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杜方 少爷与小霸王


*校园AU所以很清新

*纯纯蠢蠢的爱,OOC开到天际



01

 

青春是甚么味道? 就像十八岁的第一口啤酒,弹跳的气泡充满舌根,苦涩却让人着迷的晕眩。

 

 

02

 

看着眼前被保鲜膜完全包覆住,捆再一起严实的密不透风的桌椅,方孟韦楞在了原地。

 

他在心里大大的叹了一口气,可是他还要上课,所以他只好认命的放下书包,挽起衬衫的袖子,然后开始找着保鲜膜的封头在哪,打算把他的课桌椅拯救出来。

 

“太可怜了,这都第几次了?”

“自从他转过来之后就一直是这样,杜见峰那群人真的太无聊了。”

“嘘你小点声,被听见你就完蛋啦!”

 

身旁不免传来一些同学的讨论声音,可是这些都被方孟韦左耳进右耳出。

 

他也不抱怨,也不生气,因为他知道这些都没有用,就算他求救,也没有人会来帮助他。为他们都怕他们嘴里的杜见峰会找他们麻烦。

 

「欸,碍手碍脚,让开!」方孟韦边拆还被一个经过的男孩给推了一把。

 

他抬眼看了对方一下,发现是那个杜见峰身边的一个小混混,应该也混不到哪里去,就是他的小弟吧,反正自己的课桌椅肯定是他们的杰作。

 

「看甚么看!」那个男孩被方孟韦的圆眼睛看了一下,还有点生气,故意抬起手来作势要往他身上招呼下去,可是方孟韦闪都没闪,还往教室后头的主角那里看了一眼。

 

坐在教室最后面的杜见峰从刚刚就目睹了一切,可是看见了方孟韦的眼神,他就马上避开的转走了,所以没有收到眼色的小弟,既看不见杜见峰的眼神,又看见方孟韦无畏惧的样子就只是吐了吐舌头,回到座位上了。

 

 

「来来坐好,上课啦!」

 

好不容易等到方孟韦拆掉所有的包鲜膜,也要上课了,他看着自己桌上的早餐,他一口都没有吃到,只好默默的把他给收进了抽屉。

 

「小方,你旁边那一堆是甚么东西?」他们的班主任庄恕,看着方孟韦座位旁的一堆透明物体挑了挑眉。

 

方孟韦却只是摇摇头「庄老师,只是一些垃圾,我等等会处理掉的。」

 

他简单的一席话,解决了这些人的幼稚行为,说的就像是幼儿园的孩子不懂事,才弄出的一堆垃圾,他不会跟这些人一般见识,他会好好收拾好的样子。

 

听到他的话,庄恕凌厉的眼神飘过去杜见峰那群人身边,看到几个男孩子脸很臭的样子就知道了,这群人又在欺负方孟韦。

 

「杜见峰,等等你拿去丢。」

 

「为什么啊?! 他自己的垃圾!」杜见峰都没说话,他身边几个男孩子就忿忿不平,因为他们就是要整方孟韦的麻,这下子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可是庄恕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直勾勾的看着杜见峰「你听见了。」

 

「…嗯。」随便应声,就当作听见了,杜见峰随便看了看他身边的男孩,这群人就通通闭嘴了。

 

庄恕知道他一定会答应,于是就不管其他人了,开始了今天的课程。

 

 

03

 

他们俩个不是第一天这样了。

 

杜见峰与方孟韦,完全是不同的人,他们一个是小霸王,一个是小少爷,他们的气质全然不同,在学校里面是有名的死对头。

 

当然,杜见峰应该是所有人的死对头。

 

他在南高是有名的小混混,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他的成绩并不糟糕,而且要是细说起他的事情,你会发现,除了学校身边的所有的问题少年都听他的指挥外,他基本上也没干出甚么不得了的大事情。

 

但是因为一群爱打架闹事的孩子都听他的,这些人平时欺负谁,他也都不管。而他表现出讨厌谁,这些人就帮着欺负谁,所以,大家都觉得,杜见峰就是那个带头闹事的。

 

其实他完全不是那样的,可是他懒的解释。

 

 

「我可以自己拿去丢。」

 

下课,杜见峰没说一句话就走到方孟韦的身边,把那些所有的保鲜膜都抱了起来准备拿去丢,可是方孟韦却拉住了他的袖子。

 

旁边的男孩看杜见峰转过头来,看着拉住他制伏的那只手,就自作聪明的上前去想要找他麻烦,但方孟韦从来不把杜见峰身边的那群孩子看在眼里,所以他连目光都没有给他。

 

「我说了,我自己丢。」方孟韦不喜欢他,所以不想让他帮忙。

 

杜见峰看他那样,于是就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放在他身上,然后就自己走回座位了,剩下的那群男孩子当然是看好戏的,看着他一个小小的个头,捧着几乎把他挡住的保鲜膜,一个人走出了教室。

 

从方孟韦转学来的第一天,杜见峰就没给他好脸色看,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惹到这一个学校的霸王了? 但是他就是喜欢找他麻烦。

 

最近还算好的,以前他上厕所都有人用水桶装水泼他,还有他的运动服,每次都会像被烂泥泡过一样脏兮兮,抽屉总是会有假的蟑螂跟老鼠,无奈他一点也不害怕这些小招数。

 

他既不被吓到,也不生气,更不反抗,而他下课都有专车接送,也堵不到他,那些欺负他的男孩看他那样,就像拳头打在一团棉花上,也无计可施。

 

这些小恶作剧,杜见峰都看在眼里,但是他都默许了,有时候还会饶有兴致的看着他被整,气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

 

所以,方孟韦觉得杜见峰讨厌他,但是讨厌他的人,他也不喜欢。

 

 

04

 

而此时在教职员办公室的庄恕,刚好看见了这一幕。

 

远远的方孟韦一个人,捧着一堆的东西走在路上,摇摇晃晃的,还要看着前面的路,没有人敢去帮他的忙。

 

「你们家那个小方总是被欺负,杜见峰真够无聊的,你也不管管?」一旁的老师看见了,就来到庄恕的身边,看着那孩子还挺可怜的。

 

可是没想到庄恕看了看不远处,在一楼的长廊下,独自一个人紧紧盯着方孟韦的杜见峰,最后只是笑了笑,然后喝了喝他手上的咖啡,拍了拍身边老师的肩膀。

 

「放心啦,不会多久的。」当然,不会太久的。

 

方孟韦是在高三那年转到庄恕班上的,庄恕把这些小恶作剧都看在了眼里,只要不欺负的太过分,他都不会阻碍他们两人异样的相处模式。

 

一旁的老师不懂「甚么意思?」

 

「高老师,你没听说过吗? 男孩子都喜欢欺负自己喜欢的人。」庄恕耸了耸肩膀,一副这就是青春,我都懂的样子。

 

这下子换他身边的那位老师愣住了,可是庄恕只是对他使使眼色,让他盯紧了杜见峰。

 

于是高老师他看着一楼杜见峰的背影,在看看远远的方孟韦,因为通往垃圾场的路上都是石头跟草坪,所以看不清楚路的方孟韦差点跌倒,然后又站稳了继续走。

 

然后杜见峰看见这一幕,从刚刚平静如水的趴在栏杆上的姿势,转为抬起身体来的警备模式,虽然依然只看见后脑勺,可是就连背影都看的出来,他有多紧张。

 

啊啊,这就是青春,多么幼稚,又是多么的可爱啊。

 

 

05

 

方孟韦回来的时候,他桌上的早餐都被吃个精光了。

 

他真的觉得好生气,但是他的家教不允许他大声说话或是骂人,他小时候只要耍脾气,就会被家里得家教老师给抽好几下,所以养成了他这个个性。

 

他只能默默的忍受,然后思考着他今天身上的零用金,除了午餐,还够不够他去楼下的全家便利商店买个东西吃?

 

一边走着,一边他就往外头移动。

 

结果他在外头遇上了他最不想看见的人,杜见峰。

 

 

「方孟韦。」他本来想绕过去,可是没想到平常绝对不会跟他说话的杜见峰,今天不知道吃错了甚么药,居然喊住了他。

 

可是既然人家都喊他了,他也不好当没看见「甚么事?」

 

之后,就发生了比太阳从西边出来更夸张的事情,杜见峰居然从手上拿了一罐牛奶给他,脸上的表情实在说不清楚是甚么情绪。

 

「吶。」

 

「给我的?」

 

「嗯…」

 

「我不要。」结果方孟韦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杜见峰愣住了「为、为什么?」

 

「谁知道你安着甚么心。」还问为什么是在逗他吗? 因为他不敢相信,平常欺负他惯的人,现在这甚么意思? 该不会里面有放甚么不得了的东西吧?

 

听见他这样说,杜见峰有点生气,可是他又不知道该说甚么,所以他突然有点手足无措「不要就算了!你以为我喜欢买来啊!我自己喝!你就活该被欺负!」

 

口不择言,乱说一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甚么,杜见峰转头就走,留下方孟韦,看着他觉得他很奇怪。

 

「甚么啊…」不懂,明明就是他自己拿来,又被拒绝,自己生甚么气啊?

 

杜见峰果然是一个奇怪的人。

 

青春的第一口挑战,杜见峰败在方孟韦手里,嘴里苦苦的,可是还是沉迷在他的大眼睛里面,好糟糕,可是好喜欢的心情,像气泡一直沸腾。

 

 

06

 

杜见峰其实是个好孩子。

 

「哎呀,没有油了,我记得还有一瓶的呀?」

 

「我上个星期的时候看就只剩下最后一瓶了,你没有补货吗?」杜见峰听见妈妈的自言自语,从厨房带着洗碗的橡胶手套走了出来。

 

「老了,我忘啦!」

 

杜见峰拆掉橡胶手套,走了过去拍拍妈妈的肩膀「我记得就行啦,我年轻,那我先出门去超市买一瓶顶着用吧,早上我再打电话给林伯伯订货!」

 

「行行~快去!」

 

估算着现在应该还没关门的商店,也要走过两个街区,杜见峰踏上家里的脚踏车,就出去了。

 

 

再来,说到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小霸王,也是因为他的家庭。

 

因为他的父亲过世的很早,家里只有他跟妈妈。

 

妈妈为了养活自己跟小小见峰,摆了一个小摊子卖小吃,其中做面的手艺还是跟他父亲的一个战友姓范的先生学的,生意还算可以,生活还算过得去。

 

但他妈妈一个单身女子以前在市场,要跟许多人争着地盘摆摊,时常被欺负被调侃。

 

大家看他一个弱女子,就时常各种口头调戏,杜见峰实在是看不下去,所以他就开始摆出那张混混脸,所以他也时常被附近的小流氓找麻烦。

 

而打架麻,打着打着就会了,他开始学会怎么用外表来伪装自己、保护自己,所以他摆出那张生人勿近的脸,逼退了一些看不起他们母子的人。

 

「小罐的油。」

 

「谢谢光临!」

 

拿着油就准备上车,杜见峰还要回家把一堆的碗给洗了。

 

这样的他,很少人能看的见,庄恕身为班主任,也是在做家庭访问的时候发现的,所以他内心知道,杜见峰那张坏人脸就是装的。

 

嘴上逞强、拳头很硬,可是内心很软。

 

 

07

 

方孟韦就不同了,他是个富贵人家的孩子,他跟家里的关系不算非常好,有些紧张。

 

他的父亲是银行行长,哥哥是一名有名又出色的飞官,他从小就开始接受各种的教育,方家把他培育成一个他们眼中完美的孩子。

 

他今天被钢琴老师抽了几下,皮开肉绽的疼得要命,想起在学校被这么欺负,在家里还是要处处隐藏自己的内心,在外无法放松的心,在家也无法放松。

 

他趁着佣人管家不注意的时候,跑了出来。

 

在河堤边,想起了那个杜见峰,想起来他虽然讨厌,可是他却是他认识的人中,表情最能看得出内心的人,像他那样活着,会不会轻松很多?

 

 

「方孟韦?」

 

不自觉的思念始终会让他们相遇。

 

杜见峰买油回程的路上有个河堤,一个小小的人就蹲在河堤旁边,那个背影让他看了好久,才发现是他们学校那个小王子。

 

「你在哭啊?」

 

方孟韦一转头来,黑暗中还是可以看见湿润的眼眶,杜见峰本来就喜欢他,现在看见他一双大眼睛带着眼泪,他就心慌,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关你甚么事…」嘴硬,总是这样。

 

在学校里面,因为这个方孟韦很受女孩子喜欢,所以那些男生老是爱找他麻烦,可是不管他们对方孟韦做了甚么,他从来没有看过方孟韦哭,或是露出一点点的难堪样子。

 

他表现得很坚强,所以这样的他,到底有甚么事情让他掉眼泪?

 

 

这里不是学校,杜见峰不必摆出那张坏人脸,所以他下车,往河堤边的方孟韦走了过去。

 

「你走开…」说话还带着哭腔。

 

杜见峰当然不会走开,他怎么能放着他喜欢的人一个人哭,他却离开不管呢? 这不是他会做的事情「我又不会咬你…」

 

他的调侃让方孟韦闭上嘴,干脆扭头不看他,等杜见峰走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方孟韦搓着手「你怎么了? 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要你管。」

 

这个方孟韦真的让他叹气,在学校对他释出善意他也不要接受,现在又是这样「你干嘛老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是在关心你!」

 

没想到杜见峰稍微大声的抱怨,让方孟韦本来就红红的大眼睛蓄满泪水,杜见峰好慌张,可是不知道怎么安慰人,他从来都是把人弄哭的,没让人不哭过!

 

「好啦好啦我又不是故意要大声说话的…」他走了过去拉了拉方孟韦的手,想看看他的手怎么了。

 

可是方孟韦把手缩得紧紧的「你干嘛啊!?」

 

「我看一下!又不会少块肉!我看看你的手怎么、」

 

他的蛮力肯定是比方孟韦还厉害的,所以他一把就拉过他的手来,可是真正摊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却傻眼了,那修长的手上有着几条红红的痕迹,他这是被打了?

 

「你、你被谁打了? 谁欺负你?」

 

他很生气,非常的生气! 平时在学校里,那些人要怎么样他自己都会盯着,可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他无法掌控!

 

而且方孟韦被人接送着上下课,除了他自己这么晚在这里很奇怪之外,其他时候根本没有人可以接触到他,那这是谁打的? 他的爸妈吗?

 

「你说!我替你出气!」

 

方孟韦的大眼睛盯着他,然后噗哧一笑「噗哧、盒盒盒盒盒!」

 

「你、笑个屁啊!? 你被打傻了啊?」笑的杜见峰一下子傻掉了。

 

「你才被打傻了…我,这是钢琴老师打的…」没有办法,因为杜见峰的表情像是要找谁拼命一样,方孟韦光是想象到,杜见峰追着他钢琴老师的画面,就忍不住想笑。

 

「所以你逃出来了? 那钢琴老师为什么打你啊…」杜见峰抓抓头,有些不好意思。

 

也许是觉得杜见峰很蠢,所以就没有排斥他坐在自己身边「都是这样的,弹错一个音,打一下。」

 

「怎么这么残忍啊?!」愤愤不平的杜见峰不知道,在方家,向来都是这样的。

 

聪明的方孟韦突然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杜见峰会好像看他不顺眼了。

 

他不是不喜欢自己,他是因为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像他这样的人,他们所处的地方太过于不同,从生活到生存方式都是。

 

「这次打得算轻的了…」

 

可是对于会替他抱不平,站在他的立场替他想的杜见峰,方孟韦小小声的,好像在安慰他,也在安慰自己,这没甚么。

 

「我送你回家。」杜见峰突然开口打算送他回去。

 

方孟韦愣了一下马上拒绝,毕竟他是好不容易逃出来的「我不、」

 

「在送你回家之前。」随即他又打断了准备拒绝他的方孟韦。

 

杜见峰一直是一个思考方式不一样的人,不管对方是谁,只要是他认定的人就谁都不能欺负,那如果欺负的人不是不怀好意的,可是他的人却难过了怎么办呢?

 

「我先带你去吃好吃的!」他笑着看方孟韦,他脸上纯真又灿烂的那种笑,方孟韦从来没有在学校版的杜见峰脸上看过。

 

杜见峰起身来拍拍屁股,又把他拉起来然后把他拉着往单车那里走「吃了好吃的,心情就会好了! 我知道有一间很好吃的冰店,你喜欢冰淇淋吗?」

 

一连串的问题跟自顾自的兴奋让方孟韦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忘记他应该先拒绝还是应该先思考,现在到底是甚么状况?

 

他只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

 

「…喜、喜欢。」

 

他喜欢杜见峰的笑容,那个嚣张跋扈的杜见峰,此刻转过头来把一罐油塞进他手里,然后跨腿上车,拍拍自己的后座,对着他笑。

 

「那就上车吧。」

 

方孟韦眼睛亮亮的微笑看着他,跳上了他的脚踏车后座。

 

「好!」

 

 

08

 

很久以后的杜见峰想起往事还是会心跳不已。

 

他说方孟韦的笑容可以打败太阳,他说方孟韦的眼泪可以淹没城墙,他的喜怒哀乐,就是牵动自己心情的方向。

 

从那天的河堤边方孟韦的眼泪开始,一直到杜见峰推荐的冰淇淋店门口,柠檬雪碧和草莓蛋糕口味的冰淇淋之后,杜见峰就对方孟韦很不一样。

 

说起来他来也就没有参与欺负方孟韦的行动,他只是不阻止,可是他也没有笨到到了学校后就直接阻止他们,因为要是态度弄不好,可能给方孟韦带来更糟糕的后果。

 

所以杜见峰想了一个方法。

 

 

这一天下课,方孟韦就被一个战战兢兢的小男生拍了拍肩膀,然后递给他一张字条。

 

是杜见峰让他到天台上去。

 

那个拿字条来的小男孩是他们隔壁班的班长,方孟韦一看就知道,杜见峰定是摆出一张坏人脸让他传字条来,而且还是约他见面?

 

可是边走往天台的路上,方孟韦还是忍不住在心里窃笑,杜见峰那个面恶心善的家伙,到底摆出甚么脸,才让隔壁班的班长抖成那样。

 

他不知道的是,他在路上的那一抹自得其乐的微笑,掳获了一部分曾经欺负过他的小男生,只有在不远处刚好改玩作业的庄恕看见了。

 

庄恕看着那群男孩女孩,盯紧方孟韦那张月光般清新的脸,一边不自觉的脸红,一边还要装作不在乎的偷偷远远观望。

 

他忍不住感叹「年轻真好,打个电话给我家三儿吧…」

 

 

---

 

「12秒!」

 

定时器跟导师的声音同时落下,再来就是欢呼称围绕着杜见峰,他的百米成绩是12秒整,在他随便跑跑的情况就达到这样的成绩,让他脸上挂满了得意又灿烂的笑。

 

方孟韦看着他,然后看着杜见峰的目光望了过来,对上自己的眼神后,又迅速的转开,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啊,对,他已经见识过杜见峰多会跑了。

 

 

那一天,他去天台找杜见峰。

 

推开门,看见杜见峰穿着制服站在天台边喃喃自语,他走了过去拍拍他的肩膀,杜见峰吓的一大跳差点飙脏话。

 

「杜见峰?」

 

「啊握、喔….孟、孟韦…」

 

方孟韦露出了一点鄙视的眼神「不是你让我来的吗?甚么事情不能在教室里面说?」

 

这种事情当然不能在教室里面说了,杜见峰心想。

 

因为杜见峰想的烂方法就是要方孟韦跟他再一起,光明正大地被他圈在他的所有物里面,这样只要有谁敢来欺负方孟韦,他就跟谁拼命!

 

很多年后方孟韦知道了当时他这个想法,在心里偷偷骂着杜见峰是傻小子,可是嘴角挂着的笑,却好几年都没有办法减退。

 

「我想…」

 

可是杜见峰的声音很小声,因为没听清楚,所以方孟韦靠近了点「甚么?」

 

杜见峰的表情很蠢,可是确实是鼓起了勇气的样子,那个表情说实在的,在过后的好几年,方孟韦都忘不了。

 

一个傻小子想要告白,却憋红了整张脸的样子。

 

「我说我想问….」每每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杜见峰在心里想,他娘的,告白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可是方孟韦有点丧失耐心,因为他当时其实不知道杜见峰到底要跟他说甚么,所以他忽略了告白前是需要心理准备的「甚么啊?你大声点!?」

 

干脆一鼓作气!

 

「我说我喜欢你要不要跟我再一起!!!!!!!!」

 

框啷的一声,方孟韦看着天台的那扇门,杜见峰根本是用跑百米的速度,风风火火的离开了天台,独自留下还没回过神来的方孟韦。

 

过了几秒之后方孟韦才慢慢红了耳根,然后意识到这是一个开放式的天台,杜见峰刚刚几乎是用吼的跟他说这句话,现在是下课,他估计整个校园都听到了吧?

 

而且说完就跑,天啊…

 

方孟韦把脸埋在手掌里,他觉得他的清白,还没有存在过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在那之后,杜见峰就绕着他走,到哪里都刻意避开他,避开的彷佛他有甚么传染病一样的,真的是莫名其妙到了极点。

 

他自己跑来告白,连个结果都没有听到就跑掉,其实方孟韦是想答应他的,可是他每次要找杜见峰说,杜见峰都躲着他,久了之后他有点生气。

 

他打算今天就跟他说清楚,所以他在一下课的钟声打过了之后,他就直直的朝他的方向走了过去,杜见峰刚好被对他所以没有看见他走了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

 

发现自己被方孟韦拉着走,杜见峰慌张的想逃,可是因为方孟韦的手窜的紧紧的,他不好动作太大所以就没有出力气。

 

「叫甚么!闭嘴!」

 

「…..」被凶了之后就更不敢乱喊了。

 

 

---

 

「这是,做甚么..?」

 

杜见峰被方孟韦甩到了体育馆后门角落的墙上,就这样看着他,到了现在他的眼神还是避着他走,让方孟韦实在不懂。

 

「你干嘛躲着我?你有病啊!」

 

「基本上,我躲着你,应该是你有…」

 

「再敢多说一个字我就踢你!」方孟韦把他的最后一个字给赌上了,而这个时候,脑子里面还想着梗的杜见峰其实也很鄙视自己。

 

这一边是已经气道差点抓狂的小王子「现在起我问一个问题你回答一个问题!」

 

「是…」这一边是被方孟韦的气势吓到只会回答答案的小混混。

 

「你喜欢我是吗?」

 

「对。」

 

「那你干嘛说完就跑?」

 

「我怕你拒绝我。」

 

这个答案让方孟韦的气一下子消了大半,他在心里疯狂的骂这个蠢货,最后却自己想想当天落荒而逃的杜见峰,就觉得好笑。

 

「蠢蛋…」

 

「啊?」

 

方孟韦看着张着嘴蠢蠢的杜见峰,觉得自己会心动也是醉了,可是没有办法,这种事情来的快,挡都檔不住。

 

「哇、唔嗯嗯嗯嗯嗯!!!」

 

杜见峰被方孟韦压在墙上,眼前的小少爷扑上来吻他,在他慌张的喊出声后,才意识到,他们的初吻,出现了。

 

小霸王深深陷在这谜样的温柔里面,无可自拔,两个人站着对看了好久。

 

杜见峰说,那一天最好的风景就是,阳光透着树叶照射在方孟韦的脸上,而他脸红红,眼底却有白天才能看见的星光。

 

 

 


END

------------

大家好久不见,非常感谢,久久上线来发现各位都还在没有抛弃我XD

其实我有在认真的写故事,只是写不出来而已(闭嘴

进度报告是,目前正在写庄季的大纲,虽然本来谈恋爱的故事现在突然走向有一点严肃哈哈哈

至于其他的坑....


各位我们下回不定期相见!!(挥手逃跑

评论 ( 27 )
热度 ( 108 )
  1. 未风虎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