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一百公分的距离 05虽然现实很残酷,但你在我的幻想里

Warning:

*很复杂的师生关系慎入。

*人物背景及经历随剧情变动,OOC很有慎入。

*配合剧情需要任何制度都是假,请不要太认真慎入。

 

 

在我彷徨的时候,你比我更加烦恼,原来我们曾经那么傻,可是谈恋爱不傻,就不真了。  李熏然—

 




那天之后李熏然就没有再故意耍些小手段。

 

专心学习下,发现凌远教的他都觉得很简单,原本以为好像是很基础的东西,所以他学起来没甚么障碍,可是原来是因为他从没有认真的看过学校上课的东西。

 

由十两个星期后的小考发上考卷的那一刻,他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就是突然觉得这张考卷上的题目都好简单。

 

台上的一分钟永远都有台下的十年工,凌远不知道花了多少功夫,才帮他把课本上那些繁杂的问题,都变成简单的范例。

 

他记得他妈妈说过,凌远当医生前,念的是我国最好的第一医院附属医学大学,以前是年年领奖学金的高材生,所以在他的眼里,这些难题都不是难题。

 

终于,在他第二次小考后,李熏然破天荒的拿到了所有科目全都是85分以上超目标成绩,他拿到成绩表的那一刻,除了他身边的人都称赞的让他有些小小的成就感之外。

 

他好像突然有那点开始崇拜凌远了。

 

心情愉悦的李熏然望向窗外,突然想起了他的导师,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些甚么?

 

 

「哈啾、」

 

此时在第一医院的凌远种种的打了个喷嚏。

 

「师哥,感冒了?」赵启平坐在他面前跟他说话,拿起杯子正要喝就看见凌远打了个喷嚏。

 

凌远摆摆手让他继续「没有,没事,说你刚刚要跟我说的。」

 

「喔,我是说我妹妹,她前几天居然指着杂志上的一个爱马仕包包跟我说她要那个,现在的学生都在想什么? 我是越来越不能理解了,你说她每天都穿制服上课,要爱马仕包包做甚么?」

 

休息时间,赵启平跟凌远两个人在食堂吃饭,念书时期虽然只跟凌远相处过短短几年,但是赵启平跟凌远很有话说,他也什么都跟凌远说。

 

「少牵拖学不学生了,是因为你惯着你妹妹,跟她几岁无关,再说青少年本来就有一些比较特殊的时期,她念的是私立贵族学校,是你自己要把她送去那的,就不能怪环境让她变化。」

 

赵启平把她妹妹送到了私人的贵族学校,那里都是些富家公子的二代,她妹妹在里头当然会不自觉的被影响,这很正常。

 

再说赵启平是真的太惯着她妹妹了,从小就是要甚么给甚么,舍不得打舍不得骂,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闺女。

 

那也是一个年轻爸爸了。

 

 

「是是是~你呢? 我记得你那个学生也是学生啊,你跟他相处的怎么样?」这个问题赵启平其实也只是随口一问,因为他对他妹妹确实是很好,他没想过反驳。

 

「他可不一样,人家聪明的多了。」

 

可是凌远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认真的回答了起来,而且还是用那种傻哥哥的心情跟口吻,彷佛他家的弟弟比你家的妹妹好多了的样子。

 

「一点就通,完全是资优生,长的还可爱,没有不行的。」

 

「哇…你这什么味啊…酸!」赵启平拿起筷子打了一个叉,让凌远住口,因为他简直要听不下去了。

 

 

 

事实证明李熏然不仅是脑袋好,他体能也很好。

 

压哨三分球入网,以李熏然为首的班级在他最后一球下拿了胜利。

 

「你小子打的越来越好了啊!」他刚刚从篮球场下来,来到更衣间才换下衣服,就有一巴掌往李熏然臀部拍下去,他一转头才发现是他的同学,他笑着跟他击掌。

 

另一个跟他感情也不错的同学也来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勾了上去「唉唉,长得帅、运动又好,真的是很让人羡慕!」

 

「如果说只有这样就算了,最近好像连成绩都变好了,男神在侧,我们毕业前还能脱单吗?」刚刚一掌拍往他屁股的男孩换好衣服就靠在一旁看着他。

 

「怕甚么! 男神都还没脱单呢!」

 

「也是!」

 

李熏然只是摇摇头笑一笑,他这两个同学最喜欢开他玩笑,所以他一向没认真,只是打开了自己的柜子准备拿毛巾。

 

 

「这是谁放的?」

 

可是他的柜子里却躺着一封信,粉红色的爱心贴纸,一看就知道里面大概会写些甚么。

 

听到李熏然的问题,另一个正要准备出去的同学才想起了「那个是刚刚学妹托我给你的,可是你在场上,我就先放你柜子了!」

 

「情书啊!」

 

话才说完,刚刚那两位同学就凑上来看着他手上的信,可是却没有甚么惊讶的感觉,毕竟这也不是李熏然第一次收到情书了,这小家伙长的好,从入学开始就桃花不断。

 

李熏然只是看着手上的那封信,陷入了沉思。

 

两个好友的手搭在背上让他突然肩膀一沉,这个触感让他意识到,即使被人开玩笑的碰触到身体的部位,这不都是男孩子间很常做的事情吗?

 

可是那一天在他家里,凌远抓住了他的手掌,拇指摩娑传来的触感他到现在还有一点记忆,不自觉得他就有些脸红,可是刚刚他同学打他的时候他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糟糕了,他该不会是…

 

不对! 应该不太可能会这样才对,虽然他没谈过恋爱,他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对谁有感觉这个还是能分辨的…吧?

 

这个沉思让李熏然一直到回家了,到他跟凌远坐在一起,到凌远帮他上课的时候到底讲了甚么,都不是很听得进去。

 

 

「这个句子不能这么用,跟我们平时说话的方式不太一样,改正过应该是这样…」

 

凌远看着他的课本,他看着凌远的侧脸,视线再顺着凌远拿着笔的手,落在他的本子上写着甚么,然后他就开始发呆了。

 

还记得他下课的时候看了那封情书,这次这封信不外乎也是告白的内容,要在平时,他都会看了之后,然后好好的写封回信或是当面婉拒对方。

 

可比较不一样的是,这次这个女孩不仅是告白,还很大胆的约他出去了,而李熏然居然认真的在考虑不要赴约。

 

他在想是不是因为,他也到了会开始关心恋爱的年纪,这么刚好的,他身边就出现一个温柔体贴的人物标竿,凌远。

 

又聪明长的还帅,因为凌远好像是那种,连男生看了也会觉得很有魅力的对象。所以,这种男神等级的人物在他身边出现了,他其实是想学习他,但是误把这种心情转化,所以误会了?

 

他以为这个是喜欢?

 

 

「李熏然,你有在听吗?」

 

所以他觉得他应该去赴那个学妹的约,他这年纪就算约个会应该也没甚么关系吧? 他都这么认真的在念书了,成绩也往上爬了,那他去约个会也不要紧吧?

 

「李熏然。」

 

「啊…?」

 

凌远看着李熏然回答他了,可是眼神还是换散的盯着他看,他忍不住皱眉,就伸手去用力的捏捏他的鼻间晃了晃。

 

「啊、干嘛啊?!」被揑疼的李熏然这才发现他刚刚在恍神,恍神之余还这么直勾勾朝人家的方向看。

 

「我才想问你干嘛,神游什么?」

 

他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最近几次上课李熏然总是盯着他出神,一开始叫他还会马上有反应,可是最近都要喊他喊半天才有反应,他是怎么了?

 

「没有啊…」

 

说谎还这么容易被看出来,于是他伸手想捏李熏然的脸,可是却被他明显的避开了。

 

凌远奉在空中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稍微侧身一点看着他,李熏然那双大眼睛现在飘忽不定的,这点也很奇怪。

 

以前不管怎么样,李熏然看着他的眼神都像是勇往直前的狮子,可是最近总是避开他的眼神,以前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避开的,但看见他一闪而过的脸红跟神态,凌远好像有点猜到是甚么原因了。

 

「小孩子好好念书,别想些有的没的。」,但是他也不敢往在深的地方去想,而故意用称呼区别开了他们两的关系。

 

转回身来继续看着李熏然的课本,帮他把今天的重点都画起来,可是他心里一股烦躁感油然而生,他自己是很清楚这是甚么感觉。

 

可是有些情,即使你察觉到他在变化,也绝对不能坦诚,就算是对自己的内心也一样。

 

一旦坦承了,就会变调,就会失控。

 

 

凌远需要摸索自己的内心。

 

赵启平看着凌远坐在对面,桌子上的午餐用筷子摆弄着,但始终没有夹起来送进嘴里,又或者是一块萝卜他可以嚼好久。

 

最后赵启平伸出筷子,往凌远的盘子那里偷偷夹起了一块红烧肉,然后他就震惊了!

 

平时凌远一定会敲他的头的,但是现在居然没有反应,而且视线在放空啊?!

 

「师哥..你在想甚么?」不过夹都夹了,赵启平便把那块肉送进嘴里了。

 

他们医院食堂的好处就是,即使他们两个放开声音的在讲话,其他的人只会埋头苦吃,并不会注意他们的举动。

 

凌远终于放过了那筷子,转而拿起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口「我不想说出来。」

 

「那你就别想了好吗,你这个样子太奇怪了,我都不习惯了。」你摆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还不想说出来?

他师哥虽然还很年轻没错,但是他刚刚居然在耍任性吗? 

 

「…赵启平,你们吵架了吧?」

 

本来不想开口的凌远,后来还是决定开口,但一开口就是这种劲爆的问题,赵启平差点把汤喷在他脸上「什么啊…」

 

「我说你跟你那小开男友,今天早上你是乘车来的,没有让他载来,吵架了?」

 

「喔…对啊。」

 

赵启平有点把视线飘移走,但是他又很疑惑为什么师哥今天突然好奇起这件事情了,平时他要跟凌远说什么这类的内容,他都是冷漠的表情,然后要笑不笑的跟他说 “跟我无关” 。

 

虽然他还是会说,但今天是怎么了?

 

「为什么吵架?」可是凌远今天真的很执着,他是真的要问,不是找个话题聊而已。

 

而他问为什么,就让赵启平想起了他跟他那位男友的问题,他认不住叹了口气「嗯…越再一起越觉得,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思想差的太多了。」

 

「你们明明同岁不是吗?」

 

「思想差距跟年龄是没有关系的,不管我们差了几岁,能互相了解就是能,不能就是不能。」赵启平耸耸肩膀,他也没有办法。

 

因为事实证明,不是年纪大的人就比较成熟。

 

也许很多事他们见的多了,看的会比较淡,但也不乏凌远这种,年纪轻轻就看透人间冷暖的人不是吗?

 

「那你们为什么不分手?」

 

「因为我还爱他啊。」这个问题赵启平倒是回答的快。

 

这个问题凌远没弄明白,他说他跟他的男朋友不能互相理解,可是他还爱他,也许他们还爱彼此,所以他们吵架可是不会分手,因为分不开?

 

「那…是甚么感觉? 担心下一次争吵或是,担心理想不同,可是想分又分不开,是甚么感觉?」实际上凌远恋爱的经验不算少,毕竟他在学校里算是很有人气,但是他从未有这样的感觉。

 

他不知道,什么是爱你爱到离不开你?

 

 

「我没有想跟他分开。」

 

可是想分又分不开? 赵启平觉得不是这样。

 

「即使我们思想不同,也在努力磨合,毕竟我无时无刻都想亲近他,既然身体想碰他,人又怎么离的开他呢?」

 

凌远面无表情,可是这句话让他陷入沉思。

 

无时无刻都想碰他…?

 

「而且你这这个问题很难,毕竟喜欢一个人,跟他是谁、是什么身分,是没有关系的。」至少赵启平是这么觉得的啦。

 

不过话说是这么说,但现在的社会里,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这种一视同仁呢? 别的不说,光是他跟一个富二代交往,就不知道大众是怎么看他的。

 

他猜如果爱情可以市调,那每十个人里面,总是会有两三个抱着 “这个人一定就是看他有钱,才跟他再一起的!” 这种心态吧?

 

再说到他们两个人的性别都是男人,即使现在社会风气这么开放了,可是他们两牵着手走在街上,还是不免会被侧目。

 

居心叵测的人太多,所以爱情变得不再这么纯粹,我们总说可以不想的那么复杂,可是真的可以简单化吗?

 

一对年纪差很多的恋人总会被人指指点点一两句,一对身分差很多的恋人总会被怀疑居心不纯,一对同性的恋人总是被是人指责。

 

有这么多案例围绕在身边,我们何以证明 “其实没这么复杂?”

 

不知不觉中我们给爱附加的条件太多,给爱定义的规矩太多,许多人以他们心中的道义来定位所有人的心,所以我们才总是在追求最单纯的爱情这条路上,跌跌撞撞。

 

爱情虽然纯粹,但人心总是这么复杂,我们猜不透他们,他们也猜不透我们,想要单纯的抛开所有成见去恋爱,实在太难了。

 

面对这个不单纯的社会,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

 

可爱情予每个人如此不同,要怎么迎合大众的口味?

 

理想很美好。

 

但是现实残酷的多了。

 

 

 

 

TBC

---------

这篇文要从现在这个状态一直写到李熏然念警校当警察

背景虽然是现实向,但是因为我打著谈恋爱的主题来写,所以虽然会有很多烦恼,但绝对不再上面著墨太多…

就是不会真的遇上这些烦恼,都是正常发展下会有的思考而已,请不要担心。

少年李熏然要跨度到警察李熏然,真的好考验演技啊!(是我的功力2333

我需要你们给我精神粮食,就是来跟我聊天吧XD


评论 ( 20 )
热度 ( 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