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 一百公分的距离 10点火

半夜偷更之大家来猜猜,今天凌李告白了吗?


Warning:

*师生关系慎入。

*人物背景及经历随剧情变动,OOC很有慎入。

*配合剧情需要任何制度都是假,请不要太认真慎入。




我也不想欺骗你,所以我只能选择欺骗我自己。  凌远—




-

 

「你为什么当医生?」

 

「啊?」午餐时间,他们一样在医院的餐厅里,而赵启平正认真的吃着他眼前的排骨饭,凌远就突然丢了这个问题,但赵启平不解凌远的问题意义是甚么。

 

「我说你为什么想当骨科医生?」

 

「喔,因为骨科赚的多。」赵启平点点头,原来是这个问题,他还以为凌远想跟他谈一些,有关于理想与梦想的伟大话题,真的很抱歉,他也许没那么伟大。

 

「啊?」结果这次换凌远丢给他疑问。

 

「我不是自夸,但当医生是因为我有这个脑袋,其他的工作都不适合我,想来想去只能当医生了。」然而赵启平这家伙,每次都能给他一些他想不到的回答。

 

「可是当医生很累,你念书时也没少看见我们上头那些学长姐医生了,做得要死要活的都不见得赚钱。」

 

「对啊,所以我选择当骨科医生,因为所有医生里面,骨科赚的最多嘛。」

 

然后他看凌远点点头,撇了撇唇,然后他才把他盘子里的排骨吃进嘴里「说吧,你又遇到甚么困难了,难道是你上次说的烦恼?」

 

要知道,平时凌远才不是喜欢跟他聊天的个性,除了上次问他那个没头没脑的问题之外,不可能再碰上其他的困扰了,不就是喜欢上甚么身分年龄不符合的人了嘛,怎么又出了一个为什么当医生的问题?

 

「我抱了他。」

 

可是没想到凌远这一次意外的好套话,或是说他根本没有想藏的意思,就直接脱口说出来了,反正他也已经确定了自己就是喜欢他,还有甚么好藏的。

 

「什么?」

 

结果赵启平差点在员工餐厅大吼大叫的,他是用了毕生的努力才压抑下来的。

 

「你霸王硬上弓了?」

 

没想到凌远把他手上的汤匙反了手,丝毫没有在客气的把手柄往赵启平头上一敲「说甚么呢! 就是单纯的抱,不是你那个乱七八糟的抱!」

 

「你又知道….那抱就抱了,该在一起就在一起了吧?」咬咬筷子,虽然头很痛,但赵启平差点没笑出来,没想到师哥还知道他说的是哪一种?

 

「不行。」

 

「为什么? 他不喜欢你啊?」

 

「他也喜欢我。」

 

「那还有甚么好犹豫的?」

 

凌远叹了口气,他知道只要他点头也许就成了,他知道自己已经想清楚了,但是对方想清楚了吗? 他是认真的吗? 他认真考虑过他们两的关系了吗?

 

「他是我学生。」

 

「握、」这一下,赵启平筷子差点掉了,凌远的学生,不就是自己介绍给他的那个李家的公子吗? 他们怎么教一教,就教去别的地方了?

 

而且听说那位家长曾是凌远曾经的恩师,为了自己儿子可没少操过心啊!

 

不亏是学长,总是挑战一些不一般的任务。

 

 

虽然局外人总是看得很清楚,例如赵启平。

 

而对凌远来说确实是很难,不过对李熏然来说,确是一个新的开始。

 

傍晚的时候,他一个人站在影城的大厅,抬起手表等着时间。

 

夜晚的影城总是男男女女走在一起,而李熏然是单独一个人,不过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他是跟凌远一起来的。

 

今天是他们约好了要一起出门的日子,

 

作为他考达目标奖励,本来他们是要去游乐园的没错,可是凌远实在是太忙了,他们的时间又订的太匆促,今天早上他就临时被医院叫走了。

 

凌远一直道歉,说是能赔他一个约,所以跟他说晚上先带他来看电影,所以李熏然就在一旁等待凌远带着他的可乐爆米花来。

 

「抱歉,我们走吧!」递上爆米花给李熏然,然后带着他一起进入电影院的位置上,他们挑了一部李熏然很想看的电影。

 

因为凌远不喜欢吃这些东西,所以爆米花跟可乐标准套都是买给李熏然的,这部电影很刺激,是男生都喜欢看的题材,所以找好位置后他们两个就坐在位置上等着电影开始。

 

不过实际上凌远已经看过了,前一个星期上完课被三牛还有同事一起拉来的,可是因为李熏然想看,又是他先失了他的约,所以他就甚么都没说就陪他来看了。

 

以至于他也就没有花太多私心在电影上,而他一个撇头看见了李熏然盯着电影银幕,手上的爆米花停在半空中,看的津津有味的样子,就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了。

 

李熏然虽然年纪还很小,可是他却很清楚自己想做甚么,面对警察这个职业他有准备、有梦想也有野心,他思想成熟的,有时候凌远都会忘记他还是一个学生。

 

可是现在看着他因为着迷什么,而忘记要吃着手上的东西,才发现他还是有童心又可爱的那一面。

 

他的手指很长,捏着那颗爆米花,放在嘴唇上要吃不吃的,虽然现在很黑,但是凌远记得他的唇也很红,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男孩子的嘴这么好看。

 

然后随即李熏然彷佛想到了手上还捏着爆米花,就把那颗爆米花放进嘴里,因为焦糖糖浆的关系,他还伸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嘴唇被他舔的水水的,那里很软,触感很好…

 

被自己的心思吓到的凌远猛的抽回了自己的目光,狠狠的喘了一口气,他刚刚在看哪里?!

 

结果等他调适好心情后,他转回去打算看一下李熏然现在的表情时,却发现那双原本盯着电影的眼睛,大大的正看着他。

 

有种做坏事被发现的感觉,凌远猛的吞了一下口水。

 

李熏然刚刚就发现凌远在看他了,所以举起手里的爆米花,想问问凌远是不是也想吃所以才一直盯着他的手看,可是凌远摇摇头。

 

于是他把他嘴里咬着的吸管放开,把可乐递到凌远眼前,也许是渴了呢?

 

说真的凌远是挺渴的,但是不是那种渴。

 

不过凌远还是不自觉的把头凑了过去,喝了李熏然递给他的可乐,就着他的手喝,并没有接过来,喝完了之后他才发现他们两的脸离的有点近。

 

李熏然看着凌远喝了,觉得自己猜中了,所以就满意的把视线转回了电影银幕上。

 

而凌远扶着自己的下颚,食指搓了搓嘴唇,他刚刚含住那吸管的时候,上头还有些湿润,他突然很想把自己的脸给埋住。

 

结果就是直到看完电影,凌远都没再敢看李熏然一眼。

 

散场后,李熏然在他旁边跟他说着剧情,他也只是微笑的回答,因为他心里在想些别的事情。

 

特别在确定自己的心意后,就会忍不住本能,比如他跟李熏然一起上课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想碰碰他,而李熏然对他甚么意思他也很清楚,他丝毫不避讳自己的触碰。

 

可是每一次接触之后,就会陷的更深,然后就会无法自拔,总使他知道李熏然也喜欢他,可是他真的懂这份喜欢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知道他们将来要面对的是甚么吗?

 

凌远以前听人说,在遇到困难决定的时候,脑里会冒出天使跟恶魔,他今天第一次体会到了这种感觉,他脑里的天使跟他说:“只要是真爱,当然没问题。”

 

恶魔跟他说: “那是你的学生。”

 

但撇开这些,他母亲这么相信我,放心的把他的儿子交到我的手上,如果没考上名牌大学就算了,还把他儿子拐走的话呢?

 

不,李熏然是个有行为能力的人,他成年了,恩…他成年了吧?

 

总之喜欢或不喜欢都是自己可以判断的,在想欺骗自己,最后都还是会被迫接受事实,那他到底是现在接受,还是晚一点再接受? 还是欺骗自己,骗到连自己都信呢?

 

凌远不知道该怎么定义他们两个人的关系。

 

说是学生其实他对他太亲近了,说是朋友又好像没那么熟,但说不是朋友,他们之间又剩下甚么关系? 如果哪一天,李熏然毕业了,他们两个走向了完全不一样的道路之后。

 

他们还剩下甚么?

 

但是他还是没有办法挥开李熏然朝他伸出的手,他知道这样不对,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接过这一份暖,他甚至是邪恶的觉得,反正过了这一段就好。

 

「谢谢,那我先上去了。」

 

凌远载李熏然回家,到家门的那一刻,李熏然解开安全带,准备要下车。

 

「等等。」

 

他抓住了李熏然要开车门的手,又像是触电那样的放开了手,他甚至不知道这个时候可不可以看李熏然的眼睛。

 

「今天是我失约,我们的约定还做数,改天你挑日子,我会补回来。」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一整个路上都在想有甚么办法可以让李熏然开心一点,然而他被誉为天才的脑袋,可以解的开任何难题,却想不到一个好听话。

 

但是好险,听到这话,知道凌远努力的在想办法,让李熏然心里还是挺开心的,所以他就笑着点点头,说好。

 

之后凌远摸了摸他的头,让他下了车回到了家,而凌远在车上,大概还花了十分钟左右,回想他刚刚脸上的那个笑。

 

李熏然从房间的门看着凌远的车开远,想起那天在他的床上,那个不算吻的吻,还有凌远的亲近跟亲密,觉得刚刚的爆米花跟可乐都没有这么甜蜜。

 

凌远不知道事情正往他不可控制的路上迈进,他放肆大胆的视线,和他时不时的摸摸头、摸摸手,若有似无的亲昵催化了他心理的爱意,最终,也加速了李熏然着急的心。

 

 

---

 

「怎么了?」

 

凌远的车停在李熏然家不远处,今天不是上课的日子,可是他却在李熏然家附近的公园里,跟李熏然站在一起,对面的李熏然还穿着下午看见的那套制服。

 

「我有话想跟你说。」李熏然已经想好了,他有话必须要现在就说,在晚就来不及了。

 

听到李熏然这么说的凌远,突然有些害怕,因为他彷佛知道李熏然要说甚么,今天下午李熏然从他的学校离开的时候就很奇怪了。

 

 

下午他麻烦李熏然到了他医院一趟。

 

凌远时常会把工作带回家做,他现在还有很多病历需要补,毕竟他才刚当上正式的医生不久,而上一次凌远帮李熏然上课完,存有这些他学习数据的随身硬盘就在李熏然家里了,所以他就打个电话到李家,问问是不是在那,他过去拿。

 

可没想到碰到了放学的李熏然,所以他就跟凌远说他可以帮他拿过去,凌远也没多想就让他来了,于是他就带着这个硬盘来到了第一医院。

 

可李熏然到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他没有问凌远到底在哪里,所以他就拿出手机来想要拨给他。

 

 

「你迷路了吗?」

 

结果就在他还没有打电话的时候,他看见了站在他眼前一个穿衬衫的男生,浓眉大眼长的很好看,问他是不是迷路了。

 

「啊…没关系我打个电话。」可是李熏然觉得他看起来不好接近,所以他决定打个电话给凌远,可是没想到那个男生看见了他手上的蓝色随身碟。

 

「那不是凌远的吗? 你是他的....你该不会是他的学生,你是李家公子吗?」

 

「你是…?」没想到眼前这个人居然知道他是谁,知道他手里拿的东西是谁的,所以他跟凌远是朋友吗?

 

那个男生跟远远走过来一个穿西装的男生比比他「我先带他进去找凌远,你等我一下好不好?」

 

然后他也没等那个男人说甚么,就拉着他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这个帅气的男生亲在另一个来接他的男生脸上,这么大胆又自然的画面,李熏然有点脸红。

 

之后那男生就拉着他的手往医院里面走了,一路上还有许多护士跟他打招呼,喊他赵医生。

 

「凌远的学生就是你啊,早知道我就不让他带我的班了,你这么可爱才不让给他。」这赵医生说着他听都没听懂的话,所以李熏然只能陪笑了。

 

可是这个医生也没管李熏然的沉默,自顾自的热情带着他走「我跟你说,本来我才是你的家教的,可是没想到你非要他不可,原来你从那个时候就喜欢他啦~」

 

「你你、你说甚么?」李熏然吓了一跳!

 

不能怪他吓到吧,任谁藏在心里的秘密被人这么随口说出来,都会吓一跳的,这个人说他才是自己的家教,所以这个人难道就是当初那个赵老师?

 

「啊哈哈,不好意思啊,我忘记你还不知道,啊! 凌远在那!」

 

这个赵先生看起来有些小慌张,然后就赶紧转移话题,他比着那不远处的凌远,这是李熏然第一次看见凌远穿白大褂,真的好帅啊。

 

不过觉得他帅的人也不是只有他一人,因为凌远身边还有一群女孩围着他。

 

「你去找他吧!我先走啦,我男朋友等我太久了~」

 

这个人就是赵启平,他送李熏然到这后就赶紧离开了,一边往大门的路上一边在心里窃喜,这两个人慢半拍的,就感谢我吧凌远!

 

而李熏然就看着这个男生踩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但他没有看见转过身去的赵先生,勾起一抹坏笑。

 

 

再回头看看凌远。

 

他一身干净的白袍打扮,身边有一群漂亮的小护士围着他,每个人手上都有东西拿着等着给他看,似乎是在跟他请教问题之类的。

 

明明他才刚当上医生,而且医生跟护士的问题也不大相同,但凌远一点都没有不耐烦,他仔细看过每个人的问题,尽可能的帮每个人解答。即使解决不了的,他也幽默的解释,逗的小护士开心的笑着,当然他是注意不到身边女孩表情的。

 

可是那些女孩的脸上都是些甚么表情,站在局外的李熏然看的很清楚。

 

所有人看起来都喜欢他、都想跟他说话,他的光芒这么耀眼,李熏然突然觉得,凌远离他好远,大人的世界离他好远,他明明站在离凌远没几步的距离,可是却感觉这条路,好像要走很久。

 

直到那群人中心的凌远似乎有心电感应的,抬起了头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李熏然,他跟他挥挥手,然后喊了他的名字。

 

「熏然。」

 

这一瞬,李熏然觉得他还是想靠近,不管多远他依然想追上这个身影。

 

所以他才下定决定,反正早说晚说都是要说的,他从不给自己找借口,喜欢就是喜欢,没有必要欺骗自己,也没有必要给自己找理由。

 

所以他跟凌远说,他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让他晚上一定来一趟。

 

于是他们就这样面对面的站在了这里。

 

 

「如果不是太重要,不然改天再说? 很晚了,你该休息了。」

 

凌远看他这一个架式,就是要告白的样子,所以他有些退却了,他还不想这么早面对这个事实,因为如果说出口的那一天,怕就是要说再见的时候了。

 

「小孩子太晚睡会长不高的。」所以凌远看李熏然有点踌躇不定,所以他伸手摸摸他的头,硬是要让自己像个大人一样的跟他说话,想尽办法的拉开他们两的身分。

 

「我不是小孩,我已经17岁了。」

 

「那也还是小孩,早点睡,有甚么事情改天再说。」是啊,你才十七岁呢,而我已经二十八岁了,所以不管你要说甚么,都不能在往下说了。

 

凌远说完后就转头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实际上他有点后悔他赴约了,他实在是没想到李熏然会这么快就想摊牌,他感觉在这么下去就不得了了。

 

「这件事情很重要,不能等到明天再说。」

 

可是,恐怕还是来不及了。

 

 

「我喜欢你。」

 

「不要说这种话,很晚了,你应该…」凌远停在了原地。

 

但后面的话凌远在么样都说不出口,但是他也丝毫不敢去看李熏然,因为他还没想好自己的心思,他承认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没有李熏然那么果决。

 

李熏然发现凌远这是在拒绝他之后并没有放弃,他走到了凌远的面前,看见了他皱紧眉头,死死忍住的表情,他知道他没有猜错。

 

「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凌远是一个很会看别人脸色的人,他习惯了。

 

但是这个时候他最不希望看见的画面,却偏偏在他的眼里浮现,那是李老师对他儿子的期盼,还有对凌远的寄托。

 

所以他要说谎了,就像平常那样,说一些让大家都会过得比较好的谎吧。

 

 

「我不喜欢你。」

 

 

 

 

TBC

-----------

今天是进度非常跨越的一回啊!

凌李不仅告白了,还被拒绝了,哎呀好残忍,虽然是我自己写的哈哈

但是大家不要急着找我麻烦,这才刚开始。也不要找凌伊森麻烦,毕竟他也有很多无奈~

但是这一切都会变好的吧? 毕竟眼前的是拥有爱与勇气的李熏然(好像是什么广告台词233333

 


评论 ( 15 )
热度 ( 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