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庄季 英雄 (下)END

*超人类设定,各位没有超能力,所以请勿模仿文中行为!

 

 

 

 


09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贴心把剥好的虾夹到季白碗里,今晚庄恕已经第三次问他这个问题了。

 

庄恕今天从医院走出来就看见季白停在车旁边等他,他一身休闲的装扮,熟悉的白色板鞋,一副不离身的墨镜,标准配备。

 

可是季白的模样依然迷倒了路过的所有少女,也迷倒了庄恕。

 

「我今天没事,你已经问好多遍了好吗。」可惜季白都是一样的回答。

 

那就当作你真的没事吧,庄恕心里想。

 

可是刑警是真的很忙的,尤其是季白,当他们俩在一起后,季白一点也没有为了谈恋爱减轻自己的工作,他比以前更加忙碌,时常都是只有一个星期才见一两次的。

 

来接庄恕下班这种事情还真的没发生过,所以庄恕才会合理的猜测,季白也许是工作上有发生甚么事情,但是他不愿意说?!

 

 

---

 

而且,谁说只有女人的第六感很灵的,庄恕的第六感也很灵。

 

「唔嗯….」

 

晚1上季白留宿他家里,当他洗完澡后,有一头狮子把他扑倒在床上,恶狠狠的把自己差点扒光,然后再这只狮子差点把他吃干净前,庄恕确定,他肯定是有甚么事情。

 

「…你明天不上班吗?」

 

「恩…」几乎是一个草率的回答,季白根本没有停下他手头上的动作,杂乱毫无节奏的吻就这样落在庄恕的唇边。

 

难得季白如此主动热烈的求爱,要是放在平常,庄恕肯定是很开心的,但是他不想他心里有其他的事情。

 

「停! 停下来…」所以庄恕捉住了季白躁动的手。

 

其实庄恕知道,季白的心里肯定也是乱糟糟的,因为以他的力量根本就敌不过可以手拆一座铁门的季白,但是他居然还是把他给抓住了。

 

他坐起身来,顺势的把原本压在他身上的季白揽进他的怀里,他伸手摸摸他的脸「到底发生甚么事了?」

 

「…没…」本来季白还是想给他一样的答案。

 

「你很不会撒谎,你知道吗…」但是庄恕抬起他的头,捏着他的下巴让他把脸露出来,看见了季白那双有着复杂情绪的眼神,那是一点伤心,一点不甘心,还有一点无奈…

 

季白的嘴角勉强扯出一抹笑,就是根本笑不出来的那种笑。

 

「我被停职了。」

 

「甚么?!」

 

 

---

 

他简直不敢相信,像季白那样优秀的刑警,居然被停职?

 

而在庄恕深入了解之后,发现根本不只是停职这么简单的事情了,季白今天根本只是来收拾东西的,家里外面已经包围着重重的监视网,他隔天一早就要进入拘留所。

 

 

「这真的太夸张了,你要我相信谁是罪犯都可以,我绝对不相信你会是!」

 

所以在他根本还没有问完整件事情后,他跟季白就已经只能在拘留所里面的会客室见面了。

 

季白被卷入了一起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中。

 

调查局正在追踪一件武器失踪案,他们有一批黑市枪枝失踪在季白的管辖区,最近他们找到了这批货后,在调查指纹对比中找到了些可用线索,因为流出路线比较私密,所以他们要求所有参与这件案件的警官检验指纹。

 

可是季白拒绝检验指纹,所以队长一夕间就突然变成嫌疑人。

 

还不仅如此,在案件尚未厘清前,一份与一般人不同的体能数据流入了局长的手中,那被疑似是季白的体能资料,那份与常人身体状况大不同的数据,让他陷入了可能伪造毕业体能资料的疑云,他的体检医院跟人员等等全部受到稽查。

 

而季白这阵子之所以会这么忙,是因为这段日子里,他们不断的派季白出一些危险的任务,目的就是为了趁他不再的时间里面调查他,而且也顺道测试传言的真假。

 

「如果是伪造体能数据,那是早在几百年前的一位医生替我做的假身分,现在已经不可考,但是那批枪枝我根本就没有经手,当然不是我。」

 

听到他不是重点的重点之后,庄恕觉得季白还是没能理解这件事情多严重,或是他根本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如果你没有经手,那你为什么不检验指纹?」据庄恕所知,季白之所以被这么快的起诉原因,是因为他拒绝检验比对指纹。

 

听到这话,季白不可思议的皱起眉头看他「连你也觉得是我吗?」

 

「我当然不相信是你!」庄恕不知道季白在坚持甚么,难道他不知道刑警案办的顺序吗? 可是证据呢?! 他需要季白不是犯人的证据!

 

「可是他们需要证据,你自己很清楚的你就是刑警不是吗?」

 

 

他们之间沉默了几秒,直到季白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时间,然后他缓缓地站了起来。

 

「他们应该拿出是我的证据,而不是我来证明不是自己的证据,这是有差别的,回去吧,时间到了。」

 

庄恕看着他的背影,在一次走进那黑暗的拘留所。

 

 

 

10

 

才几天下来,民怨沸腾。

 

那批枪枝在解碼后,发现其中几只的枪枝序号流入黑市转了好几手,有几起一般民众的枪击案都是这些枪枝作案。

 

而嫌疑最重的季白,也从一名刑警,一夜之间变成了间接杀人的凶手。

 

“应该让季白接受调查! 停职! 像这样拒绝接受调查就代表他心虚了!” 

 

心虚个屁,警方根本也拿不出证据证明是他做的!

 

“他应该是人民的褓姆!现在却参与了枪枝买卖!这样的人怎么能让人民放心?” 

 

放心个屁! 难道就你们的命是命,他的命就不值得一提吗?

 

 

气的想直接关上电视,差点没把遥控器给砸烂,因为庄恕每天打开电视看见的,通通都是这些令人生气的新闻跟声音。

 

政客、名嘴、记者、民众,无一不再指责季白。

 

可笑的是,在他接受调查的这段日子以来,之前他被调去出行危险的卧底行动,独自破获了毒品大本营,像这样可以立大功的机会,也被说成是因为他有内应,所以他可以自己抓自己的人,好在警局继续做他的间谍?!

 

庄恕觉得,这些民众的脑袋不用在编剧上简直浪费人才。

 

“不管如何,他应该被永久的剥夺他的警察身分,我们不会安心这样的人,来当人民的褓姆。”最后电视上的这个声音,拉回了庄恕的注意力,他突然感到悲伤。

 

就因为这件事情,这些人都忘了曾经抢在第一线保护他们的季白,这些人忘记了,他在背后付出多大的努力。

 

这些脆弱的信任就在一夕间,全部灰飞烟灭。

 

---

 

「你逃吧!」

 

「你说甚么? 逃去哪?」

 

庄恕第二次见季白,就跟他说了这个没脑的话。

 

没有办法,因为他根本无计可施,像季白那样警局里面有许多好兄弟的人,都没有办法透过关系替自己澄清了,像他这样一个小小的医生又该怎么去帮他?

 

「我说让你逃,你完全可以逃离这种地方的,这里根本关不住你! 要不你就承认吧,承认是你做的,然后让他们把你带出来的路上你就逃跑吧!」庄恕失去了冷静,话全部颠三倒四。

 

季白根本不知道庄恕到底在说些甚么,这种可笑又不正规的办法,居然也从他这样的男人嘴里说出来,不是那个总是冷静又规矩的庄恕。

 

「然后我们就离开这!」不然他就真的要崩溃了!

 

「你到底在说甚么? 你要我承认我没有做过的事情吗!?」可是他知道这个办法是绝对不行的,虽然庄恕是真的没办法了,但也不能用这种烂方法。

 

可是庄恕真的想不到要怎么样才能把季白弄出来「不然干脆你就承认一个更大的案件! 能让他们能把你处死的! 然后我就带你走! 我们再也不要回、呃嗯、」

 

庄恕停下的原因,是因为季白 “轻轻” 的,赏了他脸一拳。

 

好在季白的好人缘还有点用,在门外监视的监视官没有因为他动粗就跑进来。

 

可是里面的气氛很糟糕。

 

 

「你知道你自己再说甚么吗?」

 

庄恕眼里的季白一向都很安静又优雅,他不是会随便发脾气的人,可是他这一次光听声音就知道季白有多生气。

 

「这样这些罪就是我犯的了,我不怕死,但是我不会让我的家族蒙羞,我不是罪犯,我是警察!」

 

因为对季白来说这个世界过多久都是一样,非黑即白,他认为的这个世界很简单,他从来不懂庄恕那一套投机取巧。

 

 

「你知道他们怎么说你吗…」

 

但庄恕不知道是痛的还是心虚的,没有把头抬起来看季白。

 

他只是声音虚弱的抱怨,因为他太心疼季白了,他每天打开电视,都能听到那些曾经季白保护的人,反过头来说他的不是。

 

「他们不管你是不是,他们自以为的觉得你是,他们用他们的思想掩盖你所有的功劳,那些你曾经保护的人,他们真的值得你保护吗!?」

 

他知道他自己有些口不择言了,但是他替季白感到不值得,他是这么认真的在想当一个警察,他虽然跟一般人不一样但是他也是肉做的!

 

「他们没有人相信你…」

 

为什么是他要去那些危险的地方? 为什么是他要跟这些罪犯周旋? 换来的只是这些一看见黑影就对他开枪的人的安全?

 

那谁来保护他?

 

我保护不了他…

 

 

季白嗅到了庄恕身上陷入黑暗的恐惧,悲伤又难过的气味。

 

「我保护他们,是因为我有那个能力,这些事情只有我能做…」他坐了下来,摸摸庄恕刚刚那个被他打的,有点瘀青的嘴角,他刚才太生气了,好像有点大力。

 

「可是我不在乎他们信不信我,我知道你是相信我的,这就够了。」

 

听到季白恢复往常的声音,他这才看向季白。

 

他觉得季白的是太了不起了,他一点也不像是被关押在拘留所的人,他的眼里跟他的身上一点没染上这个地方的黑,反而散发出光的气味。

 

像他这样干净的人,怎么可能是罪犯。

 

 

季白伸手握住了庄恕的手,那掌心温温热热的,庄恕明明比他还害怕,可是只要被庄恕牵着,他的心里就感觉满满的。

 

本来当他被抓进来的时候,他也伤心绝望过,他不懂为什么他这些年来的贡献,却不被所有人相信,可是现在他好像也没那么在乎这件事情了。

 

季白看着庄恕,他想,虽然原本,他更希望是这个世界主动还他一个清白,但是这段时间可能会让庄恕一直在外头担心他。

 

算算时间,他也该回来了,所以这一次,他主动争取吧,就算为了庄恕。

 

「我需要你,需要你去帮我找一个人。」

 

 

 

11

 

季白很少在日常上班的午后,还可以悠闲地到郊外去散步。

 

他脚下的这座山,深沉的像一个谜,他在山顶的一个凉亭里看像山下,一片云雾缭绕,深深吸一口气,满满的紫檀木香气。

 

「你果然是神人,在这样的地方出生,都不是一般人。」庄恕今天跟着他一起上山来,这一片山地里面有个人口极少的聚落。

 

这是季白出生的地方,很神秘,没有专人带路的话他根本没办法到这里来,所以季白不是一般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特别的人。

 

「这次我还能回家,谢谢你。」虽然以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说感谢有些生疏,但是季白还是想好好地感谢庄恕。

 

「认识高官的是你可不是我。」

 

但是庄恕觉得他根本没帮上甚么忙,一开始他还想要季白跟他远走高飞,这么不切实际的事情他都想的到,他事后也是佩服自己。

 

那一天季白让他出去后替自己找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在国安局工作的,季白的学长。

 

当然不是说季白没有别的朋友了,但是这位学长的级别最高,可以说的话也比较多人听,最重要的是,他有个非得要帮季白的理由。

 

因为季白曾经救过他的男朋友一命,所以他让这一位刚从国外出任务回来的学长替他找到证据,主动的替他发声、澄清。

 

 

「你还相信这个世界有英雄吗?」

 

季白在一片看似虚幻,又雾茫茫的山林间,问了身边的庄恕。

 

他知道庄恕中了漫画很深的毒,曾经他就像个有梦想的孩子,像相信圣诞老人一样的去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英雄,把季白当作是这种角色。

 

「不了…」

 

可是这一次庄恕却摇头了。

 

在他心里,英雄应该在最危急的时候出现,可是当他手足无措的想救季白时,当他希望英雄出现时,才发现,是这个世界把他的英雄给困在了牢笼里。

 

不是他不愿意去相信,而是这个世界不愿意去相信。

 

他知道为什么季白到最后都不愿意公开身分,因为人们总是害怕他们不知道的东西,季白的能力公开后,可能是希望,也可能引起恐惧,结果谁都没办法去控制结局。

 

所以季白宁愿选择,用这种默默无名的方式去保护他想保护的,保护这个世界、他的家人们、还有他喜欢的人等等。

 

因为英雄不被接受的话,就不成立了。

 

 

「可是我相信。」

 

「啊?!」

 

可是那个曾经说不信这个世界有英雄的季白,却在这个时候改口了,在他经历过这么绝望的事件之后? 庄恕觉得他脑子可能有点问题,该不会是被关坏了吧?

 

「恩,我相信。」而且他也终于了解了英雄这个词的意义。

 

事后等他出来后,他辗转知道这段时间内庄恕帮了不少忙。

 

那份流到他们局长手里的体能资料,出自于仁和医院,也许是庄恕在研究他的时候,不小心被有心人给读取过文件。

 

为了要证明那份文件是假的,庄恕几乎为了他放弃了自己在医学界打起的大半江山,他要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情,说是自己的验算及采证失误,才造成这样的错误数据产生及流出。

 

季白问过庄恕,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这等于是他用自己的信誉换来季白的清白,这是一个相当大的牺牲,可是庄恕这个傻子却告诉他。

 

他愿意。

 

所以他信,英雄不是那种在奇迹时刻把所有事情都搞定的人物,也不是那种力大无穷,拥有许多神力的人,英雄是围绕在他们身边的人。

 

剎那,他突然觉得无所畏惧。

 

因为他知道永远都会有一个人相信他、会爱他,会在全世界都与他为敌的时候,这个人都还还在他身边。

 

「你就是,我的英雄。」

 

英雄是把你放在他心里第一位的人,是属于你的英雄。

 

 

「…恩…该死…这种台词,你是从哪里学来的….」庄恕有点招架不住,他几乎是遮盖不住他自己耳朵上的红,因为季白的直球打的正仲他心。

 

看着那个被堵得几乎说不出话,有点眼神害羞漂移的庄恕,在这个看似虚幻又真实的仙境里。

 

季白笑了笑。

 

然后他给了他的英雄一个吻。

 

 

 

 

 

END

--------------

最好的超能力是爱,非常老套,可是永远是经典不败的桥段啦!

这只是神话系列的第一篇开头,日后还会有其他的神话。

李同学也很快带着他们家的凌家教回归,请一定要跟我一起看故事啊啊啊啊XD

然后快来跟我聊天不要害羞嘛哈哈哈哈


评论 ( 23 )
热度 ( 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