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一百公分的距离 14原地打转还是往前进?


 

Warning:

*师生关系,人物背景及经历随剧情变动所以OOC有,配合剧情需要任何制度都是假,请不要太认真,谨慎入内。

 




当时我就发誓,要不能脱身,一定得赶紧把这工作辞了。  凌远—

 

 

14

公安大学大门口,今天来往的人们视线,不约而同地都驻足在门外往校内走的男人身上,

 

随风勾起的嘴巧浅笑,深邃双眸的目光所到之地,都可以引起小小的喊声风波,他的样子,就像是曾经出现在你我校园里,那种毕业后依然是传说的男神学长模样。

 

 

走进公安大学大门口时,凌远抬起头看着这个低调却有威严的建筑,心里觉得跟着李熏然一起荣耀了起来。

 

李熏然的前三个月训练里,上山前一星期就住在这学校的校宿,所以他已经先来过了,不知道他当初的心情是怎么样的,肯定也是激动万分吧?

 

可慢慢往教职员室走去的时候凌远才一边想,他现在的兴奋心情,似乎是比他自己考上医学院还兴奋,他记得第一医院的校区就在离这里没有多远的地方,可是心情却大不相同。

 

不过他今天可不是来当学生的,他是来替这里的学生们上课的。

 

 

这个工作上的变动也是没多久前他才知道的,他本来想要提早跟李熏然说一声,可是中间交接工作有点忙,昨晚上要说的时候李熏然又睡着了,一大早还晚起了匆忙地出门去,所以他根本久没有机会讲。

 

第一医院的现任院长曾是凌远在学的教授,警校跟他们医校一直以来都有合作关系,除了合作固定在这里的法医学课程,他们每年都还会特地从第一医院外派一名医生到警校去,给他们新生上一年的基础卫教,办公室就安置在保健室。

 

这些给一年级新生上的课不外乎就是急救常识、保健护理等等,毕竟警察跟医生的工作本来就不同。

 

对于命案,警局本身就还配给法医,而对于紧急状况,他们要知道的,就是在医生赶到之前可以做的基本抢救。

 

至于为什么是他来上,他在心里默默诅咒了赵启平一下。

 

 

下决定的那一天,凌远接到院长的特别召唤来到了院长办公室,他一进去就看见赵启平已经在里头了,而且还对他俏皮的眨了眨眼,顿时他就感觉大事不妙。

 

果不其然就给他找了这碴。

 

这期本来到警校任职的应该是另一位已经有经验的医师,但是她因为生孩子的关系所以要推迟一阵子,而医院本来打算找赵启平带职。

 

结果赵启平居然跟他们院长说,凌远有替朋友的孩子上过家教的经验,他来当指导老师的话,肯定比他更有说服力,然后就这样把他给卖了。

 

他本来是想拒绝的,因为李熏然在这里上课,他是万般不愿意再回到学校去给学生上课了,新生的卫教肯定会带到李熏然的,可是最终连院长都亲自拜托他了,他实在不好拒绝。

 

本来他起初自己催眠自己,觉得这没甚么,但是当凌远看见了走廊上一个个穿着警察学校制服的学生,他突然有点不敢让李熏然知道了,彷佛他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但是他确实也好想看一看李熏然穿着这身制服,在学校里面走来走去的样子,他一定是他们这一届里面,长的最好看的吧。

 

所以凌远边这样想,脸上才不自觉的带起一抹微笑,他脑子里都是李熏然的样子,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神情跟模样变化成甚么样子了,所以就在他到教职员报到后,校方派人带他到他保健所的办公室里面这短短的路程里,外头有关新来的校医教授是个超级大帅哥的事情,也已经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警校。

 

 

--

 

「新来的校医教授?」

 

另一边在体能训练场的李熏然,正跟同学们一起准备回到教室,当然也听到了这个消息。

 

「之前的那个不续任了,所以学校好像请了一个新的,也是现在还在在线的医生。」一个班上总会有那么几个特别的人,例如这种消息全校通。

 

李熏然的同梯学生们都在讨论,因为他们是新生,所以马上就会上到这个教授的课了。

 

不过比起同梯学生们的热烈讨论,李熏然表现的就显得冷静多了,毕竟他家里就已经有一个很帅的医生了,恋爱史人盲目,所以在他心里,可能不会有比凌远更让他喜欢的医生了。

 

 

由于只有凌远一位专业科目教授,所以新生们必须分时间来上他的课,而当医生的人跟当警察的人,气质就是完全不同。

 

当李熏然他们坐在教室里面等到新老师的时候,已经上过课的学生们,都把他的出众外貌夸赞过一轮了,这样让原本不期待的李熏然也开始好奇,这个新来的老师到底长什么样?

 

随着时间到,那位神秘的保健教授,也终于披着白袍来到了李熏然教室的门口。

 

这位新来的教授一走进来,就能听见热情的学生们欢迎的掌声,但基于警校严谨的规矩训练,他们没有欢呼,只有掌声,可是内心肯定已经在放烟花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虚,凌远在上这堂课的时候,还戴上了前几堂课都没有戴上的黑框眼镜,但就算他在想遮掩住自己的长相,他看起来还是凌远。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师,我叫凌远。」

 

话语才落,他就找到了李熏然的人,果然他看见坐在窗边的李熏然,正用一种极为惊恐的表情看着他。

 

 

--

 

「你怎么没跟我说呢?」

 

「实在有点赶,找不到机会。」

 

凌远知道他一回家就免不了要被李熏然拷问,其实他是想说的啊! 但是李熏然睡死了嘛,早上又急急忙忙的出门去了,他根本找不到时间。

 

虽然他解释的漫不经心,但是李熏然也不是真的要质问他,所以也就没有多说其他的,他只是在看见凌远时有点吓到了。

 

抱着抱枕李熏然就往床上一栽,要知道他们学校已经传疯了,本来他还觉得新来的老师怎么样都没他的事情,现在可好,全校女生为之疯狂的新老师居然是他的男朋友?

 

「机会还真小,也不给我打点预防针,害得我同学们着迷新来的教授时,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李熏然现在只想着未来的日子该怎么过,堪忧啊。

 

「那,你要教多久呢? 」

 

「大概一阵子而已,你还没升上去当学长我就离开了。」

 

另一边凌远也在堪忧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那件宽松的睡衣就挂在李熏然身上,锁骨在外头晃着,让凌远回答的有点心猿意马。

 

说真的,他自己掀起多大的风暴他一点都不在乎,也觉得与他无关。

 

唯一跟他有关的,大概只有今天看见学生版本的李熏然那一身制服的样子,实在是帅气到他心头一阵酥麻,他真的很担心在这里当老师越久,可能就会陷入李熏然的魔咒越深。

 

虽然他已经深陷其中了,可是恐怕要没药医了。

 

 

「啊?这么快?」

 

而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被打量的李熏然,宽松的睡衣已经让他的肩也快露个大半在外头了,他一惊讶的转身仰躺,马上就有大半的腰都出来了。

 

「消息都公布在你们学校网站上的,怎么,你舍不得我走?」重点是学校的公告到底有谁会去看?

 

凌远一边说一边偷偷的移动自己,来到了仰躺的李熏然身边躺下,他撑着自己的头,俯视着正拿一双大眼睛盯着他的小帅哥。

 

李熏然没发现他自己已经躺在砧板上了,心里还在想,他其实很开心在学校也能见到凌远,可是他又觉得他男友成为同学的男神怪怪的,因为他们俩个人的关系非浅…

 

「也不是…嗯…就是…」

 

他是绝对不能把他们的关系公开的,之前那种扑朔迷离的关系就让凌远担忧了,现在他们名符其实的成为了师生,曝光的话肯定对凌远的影响很深。

 

 

这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明明讨论的是一件事情,可是各自心里想的都是别的事情。

 

例如凌远,他根本没注意到李熏然在思考,他只注意到李熏然停在半空中的视线,所以已经开始上下其手的往李熏然的衣摆钻了进去,唇也靠了过去,贴在李熏然温热的脖子上。

 

「哎呀、等等…你干嘛…喂、」

 

「恩…想不到就等等再说吧..」凌远根本就在敷衍他的等一下,只是把头埋进李熏然的脖颈之中,一边亲吻着他敏感的耳朵,一边还心想,明明用一样的沐浴露,怎么李熏然身上就这么香呢?

 

「阿呀等一下…」推开那个已经要把他宽松的睡衣弄得更宽的手,李熏然翻过身来,跨坐在凌远的身上,双手抱胸严肃的看着凌远。

 

「你先听我说!」他丝毫没发现他们的姿势多暧昧。

 

「恩…你说。」可是凌远注意到了。

 

这样气势汹汹的坐在他身上的李熏然,真是可爱到极点,但凌远也没有要真的多认真地听他说,只是仔细一看,熏然去训练的时候皮肤晒得有些黑了,至于身材的话,嗯…刚刚摸过了,确实很有长进。

 

 

而李熏然像是思考一阵子该怎么开口,然后才缓缓的。

 

「我觉得,我们的事情还是不公开的好。」

 

其实凌远也是这么觉得的,因为李熏然才刚刚新生入学,他的成绩很好,入学时几乎所有新生都知道这号人物,要是他们的关系公开的话,他自己是代职一阵子就走了,可是剩下来的李熏然呢?

 

他将一个人面对这个状况,难道真的能保证,没有一个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他吗?

 

凌远自己倒是无所谓,自从他们在一起后,他就做好了在他前头承担责任的思想,他想替李熏然挡下所有风风雨雨,一点委屈都不想让他受。

 

他的考虑是这样,可是他不知道如何开口,没想到李熏然倒是自己先说了?

 

「为什么?」所以他倒是很好奇李熏然的理由。

 

在上头的李熏然放下双手,称在他的胸膛上「我还是个学生,你是老师,如果校方真的要介入的话,这件事情肯定会传回你的单位,我不想让你难做…」

 

结果他们想的,都是为了对方。

 

可却是令凌远惊讶的,那个曾经为爱不顾一切,恨不得上大街宣布他们再一起的李熏然,不只是年龄长了,连想法都跟着变了。

 

「警校的规矩很严格,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连这样的事情都管,我怕…怕影响你,所以我们还是忍忍吧,嗯…我会好好忍住的。」

 

最后好像有点自说自话,跟自己说要死死忍住想跟同学们宣布这个男人是他的,说实在好难,可是他知道这只是一时的,等到凌远的同事来接位置就好,未来还有更长的路。

 

凌远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个小帅哥真的太糟糕了。

 

才三个月,他就即将蜕变成一个更加成熟的李熏然,正在慢慢地打开含苞,里头逐渐释放出来的香气,让凌远现在已经快要忍不住激动的心了。

 

现在还早,未来还会更加香气迷人的吧?

 

 

「可别忍得太过头了…」

 

「嗯? 唔嗯嗯….」

 

凌远反过身来,把毫无防备的李熏然给压在身下,重重的把吻印在他的额上、唇上…心上。

 

 

 

 

TBC

-------------

昨天追企鹅扑街的小盆友把我萌的翻过去了!!!!

今天就来把后面写一写了,虽然凌远当老师这一段就是我私心想让他们在保健室…对(不要乱想

所以不会太久的,然后接下来就赶紧来处理李同学的第一次吧(害羞


评论 ( 15 )
热度 ( 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