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一百公分的距离 01最重要的一幕

Warning:

*很复杂的师生关系慎入。

*人物背景及经历随剧情变动,OOC很有慎入。

*配合剧情需要任何制度都是假,请不要太认真慎入。



说起来,你并不是我人生里最特别的一个人,但与你相遇,无疑是我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一幕。 

                                                                                      —李熏然



第一医院是市内最好的医院。

 

公开的说,他有优秀的高级病区、全市最的好技术、最好的医疗环境和规模完善的体系。

 

他们还拥有间培育下一代医生的合作附属医学大学,别说是本校的毕业生,就算是其他的学校,几乎每个下一代的新星,都希望到这来工作。

 

往私底下说,他们还有被网民号称是 “最美护士” 和 “最帅医生” 集聚地。

 

刚巧站在大厅服务区的一个漂亮小护士看见了远方大门,有个年轻的男人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他最近都是这样的,所以小护士只是很平常的笑着跟他打招呼。

 

「赵医生早!」

 

「早早早!」没有多看那个漂亮小护士,赵启平用跑的进第一医院,好像有甚么在追着他一样的飞快。

 

恩…确实是有甚么在追着他。

 

就是时间在追着他跑,因为他在差两分钟就要迟到了,所以他飞快的冲上楼去,然后快速的来到他们的办公室,从墙上拿下了白袍唰的帅气披上去。

 

然后他跑到计算机桌前,却紧急煞车下来。

 

「师、师哥…」一身白袍穿得乱七八糟的。

 

凌远就站在他的桌前悠悠的转过身来看他,不禁摇摇头,然后抬起手表来看了一下时间。

 

「迟到一分半。」

 

 

Shit、可恶!

 

他已经尽全力跑了,没想到还是迟到了一分半,赵启平吞了吞口水,正在思考要用甚么理由打发凌远的时候,对方先开口了。

 

「说甚么都没用,这个月已经是第几次了? 每次都在最后一分钟跑进来,你干甚么去了?」

 

虽然他们共事的时间不长,毕竟这个赵启平还是个实习医生,以前做他学弟的时候相处时间也不长,但是凌远明明就记得他是个勤勉上进的好学生,最近却老是迟到怎么回事?

 

「嗯…那个…家里有点事…」

 

「甚么事。」

 

「不好说…」面对理由支支吾吾,问他甚么理由倒是拒绝回答的快。

 

看着赵启平想到伸手往他的计算机去,凌远毫不留情地把文件夹立在桌子上挡住了他的手,并且用他的眼神盯着赵启平看,要他给出一个答案来。

 

「那师哥…你能替我保密吗?」还是一个需要保密的理由?

 

「我先听听看。」

 

毕竟作为带着赵启平入门的他,就等于是他的师傅,虽然他们不同科系,他现在也不归自己管,但是那么多人都把赵启平当成是他保驾护航的学弟,他说甚么也不能不管。

 

「兼差…」

 

「你还有时间可以去赚外快?」

 

「我知道! 所以我才让你帮我保密的麻,再说是你自己要问的,如果你当甚么都不知道就可以不用管了啊….」

 

赵启平也知道他本身现在才刚当上实习医生,实在应该是要忙的没有时间可以兼差的,可是他真的需要用钱,大量的钱!

 

当然凌远也没有怪他的意思,他从认识赵启平那天就知道他有个需要他养的妹妹。

 

他的父母生他的时候已经年纪很大了,所以现在并没有在工作,他基本不往家里拿钱,反而是赚钱给父母安稳的住在国外,并让他们游山玩水,当然妹妹也是他养着,现在他妹妹才刚上高中,正是花钱的时候,他本人现在才当上实习医生,薪资还不是很高。

 

「要是被庄医生发现了呢?」凌远不自觉的压低声音,虽然整个员工休息室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他还是怕被人听见。

 

「我很小心的,你不说他就不会知道了!」

 

凌远的话一听就知道要帮他保密了,所以赵启平就打算老实跟他说了,他可不希望他那个医病区的导师抓到他每天早退的理由,想想就感觉耳朵会长茧

 

「那师哥你都知道了,能不能….先让开让我登入一下?」他眼看他迟到都要满十分钟了好吗? 他在不登入系统,他这个月的奖金就要飞走啦!

 

白了他一眼凌远才把文件夹移开让赵启平过去,然后在赵启平开心地打开计算机页面的时候,却看见了他的名字早就登入了医院的系统。

 

他惊讶的看着凌远,没想到对方只是斜斜眼看他一副冷漠的样子,可是赵启平简直想要流泪啊! 凌远早就帮他登入好了,一分钟都没有扣到啊果然是他亲师哥!

 

「最后一次。」看赵启平那欢天喜地的样子,凌远指着他的鼻子比了比。

 

「一定!」

 

摇摇头后凌远准备转身出去,他今天没那么早有诊,他只是来医院代教的,因为胸外科的庄医生请假,所以他早晨的实习医师讲堂就由他来代了。

 

而赵启平就拿了自己的东西跟在他屁股后面,因为他也是坐在底下的一员。

 

 

「最近老是差点迟到,我还以为你去约会了,没想到你去当兼差了,做什么?」两个人在走廊上,边走就随口聊了起来。

 

没想到赵启平叹了叹气「家教,给高中生补课,再说我约甚么会啊,还是赚钱实际,我妹妹今年上的私立高中,花费可凶了。」

 

「你还能当家教?」凌远还真不敢想象赵启平去当家教的样子。

 

「而且我记得你那个男朋友,很有钱的样子,之前几乎每天都是专车接送,还说过要帮你负担你的生活开销,你没答应吗?」

 

至于他那男朋友,大红色保时捷,天天都是跑车到门口接送上下班,凌远实在很难忘记。对方看起来也就跟他们差不多大的样子,可是却是他们财力的两倍,听说是某某企业的公子。

 

「别提了,就是因为这事我之前还跟他吵了一架,我可不想让人家说我图他们家的资产甚么的。」

 

一开始赵启平认为这样的富二代都是玩玩的,而且他也不缺人追就没理人家,但是对方再努力不懈后赵启平答应了,那个富家公子对他可好了,知道赵启平自己赚钱养家辛苦,天天买好吃的好喝的送上门,还想出钱出力帮他妹妹缴学费。

 

但毕竟要想平等的再一起,就不能把钱这一块搞在一起,而对方又习惯了高档的生活,花费可凶的,到现在妹妹的学费还没个着落呢,他这才要努力赚回来。

 

「反正我这工作时薪很高,不赚白不赚,现在的学生又都挺聪明的一点就通,我也乐得轻松,就是差他们个7、8岁感觉自己不再青春了而已。」

 

想的可真多,没想到那个万人迷赵启平也会为了这种事情担心。

 

「总之我最近刚结束了一个又要开始一个,这次是个官二代,家里为了让他上名牌大学,薪水给的是一般的两倍多,所以我今天下课得去跟他们妈妈谈谈,师哥你开车来的话载我一程呗。」

 

「你男朋友不载你去?」

 

「我就是不想让他知道,不然要又要吵架,赶紧的,行不行给个痛快话!」

 

「行,知道了,上课吧!」终于来到了教室,凌远站在门口看着他。

 

赵启平看凌远也要进去,就拉住他「今天你上课啊? 庄医生呢?」

 

「他请假了,想他的话我让他赶紧回来?」

 

这话当然是开玩笑的,凌远知道庄医生在赵启平的眼里可不是一般的可怕,虽然他看起来很温和有礼,但是赵启平就是觉得跟他上课是修罗场,说是彷佛他一个闪神都会被庄医生捉到的样子。

 

「别! 没来最好!」赵启平抢在凌远前面进去了,而凌远在他背后摇摇头,却又想笑。

 

原来这混世魔王也有害怕的人呢,看来得快点让庄恕回来。

 

 

---

 

「你给我请了家教?」

 

「我说了不要家教的麻!」这一头刚放学回来的李熏然,听见他妈妈给他一个惊天的消息,他马上就一口回绝了。

 

刚上高中那时他就跟他妈妈说过了,未来他不要考一般大学,他要去考警大。

 

他相信只要他好好锻练,以他的体能跟基本成绩,要进入警校应该是没有问题,至少可以低空飞过,可是他母上大人说甚么就不让他念警校!

 

这些日子里他们没少为了这些事情吵过,可是平时吵吵也就算了,现在眼看刚上高三,他妈妈居然就给他找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家教?

 

「你自己说说你上回考了多少分?」早知道她儿子会有这样的反应,吵了这么常日子现在她也不恼,只是冷冷的看着李熏然。

 

李熏然是极度忍耐,才没有翻出一个白眼来给他妈妈「我的成绩在努力点就可以上警校的,我不要考名牌大学,我想当警察…」

 

 

「我说了不让你当警察你听不懂吗?」

 

结果一说到这个她妈妈就生气,吼的李熏然抖了一下。

 

李熏然当然也知道当警察的工作内容,未来就是跟危险相伴的生活,所以他妈妈不希望他去当警察,他知道他妈妈希望他可以当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就好。

 

不需要当英雄,只求可以安稳的生活。

 

鲜少对他发大脾气的妈妈这么一吼,李熏然低头下来,看不清表情。

 

他听得出来他母亲有多生气,以往他们母子之间说任何问题有分歧时,他都会想着要顺从她,毕竟他生长在单亲家庭,从他有记忆以来就只有妈妈,他知道他母亲很辛苦,为了养育他浪费了大好的青春。

 

「从小到大你都告诉我,警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职业,别人可以为什么我不行…」

 

他有些委屈,声音也越来越小,他很不想承认自己有点难过,但是还是抬起手臂抹抹自己的眼睛,拿起书包转身就离开了家。

 

他母亲看他就这样跑了出来,着急的追过去玄关,可是看见用力甩门的李熏然,她却一句阻止的话都说不出来。

 

 

李熏然甚么话都没说就大力的关上门,结果就是出来的时候差点撞上一个男子。

 

对方正想开口「请问…」

 

「不知道!」就被他打断了。

 

这个男的他都还没看清楚长相,也还没看清楚是谁,就这样被李熏然越过,而且李熏然都还不知道他要问的问题是甚么,就气冲冲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只剩下留在原地的赵启平,看着那个穿制服的背影「哇…叛逆期…?」

 

 

其实他根本没看刚刚那个是谁,反正他现在心情糟糕的很,是谁都不是很重要。

 

他边擦眼泪边跑出去,到了小区大门口却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他是气急败坏的跑出来的,可是真的要让他离家出走,一下子还真不知道他可以去哪里。

 

他就在门口左晃右看,恰好被远远载赵启平来的凌远给看见了。

 

凌远就在车里,这么抬头一看就看见了这个穿制服的少年,头发微微卷卷的,眼睛大大还有点湿润,样子挺可爱,但是脸上的表情就跟一头被欺负的幼年狮子一样,又有点好笑。

 

该不会是跟家里人吵架了吧?

 

想起自己家里的养父母,凌远就在心里摇摇头,唉..现在的孩子啊,还是不懂家庭的温暖。

 

但是说真的,人家的家务事也不关他的事情,所以他也只是看看,就把车从他身边开走了。

 

直到车开远了,他还是忍不住看看后照镜最后一眼,没想到却看见那男孩慢慢蹲在地上无助的样子,那身影让凌远在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句粗话。

 

然后他最终还是把车停在不远处的路边,下了车回来到了那男孩的眼前。

 

 

蹲在路边的李熏然还不知道怎么办呢,就看见他眼前出现了一双干净的鞋。

 

他一抬头看,发现一个穿着简单休闲款的衬衫西装裤,还是一个很帅的男人站在他面前,给他递上了手帕,是格子纹的手帕。

 

凌远看眼前的小男孩就这么傻傻的盯着他看,就笑笑的把手上的手帕往前移动,要他接过去,所以李熏然就站了起来接过去了。

 

「谢谢…」

 

「哭得太久眼睑中的血流量会增加,眼泪的盐分含量太多也会刺激眼部血管扩张,刺激感觉神经后会感到疼痛,所以别用手揉,擦一擦吧。」

 

劈哩啪啦的讲完一串,他也一时忘记李熏然听的懂没有,反正就是哭久了眼睛会疼的就是了,他正要转身离开,又想到了甚么,转过身来看他,他还傻傻的楞在原地。

 

「对了,别马上滴眼药水,回去用毛巾冷敷一会,知道了吗?」

 

「喔…」

 

这个帅哥说话太像教科书,好像不管他说甚么感觉都是对的一样,所以李熏然只能点点头,然后看着那个人满意的笑了笑,就走远了。

 

李熏然低头看了看那一块干净的手帕,他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人真有趣,这个年头谁还随身携带手帕在身上啊…?

 

 

但等到他回神过来后,来发现他手上还拿着人家的手帕。

 

「啊…这该怎么办?」

 

 

 

 

Tbc

-------------

小郎童话:

很久很久之前,有个人说要写凌家教跟李同学的故事,可是就一直没下文了…

几天前,他终于他想起了这件事情,起因是因为一张照片,那张旁分又卖萌的网卡哥哥,勾起了他对李熏然狂热的爱。

今天,他来更新了!!!!!!!!  (结束

 

下一回甚么时候来? 

嗯,不知道,也许网卡哥哥再次出现卖萌的时候(不负责任XD


评论 ( 32 )
热度 ( 1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