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 一百公分的距离 09微妙的化学反应


Warning:

*师生关系慎入。

*人物背景及经历随剧情变动,OOC很有慎入。

*配合剧情需要任何制度都是假,请不要太认真慎入。




我想是你一次次的打开自己让我看见,我才会掉进你的陷阱里。而你的脆弱与坚强,都是这么感染着我。

 

李熏然—

 




 

「你闭上眼睛!」

 

「为什么?」

 

李熏然让凌远坐在他的床上,还要他闭上眼睛,凌远不禁皱起眉头,这个李熏然到底在搞甚么花样?

 

「先闭上就对了嘛!」李熏然在心里想,拜托你快闭上吧,你一直看着我的话,我接下来要干些甚么我自己都要忘记了好吗?

 

 

因为李熏然很认真的念书,终于在发布成绩的那一天,他拿到了自己全科达目标成绩单。

 

好事降临的喜悦太大,他一时之间还怀疑这单子上写的不是真的,所以李熏然特地跑到了他们学校大堂的布告栏前看了看学校的百名榜。

 

以他跟凌远约定的分数综合,一定会上百名榜。

 

所以他站在了他从未来看过的百名榜前,从最下面开始往上一路上去,终于他在的85名的位置,看到了跟他手上成绩单一样的分数跟名字。

 

综合成绩全踩在凌远给他设定的标准上,虽然没有远远超过,可是达到就是达到了! 这下他有权利可以拿到凌远跟他的约定了!

 

放学后他一路飞奔回家,一见到凌远就告诉他,他们的打赌是他赢了,依照约定,凌远必须答应他一个条件,所以他让凌远先闭上眼睛,可是凌远不知道什么愿望居然需要他要闭上眼睛。

 

 

「先闭上就对了,我要一点时间准备啦!」

 

到底是甚么愿望,还要时间准备? 凌远在心里默默地想,千万不要是他想的那样,可是…恩…反正他的心情很微妙就对了。

 

「在我说好之前不准睁开啊!」

 

但是在李熏然的逼迫下,最终凌远还是乖乖的的上眼睛了,李熏然心跳加速的看着眼前的凌远,他翘着腿,双手轻松的环胸,就这样闭上眼睛坐在他房里。

 

李熏然屏气,然后慢慢地靠近凌远,这大概是他第一次,正么光明正大的这么靠近的看着凌远,他的睫毛很长,眉毛跟嘴唇的形状都很好看。

 

他感觉他今天有点太好运。

 

往凌远那个方向缓缓迈进,到只剩下一点点的距离时,他自己都有点害羞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快速的往前一凑,就快速的退开了!

 

然后就慌张的不知道该看哪里,他也不敢看凌远…

 

因为他不知道他到底亲到了没有啊啊啊啊啊!!!

 

 

「喂,你到底在干嘛?」

 

可是凌远歪头,他根本不知道李熏然到底要做甚么,他以闭上眼睛很久了,可是李熏然也没有做些甚么,然后一句话也不说。

 

李熏然看着凌远的反应,这才意识到他刚刚可能没有亲到,原来他还是没有亲到,但是他也没有勇气再来一次了啦!

 

可是,面对他刚刚那种心跳加速到不行,跟其他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他大概已经明白他自己的内心了,即使没有亲到,也不重要了。

 

所以他走到凌远面前,然后伸手狠狠弹了他额头一下。

 

「噢、?」

 

那一下可不是普通的痛,比较像是泄恨一样,痛的凌远立刻睁开了眼睛,疑惑的看着他眼前的李熏然,他居然还避开了自己的视线。

 

「好了! 我要你带我出去玩,我想去游乐园,想吃垃圾食物,想一天不念书,而且你要请客!」李熏然想,既然没亲到,就让凌远陪他一天吧!

 

凌远睁开眼睛,摸摸自己的额头,李熏然手劲真大,可是啊….

 

「你小子想去游乐园,为什么要我闭上眼睛? 你只是想弹我额头吧!」

 

跟弹额头一点关系都没有吧?! 于是他一把抓过李熏然就把他压在地板上,然后伸出手邪恶的看着他,给他用力的搔痒。

 

「啊、盒盒盒、欸!!浑蛋、啊盒盒盒、」

 

怕痒又敏感的李熏然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只能拼命的挥开凌远的手,可是被抓住的手臂,却没有办法阻止凌远的动作,没办法他从小到大甚么都不怕就怕痒啊这混蛋!

 

「喔! 你这个小鬼头居然说我是浑蛋,你完蛋啦!」

 

凌远发现他全身都是敏感带,于是玩心大起的从脖子到腰全部都给他摸了一遍,直到他两手都放在腰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李熏然的腰真细。

 

摸起来,虽然是细的,但是却很紧致,肌肉倒不是粗壮的那种,可是却很有弹性,他忍不住就往下摸到了大腿,果然这里也是,看起来是很认真的在锻炼,之前说为了当警察努力的锻炼身体,看来不假。

 

「哎呀呀、盒盒盒、你在摸哪里啊、」

 

听到李熏然边笑边问,他一下子停手了。

 

这下他这才发现他们两个人的姿势有多奇怪,他把李熏然压在身下,一手扣住了李熏然的手掌,一手在他的腿上,而李熏然就在他双腿间。

 

看见凌远奇怪的表情,李熏然也停了下来,然后反应迟钝的他,花了一些时间才弄明白凌远的表情,他们现在好像很不妙是吧?

 

凌远俯视着他,李熏然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他的双手还在自己手掌里,他的手指很细,从他跟他交扣的手里就可以感觉的到,那双手会有多好看。

 

就当他正想抽身起来的时候,底下的李熏然握紧了手掌把他捉住,他不知道在想甚么,但是他的表情看起来很危险。

 

就这样他看着李熏然坐起身来,跟他几乎是鼻尖对着鼻尖,双手还握着,只要再往前一晃,他就可以吻上他的嘴的距离,实在太引诱两个对彼此都有意思的人。

 

不知道是刻意还是无意,凌远感觉李熏然捉着他的手有些紧张,他告诉他自己要退开,所以他往前要扶住床起身,可是嘴就这样擦在了李熏然的唇上。

 

一秒还是两秒?

 

他们没人记得,只觉得短短的时间里,那擦过嘴唇的触感有多美好。

 

而凌远的脑里闪过许多上课时候的片段。

 

研究显示,看着自己深爱的人时,大脑的腹侧某个部分会被激活,让接吻就像是成瘾药物一般的感到快乐,如果亲吻和爱有关,那么…

 

反正,他已经醉了。

 

 

 之后没人记得两人是怎么道别的。

 

只知道这个吻让李熏然当晚独自坐在床上抱着枕头,两眼发呆的看着前方。

 

在他的桌子上,还摆着一张达到标准的考试成绩单,可是他却一个人不知道在想甚么的,一下子就把自己整个人埋进了枕头里面。

 

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眼里出现了凌远把他压在这张床上,深邃的眼睛。

 

然后….

 

他摸摸自己的嘴,感觉麻麻的,没一下子他又满脸通红地把被子整个盖住他自己,他想把自己藏起来,也想把这个秘密藏起来。

 

 

---

 

平时凌远总觉得空闲时间不够用,可今天他最近却一点都不想休息,因为他只要一得空,便会想起那天那个不算吻的吻。

 

夜晚过后,他有些嫌弃自己太冲动,可是又有些嫌自己不够主动,因为他明明知道自己的心意,也知道对方的心意,可还是放任李熏然自己去猜。

 

能说他是因为没做好心理准备,也能说是他跨不过自己心里的底线,可是当他眼底闪过李熏然放光的眼睛,和他小心翼翼的神情,他还是会忍不住放纵自己。

 

凌远总是觉得他自己身上有魔咒,每当他想沉沦的时候总是会被迫清醒,现在他试图让自己清醒的时候,机会却又总是在他面前晃着。

 

李熏然像是一个甜美又触手可得的禁果。

 

到底是伸手打破规则,摘下那颗诱惑他的果实,还是恪守规则,然后帮助曾经拉过自己一把的李老师,让他儿子顺利的毕业,找个好女孩娶了?

 

 

这天换凌远一直盯着眼前的李熏然看。

 

可是他没有出神,所以当李熏然紧皱眉头,凌远立即就放下了手上根本没在看的书。

 

他手上的试题一题都没做出来,可是他刚刚看了一眼,这类型的题目对现在的李熏然来说,其实并不是太困难,所以他就伸手拿下了李熏然的笔。

 

李熏然抬头看着他,不是很了解他的举动。

 

「适时的休息一下也不是不行。」

 

「喔…」

 

凌远让他休息一下,李熏然就点点头的休息,他喝了口水,然后空气就凝结了,两个人好一阵子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突然不知道跟对方说甚么。

 

可是平时很有话说的两人突然这么安静下来也不是办法,所以凌远想跟他说些甚么,就放下书来打算要跟他把那天的事情讲讲清楚。

 

但是看到凌远的动作,好像打算跟他谈些甚么的样子,李熏然就不知道突然慌张个甚么劲,随口就扯了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话题。

 

「老老老、师,你为么念医学院?」

 

虽然话里有一些紧张跟不自在,但是还算是问出个可以把凌远的注意力给引开的问题。

 

他原本以为凌远会看穿他的转移话题,就像以往一样的,可是没想到这一次凌远到是很认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彷佛这是一个很有学问的问题一样。

 

 

「…我不知道。」

 

但是这个问题对凌远来说,有些难回答。

 

说实在的他知道李熏然想转移话题,但是当对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凌远还是不自觉的在心里思考着。毕竟这个问题他也问过自己无数次了。

 

他不知道他这时候该给李熏然的是一个励志的回答,还是一个轻松的回答,可是他左思右想,他就是想不到他当时考医学院的时候,理由到底是甚么。

 

少见的凌远疑惑的样子,让李熏然似乎忘记了刚刚的紧张心情,他转为疑惑。

 

 

「我的父亲也是医生。」

 

其实也没有甚么不能说的,所以凌远在心里仔细思索,他当初考试的时候,他的心里到底在想甚么,但他怎么想,都只能想起他养父的脸。

 

可是他不是因为崇拜他父亲才去当的医生,他不像李熏然那样,他眼前有个甚么榜样想去学习,或是有个理由,所以燃起自己内心想救人的那份热情之类的。

 

好像只是因为,他养父总是同一张表情,慈爱的看着他跟他说 “如果小远也是医生的话就好了。”

 

「我没甚么梦想,我的父亲希望我当医生,我就当了医生。」

 

这话乍听之下很嚣张,毕竟医生也不是想当就能当的,但是他知道李熏然不会误解他,所以他就老实的相告了。

 

看着李熏然不能理解的样子,他把手上的书放下,他想起了他好久都没想通的事情,有关他的亲生母亲临走前的最后一面,还有他第一次看到他养父的画面。

 

「我的父…我的母亲很早就因病过世了,家人无力扶养,所以就把我送给了现在的养父母。」

 

他跟李熏然说了他母亲因为生病无法养育他,而他的父亲也因为负担不起他的生活,把他送往了育幼院,最后他被他养父带回家的事情。

 

现在说起来是一件可以坦然面对的事情,可是他自己知道他当初是紧张的,毕竟他当时还没满五岁呢。

 

幼年他不知道该如何讨新父母的欢心,所以他当时总是很慌,以至于他从小就学会了看人脸色过日子,育幼院的院长的脸色、他养母跟哥哥的脸色、还有他养父的脸色,这些他都看得很清楚。

 

他哥哥没有想当医生,所以他养父一度很失望,可是他的养母很疼爱他的哥哥,所以他们家的人都对他的儿子想做甚么管的很松。

 

其实他的养父也是这样对他的,但是他看的出来,他的养父内心很希望他可以当医生。

 

当时他还不明白梦想对他来说的意义,但是他看的懂意思,他知道只要他当医生,也许就对的起养育他的养父,也可以把这份压力从他的哥哥身上转移,甚至只要他当上了医生,或是说有能力可以独立生活。

 

那他的可能养母就不会再用,他是个累赘一样的表情看着他。

 

所以他在填选志愿的时候,几乎没有犹豫的就选了第一医院附属医科大,他好像只有这个选项,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其他的选择。

 

「所以我很羡慕你。」他对李熏然这么说。

 

他羡慕李熏然,不是因为他母亲让他可以不用接自己父亲的衣钵或理想,而是他羡慕李熏然这么有想法,他羡慕李熏然在这样无形的压力下,却依然可以坚持自己的所想。

 

他清楚的知道他在做甚么,而不是盲目的往前进,他才17岁还是18岁? 却自由过他这个已经从实习医生一路爬往正式医生的,傀儡。

 

这是他可以想到的仅有形容词,虽然他很感谢他养父的养育之恩,这也是他甘愿听话的理由。

 

但是在他养母的压力下,他觉得自己还是那个,被无法控制的亲生父亲送到了育幼院,又无法控制的被人选走带回家养育,无法控制的被安排念的学校跟才艺,无法控制的选填了志愿的人。

 

当然他也不能怪他的养母,他本来就是多出来的那一个。

 

所以他拼命的想要脱离这个家,他上大学就搬出来住,想离那些情况远一些,可是到头来他心里还是知道,他们养他教育他,他们对他有恩,即使他逃的在远,手上被绑住的线还是在。

 

不过他这么多年来从没有真正融入他们一家人,没有感受到真的爱,其实他知道,是他自己把自己绑住的。

 

 

陷入思绪的凌远没有发现李熏然站了起来。

 

然后把坐着正在放空的他给抱进了怀里,他只是觉得他落入了一个温暖到,好像可以把他冷冷的心都摀热的怀抱。

 

凌远不敢伸手回抱他,可是他不舍得推开。

 

然后李熏然放开了他,看着他的表情让凌远有点恍神,真的太糟糕了,因为这个包含疼惜与爱情的表情,他完全可以看懂。

 

怎么样欺骗自己才可以到连自己都相信? 至少他做不到。

 

他明白他自己也是很喜欢这个人的,可是就是喜欢他,才会想到更多为了他好的事情。

 

这个社会,人们不会对他们这样的关系这么宽容,李熏然还这么年轻,他的未来还这么自由,他还有很多很多的选择。

 

而他。

 

他是不会再选了。

 

眼前的温暖让他不想放开,即使是只有现在,凌远也终于敢用力的把李熏然给抱紧,力道大的让李熏然一个没站稳,就坐在了他的腿上。

 

可是李熏然没有逃,凌远也没有把他放开,只是把他的腰给抱紧,把脸藏在他的心口位置。

 

凌远告诉他自己,他没有别的意思,只要让他稍微给自己一点放松的空间。

 

他就只是想好好记得,记得这个怀抱是甚么感觉罢了。

 

 

 

 

 

TBC

-----------

你们是不是很想问,啊是到底亲到了没有啦?!

还是不要问了,因为小心李熏然会力气很大的害羞,然后把你们拍到黏在墙壁上23333

然后在黏在墙壁里的这段时间里,凌远的身世背景也渐渐揭密,虽然没甚么好揭密的因为大家都知道,只是会稍微把他变动。

照这个进度下去,双方也差不多要藏不住了,所以到底是谁会先忍不住对对方释出爱意呢?

下一回再告诉你们XD


评论 ( 16 )
热度 ( 7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