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 一百公分的距离 04世纪大无赖

Warning:

*很复杂的师生关系慎入。

*人物背景及经历随剧情变动,OOC很有慎入。

*配合剧情需要任何制度都是假,请不要太认真慎入。

 

 

一开始的印象不太好,但开头不一定会是结局,我在我们身上印证到了。   凌远—





「你刚刚想去哪?」

 

原本凌远是很期待他的教学生活的,但他没想到简直是愉快的太大起大落了。

 

「我…」

 

他万万没想到第二次上课李熏然就出了大状况,所以他们俩正坐在房间里严肃的对看,李熏然就像是做错事情那样的,双手放在膝盖上,在书桌前坐的好好的,反倒是凌远就翘着腿、抱着手看他。

 

「你想逃课。」然后他直接说出了李熏然没说完的话。

 

说实在的,他今天是有点早来了,因为他准备了练习题要给李熏然。

 

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知道李老师现在是职业妇女。

 

他上次问过了,以前在李熏然还没上高中时她都是准时回家做饭的,可是自从李熏然上了高中一年级,参加了校内的课后补,她就开始加班,所以通常这个时间她都还在公司上班。

 

凌远用想的都知道,李老师是想要多赚一点钱,并且她把她的时间都拿来用在李熏然的身上了,而且照这个情况来看,不管是甚么原因,李熏然的父亲肯定是不再的。

 

他小时候的印象比较深刻,所以他原本以为李熏然长大后也是可爱又听话,可是没想到他也这么不懂他母亲的用心。

 

「你如果跟我保证以后没有这样的事,今天我就当作没看见,可如果你继续固执的话,就完了。」

 

而面对凌远摆出的姿态,李熏然也有点难办,因为他现在很想要说出一些很没礼貌的话。

 

「我很清楚我妈这个人的个性,如果我不做点什么,他是不会明白,我有多不希望去考那个该死的大学,又有多不希望你出现在这。」

 

「所以你就可以不考虑她的心情了?」凌远对李熏然不熟,现在的她说话当然是多向着自己曾经的老师多一些。

 

「你要知道请我一个小时并不便宜,她为此加班到这么晚,也许就是因为这个。」

 

另一方面也是凌远听说过,其实李熏然不想要李老师给他请家教,因为他压根不想考那间大学,可是李老师用心良苦的把他栽培长大,李熏然怎么能不体谅到她的心情?

 

 

「我知道!」

 

但听到这话的李熏然就不怎么开心了。

 

「她的用心我当然知道,她母代父职的把我养大,她有多为我着想,难道我会比你不清楚吗?」他抬起头来看着凌远,眼神让凌远有点讶异,气势汹汹的。

 

没有办法,因为他不想让凌远用一个长辈的姿态跟他说话,即使是他母亲的旧识她也不喜欢,他就是讨厌凌远把他当成一个小孩子的目光。

 

「我听说过了,老师您是医生,在别人的眼里你就是一个人生胜利组。」她母亲不知道说过过多少次凌远的好话,对于他是医生的职业也是赞不绝口。

 

「可是人人眼中的好工作并不一定是我眼中的好工作,我有我想做的事情,我的目标是警大,而且那并不是甚么坏事不是吗?」

 

自顾自的说完后李熏然叹了口气,好像有点受不了自己的样子喃喃自语「算了,我干嘛跟你说这些…」

 

可是这房间就这么点大,凌远都把他的碎碎念听进去了。

 

「如果你可以说服李老师的话,就能不再见到我,但在这之前你必须乖乖听我的话。」这个李熏然说话清晰有条理,不像是那种热昏头的英雄梦做多了的样子,可是现在他的雇主是李老师,他也没有办法。

 

「否则,我会用你想象不到的方式惩罚你的。」他发誓他也不想。

 

听到凌远轻飘飘的这一句话,李熏然惊讶的看着凌远,没想到凌远居然挑挑眉看着他。

 

「李老师说的,教学方式随我来,想怎么惩罚就怎么惩罚。」

 

其实李老师只是随便他的教学方式,最后一句话是他自己加的,反正李熏然逃课在先,他也不敢去跟他妈妈验证自己的话。

 

「你这是在威胁我? 你怎么这么无赖?」

 

看李熏然果然如他所想的反应,凌远这才心情好了一些,拿着他的课本翻了开,还给了他附加一个威胁。

 

「那是因为你还不太熟悉我,很快你就会知道我不是只有 “一点” 无赖,反正,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了解彼此。」

 

「我、」谁想了解你啊?!

 

李熏然真的没想到,这个外表看起来人模人样的医生,为什么这么一肚子坏水? 妈妈真的知道她以前的学生个性是这样的吗? 

 

看着对面的李熏然忿忿地打开课本,然后时不时的还看他一眼,最后根本放弃跟他交流就自己埋头在书里,从他的头顶都可以看的出来他不服气。

 

这画面可爱的让凌远心情意外的好。

 

好到他还得要努力忍住,才能不让嘴角的笑溢出来。

 

 

---

 

虽然在这之后,李熏然依然没有放弃让凌远走的念头。

 

不过他改变了一个方式,说真的以他对李熏然不太熟的了解,这个方法好的连凌远都有点佩服他。

 

李熏然抬起眼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的凌远,他手上拿着一张纸,面色凝重,可是除此之外看不出甚么其他的表情,眼神跟他的一天来的时候一样,没有任何起伏。

 

可是他感觉凌远的内心肯定不平静,因为他手上拿的是他这一次小考的考卷,而那张英文考卷…

 

他只考了55分。

 

李熏然没说话,凌远也没说话,但是他盯着那张考卷看已经有足足十分钟了,拜托喔,他要念自己就干脆一点不好吗? 他这样不动声色的是甚么意思?

 

「我说,老师啊…你、」

 

「好了,打开你的课本吧。」

 

可是就在李熏然先忍不住开口后,凌远却收起了那张考卷,甚么也没说就要进入今天的课程,李熏然默默的打开了课本。

 

「今天先从这里开始。」凌远拿出笔来,指了指他课本上的某一角。

 

「…难道我考的这么烂,你都不说些甚么吗?」

 

但是最终,李熏然还是没有认真看凌远比的哪里,因为他不懂,凌远给他上课两周,可是他完全没有达标,反而还下降了,可是他都不说些甚么?

 

 

「你要我说甚么?」

 

听到李熏然的话,凌远才把视线从课本上移到他脸上,因为手术做久了戴着隐形眼镜不舒服,所以少见的戴着黑框眼镜的凌远,透过镜片看着他。

 

凌远抬眼看他的那一瞬间,李熏然心跳加快了两拍,不知道是被帅的,还是内心怕的。

 

「你就不念我? 也不帮我改正吗?」

 

「我认为没有必要。」凌远笑了笑,他觉得这个孩子果然还是个孩子。

 

反正心思单纯也是好事,他总觉得现在的孩子都太没有童心了,不像这个李熏然,他在想甚么总是很好猜,都写在脸上。

 

他把考卷随手就还给李熏然,看着李熏然愣住的样子,他就顺便跟他讲讲为什么,反正他心情好「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人,睡着了是绝对叫不醒的吗?」

 

小心翼翼的害怕回答错误,李熏然对老师的印象一向都没有甚么好回忆「…甚么人?」

 

「装睡的人。」

 

李熏然刚刚一下子没弄懂他要说甚么,就随口问出来了,可是听到凌远的答案他就明白了,为什么凌远不念他,因为他都清楚知道这些问题的来源。

 

他一下子有点脸红,因为感觉他的小把戏在凌远的面前,都会被他简单的识破。

 

凌远就知道李熏然很聪明,一点就通,可小聪明用错了地方,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李熏然不愿意考李老师指定的名牌大学,可是他知道李熏然故意考烂只是为了要逼退他。

 

「你都知道,那你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直接揭穿我? 而是还要等我自己来问你,难道是把我当傻瓜一样吗?

 

「既然你这么费心的制造机会,那我为什么要说? 还是说你认为我会因为没有把你教好就自责,然后离开?」

 

凌远看了看这张考卷故意写错的答案,其实某种程度上一点点小小的玩笑他是不会在意的,而且这张考卷也让凌远看见了李熏然的天赋跟他的程度。

 

这张纸上不只是写错的题目,还充分的表达了李熏然到底根本是个聪明孩子,因为他连故意写错,都写得让人不容易察觉。

 

 

「哼哈!」

 

没好气的哼了他一声,凌远很意外他居然把这种任性表达的这么明显。

 

「你一定是那种明明看透别人再耍把戏,可是却默默的不出声等着他出糗的那一类人,心机鬼,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长大的,肯定平时都在算计别人…」

 

他撇开头去不想再看他一眼,他没弄成功,嘴上逞逞能总可以了吧?

 

 

“我以为你是个聪明孩子,你觉得这样对你有好处吗? 你以为对我这样,就可以把我赶走?”

 

“你的情绪要让别人不易察觉还有得学呢,但你不能永远都带着伪装过日子,你要学会开心,相信我,这笔任科目都还要困难。”

 

 

脑里闪过曾经李老师的话,凌远任不住想笑。

 

李熏然这小子干的事情,除了表现出来的情绪比较外放之外,还居然是凌远曾经也做过的事情,他觉得他该相信甚么叫现世报了。

 

 

「看来我要想个办法给你一点惩罚。」不过,角色换过来也是有好处的。

 

所以这一次凌远却放下了笔,看着他的表情跟以往轻松的样子不一样,反而有一些邪恶的笑,李熏然觉得自己玩笑好像开大了。

 

「什么?」李熏然惊讶的看着他,他刚刚说什么?

 

惩、惩罚?

 

凌远是喜欢聪明人没错,可是仗着自己聪明就为所欲为,不是好孩子,因为这可是他的心路历程。所以他放下笔来拿了一旁的铁尺,他对李熏然伸出手。

 

「李老师说了不干涉我的教学方式,也就是说用甚么方法都可以,只要让你的成绩涨上去,所以既然你的成绩降低了,那我就要好好的管你才可以。」

 

之后他二话不说的,就抓住李熏然没有握笔的那只手,李熏然连躲都没有反应的过来,凌远手上的铁尺就在他的手心上啪的一下打上去。

 

「噢、你干甚么?」

 

李熏然痛的一下收回了手,他刚刚是打他了吧!?

 

看他摸着自己的手,凌远忍住心疼的把尺放回去,重新拿起笔来「下一次,不达标准少一分打一下,还有你在我这里的及格分数是八十分。」

 

「欸欸欸、现在已经不流行体罚了好不好?」简直不敢相信,下手真狠,铁尺可是很痛的啊!

 

「我也不想打你,这一下就为了你刚才出言不逊,对师长要有礼貌知道吗?」

 

 

因为他是男孩子,所以李晰茵对李熏然从小就是打骂教育,他也不是第一次被打了,而且李熏然也知道刚刚他说话有点没大没小了,所以也不好说些甚么。

 

「对不起…」

 

可是既然是他先说话没礼貌的就要道歉,因为他从小受的教育就是这样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位老师,就是总感觉可以随意的说话。

 

所以不自觉的就爬到他头上去了。

 

 

而凌远对有一些讶异,他错了,李熏然跟他不一样,这孩子比他坦承。

 

看着李熏然的手,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真的有点狠,他手心上的一条红痕还没退下去,看来是很容易留下疤痕的体质。

 

「还疼吗?」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就上手抓住了李熏然独自搓着搓着的手,紧皱着眉头看他的手掌,拇指轻轻抚过了那道痕迹,他刚刚也没打这么大力吧?

 

被拇指给这么轻轻摸过去的手掌有一些痒痒的,李熏然一个闪神,就不自觉的握紧了他的拇指,然后又随即放开了他的手。

 

「不会了…」

 

「好好上课。」

 

凌远放开了他的手,然后一张大大的手掌拍上了他的头,那一下不是很大的力道,却让李熏然有些晕呼呼的。

 

结果那天他上了什么课,其实他也有一些忘记了。

 

他只记得凌远的手很大、很暖。

 

 

 

TBC

-------

大家好,几天不见了!

李熏然跟凌远也终于牵手手了,明天是不是可以亲嘴嘴了?(太快对不起

然后今天写这篇的时候发现,我就是一个三心二意的人~

这篇都还没写完,我又想写新的庄季了。

大家喜欢超级英雄AU吗?

嗯?!

嗯...

不管,我超级喜欢。

所以我要写(任性

 


评论 ( 23 )
热度 ( 8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