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一百公分的距离 13你愿意吗?

Warning:

*师生关系,人物背景及经历随剧情变动所以OOC有,配合剧情需要任何制度都是假,请不要太认真,谨慎入内。

 

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不知道能走多远,但是我很能跑,我一定会超前进度的!     李熏然—






 

13

 

“接下来,有请新生代表,李熏然同学上台。”

 

在一片穿着警校学生制服的稚嫩面孔中,李熏然迎接着满场的掌声,眼睛明亮的走了上台。

 

 

几个月前的大考,凌远提出的方案很有效果,短暂的分离有效的加速思念,也加速了动力。

 

当时的他们想,也许李熏然高中毕业后,他们便能脱离现在的困境,能朝他们想走的路上努力,所以他们都死死的憋着想见面的心情,各自努力着。

 

终于在没有见到彼此,只能靠着电话解相思的两个月后大考发榜时,李熏然以全校第一名的学术科综合优异成绩考上了警校。

 

开学典礼这一天,他代表所有新生上台,接受现任警察局长亲手给他别上了,通往梦想第一步路上的新生校徽。

 

 

--

 

「我接下来居然有三个月的训练期啊!」

 

感受到蹭在他肩膀上的头,凌远笑着拉紧了李熏然的围巾。

 

李熏然皱着眉头,他们才刚刚分开一阵子就为了大考,以为考上了好不容易就可以尽情谈恋爱了,结果没想到他居然有新生训练,要闭关山上三个月。

 

虽然他那个表情在凌远眼里看了觉得很可爱,但一点也没有同情的意思。

 

「这不是你的梦想吗? 好好训练,三个月很快的。」顺手把一杯热腾腾的奶茶递给李熏然,看着即将入秋的公园景色,不知不觉的时间已经过的这么快了,想当初告白的时候,还热的很。

 

李熏然也不能反驳,所以只能偷偷的、默默的把奶茶放到一边,然后就往他怀里把自己埋了进去,无声的抗议着。

 

感觉到了凌远无声的笑了出来,可是还是把手环绕上了他的肩膀,距离三个月的新生训练期还有几个星期,他们享受着最后一点自由的空气。

 

 

那一天开学典礼,李晰茵没去,所以凌远去了。

 

凌远看着台上闪闪发光的李熏然,在一片掌声当中接受新生校徽,他有种看孩子长大的感觉,骄傲又欣喜,这么好的人,牵的可是他的手。

 

他知道李熏然也想让他妈妈看看,可是坦白的那一天实在太不顺利。

 

李老师一点都不同意,她对李熏然先斩后奏的行为很是愤怒。

 

不过出乎凌远意料之外的,是李晰茵不只有生气的情绪而已,她甚至下了最后通牒,要他在一个月之内把学校的事情搞定,而若是他执意要去念警校,就让他滚出去,她不会再给于任何帮助,因为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

 

而李熏然为了大考压抑许久,好不容易成绩高分通过,可是得到这样的反馈,他也有一点不服气。

 

毕竟他考上警校的成绩,是足以超过名牌大学的分数,但是他最终选择了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优先考虑自己未来安逸生活的可能。

 

所以李熏然一气之下就决定了,他说他会在一个月内找到新的住处,让他滚出去他也要去念警校。

 

那一次的事情之后,李晰茵就没有跟凌远联系过,电话也没有接,也许她还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但是她肯定知道,念警校这件事情,凌远是早就知道的。

 

现在李熏然正处于一个月之后就会流落街头的困境。

 

 

看着双手捧着奶茶的李熏然,热腾腾的烟雾围绕着两人,还有那么一点不真实。


凌远突然觉得李熏然很了不起。

 

虽然他的妈妈并不理解他的梦想,为了这件事情他跟相依为命的母亲关系紧张,可他没有闹脾气,只是告诉李晰茵他会搬出去,等到有一天她消气了要他回家的时候,他也随时会回家。

 

举止成熟的像个大人。

 

虽然他也不是甚么小孩子了,但是态度优雅,即便心里生气,也不表现在脸上。

 

李熏然找着住处,一边还是在担心着他跟他妈妈的紧张关系,可他没有表现出厌烦,一点不像是第一次他看到的为了给他请个家教,就蹲在路边哭的小男生了。

 

 

「熏然,这个给你。」

 

没有把头离开凌远的肩膀,他只是蹭一蹭,然后低头看着凌远从他的口袋掏出甚么东西「嗯?」

 

这个决定做的有些仓促,可是他觉得很有必要,所以凌远还是做了,他从他口袋里拿出的是一串钥匙,那是他家里的钥匙。

 

「这个是给你的,我家的钥匙。」

 

李熏然有些愣愣的看着凌远,并没有接过那一串亮晶晶的钥匙。但凌远摸了摸他的脸颊,然后把钥匙塞进了他的手里。

 

「不是非常好的房子,但是住的下我们两个。」其实他并不想这么快就同居,这其中有很多一时半刻说不清的理由,可是李熏然现在需要一个住处,而且要是让他自己一个人在外头打工边念书,不管怎么样他都于心不忍。

 

「地点离你的学校不是很近,通车需要半个小时,可是离市里最大的警局很近。我想,你以后的目标应该是那儿。」虽然这样想很矫情,但他一直觉得他没有做好李老师交代给他的工作,所以想换个方式照顾他。

 

而且…

 

回头看着李熏然的脸,他想要每天都能看的见李熏然。

 

好像有点腻,但是谈恋爱的人,不都是这样的吗?

 

还记得他跟赵启平说这件事情的时候,那个看起来身经百战的情场高手笑着看他,然后完全赞成他这样做,而且给了一个不算解释的解释。

 

“谈恋爱本来就是不用理智的,失心疯一次又如何,如果腻到极点之后你还不想离开他,那就刚刚好一起牵手走到永远吧。”

 

 

「你愿意跟我住一起吗?」所以,有何不可。

 

而他给李熏然的还是一个选择,不要是因为走投无路才来送暖,他给李熏然选择,也尊重他的选择,他希望李熏然可以跟他住在一起,他是真心的邀请他。

 

「想要!」

 

虽然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答案,但李熏然的大眼睛闪着星星点头,笑脸可爱到了极点,这种满足感却超越了他的期待。

 

「那你乖乖的去训练,我在家里等你…」

 

「好!」

 

凌远拿头蹭的蹭李熏然的额头,听见他小小开心的笑声,他把头低下去,微微吻住了李熏然那张灿烂的笑唇,是奶茶味道的,恋爱的味道。

 

这个秋天过去的时候,李熏然搬进了凌远的小套房。

 

结束三个月的训练期后,也进入了警校成为正式的学生。

 

 

--

 

「怎么样?」

 

「哇…你把我的东西都摆上去了?!」

 

李熏然在新生训练的三个月内他们不能见面,手机也被学校没收,因为警校的训练就是要有规律,就跟当兵是一样的,所以他们足足三个月都没有见面,比大考前的禁止更难熬。

 

而李熏然正式的从训练场回到了家里前,凌远已经把他出发前送来的所有东西都摆上了。

 

李熏然兴奋的在凌远的房间里东看西看,衣橱里面腾出了半个位置摆的是他的衣服,床头柜上多了几个李熏然从他家里带来的摆件,这个房间还没有他的气味,可是有他的生活痕迹。

 

「嗯,不过很可惜,我家只有一张床,你以后只能跟我睡了。」

 

「啊~~~~~~好好啊~~~」凌远看着李熏然根本没听见他的话,只是兴奋地跳上床,时间已经很晚了,可是李熏然兴奋的眼神依然。

 

可就算把他刚铺好的床单都弄乱了,有轻微强迫症的凌远也一点都不生气,他发现喜欢他的空间里面,有李熏然跳跃的身影。

 

虽然带着李熏然出来的过程不是很正规,但是总归他们两正式的同居了。

 

那三个月连电话都不能打一通的日子里,连凌远都有些孤单,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不甘寂寞,所以当他看见活生生在他眼前跳的李熏然,就突然很想和他亲亲抱抱。

 

 他把跳上床的李熏然压住,轻柔却侵略性强大的吻他。

 

「唔嗯…」

 

因为很久没有见面,之前也不曾这样浓烈的接吻,所以李熏然不知为何,好像有点醉,加上三个月的强度训练,其实他已经很累了,所以他有在亲吻中昏昏欲睡的感觉。

 

「啊、熏然等等..」

 

「唔…嗯…?嗯…」

 

「…算了,睡吧。」

 

虽然是第一天,但是其实凌远还是有些事情想要跟李熏然说的,可看着他这样躺下要睡,还硬要回答自己的样子,他就放弃了。

 

李熏然听到耳边的睡吧,立刻就像魔法一样的打起了小小的鼾声,进入了梦乡。

 

而凌远独自清醒,摸着他的脸颊,拇指扫过眼下,发现黑眼圈都有些出来了,看的他有点心疼,警校前三个月的训练期,肯定是很累的吧,有甚么事明天再说也是可以的。

 

反正我们还有这么长的时间呢。

 

 

 

 

TBC

------------

半夜暗暗的来更新!

恭喜李熏然顺利晋级,离熟成可以吃只剩下一步了(x

果然他们俩个再一起候你们就想跟我聊天了!

那再来聊聊,凌远想跟小熏然说的事情是甚么呢? 

啊,但是不要问我,我不会剧透的23333 (会被打



评论 ( 22 )
热度 ( 1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