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一百公分的距离 07也许,未来会有你的画面


Warning:

*很复杂的师生关系慎入。

*人物背景及经历随剧情变动,OOC很有慎入。

*配合剧情需要任何制度都是假,请不要太认真慎入。

 

Q:今天凌李告白了吗?

 



可能我会喜欢上你,是因为你是第一个,愿意主动看见我内心深处渴望的人  李熏然—



「加课,从下周开始。」

 

「恩…啊!?加课?」

 

刚刚李熏然还忍不住盯着人吞了吞口水,最近他神游的次数几乎是百分百了,但是这时候李熏然突然清醒了过来。

 

刚刚说要加课?! 

 

「对,加课,从下周开始每周多一天。」李熏然的反应一看就知道他刚刚压根没再听,到底是从甚么时候开始失神的? 

 

「等等为什么!? 我妈妈没告诉我要加课。」

 

「那我现在告诉你了,李老师说是离大学的标准分数还落太多,要我给你补一补。」

 

没告诉他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凌远心想反正都是一样的目的,早加课也有早加课的好处,在说李熏然的成绩直线上升,趁现在加强也是好事。

 

「下周我帮你安排了一些试题表,你这周末记得把我给的重点拿出来复习,以后我在这里,会每天给你安排一个小考总、」

 

「等等等!」

 

李熏然打断了他要说的话,他想起来了,确实他是没告诉凌远他不想上课的原因。

 

说起来这个单独相处的时间太长,感觉太奇妙,奇妙到他自己也都快忘记了,他目的根本不是要考甚么最好的大学。

 

当初会妥协于凌远这一个家教,只是为了堵住他母亲的嘴。

 

 

「我根本不想考甚么名牌大学。」

 

而且他最不喜欢这样的事情了。

 

李熏然当然知道,他母亲是为了他好,所以给他请了一个时薪很高的家教,可是他也不希望他母亲辛苦赚钱来花在这里,最后两人都得不到想要的结果。

 

现在他又知道凌远为了他的课业花了很多心思,他要在忙碌的时间里,抽空出来给他整理试题,虽然他是收钱办事,可是在他眼里也是白工。

 

他该有多失望?

 

他不想看见他失望,也不想看见他母亲失望的样子

 

 

「我不是在闹脾气,也不是在开玩笑,我是不会去考名牌大学的,所以你也不要费心给我整理什么试题表了。」他不想麻烦别人,也不想要凌远忙活了半天,结果他最后没有达到要求的样子。

 

凌远只是看着他,并没有多说话。

 

「我不想当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我想当警察,所以我还是会去考警校的。」反正不管怎样,他是绝对不会去考他们期望他上的大学的。

 

「你为什么….要去当警察?」

 

犹豫了一会,在李晰茵那里没问出口的话,最终凌远还是没忍的住,在李熏然这里问了出来,到底是甚么让李熏然坚持? 

 

「我父亲是警察,所以我也想当警察。」

 

倒是李熏然听见凌远的问题,反而露出很开心的那种表情。

 

「我不是一头热,我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是你也不能阻止我了。」但是李熏然的回答是他没想到的,他以为他不知道。

 

「你知道?」

 

「知道甚么?」他没明白凌远的意思。

 

看这个反应应该是不确定,凌远想要遮掩,假意的收了收桌子上的东西「我是说你怎么知道你父亲是警察? 我看你家里并没有父亲的照片还是甚么的。」

 

凌远是为了逃避他刚刚的口误才想的理由,他没想到这个问题有多蠢。

 

没有甚么别的原因,谁会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身份又是甚么? 他这样问不就恰好暴露了,他其实清楚李熏然的家庭状况,与他母亲跟他私下会谈过的事情了吗?

 

 

「我跟你说,但你不能说出去。」

 

好险李熏然心思单纯,他并没有多想凌远的话,反而是突然就凑了过来,害凌远手上的书差点掉了。

 

「恩、恩好…」

 

李熏然放大的脸就凑在他面前,睫毛长长的、眼睛大大的,而凌远在那兴奋又开心的眼睛里面,还能看见自己的身影。

 

「我在我妈妈的衣柜里,找到了一张相片。」

 

「你偷翻李老师的衣柜要干甚么?」没想他到下一句就破功,凌远挑着眉凑近李熏然的脸,有点不是很赞同的看着他。

 

实在是离的太近了,李熏然伸手把他推开了一点「我…是小时候跟瑶瑶在家里躲猫猫的时候,瑶瑶是我的青梅竹马。」

 

量李熏然也不敢跟他说谎,凌远只好退开一点,给他再说下去的空间「然后呢?」

 

「我是有一次听瑶瑶说的,她说他父亲是警察,并且她还把他父亲的照片都随身带在身上,那张照片里面有两个勾肩搭背的人。」

 

简瑶在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过世了,而她的妈妈跟李熏然的妈妈是旧友,两家的孩子就玩的很好,唯一跟李熏然不同的是,瑶瑶知道她的父亲是谁、是做甚么的,而李晰茵却是向来不跟李熏然说他父亲的事情。

 

当时只是小孩子,所以他看了一眼瑶瑶的照片,也没有很在意,不过这两个人的长相,却被意外的被李熏然超强的记忆力给记住了。

 

然后在有一天,他到她妈妈的房间去躲猫猫的时候,在衣柜找到了一张他父母的结婚照。

 

上面的男人就是一身警服,旁边是他年轻的妈妈。

 

而那个男人就是摇摇照片里面,她父亲身边的那一位。李熏然很聪明,又有这么明显的提示,他当下就猜出来了他父亲的身份,还有就是,也许他母亲不愿意告诉他父亲是谁的原因。

 

 

「所以我知道了为什么,妈总是告诉我警察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职业。」这句话让李熏然的神情上一秒充满了希望,可是却又在下一秒变的黯淡,他的情绪和表情都太明显了。

 

原来李熏然都知道,但是他却不说出来,在当时年纪小小的时候,他就如此贴心的替他母亲着想,不去过问别人不愿意说出口的过往。

 

「瑶瑶的父亲是怎么死的我知道,我想我的父亲应该是差不多的。」

 

凌远不知道该不该阻止他把这个话题给停止,但是他确实对李熏然的故事很感兴趣,要知道他可是从来都没有对谁的事情感兴趣过。

 

「她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因为凶手报复而过世了,小时候我没想这么多,就只是觉得我长她几岁,我想保护她。」

 

他小时候喜欢过这个女孩,也曾经以为,他想当警察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女孩,可是随着他越来越懂事,他才知道没这么简单。

 

 

「你知道当刑警有多危险吗? 」

 

其实凌远也不是太了解警察,可是他知道任何一个职业都不简单。

 

「你知道当刑警有多容易死于跟歹徒的搏斗当中吗? 他们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光鲜亮丽,他们的背后要付出的努力超乎一般人想象。」

 

照李熏然的叙述,他青梅竹马跟他的父亲应该是个刑警,那如果李熏然想要当刑警,那他的未来每一天,就会如他的父亲一样置身于危机当中。

 

「也许李老师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呢? 没有一个父母会…」凌远说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会,他哽在喉头上的话,怎么样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因为他的停顿,李熏然疑惑的看着他。

 

凌远冷静了一会,努力的告诉自己,这是在说李熏然的事情,不是在说他自己的事情。他才有办法压抑住自己的情绪把话出口。

 

「没有一个父母,会抛弃自己的孩子,置自己的孩子于危险,或是任何一点陌生的环境中的…」他都不知道他在说这话,到底是在说服他自己,还是再说服李熏然。

 

「我知道,但是众人眼中的好工作,并不一定适用于每个人。」

 

李熏然现在满脑子都是他自己的事情,并没有感受到对方刻意压抑的情绪,他只是抬起头来看凌远,逼的凌远飘移的视线也停在他的双眼上。

 

 

「我知道就算我不做,还会有人做,但我相信我可以,而且我父亲做不到的,也许我做的到呢?」

 

凌远不禁想起了前些日子李老师的话,那画面让他脑海里浮现了,可能是李熏然父亲的人像。

 

李老师说,李熏然的父亲本来可以不用出这个案子,他是主动请命的,因为是他追的线索,所以他自己愿意去做卧底。

 

当时的案件很大,是一个市区内的随机孕妇杀人案,找不到理由也找不到动机,但是弄得人心惶惶,而当时的李晰茵正怀着孕。

 

不过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全天候的保护在他妻子的身边。

 

“他说他想保护他的家人,想保护他觉得重要的东西,他是一个警察,他是有能力处理这件案子的人,所以与其在家里担心受怕,他更希望主动出击。”

 

他希望时间多一些,他能努力一些,因为抓到了这个人,不仅是他的妻子跟孩子都安全了,其他的人也都安全了。

 

当时李老师没有说他丈夫真正的死因,可是从这件事情的角度出发,就能看的出来他的丈夫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也能想象的出来,当遇上了重要的机会与命运,他会做什么样子的选择。

 

李老师说如果是他的丈夫,一定会说…失去自己的生命,但换来家人跟爱人更好的环境跟安全,很值得,而且因为她丈夫这样的努力跟坚持,他才能看见现在长大成人的李熏然。

 

 

「也许我妈妈会因为这个每天提心吊胆,但如果我可以用我的能力跟工作,换来他更好更安全的生活,让她不再对当时的情那么介意,我觉得很值得。」

 

一股正义热血,保家卫国的大爱,那大概是李老师她先生的人格魅力,凌远觉得李熏然可能百分百的遗传到了那个魅力。

 

「再说了,我是有行为能力的大人,我不会让任何人安排我自己的人生,因为只有我可以对我自己负责任,谁都不能替我的选择承担后果。」

 

这话让凌远明白了熏然的意思,这孩子一直都知道他母亲的担忧,只是李老师不知道李熏然这般细腻的心思罢了。

 

李熏然一脸就是谁都不阻止我的样子,老实说凌远看在眼里不知道有多羡慕。

 

 

因为他就不一样了,他没有梦想。

 

应该说他没有过一个真正的梦想,因为他还没有长大到可以拥有自己的梦想时,就因为母亲过世被送养给了现在的养父。

 

每当他养父用慈爱父亲的眼光看着他,跟他说,小远如果是当医生就好了,那样期待的眼神让他无法拒绝,所以他开始习惯了被安排。

 

他承认被收养的自己始终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所以他只能照着养父的安排走自己的人生,对于眼前这个想勇于走出自己想要走的路的人,他有些羡慕。

 

凌远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怎样的,可是他看着李熏然的样子,他不禁想,如果有一天他也有个梦,会不会是他脸上这种表情?

 

闪闪发光的。

 

 

李熏然不敢看凌远,因为他不知道他的理由足够说服他没有,他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会不会觉得他年纪还小,甚么都不懂?

 

可是凌远没有注意到李熏然的小心思,他只觉得,能这样挺起胸膛说出自己想说的话的李熏然,实在是很迷人。

 

基本上他也算是官二带,他父亲留给他的东西应该不少,加上他母亲对他的所有付出,本来他可以幸福的在家里过生活,念书后进入职场,以他的能力跟长相,他到哪里都会很吃的开,可是他却愿意去做一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没甚么伟大的理想,只是因为他想做,所以他就勇敢的说他要去。

 

相比下来的他,凌远觉得自己渺小的太多了,在外人眼中他是一个医学大学的高材生,第一名毕业后来到人人都想来的第一医院,实习生转到正式医生的这条路上好似毫无阻碍。

 

「很好的梦想。」在外人看起来他就像是人生胜利组,可是实际上,他是连自己真的想做甚么都不知道的人而已。

 

李熏然抬起头来看凌远,对方只是勾起微笑看他,脸上没有讽刺也没有嘲笑,就是真真正正的,打从心底的觉得这个梦想很好。

 

「你…不觉得幼稚?」

 

「为什么要觉得幼稚?」

 

「你不觉得,我甚么都不懂?」

 

凌远好像知道了他在担心甚么了。

 

「有一个想要做的事情,并且这么多年来都朝那个方向迈进,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你能坚持,肯定是想得很明白了,我也相信你都懂了。」

 

听见他这么说,李熏然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点感动,他原本以为这个看似高高在上、智商看起来非常过人的老师,也会用一般的眼光看他。

 

并且他还用他那双很大的手掌,摸了摸他的头,那双好像可以看进他眼底的眼睛,就这样没有隔着镜片的望进他眼里。

 

「就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他这样轻飘飘的一句话,其实他也没办法替他决定甚么事,但是他让自己去做想做的事情,这样的语气听起来感觉真好。

 

就好像是不管他做甚么决定,背后都有个人会支持他一样,李熏然觉得无比的安心。

 

 

糟糕了…

 

这个凌远是不是有点帅?

 

 

 

 

TBC

----------------

A:没有告白XD


小暧昧还要多久呢? (翻看大纲.....

还要很久就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说新朋友们!别只是路过啊,来跟我聊天啊233333

还是他们不在一起的一天,你们就打算不跟我说话几天......

啊....


评论 ( 27 )
热度 ( 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