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一百公分的距离 12恋爱的旋律就是一首甜蜜蜜

Warning:

*很复杂的师生关系、人物背景及经历随剧情变动,OOC很有、配合剧情需要任何制度都是假,请不要太认真,谨慎入内。

 

来看凌李谈恋爱!! 上一回两人告白了,剧情回顾走这里 【凌李】一百公分的距离 11最真实的谎话





12

 

是压抑对你的喜欢,还是压抑触碰你的欲望,实在分不清到底哪个比较难?    凌远—

 


-

自那天之后,他们偷偷摸摸的在一起了,好像甚么都变了,又好像甚么都没变。


偷偷摸摸的因为凌远跟他说要他先想着念书的事情,不然会影响他的专注力,所以在那之前都得死死的憋住,大家都要,憋着。



依然是在上课的时候面对面,凌远认真的替他讲解他课本上的问题,李熏然拿起笔来边解题边找答案,这样的模式没有改变,彷佛那天晚上的告白都没有影响他们两

 

可是这气氛,简直是要让李熏然窒息!

 

热恋中的情侣总是会忍不住想要亲近对方,虽然他没有谈过恋爱,可是他看过别人谈恋爱啊! 不外乎就是,约约会、吃吃饭、看看电影,然后亲…恩。

 

他当然也想把这些都做了,可他现在正是考试前,课业压力大到不行,除此之外还要每天抽出时间来加强体力训练,所以他跟凌远除了每天的上课时间,就是好不容易才向他争取到的,晚上的夜跑时段可以约会。

 

凌远虽然是医生,可因为要上手术台,平时也有运动的习惯,虽然体力上可能没有年轻力盛的李熏然好,但是还可以跟上一些速度。

 

运动完后的几十分钟,是他们的小约会时段,他们会一起走过李熏然家附近的公园,有时候聊聊天,有时候甚么也不说。或在人烟稀少的公园牵手,或在路灯下拥抱,或在银杏树下接吻,那一阵子李晰茵都要看出来李熏然的不对劲了。

 

毕竟改变关系了之后,相处模式也会改变。

 

所以,这么一个大活人,还是他喜欢的大活人摆在他眼前,只能看不能吃,他多闷啊? 

 

比起已经有过多次恋爱经验的凌远来说,李熏然是新手,才刚尝到恋爱的滋味,可是却要在大家面前都当作没有发生,这让他有点闷,所以他逮到机会就想往凌远身上蹭。

 

 

「你先把这题解、了….」

 

上秒认真解题,下一秒讲到一半凌远就突然停住了,他抬起头来瞄了他对面的李熏然,那人正天真无害的对着他露出大大的笑脸,眉眼间尽是调皮跟可爱。

 

凌远推了推鼻上的眼镜,瞇起眼睛来看他。

 

真的甚么都没变?

 

如果忽略了李熏然现在看着他,眼底都是满满的爱意,跟他那只…正在桌子底下骚扰凌远的腿的话吧。

 

平时拉拉手,偷偷摸摸的触碰,凌远也都不会避开,这让李熏然就像是偷吃到糖果的孩子一样玩心大起,所以他才伸出脚来蹭蹭他。

 

课桌椅底下的骚扰凌远当然感觉到了。

 

桌上一脸无害纯真的表情,桌下却用脚踩踩踏踏勾勾凌远的脚,还笑的这么可爱的样子,敏感的神经被挑逗着,凌远脚下一麻,差点没把他按倒狠狠亲。

 

可是还在上课呢,所以凌远转转手上的笔,之后便毫不留情的角度一转,往李熏然额头上轻轻一敲。

 

「噢、」李熏然摸摸额头,虽然根本不痛,还是觉得凌远真敢下手。

 

「认真。」 知道是装出来的,所以凌远没管他的小可怜样,故作了会儿镇定,只是告诉他要认真。

 

李熏然鼓鼓自己的脸颊,嘴里都囔着他知道了,一点情趣都没有之类的话,还是故意按了两下手上的原子笔,开始写那到凌远出给他的题目。

 

自从坦承了彼此的心意之后,不管李熏然做甚么,看在凌远的眼里都是那么可爱,他这样好像很盲目?

 

但是,他自己很清楚,恋爱是没有理由的,李熏然气鼓鼓的脸颊跟他皎洁的目光,他调皮勾起的嘴角跟他试图挑逗他的表情…

 

凌远觉得他真的是栽了,所以到最后,他还是忍不住的稍微站起身来,把克制不住激动的心,转化成印在他额头上的轻吻。

 

本来专注在题目上的大眼睛一下子睁的更大了,李熏然愣愣的抬起头来看凌远,看的的嘴都打开了。

 

就这样,凌远带着笑意的脸回到座位上,低头看着自己的书,却还伸手摸摸他的头,恢复了方才一本正经的样子。

 

「快写。」然后拿出他老师的样子,点了点他的鼻子,忍不住勾起一点微笑,让李熏然心甘情愿的去写题。

 

他们才不会甚么都没变,但是这种没有头没脑就会忍不住笑出来的日常生活,大概就是人家说的,情侣之间的情趣吧?

 

那个吻被他藏在书里,藏在李熏然的题库本里,没有别人发现,就好像没有发生过那样,但是,连空气都泛着丝丝甜腻的香味。

 

 

李熏然低头写题后,倒是换凌远抬起头来看着他了。

 

其实凌远说到底,还是出在不太敢过于放纵自己的问题上。

 

一边他还有着家教这一层身分,跟李熏然的母亲又是师徒的关系,他受李晰茵的请托要帮李熏然补课,他现在应该先把他的工作做好,其次再来谈论其他的。

 

但纵使他不太敢越矩,他也清楚地意识到,对面坐着的是他的恋人啊。

 

凌远撑着头看着对面的李熏然,大眼睛仔细地盯着课本上的习题,那双骨感的手握着笔,来回在纸上游移滑动,刚刚刻意不去看他的蹭腿甚么的,这孩子总是无时不刻的在勾引他。

 

他感觉自己总不断的在跟自己拔河,然后最后还是会输给李熏然,这孩子真的是太厉害了,好好开发的话肯定是情场高手。

 

但随即凌远就遮住自己的视线,他觉得自己真该打,人家还没谈过恋爱,哪里称的上勾引,他就是想要、跟渴望肌肤上的碰触而已,可是在凌远这个成人的世界里,星星之火足以燎原。

 

 

「老师?」

 

「啊?」

 

「你头痛?」

 

沉浸在思考里的凌远听见李熏然在喊他,这才从自己脑内糟糕的幻想抽身,眼前的李熏然一个担忧的样子,因为刚刚凌远的姿势看起来像是头痛,其实他是在跟自己脑里的天使恶魔抗战。

 

「没有,你习题做完了吗?」虽然他确实是在为 “要不要在这里吃他豆腐” 这个问题感到很头痛。

 

「做完了。」

 

李熏然上交作业,凌远简单的阅读过一遍,离大考的最终日这所剩无几的时间内,李熏然的成绩有很大的进步,虽然他知道李熏然的目标是警大,但是现在就是要他去考名牌大学,说不定也颇有机会了。

 

不过直到事情摆到眼前,他好像突然也可以理解李老师了,他知道,谁都不会想让自己重要的人去犯险,虽然警察是个伟大的职业,可跟危险也是并存的。

 

「你甚么时候报名?」

 

「后天。」李熏然的内心还是坚定的,所以凌远也不打算阻止他,如果不能够阻止他,那就只能在他身边陪伴他了。

 

虽然坚定,但看的出来李熏然的表情是有点犹豫的,但绝不是因为他不想当警察了,而是因为他担心他妈妈会跟他抗战到底。

 

凌远伸手来牵住他,拇指摩娑着他的手背,他知道李熏然担心。

 

「不管怎么样,报名之后还是说一声吧。」

 

可最终还是要说的,不是现在也要是开学那一天,比起先斩后奏,他想李晰茵应该会更生气她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

 

虽然好像顿悟有点晚了,但突然之间,凌远好像从中找到了他做医生的一点期望。

 

「别怕,我会陪着你一起。」

 

但是凌远想,他得要找个机会,先好好处理他自己。

 

 

--

 

「你最近好忙是吗? 总是上完课就匆忙的离开了。」

 

周末的夜场,人来人往的电影院前也有凌远跟李熏然的身影。

 

稍早他们买了两张电影票一起进了电影院,这次和上次两人一起看电影是不同的样子,这一次他们光明正大地分享一杯可乐、一盒爆米花。

 

尤其是刚刚凌远一手撑着头看电影,一手还在座位下偷偷的,紧紧牵着他的样子让人心跳,李熏然觉得他大概是这世界最幸福的人。

 

「恩,我最近的工作比较忙,接诊的数量变多了,负责的病人也多了,自然忙一些。」

 

他们在一起后都没约过会,他真的太想约会了,所以前一周,让李熏然找到了机会。

 

 

一周前。

 

「这是在你家你也敢这样。」

 

才刚写完练习题的李熏然就趁着凌远在他床上看书,慢慢把座位移到了他旁边,一把就把他扑倒,然后笑着窜进他怀里就不动了。

 

凌远还记得这是在李熏然的家里,李晰茵就在门外,可是他舍不得把身上软软的李熏然推开,只好一手拿著书,一手搂住了他身前的李熏然。

 

「不都写完了吗,你小声一点就不会被发现啦!」李熏然讲到最后也变得越来越小声。

 

这话说得好像是在偷偷干甚么一样,凌远忍不住想笑,但是太放纵可不好,李熏然还这么小,他还没做好让他知道太多事的准备。

 

咳,嗯,所以。

 

他看着趴在他身上那双大眼睛,勾起一边的笑,阖上了手上的书然后来拖住他的下巴,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

 

「嗯…」

 

还来不及反应的李熏然停在原地几秒,然后才想起来应该要害羞。

 

「我还没来的及准备呢! 不管! 再来一次!」可是在他想要往前追着吻,想把刚刚还没来的及尝到的感觉在来一遍时,凌远用书挡住了他的嘴。

 

「下星期马上要考试了,你要是考得好才有再来一次,我还带你去看电影。」

 

这个急着凑上来讨吻的李熏然简直是尤物,可是要是现在答应他了,就会一发不可收拾了,他也不能怪李熏然不懂他隐忍的心,只好转移话题。

 

其实这个机会也算凌远给他的,之后他拿到成绩单后就立刻兑换了凌远两张电影票。

 

 

可听今天到他这样说的李熏然还是有点自责,他都已经这么忙了,自己还让他出来陪约会,是不是有些任性了?

 

凌远当然知道李熏然自责的表情,脑袋瓜里都在想一些甚么事情,所以他笑笑摸摸他的脸「是我说要带你来的,我就一定会把时间给空出来,你别想那么多。」

 

「不过,确实你正准备考试,正好我们也少见一点面,所以我打算把课程给减少一些。」

 

「为什么?」

 

本来李熏然已经放心了,可是凌远随即话锋一转,让李熏然听到比刚刚更震撼的消息,哪有人刚刚在一起就要减少再一起的时间?

 

「我可以不约会的! 但是你负责你的病人,我上的我的课,没有冲突啊。」

 

 

不知不觉两人上了凌远的车之后,只剩下他们面对面,所以凌远转过身子来,认真的跟李熏然说说他的问题。

 

他也知道李熏然肯定会不满意的,李熏然那张脸真的太无辜了,但凌远心意已决,这是他给自己难题找的解决办法,他也有他的考虑。

 

「你的成绩已经没有问题了,剩下的复习你自己可以的。」以现在的情况来说,李熏然的成绩,他要考上他想要的学校已经没有问题了。

 

而且,就是因为两个人再一起了,他才要减少上课量。

 

「再见面的话,反而会分心。」

 

「我知道了嘛…我会好好上课的」说到这里李熏然好像一下子就明白了,可是他也是有好好上课的,他又不是总黏着凌远可却忽略了学习。

 

「…说的好像是我很没有自制、」

 

「不是你。」凌远打断了李熏然的碎碎念,在这么继续下去这孩子就要开始纠结了。

 

「分心的人是我,所以不行。」

 

他摸摸李熏然的脸,白白嫩嫩,可爱的他想亲一口,反正车上只有他们两个,他就真的亲了下去,飘飘的吻落在李熏然的脸上。

 

本来这个轻轻柔柔的摸脸,跟吐出来话的热气洒在他脸上,就够让李熏然心跳加速的了,低沉的嗓音还回荡在他耳边,跟他说会害自己分心,惹的他一耳朵红。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大考,你就体谅我的忍耐吧。」

 

可凌远说的倒是是真话,原本不说出口的时候可以假装没看见,可以假装不喜欢,可是一但说出口,就没办法隐瞒的那么像了。

 

「我答应你陪你去考试,就当作是补偿好不好?」

 

所以你就放过我吧,再继续待在你身边,面对喜欢的人,只能看着却不能出手的气氛,实在让一个成年男人全身上下都太压抑了。

 

 

聪明的李熏然也知道凌远真正的心思了,所以这样的理由,让他怎么拒绝?

 

「…好吧。」

 

这个勉强的答案让凌远笑出声音,可还是摸摸他的头,把他揽在怀里。

 

他觉得看电影的时间走得好快,如果时间可以再过慢一点就好了,再给他几分钟,让他抱着李熏然,就满足一下自己的心,他再带李熏然回家。

 

夜晚的路灯照耀在停在路边的车里两人身上,黑夜里他们看着彼此却那么清楚,他们的心,靠的好近。

 

 

 

 

TBC

---------

最近因为被推坑玩游戏导致恋爱脑成长,不趁现在来写这个小情小爱,之后我可能就忘记怎么写了XD

走到这里,之后的故事应该就是在恋爱中两人互相磨合了~

凌李的恋爱我觉得普通生活中比较容易遇上((人就例外了

但虽然磨合不容易,成长还有待长进,但如果是这两个人的话,一定没问题的吧!

以及果然一忙起来就会脑洞大增呢,新年新希望好像还是很有用的XDDDD


评论 ( 31 )
热度 ( 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