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庄季 英雄 (中)


 

*超人类设定,各位没有超能力,所以请勿模仿文中行为!

*为什么一更新就掉粉?你们其实更想让我安静一点吗XDDDDDD





 

06

 

「你问吧,你想知道什么。」

 

庄恕邀请了季白到他家去,一走进屋子,季白就大略看了看庄恕家里的摆饰,漫不经心的勾起庄恕好奇的内心。

 

破案之后,庄恕一点事情都没有的下山了,他回到工作岗位上,季白也顺利的抓回犯人。搞清楚了犯人的作案动机后,做完笔录,他们没多久后就道别了。

 

可是他还没搞懂季白是什么。

 

下山后庄恕一直带着这个疑问,他与季白的关系没有因为那个吻改变,那天,季白更多的感就像是施舍给他那个吻一样。

 

所以庄恕辗转打听到了季白所在的分队,天天到门口去堵他,希望他可以解开自己的疑惑,可是季白的工作太过于忙碌,所以庄恕有一个星期都没见到他人。

 

好不容易今天见到了,庄恕本来以为要耗费一番功夫才能说服季白,让他告诉自己他的秘密,可是没想到季白听到他的邀约就直接答应了,还说不要在外头讲,干脆去他家。

 

「我查过了,那天在果汁里放的有毒物东西含量过高,足以让我一个成年人动弹不得,可是我没有任何事情,你对我做了什么。」

 

于是他就把他带回自己家,本来是要直接切入的,可是反而庄恕看着季白那个轻松的样子,倒是有那么些不自在了。

 

「或是说,你是什么?」

 

可是他还是想要知道。

 

 

季白转过身来看他,微微一笑。

 

「我是人类,跟你一样。」

 

「不可能!」马上就否定,庄恕甚至感觉到荒谬的笑了出来。

 

他摇摇头肯定的拒绝这个答案「没有一个正常人,可以用那么快速的时间愈合伤口,你的人体极限超越了我对医学的认知。」

 

在那之后他做了无数的功课,想证明他那天是精神失常了,可是那杯果汁的成分里,没有任何会影响这类感知失调的功能,所以只有一个说法,就是那天他看到的都是真的。

 

季白看到他的样子露出了一点玩味的笑。

 

「我只说我是人,但没有说我很正常。」

 

什么?!

 

还来不及说话的庄恕内心已经是满头问号了,可是季白却环绕他的家一圈,然后在餐桌上找到了一把水果刀,然后挽起了袖子。

 

「你! 你要干甚么!」

 

季白看着他担心的表情,对他挑了挑眉,让他不要担心。

 

然后就在庄恕的眼前,季白用刀尖划开了自己的手臂,然后果然跟那天一样,在伤口划开之后,季白手上肌肤快速的在愈合,血都还没来的及冒出来,最后一点伤口都没有。

 

庄恕实在是太震惊了「这是…什么?」

 

他震惊到忘记他们俩还没那么熟,他就上手过去抓住了季白的手臂,然后手指轻轻抚过他刚刚划开的那个位置。

 

「怎么可能…」真的是一点伤口都没有,连血都来不及流出来。

 

「我是神族人。」

 

 

季白生长在一个古老到找不到任何数据的家庭里。

 

他们的家人都很长寿,而族里每几十年会出一个有超能力的后代,季白出生的那一年,他就是那个幸运独到能力的孩子。

 

这个幸运的孩子拥有神族最强的能力,例如他的皮肤愈合速度是别人的好几十倍,身体的器官功能也跟别人不一样。

 

如果一般人的肾上腺素可以在危急时刻,发挥出百分之百的话,那么季白大概就是可以发挥出百分之五百,还不需要受到情感控制,他拥有可以操控自己新陈代写的能力。

 

他的骨头是最坚硬的东西,加上他后天的锻炼,那把椅子砸到他身上,就彷佛拿木头砸一大块钻石是一样的。

 

就连子弹都伤不了他,更何况是这些东西呢?

 

除此之外他还拥有巨大的力量,他可以徒手举起超过500公斤的石头或是重物,还可以徒手拆开一道封死的铁门,基本上没有东西可以伤的了他。

 

「这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所以你可以举起那压倒的树木捡起口红,所以你….我的天啊…」最后一句庄恕是说英文的,他只要太惊讶还是会不自觉跑出熟悉的语言。

 

因为那棵树很特别,几乎是一颗比正常两倍大的圣诞树,以季白的体型…

 

他还记得他在美国留学的时候,他们的教授提出人体可以负压的多少极限,如果庄恕可以回到过去,他肯定在教授面前大大的反驳他。

 

还需要说什么呢? 真相就在他眼前,确实有人跟他们不一样!

 

「你太了不起了…」

 

受美式英雄主义文化熏陶长大的庄恕,此时此刻就像是在看美国队长那样的看季白,向孩子那样兴奋放光的以神,好像他发现了什么不得了了消息。

 

「我的唾液还可以解毒。」

 

季白笑着坐上了桌前,撑着下颚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他也可以不用多说这些,但是他就想看看庄恕知道这些后,他的表情会多精彩。

 

可他提起的这件事情让庄恕一下子脸就红了,他想起了在木屋的那一晚,季白吻他的时候,原来是要帮他…解毒啊,亏他还天真的以为他帮了季白,有人以身相许呢。

 

看来回国前练习中文看了太多偶像剧了。

 

「所以你就是,那种,超级英雄?」庄恕赶紧转移话题。

 

「不不,你可以说我有超能力,但我不是什么英雄。」对此季白摇头不赞同,他知道过去,也曾经有人这样称呼过他们一族。

 

季白年纪很大了,虽然他外表是个28岁的男人,但实际上他已经有四百多岁,所以活了很久的季白,不相信英雄。

 

「我只是比较与众不同,身体组成结构也许跟你们一样,不信的话你可以检查看看。」

 

这世界上没有英雄。

 

 

另外,对于季白摊开双手一副任你摸、任你查的样子,庄恕觉得他刚刚硬生生的被调戏了。

 

 

 

07

 

于是庄恕决定开始研究季白。

 

白同意且完全配合的情况下,因为他实在太想知道,曾经传说中的神族,他们的能力到底为什么如此特别?

 

「这真的是太奇怪了…」

 

季白完全配合他,他现在正在庄恕个人研究室里面的跑步机上面,逐渐加速自己的奔跑速度,可是这个机器的最高速已经运转了,但是季白依然是脸不红气不喘。

 

「你需要更快一点吗?」而且还可以跟他谈话。

 

那台机器已经发出了不能承受的机器运转声音了,所以庄恕摇摇头「不了,我已经,这完全超过了我可以计算的数据,所以….可以停下了。」

 

于是季白停下脚步,从跑步机下来。

 

「你可以跑过一辆超级跑车,弹跳力超过世界上所有的生物,有空中滞留的能力,等于你会飞! 会飞啊! 而且不用披风!」

 

不能怪庄恕像没见过世面大惊小怪,因为他敢发誓没人见过这种世面啊!

 

「而且你的手指摩擦可以点出火,唾液还有大量的解毒剂,你真的是….」

 

庄恕从医多年来,第一次见到这样完美的身体素质,他趁着检查的时候多摸了好多下,他都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变态了,可是…

 

「你真的,太完美了。」

 

季白被这句称赞给说愣了。

 

他不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夸赞他,不论是身材还是长相,可是以往他们总带着一些其他的目的,有好有坏,有些确实无伤大雅。

 

但是庄恕刚刚说出口的称赞却让他感觉不同,那是真心的着迷,不带任何不良企图的,因为他闻的到谎言的气味。

 

而庄恕转头沉浸在这些超乎常人所能得到的数据上,眼睛闪闪发亮的,忽略了一旁盯着他看的入迷,脸上渐渐漾出好看笑容的季白。

 

 

 

08

 

警察是很忙碌的,庄恕也知道。

 

所以他跟季白见面的时间不多,大部分都抓紧了在实验室里面做研究,可是即使是这样,也培养出了好感情,他不知道自己认识了季白多少,但是他觉得每次见面,他都可以认识新的季白。

 

他们毫无保留的交换情报,虽然对季白来说,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庄恕比较吃亏,但是因为他知道庄恕是个嘴巴很严谨的人,他会替自己保守秘密的。

 

「你说我的什么组织怎么了?」

 

而当庄恕偶尔说出些关于实验结果的事情时,季白也会反问他是甚么意思。

 

「应该说你整个皮肤,构造真的太特殊了,他比一般人的韧性更好,如果一般我们接触刀子的力量是相同的,你的就会比较晚才刺进去,这让你有更多时间可以避开。」

 

而这时候庄恕就会神采奕奕的,去解说这些连他都觉得惊奇的事情。

 

可是其实季白多少都知道的,毕竟他已经活了这么久,就算他不会医病人,但是他也看过无数次了,但是他就是觉得庄恕认真解释的样子很可爱。

 

「不过如果是大面积的同时刺穿,你的皮肤内脏来不及修复,可能也会造成伤害,所以千万不要不穿防弹背心闯进战场。」虽然这种场合不太可能会有。

 

因为季白要隐藏自己的身分,这刚好是最好的防护,他不会让自己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所以我现在也是会死的,但是要靠外力是吗…」

 

季白低头笑了笑,淡淡的看不出情绪。

 

虽然这个话题对季白来说没甚么,可是对于庄恕来说就不同了,他们突然间安静了下来,他看着季白的眼睛,停住了视线。

 

「你想死吗?」他怎么会忘了,那是看过人生百态的眼神。

 

「那才正常不是吗?」季白转过来的那一刻,庄恕感觉心脏一紧,他发现自己真的太年轻,看不懂季白复杂的眼神。

 

「我不想死,但是我的恋人寿命都很短,重新谈恋爱是很麻烦的事情。」季白说出这句话时,他的脸上是带着笑的,一点点淡淡打趣自己的笑,可是他的眼睛不是那样说的。

 

庄恕这时候突然意识到,也许此时此刻,是他最接近季白内心的时刻。

 

他知道他的想法很蠢,简直是蠢到家了,可是他多想过去给他一个拥抱,摸摸他的背,跟他说他的身边还有很多能珍惜的。

 

但是季白比他大上这么多岁,他肯定是把这些话听过了几个世纪了,如果言语可以安慰一个人沉寂百年的心,他会说的,可是他看着季白他知道,光靠这样是不够的。

 

 

而嗅觉很灵敏的季白,闻到了庄恕的内心。

 

他的嗅觉不是普通人的嗅觉,他说过他可以闻到谎言的气味,人们心情改变时,贺尔蒙也会跟着改变,一般人是没有感觉的,少数人可以感觉的到,而动物的嗅觉也很灵敏。

 

动物们闻的到恐惧,所以当他们遇上恐惧他们的人或猎物,他们就会使劲的吠叫来恐吓对方不要接近,而他的嗅觉更灵敏。

 

他闻的到谎言、害怕、悲伤,甚至是….

 

爱。

 

 

那种初期的爱,是清爽却带点虽酸甜的梅子糖气味,恋爱后正浓郁的时候,会产生烤焦糖布蕾那种传千里的气息。

 

庄恕现在就是梅子糖的味道,其实早在他们相熟开始,庄恕那就常常窜出糖果的气味了,但这个傻大男孩,真的是太晚发现自己的内心了。

 

他们两个人都是坐着,却相隔不远的靠再一起说话,季白往他那边凑了过去。

 

「任何事情都有他的好与坏,没有人可以开外挂到最强的。」

 

「….嗯?」庄恕光顾着看季白,没发现对方已经把距离给拉近了。

 

「拥有神力的后代,比一般神族人的寿命还短,我们只有五百年…」不仅是距离越来越近,连声音都越来越小,直到只有嘴唇再动,可是庄恕却听的还是很清楚。

 

“好消息是。”

 

直到季白闭上嘴,可是声音还是传到了他的耳朵,或许是脑里还是心理,庄恕在一次的被季白的心能力给震撼在原地。

 

“我今年已经428岁了。”

 

他一下子要接收的讯息太多,庄恕的脑里一片混乱,但好在他还是抓到了重点,那就是季白,现在就是正常的28岁。

 

“我打算再谈一场恋爱。”

 

「我、」

 

庄恕的 "我” 后面要接甚么字,他自己也有一些不是很清楚了,因为他的话全部被季白堵在嘴里。但他倒是清楚的听见了季白的话。

 

“这次我打算要谈到最后…”

 

等到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撑着季白的后脑勺,把他往自己压得牢牢的了,反正他们俩个可以开始谈恋爱了,没说出口也没关系,可以先接吻…

 

别打断这一刻的美好。

 

沉浸在吻里的季白没再说话,任何话都没说。

 

但是季白敢发誓,如果他们附近有神族人的话,大概方圆千里都可以闻的到,从这里传出去浓浓的梅子糖味。

 

他们跟一般人没有差别。

 

那天起,他们开始有空时一起吃饭,他们开始手牵手走过夜晚的河堤,他们接吻、拥抱也上床,庄恕没有想过有一天,他能跟一个这么特别的人再一起。

 

他好的不像真实存在的人,但是他又这么真实。

 

他虽然不能闻到季白说的那种恋的气味,但是他想他现在身上,应该都是梅子糖烧焦的气味吧。

 

梅子糖被太阳晒的溶化了。

 

可是没有消失,只是越来越浓烈。

 

黏腻的,化不开。

 

 

 

TBC

------------

呃嗯,我发誓我写的是庄季没有错喔! 朋友们你们没有跑错场!

功受表面不分这就是庄季的魅力啊(XD

所以白白是甚么人? 他就是,有超能力的人喔哈哈哈哈哈哈!

 

我也觉得网卡哥哥有超能力!

不然他怎么会这么好,把我们都聚集到这里,让原本不认识的人为了同一件事情而认真。

影响力也是一种超能力。

 

如果你们有超能力,你们最想要哪一种呢?

评论 ( 22 )
热度 ( 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