,球场上为他欢呼的、中午邀请他一起吃饭的真的很多,这次想当然也是。

 

那些卡片们都被非常有礼貌的李熏然一一收下感谢了,凌远看着真的很难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他应该骄傲还是应该忌妒?

 

他非常欣慰看见李熏然的这一面,那个会跟他闹脾气的小熏然已经长大了,他现在看起来就是完全做好了准备,将来他会是一名优秀的刑警。

 

现在是真正的踏出这一步来了。

 

可如果有一天…李熏然觉得大学生活与社会生活是这样美好,他认识了更好的人,一个能听懂他笑话,能跟他彻夜打游戏的人了呢?

 

要是李熏然发现他对自己,其实不是爱其实是崇拜呢?

 

他没有交过女朋友,他的第一次跟初恋都献给了自己,曾经他的背影是李熏然追逐的目标,但是现在他成长的太快,可是自己呢?

 

如果有一天到了他超越我的时候,他还会愿意回头看我吗?

 

这种窝囊又焦躁不安的情绪,不知不觉中几乎淹没了凌远的整颗心。

 

为什么他们不过隔着一个广场的距离,他却觉得李熏然好像离他越来越远了?

 

 

 

 

TBC

----------

这边跟大家说说一下,因为我发文的时间很不固定,如果看不见文章出现,请订阅一百公分距离的tag喔~

今天的李熏然希望也给你们帅气满点的感觉!

然后凌远与熏然内心的小担忧终于要浮上台面了,争取三两篇把这个困难解决,不然我看着你们也真的看得很腻了,想说到底要写多久啊?

知道了,再给我几篇的时间我就不唠叨了真的233333


评论 ( 18 )
热度 ( 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