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庄季 英雄(上)



*超人类设定,各位没有超能力,所以请勿模仿文中行为!







01

庄恕知道自己的运气一向不太好,但是他不知道可以背成这样。

「已经报案了,还请各位先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在警方还没到之前,请勿擅自行动,以免危险!」

木屋管理人一脸抱歉的跟许多房客通知讯息,这些房客其中就包含庄恕。


就在刚才,这个小木屋区,发生了命案。

这片山林的小木屋区是专门盖来渡假用的,这个区域总共有十二间的小木屋,包含屋主,就是管理人的房间,以及工作人员休憩用的,还有十间木屋套房,

前几年参与无国界医师活动的庄恕,今年刚接到国内医院的邀请,从尼日利亚回来,他想在任职前好好的休假,毕竟他长期都在工作,所以医院就给了他一个星期的假。

于是,他在国内找到了一个,可以安静的在山林中放松的好地方,就背上背包去了。

没想到才来没几天,隔壁木屋就发生了命案,而且凶手下落不明。

虽然运气很糟,但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会大伙也只能回到木屋待命。

毕竟这里这么偏僻,警察转车往山上到木屋区来,至少也要一整天在多一些的时间,尤其现在外头还飘着小雨,所以在这之前他们只能干等。



02

季白觉得今天是他人生当中糟糕的一天。

就在山上发生命案的同时,另一头的山脚下景观咖啡厅里,也发生着事件,虽然没有山上的事情大件,但也是件令人心情糟糕的事情。

「你说你要分手?」

季白几乎就是无奈的说出这句话,

季白的对面坐着一个漂亮的女孩,黑色及腰长卷发,洋娃娃的大眼睛,可是在这地方漂亮、人也漂亮的情况下,他们谈的却是分手。

「我们不适合,季白。」

这也不是季白第一次被说要分手了,但是太多次被甩,又被追,他已经都腻烦了,好不容易这个女孩是他交往的最久,超过了三年的一个。

「原因是甚么?」他还是想知道原因。

对面的女孩有些踌躇,不知道该不该说这件事情,此时季白的手机响起,他对女孩比了比暂停,然后接起了电话。

「嗯,在哪? 好我知道了,我等等就过去。」

然后季白开口前,那个女孩的表情突然变了,然后她摇摇头「你看,这就是原因,你又要走了? 」

在她继续讲下去之前,季白就知道原因了,但是,又来了。

他是个人见人爱的警队队长,这些人总是擅自的对他有意思,然后放胆了去追,可是却承担不起他的工作跟生活。

「我是个警察! 这就是我的工作,这你在跟我交往前就知道的,你当时跟我说甚么? 说你可以接受,说你了解我,现在呢?」

即使他没有这么伤心,但他还是有些生气,而窗外的雨变的更大了。

女孩被说的有点没底气,因为她当时确实是说过她可以理解季白,因为当时的她被季白吸引,实在太喜欢他,所以一股脑的为了追他甚么都说得出口。

「但是你注意过了吗? 我们没有一次是把约会进行到底的,每一次! 三年来的每一次你都会先离开!」

其实她更多的是伤心,她不是真的想跟季白分手,但她们真的太不像是一对情侣了,眼下就连要谈分手都谈不完。

「那就是我的工作,案子随时在发生,警察家属就该有这样的觉悟,是你说你有的! 但为了跟你再一起参加甚么姊妹的聚会? 就为了私事,让那些犯人逍遥法外? 那你现在让我辞职吗?」

任何时候季白都是一个好人,他在各个方面都是令人喜欢的对象,但唯独一点,他嘴巴坏,不仅对自己坏,对于他工作不理解的人,更坏。

「我到底是你的男朋友,还是你炫耀的工具?」

外头的小雨已经变成了暴雨,季白的心情也糟糕到了极点,他自己说一说,越觉得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所以他叹了口气。

「想分手就分开吧。」

「什么?」面对季白的决定,女孩说不出话来。

她发誓他今天只是想要用分手来压压季白,她绝对不想跟季白分手的,她当初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季白给追到手,

「你要跟我分手?」

「是你,要跟我分手的。」

「你听我说! 我不是、」

「外面下着雨,虽然等等就停了,但车还是留给你开比较安全,我到时候再去取,案子就在附近,我先离开了。」

果决地打断了她的话,之后季白没有再给她说一句话的机会,独自拿着账单结账后就离开了咖啡厅。



03

这一边,回到自己木屋的庄恕接到了妹妹的电话。

「我可能会晚一些下山,没事的,你别担心。」

庄恕的妹妹长期居住在国内,庄恕只有回国渡假才会搬回家,但是这次他将长期在国内任职,所以也会回家跟他妹妹一起住。

一边说着电话,庄恕看着窗外的小雨已经逐渐变成了豪大雨,看这天气,警察上山的速度可能会更慢了,反正他的假期大概也就是泡汤了。

「你注意点,冷的话多加衣服。」

这头才刚说到多加衣服,房内的内线电话就响起了,庄恕让林欢在在线等着,接起了内线电话,没交代几句就挂断了。

「先不说了,下着雨呢记得收衣服,我这还有点事情,好的。」电话是主屋的负责人打来的,他跟庄恕说,代表的警官已经到了,让他来一趟。

挂上电话,庄恕披上外衣,撑起雨伞走了出门,往案件发生的小木屋过去。

此时在家里的林欢挂上电话,经过了窗外又回来探头出去,看着她刚洗好的衣服正在飘啊飘的晒太阳,歪了歪头。

「没下雨啊…?」




而这一边庄恕一出门,发现雨下得比他想象的还大。

他还在疑惑为什么警察来的这么快,就来到了不远处的案发小屋,但他一踏进去,除了木屋管理人员几位,跟多出一个穿着便衣的男人背影,他没有看到其他穿着警察衣服的人。


「你们有个医生,先替他急救过了是吗?」

这个男人的背影是个低沉的男声,挺好听的声音,在庄恕的耳里就像是太阳晒过的那样。

庄恕擦了擦手满是雨水的手,走了过去「是我!」

就在他过去,而那位警官转过身来的一刻,庄恕才发现这世界上还有可以长得那么好看的人,浓眉大眼,看似犀利却透着清新的气息。

「你是医生?」他就像个希腊的神祇一般,好像任何的谎言在他面前都会被揭穿。

「啊、是,但是我没有替他急救,因为我们到场的时候他已经确认没有生命迹象了。」虽然警官长的很好,但是还是立刻投入工作的庄恕蹲到了被害者的身边,在他周遭隔空比划着。

「我看了一下致命伤,就是在腹部的那把刀,另外我没有移动他的原因是,他身上有雨水和土,也许第一现场不是在屋内,我们没有专业的工具可以移动,害怕破坏了线索。」

季白看了看他「你是法医吗? 哪个单位的?」

「我不是法医,只是我遇上的情况,大多数都比较糟糕,但能帮上忙的,也就只有尽量维持现场了。」因为在野外条件糟糕的情况下,他们需要判断现场情况能力更强了。

但是这毕竟是被发现的现场,可是他们也不能一直把被害者放在这里,地上都是血水,又是木头地板,虽然这么些时间已经浸入了地板,但是还是要防止地方扩散。

季白身上已经穿上鞋套跟手套,他刚刚也翻看过了,确认都没有其他的问题后,他站了起来「请帮我拿几条干净的大浴巾来,我要把他先移到一边,之后我需要对每位房客,还有工作人员及负责人个别问话。」

「好的,那…甚么时候能把这…移走?」管理人看着还躺在地上的被害人,不是他不尊重人家,但是他们开门做生意,这样摆着确实不好。

好在季白都能明白,但是他看了看窗外的豪大雨,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摇摇头「大概还要过一阵子,山脚下的陆桥被冲刷,他们必须绕路才能进入木屋区。」

「好的…」管理人在心里叹了口气。

之后季白转过身去看着庄恕「就从你开始吧。」

庄恕点点头,随后他像是想起了甚么「警官,那你怎么这么快到?」

被问的季白面无表情,但是明显停顿了很久,然后在管理人跟工作人员,以及庄恕的注视之下,他才憋出了一个答案。

「我抄快捷方式。」

还是开始工作吧,免得问出一些有的没有的事情。


在季白跟庄恕进入了案件调查后,他迅速的排除了庄恕的作案可能性。

由于法医跟痕检科刑警都在山脚下绕路,所以他就拜托了庄恕来帮他先处理被害者,就着有限的资源,他们两个先展开调查工作。

虽然是一起,但大多数都是季白一个人,庄恕也没甚么事情可以做,但是季白在这些时间内的休息处,就暂时是在他的木屋里面了。



04

可是就在隔天的早晨,原本被季白排除在外的另一个木屋主人也被杀了,庄恕照着季白的指示,在他随侧帮忙检查第二位被害者。

季白对庄恕来说是个特别的存在。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面的陌生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跟他再一起却很安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是警察的关系。

但是第二天,被害者被发现在外头,是木屋附近的一个小溪边,由于雨已经停,警方应该可以更快的上来,可是季白还连络不到他们,所以他便先跟季白一起到了案发现场勘查。

岸边的石块很多,场面很凌乱,实在是很难找到一些有用的证据,正当庄恕心想,如果有人可以把那块挡在岸边,倒下的大树移开,看看底下就好了,因为伸手下去摸还是比较困难。

才正想,他撇头就看见了季白两手一撑,把那树举了起来,仔细看了看下面,然后一回头看见庄恕惊讶带点疑惑的目光,又马上重重的把树给放了下去。

「实在太重了,我没办法看清楚。」然后他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季白环绕周遭,看了看外围的小木屋,他已经把这些人都住在什么地方查的一清二楚了,所以他就告诉庄恕可以回去了。

之后,季白告诉所有人,他们会在木屋小憩,希望大家在这段时间内都不要随意走动,等到警方上来了就可以。

---

「你已经知道是谁了? 混在我们这里的人?」

庄恕跟季白两个人待在小木屋里头,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季白唯一可以相信的就是庄恕不是凶手,所以他就坦然地告诉了他自己的推理。

小木屋总共有十二间,扣掉员工的两间,季白对其他的十间跟入住的八组客人都调查过了,两间空屋没有问题。

第一位被害者是第七间木屋主人,是名男性,今年50岁,小企业的经理人,致命伤是小水果刀。

第二位被害者是第六间木屋主人,是名女性,今年30岁,小企业的秘书,致命伤同样是小水果刀。

这间木屋有个特色,他们跟百大企业有合作,带有工作识别证可以打折,而奇特的是,他们两个人的包包里面找到了一样的工作识别证,连工作單位都是一样的。

但是季白来的当天询问过那第二名被害者,他并没有说他认识第一名被害者,他们俩个关系扑朔迷离,季白有猜,但是他还不能确定。

直到他今天去溪边观看案发现场,发现树下有一只被折断的口红。

「等等,你还找到了证物?」庄恕记得,季白跟他说很重,所以他甚么都没看清楚的。

季白停顿了一会,他盯的庄恕有一些害怕,但是他最后还是说了「我摸到的,很幸运,总之,犯人折断了这支口红,我不知道上面的指纹是谁的,这要等鉴识官来才知道。」

哈,他就这样带过了这个话题?

「但是。」

「但是什么?」

还没说出但是的接续前,季白拿出烟来打算点起一根烟,可是庄恕摇摇头,上手把他拿掉「这里禁烟,有摄影机的。」

「不会有人来的。」

却被季白巧妙的转开,然后点了火,庄恕都没看清楚烟头到底有没有沾到打火机的火,那根烟就点燃了,被放到了他的嘴里。

季白对他扬了扬下巴,庄恕一看,是朝着大门的门把位置「甚么意思?」

「你去转转看门把,打不打的开。」吐出烟来,季白看起来神色自若,好像在说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可明明听上去是一件大事情。

一股恐惧油然而生,庄恕过去转动大门的门把,发现被从外头锁上了,现在是甚么状况?

「到底发生什么?」

季白走向窗边,窗外一片雾蒙蒙,山区的特有风景就是看不清风景,可是这也是绝佳的隐藏好机会。

「我们被凶手锁在里面了,他的下个目标就是你跟我。」

这下子庄恕是真的愣住了。

他知道他的运气不好,可是他没想到,他真的会背成这样!



05

「辛苦了头儿,接下来交给我们吧。」

「行,待会留辆车给我,我的车放山脚下了。」

「好。」

庄恕在一旁看着季白跟他的队友交接事物,他还没从刚刚的震撼中缓过来。

现在是深夜,就在不久前,警队通车上山来,在季白解决了犯人之后他们也把他顺利逮捕了,但是就是这个解决的办法,让庄恕怀疑自己的医学知识。


时间推回稍早。

庄恕和季白两人待在屋子里,而凶手在外面,他们俩被锁在里头,就算他知道季白是个刑警,但是这种彷佛惊悚片的剧情,还是让他有点紧张。

可是季白只是很镇定的看着他「为了你的命着想,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准说出去。」

原本庄恕没能理解他的意思,他还以为季白是想用比较暴力的方式去解决,可是不是那样的。

他都还没解决自己的疑问,下一秒,就传来了敲门声,庄恕故作镇定的看了看门口的方向,然后在看了眼季白,他没有任何反应。

「哪位?」

“庄医生,是我,我给两位送来些晚餐。” 声音是来自厨房的工作人员,所以庄恕就放心的帮她开门了,他没有发现为什么们突然打开了,只是一边想着,也许凶手就在外面,还是不让这一个普通妇女在外太久。

他打开门,看见的确实是提着餐蓝子的大妈,走进了屋子里,对两人点点头就把餐蓝摆上餐桌。

「老板说季队长来了之后都没什么吃过东西,就忙着处理案件,所以派我来,给两位送些吃的!」

「谢谢你,对了阿姨,您来的时候,在路上看到什么人了吗?」

「没有啊,这个时间点了,谁还会在外头啊?」送餐阿姨一边把所有的饮料跟餐点摆上桌子,一边跟庄恕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对了,我家也有个像季队长这么大的儿子,我看季队长平时肯定很忙,这是我特别给您榨的果汁。」说着说着大妈就拿出一杯果菜汁给季白。

这杯果汁是从庄恕的眼前拿过去的,里头的果菜味很浓郁,闻得出真材实料,可是由于庄恕灵敏的医生鼻子,他感觉他还闻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是很熟悉的味道。

「谢谢。」季白接过那杯果菜汁,往里头看了一下又抬头,发现那位大妈正笑着看自己,一脸很期待的样子。

他决定不让大妈失望,所以他正想拿起果汁一饮而尽。

「等等!」

庄恕走了过来,他一脸想说什么又不好说的样子,只是抢走了季白手上的那杯果菜汁,然后转过身去,看着那位大妈。

「季队长有芹菜过敏,所以这份心意,还是我替他接受了吧。」

「这样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说真的季白什么时候有芹菜过敏,他自己都不知道,但是他只知道庄恕就在他眼前,把那杯饮料喝了下去。


之后的事情就开始失去控制了。

「对芹菜过敏的话,不是更好吗,你为什么一个人喝完了呢?」

那位和善的阿姨,突然变了画风的说出这样的话,在庄恕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从围裙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小小的刀。

庄恕这才发现,他为什么觉得那杯果汁的味道很熟悉,因为他在两位被害者的身上,都曾经多少闻过一点这个味道。

而这个味道的功能来自于一种天然的材料,饮下他的人,就像庄恕现在这样,渐渐感觉到头晕脑胀,也许,这就是两位被害者,在遇害之前都没有办法大力反抗的原因。

该怎么办,他意识很模糊,季白该怎么办….?


一旁的季白看这个画面,叹了口气,他上手扶住了庄恕,看着他汗涔涔的样子,不知道该骂他傻还是什么? 明知道有问题,还是喝下去了。

就在季白一个不注意的时候,庄恕模糊中听到了那位阿姨的惊讶抽气声。

他努力想要看清楚时,才发现眼前的事情,真的要超出他的想象空间,甚至要超出他所学习的医学理论了。


这位阿姨想要趁着季白照看庄恕的短暂时间,对他行刺,可是季白没有躲,就让那位阿姨把刀子,深深地在季白的腰侧桶了一刀。

但是,就在刀子没入皮肉抽出之后,季白的肌肤便开始用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快速的愈合,最后连个疤痕都没有留下,唯一可以证明他被攻击的,就只有被划开的衣服。

「你!?」这声音来自庄恕跟那位阿姨。

之后那位阿姨用尽了各种办法要置季白于死地,可是都一一的失败了。

椅子举起来往他身上砸下去的时候,被季白硬生生的挡下,他一点事情都没有,但是那把椅子在打到他身上时,全变成了碎片。

那把菜刀被季白的两只手一掰,就成了一个完美的U型,完全伤不了人。

「你是什么东西!」那位阿姨陷入了惊恐,因为他没有办法伤到季白一丝一毫,最后他还被季白用一条毛巾给绑住了手。

季白没有看他,因为他眼前还有即将快死掉的庄恕。

他走了过去,看看他的情况,最后只是把他压在沙发里,然后就这样当着那位凶手的面前,吻了他。


吻了他!?

庄恕瞪大了眼睛,看着季白的脸在他眼前放大,直到贴合了双唇,尝到他嘴里的味道,是一种清新、太阳和向日葵的味道。

而他也是醉的不清醒了,他居然觉得他身上所有的不适感,都在季白吻他的那一刻,得到了治愈。

像是从体内慢慢放出光芒的暖阳,温温热热的正在给予他生命,强大又安心的力量。

季白,你到底是什么人?




TBC
----------
听说我很久没更新了,快要被追杀!
所以我上来更个新,结果就跑出了这个系列,而且还没办法一完(X
凌李打算过一阵子在发,因为最近迷上了这种奇幻故事,所以接下来可能会先出有灵感的神话故事一系列XDD
大家快来跟久违的我聊天(?!

恩...所以,季白到底是甚么人?

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吧哈哈哈喔

评论 ( 43 )
热度 ( 1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