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 一百公分的距离 03 挡不住的缘分

Warning:

*很复杂的师生关系慎入。

*人物背景及经历随剧情变动,OOC很有慎入。

*配合剧情需要任何制度都是假,请不要太认真慎入。



原来所有事情都有原因,讨厌一个人不能说得太早。   李熏然—





凌远没想到还可以遇见她。

 

时间已经过了很久,凌远认识她的时候,自己大概也才十几岁出头。

 

李老师当年也是医学系的实习医生,他的父亲早期时常在医院工作,恰好也有朋友认识到李晰茵,就这样被他的父亲托用关系辗转请来当他的家教。

 

他依稀在大人们的谈话里面听他父亲说过,他们说李晰茵当初是医学系最闪亮的星,不仅漂亮,她还很聪明又有耐心,她是医学界的希望。

 

最后他考上了医学系,李晰茵也要成为正式的主治医师,却在离开家教任期时,她就这样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毅然决然离开了医学界。

 

在凌远的印象里,他这个老师永远是一头长发,身材高挑的美女。但奇妙的是过了十五年之久,她还是跟凌远当初见到的那样漂亮。

 

 

「我听说来代课的老师叫凌远,我还在猜是不是你,没想到真的是。」这世界真的有很多没想到的事情。

 

「你跟以前真是一点都没变啊。」不过没变的可不只有凌远。

 

李晰茵还是像凌远当初记忆中的那样,双眼总是充满了透彻。

 

凌远总有会被他一眼看穿的感觉,即使现在的他已经没有甚么好伪装的,但还是忍不住想起当年的事情,说话毫不留情的家教老师,但是偏偏他的真心相对,又让人无法讨厌。

 

「他是你儿子?」

 

而且凌远看了看身边的李熏然,又看了看她,他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李晰茵眼神飘了飘,看了看李熏然一眼,跟全天下慈爱的母亲一样的骄傲眼神「是啊。」

 

 

「就是小时候那个在地上爬着的然然?」

 

「对。」因为凌远当初给她教的时候,她已经结婚生孩子了。

 

对于他的丈夫凌远不知道,反正是老师的生活跟他没有多少关系,但是因为有几次她都带着她儿子一起来给他上课,所以他还有些印象。

 

老师总是会在空档的时候,看看在他房里的床或地毯上,自己玩、自已爬着爬着的儿子,然后温暖的呼喊他的名字,然然。

 

 

李熏然刚刚还在疑惑这两个人甚么关系,听见凌远的话他差点摔倒。

 

握曹、谁在地上爬啊? 都多久的事情了。

 

「熏然,你先进房间去吧,妈妈有话要跟凌老师说。」看着凌远好像有甚么想说的样子,刚好她也有些话想跟凌远说,所以他便让李熏然先进房间去。

 

「好。」

 

说实在的,李熏然对于他看见凌老师的震惊,还远比不上他妈妈认识这个人还要震惊,其实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不太喜欢这感觉,但是他一向都是很听话的,所以只好忍住好奇心就走进了房间。

 

 

客厅只留下了凌远跟李晰茵。

 

「老师想跟我说甚么?」

 

两人一起坐在客厅面对面,凌远没有马上问他想问的问题,反倒是先关心对方的问题,因为他还有当初李晰茵上课时严厉的印象,一时差点忘了他是来上班的。

 

李晰茵到了杯水给凌远,有些抱歉的样子。

 

「是这样的,我原本还在想是不是你,既然是你的话,虽然对你那位同事很抱歉,但是我希望,你能来当熏然的导师。」

 

李晰茵不认识赵启平,当初是人家介绍给他的,说赵启平是医生,她又对医生这个行业很有情谊就答应了。

 

她也不是不相信别人,可是现在既然有凌远,而且又刚好被她遇上了,那她还是希望是一个了解她过去,她也了解的人,这样比较放心。

 

 

「我? 可是…」不是他想拒绝,可是自己毕竟还是个在在线的医生啊,他来代课已经很勉强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可能很忙,但你也知道我这人的个性。」说着李晰茵露出一些说不出情绪的表情,这种犹疑不确定,跟没有自信的表情,凌远从未看过在她脸上出现。

 

「熏然最近有些不听话,但是这件事情我不能让步,他一定要考上我指定的大学。」

 

如果是其他的导师,可能会对于她的要求敷衍了事,可是他知道凌远对他还有当初教师的印象,如果是他的话,也许会比其他的老师好说话一些,也会多明白她一些。

 

虽然给认识的人雇用会有些压力,不过李晰茵确实是想要利用这种压力来达到他的目的。

 

「我相信你一定会帮我盯好他的,拜托你了?」

 

 

凌远竟然哑口无言。

 

老实说凌远对这位导师的心情有些特殊,小时候他因为知道自己是寄人篱下,对外难免有些冷漠,但是他向来伪装的很好,不过这份不成熟的伪装,当初还是被聪明的李晰茵一眼看穿。

 

所以他对她是敬畏的,即使是现在他已经没甚么好担心被看穿的事情,他依然记得当时的心情,眼前这人是多么直接的发现自己内心的冷漠。

 

「我会给你加倍薪资,也会配合你的值班表的。」毕竟为了李熏然李晰茵甚么原则都能打破,只有上这所大学不能打破。

 

「…我知道了。」

 

不过确实凌远当初能够好好的长大,没有阴影的成长,多半这个人也是有功劳的,所以凌远就更不知道怎么拒绝她了。

 

可凌远再看见李熏然的第一眼就有种莫名的感觉,他很难去形容,他当初为什么会给他递手帕,有很多事情都不是能三言两语说清楚的。

 

但可怕的是,就算他刚刚发现李熏然是他曾经老师的儿子,他都没有动摇过这份想要亲近的感觉。

 

现在还即将成为他儿子的家教,这就很难办了。

 

可另一边的李晰茵这才终于放心下来「谢谢你了!」

 

凌远笑着点点头,但他回去还得跟赵启平说这件事情,他一个来帮忙,就遇上了一堆旧人跟一堆事,他今天出门的时候肯定是把袜子穿反了才会这样…

 

 

---

 

而凌远觉得他就是被赵启平给卖了,还会帮他算钱的那种人。

 

虽然他事后接下了这份工作跟赵启平说,对方也觉得没甚么,只是他要求考上大学的奖金他要分一半,就当提成。

 

凌远说他不知道会不会考上,赵启平只回他 “如果是你教他,在笨都会考上!”

 

最后,他当然也没办法拒绝李晰茵的要求,于是他就在周末没有值班的第一个夜晚,坐到了李熏然房间里的书桌前。

 

 

「我听说,有交代你准备你三年来的大小考卷,我先看看吧。」

 

凌远上次只跟他的母亲聊到怎么补课,可完全没上到课,所以他就交代了他下一次来正式上课,并且要看李熏然的历年成绩。

 

看似乖巧的李熏然给了他一迭考卷,他甚么也没说,就接过来默默的仔细看了。

 

时隔多年又回到了书桌跟教学,只是这一回他不是学生,而是老师。这感觉真奇妙,但反正他是来上课的,他只要做好他的事情就好。

 

至少当时的凌远是这样想的,很多年后他才会发现他错了,甚么做好他的事情,他做的事情可多了。

 

但此刻,凌远不发一语的翻看着李熏然的小考考卷。

 

 

在这安静的几分钟内,坐在对面的李熏然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这个代课老师,他也没看过原本要给他上课的老师,所以他第一个接触的就是凌远了。

 

这个老师看着挺正经的,冷冰冰的,肯定不好说话,又跟他母亲是旧识,听说是以前他妈妈兼差当老师时候的学生, 现在是个医生。

 

他妈妈是横竖正反都把他夸了一遍,李熏然耳朵都要长茧,都听腻了。现在这么看着,李熏然什么都感觉不到,他只感觉到他未来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你这都是基础的问、题….」

 

凌远把卷子移开看他,就发现李熏然正盯着他看,还是眼神很赤裸直白的那种。

 

跟那天在路边看见的不太一样,今天的李熏然看起来不像是兔子,他的大眼睛看起来很清澈,卷卷的头发跟嘟嘟的嘴唇,比较像是…正在试探着不知道要不要接近食物的小鹿?

 

凌远为自己在心里过多的形容词差点赏了自己一巴掌,但他看的出来,这个男孩子肯定在学校就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类型。

 

恩…会激起女性母爱的那种可爱?

 

「…总之,题不大,但是基本公式跟基础文法要重新来,把你的课本给我吧。」

 

不对! 凌远你清醒点,你是来当老师的,李老师希望你可以启蒙李熏然,让他好好念书,不是让你来看他到底有多可爱的。

 

 

「给。」

 

实际上李熏然还是不想要有个家教在旁边,他这么大人了难道他书不会自己念吗?

 

但是这是第一天,他就当然的给面子配合一下了。所以李熏然乖乖的把课本交给他,然后就进入了一个高中课程第一课,基础教学整整两个小时。

 

不得不说其实他挺惊讶的,他本来觉得这个补习肯定很无聊。

 

但是一直到了要结束他都还没烦,凌老师上课的声音很好听,说的话很好懂,给出的练习题他也都做得出来,所以当他发现时间的时候,已经离下课不到十分钟了。

 

 

「程度还是不错的,明天我拟一些练习题来给你,你今天早点休息。」

 

「没有作业?」

 

就当凌远要结束今天的课程时,李熏然很讶异,他可是听说会有一堆的作业跟练习题的,没想到凌远就让他好好休息?

 

凌远盖上课本还给他,还看了他一眼「你还嫌学校作业太少,想要我出一些给你?」

 

「啊不不不! 这样就行!」李熏然赶快摇头摆手的,他可不想给自己找一堆的麻烦。

 

「那行,明天见吧。」凌远说完后就起身,拿起了挂在椅背上的外套,穿了上去。

 

「那、老师! 等等…」

 

他也不想管这个不知道几岁大的男人叫老师,可是他妈妈千叮咛万嘱咐的,说要有礼貌,人家是百忙之中过来给他补习的。

 

 

「怎么了?」

 

「这个还你,谢谢。」

 

看凌远要准备出门,李熏然突然想起来他前阵子借给自己的手帕,于是就打开抽屉,把他洗干净后折好的手帕还给了凌远。

 

看着递上来的手帕,凌远接了过去,其实他当时给了李熏然后,他也在想该怎么办,可是他其实没怎么用过那张手帕,所以他想就算了,没想到现在还有机会可以拿回来。

 

他不禁想起了那一天李熏然蹲在门外哭的样子,他听赵启平说过原因,后来也试探过了李老师,这个李熏然其实很不希望李老师给他请一个家教,难不成他就是为的这个事情哭的?

 

「我回去了之后还偷偷的哭吗?」

 

本来被人看见就够糗的了,没想到这个人还说出来,李熏然刚刚本来有很多的情绪,可是现在被他这一句话全给打散了。

 

他眼睛本来就大,现在看着比他高上很多的凌远,显得更圆滚滚了。

 

「时间已经到了,你可以离开了,老、师!」李熏然好像炸了毛的狮子。

 

其实看在凌远眼里就是大写的可爱而已,但是无奈他很不会应付这样的人,所以他只是笑,没做其他的反应,就照着他的意愿离开了房间。

 

反正在怎么讨厌,他明天还得见到自己,明天上课的时候,他会是甚么表情呢?

 

凌远在走出家门后,上了车都还在想这件事情,甚至等他意识到自己脑海里都是那只兔子的时候,他已经开了好久的车了。

 

看来他原本以为会无聊透顶的日子,将会过得很愉快。

 

 

 

 

Tbc

----------

凌远你就别挣扎了你总会是他的家教的!因为我就是想写你们两个谈恋爱啊!

愉快之馀,总有一天你还会启蒙他一些别的,你就投降吧XD

 

最后,啊…我简直忙的要吐,老板我要休息几天!(举手

不过好久不见还是想跟你们聊聊天,快来给我精神粮食(抓



评论 ( 22 )
热度 ( 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