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一百公分的距离 06来不及参与的过去


Warning:

*很复杂的师生关系慎入。

*人物背景及经历随剧情变动,OOC很有慎入。

*配合剧情需要任何制度都是假,请不要太认真慎入




我为你做的,我靠近你的,都是情不自禁的。     凌远—




感情很奇妙。

 

他吸引着你盲目接近,可当你靠的越近,你看的越不清楚,也许恰恰就是因为太在乎了,所以你看见的,都是跟他有关系的事情。

 

而有些时候,现实总是会在你就快放任自己沉到海底时,伸手拉你一把。

 

 

「老师找我来的原因是因为熏然吗?」

 

「最近熏然的成绩提升的很多的样子,但是离理想的大学还是不够,你有空的话我想让你帮他加课。」

 

「没问题,我会再找一天假日晚上空出来。」

 

现在还是学校上课的时间,所以李熏然还没回家,但是今天李晰茵放假,而凌远下午没有班,所以他就应了这个很突然的约,来到了熏然的家。

 

「对了,希望你别跟熏然说我今天找你,也别跟他说我今天放假。」

 

「恩…好。」

 

这个要求很奇怪,如果说不要说她找自己还可以理解,可是放假有甚么好不能说的? 不过即使是这样,凌远依然很有礼貌的应许,而且李老师看似就还有其他的话要说。

 

 

李晰茵确实还有话要说。

 

「你跟你养父的关系,最近还好吗?」他看看凌远,总觉得他实在是成长的太快了,他记忆中,以前的凌远可不是这样的。

 

「嗯,还行。」

 

凌远家里的事情,李老师是知道的,所以他没有隐瞒,虽然他养父对他很好,但是他们的关系认真说起来,就真的是 “还行” 吧。

 

可是他不懂现在为什么问这个?

 

 

「我看的出来他是为你着想的,你也不必再继续压抑自己,既然都搬出来了,过尚你想要的日子,就好好的生活。」

 

以前他们俩也时常讨论这样的话题,李老师是的一个看出他超龄思想的人,从不用对待孩子的方式跟他说话。

 

「起码,你还有爸爸。」但这话让凌远抬起头来看她。

 

 

他有疑问,但他没说,他这几次来,都没看见李熏然的父亲。

 

「不是甚么忌讳,我从你那辞职后,没多久他就过世了。」李晰茵知道,凌远向来都是这样贴心,可是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

 

凌远突然有些心疼李熏然,当时他记得李熏然还在地上爬,连话都还不会说,搞不好都还不认识他父亲的脸,那么这些年来。他们母子俩个独自生活,一定很辛苦。

 

「所以我一定要让他,去当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李晰茵其实也做好了要拜托凌远的意思,毕竟凌远现在是熏然的导师。

 

「他是在一次任务中过世的。」

 

凌远之前就听李熏然无数次说过,他要去考警大,可是另一头老师又说,她什么都可以妥协,只有这个不准,现在他知道为什么李老师不让李熏然考警大了。

 

「走之前他让我好好照顾熏然。」

 

李熏然不知道他的父亲是做甚么的,也不知道他的妈妈为什么不让他去,因为对李老师来说,他没有商量的余地。

 

让熏然好好的,安全的长大,是他丈夫临走前的心愿,也是他的。

 

「这是老师不当医生的原因吗?」他记得老师是很突然就辞掉了家教的工作,本来说要当上主治之后才辞的。

 

李晰茵本来是一个医生,却在大好的巅峰放弃了这条路,当时的凌远其实是没想明白的。

 

「…嗯。」现在可以轻松的承认,可是凌远知道这个决定有多难。

 

当时的李老师对她的工作有多热爱他看的出来,因为她是从来不会拖时间下课的,每次问她有什么急事,她都是要回医院去工作,不论多晚,不论天气如何。

 

在李老师离开他们家里之后,凌远也有几次找过他父亲,想知道老师往后的安排,特别是他上了学后,跟即将要毕业前,很多次他都想找到当初那个传说中的天才医生,他的家教老师。

 

后他问了他父亲才知道,李老师辞去了医院的工作是因为,她说是要在家里专心带孩子,所以她没有继续当医生,都是为了李熏然。

 

为了那任务殉职的父亲,李老师必须身兼父母于一身。

 

她要赚够钱,但又要有充足的时间来陪伴这个孩子,所以她辞去了会长时间不再家里,有随时被传唤可能性的工作,选择了一个收入稳定,又准时上下班的办公室上班族。

 

她放弃了大好的前途,放弃了这一个,曾经被人称为医学界最有希望新星的头衔,只是为了要给她的儿子一个安定的环境,然后陪他长大,就这么简单。

 

她放弃了梦想,可是换李熏然稳定的未来。

 

对于很多人来说,也许是很难做到的。

 

可是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这再简单不过了。

 

 

「熏然很听话,从小到大他都没给我找过甚么麻烦,唯独他很坚持他要做警察。」

 

说到这里,李晰茵真的是露出无奈笑了,然后看向凌远,那是曾经她也出现过那种,无可奈何的笑,没办法,那是他儿子。

 

「你说这是遗传吗…?」

 

不过李晰茵也知道,是她自己给的教育造就的,因为她从小就灌输李熏然,警察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职业,以至于他从小就把这当作是一个目标。

 

小时候童言童语的很可爱,但等到他大了真的确定了,李晰茵才发现,想要让他走别条路,好像已经来不及了。

 

 

对于这种亲密的亲子关系,凌远向来都避开的远远的,在他的认知里面,父亲与母亲,这些都是跟他无关的事情。

 

家在大,他也感受不到家人的温暖。

 

对他来说,这样甜蜜的负担,他一点感觉也没有,但他很讶异,他听到这件事情,唯一会心里波动的,只有这件事情的主角是李熏然而已。

 

「遗传学的事情,老师应该比我清楚。」

 

所以凌远只是绕开了他的话题。

 

 

 

而且凌远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先解决。

 

「我帮你看过了历届的考题…」

 

李熏然又在上课的时候神游了。

 

他最近总是盯着凌远出神,凌远正在给李熏然划出课本上必考的重要单字。

 

「所以今天再给你划三十个单字,还有十五到算式,这些都是我帮你整理过,很有可能会出的题型,下一周记得要给我…」

 

不仅是单字,凌远还帮他整理了练习题,还全都是他自己设计的题目,没有一题是从教科书上抄摘下来的,因为他想亲自出的题目,能帮他更好的了解李熏然的程度。

 

 

但李熏然没有听进去,至少是内容没有听进去。

 

在他眼里专心上课的凌远,声音突然变得很好听的样子,原本凌远都坐在他的对面,可是最近他总是边教学,边看他解题,所以不知不觉就坐来他的身边。

 

其实李熏然现在是有些烦恼的。

 

他昨天去见了那个约他见面的学妹,果不其然那个学妹跟他告白之后,问他的意思是甚么。

 

可是他没谈过恋爱,实在不知道这时候该怎么办,好再对方是个大胆又心细的,学妹跟李熏然说,让他跟自己约会几次,然后再做决定。

 

所以他们俩个周末的时候,就决定要一起去看电影,就当约会了。

 

如果是约会的话,凌老师也约过会吧? 毕竟都是当医生的人了,年纪也不小…

 

他侧过脸去看凌远,发现凌远的鼻子挺高的,这么一看,眼睫毛好像也很长,眼睛…是很深邃的双眼皮,还挺好看的啊,他以前应该是很多女孩追的类型吧…

 

这样的人肯定经验丰富?

 

「熏然?」

 

然后他突然也发现了一件事情,就当凌远的手靠过来,替他改纸上的试题时,他整个人也会几乎贴上来,说话的声音就在他耳边,还能感觉到他嘴里的热气。

 

「熏然?」

 

糟了,他的心脏又开始乱跳的快。

 

话说回来,他们是以前就这么近,还他最近才靠的这么近? 难道是因为他最近才开注意对方,所以才发现两人的距离有所改变吗?

 

 

他们俩确实离的有些太近了。

 

一旁的凌远看着他喊了几声,但李熏然都没有反应。

 

可是他一低头就可以看见李熏然发红的耳根,还有他看似失焦的眼神还带着些水气。 最近的课程好像是有点高强度了一点,难道是身体不舒服?

 

他右手还握着笔,所以左手顺势就绕了另一边过去,往上摸摸他的额头,发现好像确实是有点热,但好像也不到发烧的程度。

 

「熏然,你还好吗?」

 

凌远顺手就往下握紧了他的肩膀,这个看似好像把他搂在怀里的动作,让李熏然一下子醒来了。

 

 

「啊?」

 

然后一醒过来的李熏然,转头就看见蹙眉的看着他的凌远,在他眼前放大了好几倍,他的脸离的太近了,好像在往前一点,就可以亲上去了。

 

这个认知吓的李熏然一动也不敢动,他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好。

 

「你、你离我这么近…干嘛呢?」

 

听到他的话,结巴却僵硬着不动,所以凌远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点,他看李熏然的脸色,觉得他好像不太好「你刚刚听见我说的了吗?」

 

「啊…好..阿不是,恩..听到了。」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在回答什么,可是现在不要跟他说逻辑,这种时候没有什么规律可言。

 

凌远好像有点明白,但是他一句话都没有说,他觉得这么傻愣的李熏然很可爱,也没有打断他的注视,就放任他盯着自己出神。

 

放在桌子上的手指,不自觉的,跟他的手指接触着,他们都没有发现这个温热的感觉,他们也都舍不得发现…

 

直到凌远微微勾起一边嘴角,往他头顶上轻柔的摸了几把,晕的他都要倒下了。

 

 

说起来,这段日子里,他好像错过了很多事情。

 

例如他们两个是甚么时候开始,会不自觉靠的很近的? 又例如,凌远是甚么时候开始,时不时的会摸摸他的头和手。

 

还例如,凌远现在都是喊他…

 

 

熏然。

 



tbc

----------

啊啊啊...我真的是不能在填坑的时候乱看东西的一个人!

我最近又开始了我的前半生,突然二次恋爱了贺涵(谁跟你XD

虽然灵感源源不绝是一件好事情,但是....嗯... 


另外,牵牵小手摸摸头什么的,怎么能这么戳我呢?

那种不经意的发现你们越来越近,心跳的声音都害怕被对方听见,这种小恋爱,实在太适合卷卷毛的李熏然了!虽然跟卷毛有什么关系我也不是很懂~

虽然我是一个不会谈恋爱的人,但是凌李会谈啊!那就世界圆满了!

最后,大家快来跟我聊天!

聊著聊著,小郎可能就回来更新啦!(呃...也没那么快23333


评论 ( 18 )
热度 ( 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