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一百公分的距离 17再向前迈进

Warning:

*师生关系,人物背景及经历随剧情变动所以OOC有,配合剧情需要任何制度都是假,请不要太认真,谨慎入内。




你喜欢怎么样的我? 如果是我来说的话,我更喜欢努力着朝目标迈进的自己,这样我觉得,我离你又更近了一点。    李熏然—

 


17

有渣!

AO3备份


---

 

「要是很累了,你就先睡好不好…」休息了一会后,首先爬起来的是李熏然,维持着还相连的姿势,往前摸了摸凌远的脸,他男朋友的黑眼圈都快掉到脸颊了。

 

不是故意的,但凌远真的是眼睛都快闭上了,可转一想,他刚刚把李熏然弄得全身黏答答的,还是猛的撑起意识。

 

「我帮你洗洗再睡吧…」

 

「不用,你睡觉,我自己来,听话啊…」严厉却温和的语气阻止了他,然后把凌远想起身的姿势又按回去。

 

「恩…」

 

真的不能怪凌远就这样缓缓地闭上眼,因为李熏然的声音实在是太温柔,深入他脑里抚慰了他的疲惫,所以他就真的这样睡着了。

 

看着凌远闭上眼,还在他上头的李熏然艰难的分离两人,身体里头的东西从他的腿间缓缓流下,还顾不上凌远是不是睡熟了,他脸一红的就蹭的跑进了浴室。

 

在那之后的李熏然洗好了澡,湿淋淋的来到了已经睡熟的凌远身边,帮他大略上的清理一下,还接着忙东忙西的整理房间,那些散落的衣服跟套子…

 

最后爬到床上,以不会打扰到他的力气,在已经熟睡的凌远唇上烙下轻轻一吻,才笑着窜进他的被窝里。

 

 

而凌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边有个可靠的人,这一失去意识就睡到隔天早上了,还是被自己手机里的闹钟响了好几次才给叫醒的。

 

但是当他醒来的时候,自己身上居然穿着好好的睡衣?

 

伸手一摸,身边的棉被凌乱却失去了热度,李熏然已经不在身边了,他按掉了闹钟,拨了拨头发,身边凉掉的程度,看来是很早就出门去了。

 

他今天可以晚一点到医院去,但他记得他昨天晚上因为忙着跟李熏然滚上床,弄得太晚了,所以就没有设定闹钟,可他手机里面的闹钟却是设定在他出门前的两个小时。

 

看来是熏然帮他设定好的。

 

 

之后他盥洗完走到了餐厅,那才是更让他惊讶跟惊喜的。

 

桌上居然有一份早餐、一份报纸,跟一张字条。

 

上头是熏然好看的字,熏然告诉他,早上因为有晨练他就先出门了,然后帮他特意做好了早餐,让他出门前一定要吃掉。

 

凌远看着那字,没注意到自己的脸上挂着笑。

 

往桌上一看,那是很简单的培根炒蛋,还有法国吐司,虽然不是很漂亮,上头大部分都是些焦黑的地方,可是他往垃圾桶一看,一整包的培根袋子都丢掉了。

 

应该是失败了不少次,最后选了一个还能看的才摆上来,剩下的…他自已吃掉了?

 

凌远坐了下来,拿起吐司后不自觉的望向厨房的位置,他好像都能想象到熏然早上慌忙的身影,围着围裙,在那里不小心把培根给煎的一角焦黑,还有点懊恼的样子。

 

说起来,这应该是李熏然第一次下厨吗?

 

这让他想起了过去十几年来,他住在家里,每天都有漂亮又丰盛的早餐可以吃,但是他却想不起来实际上到底都吃了些甚么,因为他从来不是很在意。

 

但是这一刻,放久的吐司已经凉了,加了冰块的橙汁也退水了一桌子,熏然只想到要做早餐,其他的什么都没想到,抽油烟机肯定没有开,因为整个一培根味到充斥厨房。

 

但他却有点莫名的感动,他感觉这画面会久久烙印在他心里。

 

原来这才是家?

 

 

李熏然在不知不觉中替自己做了一些转变。

 

昨天晚上,他洗好了澡,也帮身边已经睡着的人清理了干净后,他躺在凌远身边,正着反着看着这个熟睡的男人。

 

想起他平时忙东忙西的样子,从他住进来到现在都是,所以他当下就决定了,他把凌远的手机拿来,把里面的闹钟设定给改了,到他可以晚一点要出门前的两个小时。

 

然后隔天一早他特意先醒来,就跑到了厨房里面,打扫、做早餐,虽然不是很顺利,所以他在一片匆忙之中出门,很混乱,但是他心情格外的好。

 

家里的凌远把早餐一口不漏的吃进了肚子里,然后给李熏然一个讯息回复,让他有空多做早餐,因为他很喜欢,那有李熏然的味道。

 

在警校接到讯息的李熏然,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样子,其实他也知道那顿早餐肯定味道不怎么样的,但是他就是忍不住嘴角的笑意。

 

「熏然,练习要开始了!」不远处有他的同学呼喊着他。

 

他便收起笑,赶紧把手机放回抽屉「来了!」

 

戴上护目镜后,他开始今天固定一连串的射击训练,但是依然一边心里想着,明天、后天,还有甚么花样的早餐可以做?

 

恋爱不只会让人堕落,也会让人成长。

 

 

---

 

虽然。

 

「凌医生!凌、您怎么啦?」

 

一走进门,小护士就看见凌远脸上的冷汗跟他煞白的脸色,医生自己出现这种病人的脸孔,这该怎么办才好啊?

 

「没事…没事。」挥挥手让他小声点,凌远知道自己胃疼是老毛病了,对他来说当然没事。

 

可是他脸上的不好神情,还是让小护士有些紧张,毕竟今天的工作很重要「平时不是有好好吃药的吗? 怎么今天没吃吗?」

 

他今天怎么会没吃,他今天可是提早吃了个备用呢。

 

可是,想起今天早上为什么吃了药还会胃痛,他还是心里很甜蜜的,虽然他脸上不自觉浮现的表情,大概会让小护士觉得他是不是有病。

 

「你说吧,怎么了?」

 

「喔,我是要说,手术室已经准备好了。」现在这个时刻整个医院的人都非常忙碌。

 

「我知道了,病患情况呢?」

 

其实他们几天前晚上晚餐时,窗外的雨就已经大的快要爆了,雷打不停的声音让熏然好多个晚上,在睡觉前都还是忧心忡忡的,他记得李熏然今天下午要到山区训练。

 

可是凌远担心的却是下过暴雨后可能会造成一些伤害,结果就真的被凌远给料到了。

 

果然他才刚到医院,新闻就传出了很多山区的坍方,有许多在山上来不及撤离的住户,昨晚被这些暴雨冲刷的房屋给伤,一些伤员就近送到了最近、病房最多的第一医院。

 

凌远吃完早餐后就接到电话要赶去医院,传讯息时他也忘了问问李熏然今天还要不要去山区训练,因为他一个刀就忙到了下午。

 

但这都还不是最糟糕的。

 

 

这场暴雨没有因为伤员变多而停下。

 

自那天回家后,之后的连续几天都是这么大雨滂沱,灾情陆续传出,当上医生后这是凌远第一次碰到这么大的紧急状况,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所以他也希望自己能在最好最警戒的状态。

 

「你要住在医院?」李熏然正趴在凌远背后,看着他一边收拾衣服。

 

凌远摸摸李熏然环绕着他的手「我是第一次遇到,能够随时在旁边了解实时状况会比较好,这几天不能跟你一起了,你记得要好好吃晚餐啊。」

 

「我会的,我才不会饿到自己,这个问题应该是我担心吧..」

 

啧了几声的李熏然绕到了凌远的身边去,也帮他收拾起衣服来,一边还嘟嘴不是很赞同凌远的口气「你要一忙起来就不知道时间,要是胃又痛了怎么办...」

 

李熏然敢发誓,最不会照顾自己的医生就是凌远了,虽然他不知道那一天他会为疼的原因,是因为那顿早餐。

 

被唠叨这种事情的凌远却觉得很温暖,他握起了李熏然的手,把他拉了起来抱在怀里「知道了,我会注意身体的,可是这个时候,李老师不知道还有没有在上班呢,她一个人一定也很危险吧…」

 

这个话题这么久以来,其实一直都被他们刻意的遗忘。

 

自他们搬出来后,就真的很少提到李熏然妈妈了,凌远一直再找一个适合的时机,他觉得这也许是一个好机会。

 

怀里的李熏然就这样把头埋在他胸膛,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当然也有想到过,可是他始终没有勇气去打这通电话。

 

「我知道了啦…」

 

可听见李熏然的保证,凌远就放心了。

 

李熏然虽然是一个嘴硬的,但也是一个不轻易地给承诺的人,所以一旦说出口的话,他拚了命也会去做,所以在怎么尴尬、犹豫,他都会去试的。

 

 

虽然行动起来总是难的。

 

在凌远投入抢救的好几天后,李熏然撑着伞来到他家门口,在外徘徊了一会但是没有敲门。

 

暴雨在平地的影响也很巨大,就是在家门口,他的脚甚至都有种踩进水池里的感觉,他看着家里的灯亮着,知道他母亲也许没出门去上班,心里不知道是放心还是担心。

 

放心当然是没有在暴雨天到处奔波,担心就是当他妈妈在家里看新闻时,会不会也稍微,也害怕他会有甚么危险?

 

他母亲向来很聪明,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过问他到底住在哪里,想必是心里有底,但是没有制止,也没有插手,给予的空间自由到他以为自己被放逐。

 

最终,他还是没有走进家门。

 

但是他的犹豫也没有维持多久了,各地山区的灾情越来越严重,所有警察跟消防员都被派出去抢救,现在也终于轮到了李熏然他们。

 

 

“你说你也要上山?”

 

「也要是甚么意思?」

 

李熏然正夹着电话在家里收拾过几天的行李,他这边的消息来的太突然,只能电话跟凌远报备一声,可是凌远却说 “也“?

 

“今天医院通知我们,说是山区部分坍方,路况不佳的原因许多伤员无法紧急送下来,他们在山区设了个临时急救站,调了几名自愿上山的医生,我就准备上去了,正想跟你说呢。”

 

「啊…」原来凌远的理由跟他一样。

 

他也是因为接到学校里的通知,说是山区的救灾人员实在是太少了,需要一些志工,就希望从受过训练的警校开始招募,李熏然当然是希望可以做些甚么,第一个就举手报名了。

 

而且就这么巧,他们服务的地方居然还是同一区。

 

虽然说在同一区服务,工作内容却是完全不同,毕竟是救人的医生,跟负责把人运输出来的警察们,但一样,都是在第一线拯救生命。

 

“你,一定要小心注意啊…”

 

听见这话,李熏然停下手边的动作,专心的听着凌远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他知道凌远是甚么意思,他的声音传来满满的关心与担忧。

 

可是这一回,他没有大剌剌的说没事「我知道了,你也是啊。」

 

“恩。”

 

那一边的凌远要不是人在医院,真想好好揉揉这个懂事的小帅哥。

 

 

 

TBC

--------- 

我好喜欢这个努力想做点什么给他辛苦恋人的李熏然啊啊啊!

这个上山救灾梗其实是当初外科风云给我的灵感,当时我就觉得实在适合成长中的李熏然,所以就拿来埋在这了!(不自觉暴露这个坑有多远

通常我都喜欢在结尾的时候一一处理前面没有处理的问题,所以应该…不会再有新的危机了请安心233333

 

别忘了来跟我聊天!!




评论 ( 12 )
热度 ( 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