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庄季 眼见不一定为凭

*内有OOC很大的纯纯初恋,请谨慎注意观看。

*小小庄季一点心意献给塔哥不成敬意,不要问我理由,我不好意思说(?

 



00

 

“长大之后嫁给我吧!”

 

“好呀!”

 

 

01

 

「三儿,跑慢一点喔。」

 

小公园里面,穿着白色衣服跑来跑去的小男孩叫季白,还不会控制力道的小小孩子,可是看的出来是个活泼好动的小男孩。

 

「知道了!」被叫做三儿的小男孩,一边玩一边大大的喊声给一旁担心的妈妈知道。

 

由于三儿的大哥二哥在他出生时已经都是上课的年纪了,所以他以前经常跟妈妈两个人一起玩,季妈妈怕他无聊,以前经常带他到小公园里面跟孩子们玩。

 

他喜欢运动、喜欢篮球、喜欢足球、喜欢动物,在老家的公园里总是有很多小孩子,小季白就是那群孩子的孩子王。

 

那些孩子都是附近人家的孩子,大家都有一定的熟度。

 

其中有一个长的白白净净,双眼皮大眼睛,头发还有点长长的男孩子。

 

他不像季白那样,穿着小短裤跟白衣服,晒得黑黑的,玩的脏脏的,他总是穿的干干净净的,身上还背着一个斜斜的小花包包。

 

那是庄恕,不过因为打扮,所以小时候的庄恕常常被误认成女孩子。

 

因为庄恕有个妹妹,老爱黏着他,而男孩子通常又都只跟男孩子玩,不得已庄恕只好带着妹妹跟女孩子们玩,身上都是带着妹妹的东西,标准的护妹宝。

 

所以一开始,小季白这个孩子王没有特别注意他。

 

 

直到有一次,季白踢球到沙坑,实在是小短腿不好跑,跌了一个脸朝地上,好在是沙坑不怎么疼,但是还是擦破了膝盖。

 

「妈咪…流、流血了…」他吸吸鼻涕,又不好意思在所有小孩子面前哭,只能一跛一跛的来到了一旁的妈妈身边。

 

季白妈妈已经生第三个孩子了,每个都好动,自然没有太大反应「好乖,妈咪看看,来,妈咪用水给你洗洗,不哭啊~」

 

「嗯…」

 

这个小季白是个坚强的小孩,他让妈妈用手里的瓶装水给他洗干净,再用面纸给他先轻轻擦干净,其实很痛,但是他不哭。

 

这个时候,一旁的庄恕看见了,就从女孩子堆里面带着妹妹走了过来,蹲在坐着的小季白膝盖前,从身边的小花包包里头拿出了药跟一大块的OK蹦。

 

然后他抬起头来笑笑地看着季白,然后在季白跟他妈妈的注视下,对着伤口呼呼吹了两下「痛痛飞走啦,我帮你贴起来!」

 

季白妈妈笑了出来,小季白则是愣愣地看着点头「喔…」

 

小小季白看着在他膝盖前面的小小庄恕,那个皮肤白白,双眼皮大眼睛,睫毛长长的小女孩。

 

他觉得他恋爱了。

 

 

而季白妈妈看有个那么可爱的小孩过来,表现得那么大方又包扎的熟练,忍不住就拍拍他的头「你好棒啊,你叫甚么名字呀?」

 

「因为我妹妹也常常跌倒,我叫小恕,我以后要当医生喔!」小孩子没有戒心,还顺便告诉人家他以后的梦想是要当医生。

 

不管妈妈的宠爱表情,季白则是当的一下,觉得心脏受到重击,他觉得眼前那个小女孩简直是天使,而且他还说他要当医生,那就是个白衣天使了!

 

他说他是小曙!

 

跟我结婚吧小曙!

 

公园初次见面,爱神的箭降临在小小季白的身上那一年,季白三岁,庄恕四岁半。

 

 

02

 

「季白学长。」

 

「嗯?」

 

季白转身,是一个他们科系的女孩子叫住了他,他记得这个人,那是他们学校的校花,听说很多人追她,她手上拿着一个粉红色的信封。

 

当时穿着制服,还可以看的出来跟小时候一样麦色的肌肤,季白有点知道她要做甚么了。

 

「我喜欢你…」有底害羞,女孩主动告白,还是跟那个看起来很严肃的季白,任谁都会有点紧张,可是她还是提起勇气。

 

眼前的女孩子,皮肤白白的,双眼皮大深邃的眼睛,睫毛很长,头低低的看着她,所以可以看见她的头上还有一个粉红色的发夹。

 

季白本来想要拒绝的话,愣在嘴边。

 

 

在那之后,过了很久,而那个小曙也已经搬走好久了。

 

可是到现在季白还是偶尔会想起她,虽然有点傻傻的,可是当他心里决定要跟小曙结婚之后,他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诉他妈妈他的决定。

 

季白妈妈当作是童言童语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笑着跟他说,那你要赶快长大,小季白一直把这件事情记在心里,即使他现在小时候的事情已经很模糊。

 

可是那过去深深烙印在他心里,脑袋想不起来,可是身体的记忆还在。

 

「你的梦想是甚么?」季白突然就问出口了这个问题。

 

「啊?」眼前的女孩有点不知所措。

 

可是季白还是在问了一次「我是说,你未来想当甚么?」

 

「啊…护、护士…」

 

那女孩的声音细细的软软的,她不知道为什么季白问她这个问题,可是她还是回答了,毕竟是喜欢的人问她的问题。

 

季白思索了一下,空气凝结的很久。

 

 

当小季白跟妈妈宣布了他未来老婆的人选隔天,他就跑去跟小庄恕求婚了。

 

那一天下午,小小庄恕浏海太长,所以头上还夹着妹妹的粉红色发夹,可是因为玩疯了,所以都掉下来了,乱糟糟的。

 

小小季白脏脏手还特意在衣服上抹了抹,干净了之后才帮小小庄恕重新把发夹夹起来,然后笑的眼睛弯弯的。

 

“长大之后嫁给我吧!”

 

公园里,旁边还有玩闹的小朋友,嘻嘻哈哈的声音还在,一旁的花圃小角落当中,一个美好单纯的告白就在这里展开。

 

小小庄恕不知道大人世界里面,所谓结婚的潜规则,他不知道一定要跟女生还是跟男生,只是他清楚的知道眼前小男孩的性别,更清楚他喜欢这个玩的脏脏的小朋友。

 

跟妹妹一样,总是玩的身上都是伤,然后泪眼汪汪的来找他,激起他想保护这个人的感觉,而且想牵他的手一起吃冰淇淋,想每天都看到他。

 

所以。

 

“好呀。”

 

 

最后他接过了这个女孩子手上的情书。

 

「今后,请多指教了。」

 

 

---

 

「小恕呀,亏你还特地跑了一趟,三儿说他今天晚上不回来吃晚饭了呢。」

 

季白妈妈从客厅接完电话回到了厨房的餐桌。

 

今天晚上的季宅来了客人,一个年轻的男生正跟季白的爷爷聊得很开心,可是听到这个消息,不免他还是有点落寞,表情都写在脸上。

 

「这样啊….」

 

爷爷看他有点失望「你留几天啊?要不明天再过来吃饭吧?」

 

可是这个小恕摇摇头,露出有礼貌的笑容「不了爷爷,本来就是我没说一声就过来,明天我还要处理我妈妈留在国内的事情,之后就回美国了。」

 

不能见到季白他很失望,他本来满心期待的,想看看现在的季白到底长成甚么样子了,虽然他刚刚看过照片了,可是他还是想见到本人。

 

「有机会我再回来吧!」不过,也许缘分还没到。

 

美好的高中时代,庄恕错过了季白初恋的那一年,庄恕18岁,季白17岁。

 

 

03

 

“你要搬走了?”

 

小小季白看着小小庄恕在他们口,身后跟着的不是他的爸爸妈妈,是另外的叔叔阿姨。

 

“恩。”小小的庄恕努力忍着眼泪,小小季白正牵着他的手。

 

“那这个给你。”

 

小季白从胸口上拿下了一个小狗狗的胸针给他,那是他妈妈买给他的,他最喜欢的东西,现在他把这个东西给了小庄恕。

 

小庄恕不知道是甚么意思,可是他还是收下了 “这个给你,你还是要跟我结婚喔! 我先说的喔!”

 

一旁的季白妈妈终于知道了这个是甚么意思。

 

这个是季白给庄恕的,定情物。

 

 

---

 

「下一位,季白。」

 

季白随着喊声走进了队里的临时诊间,坐在穿白大褂的医生面前,眼前的医生一表人才,干干净净的,胸口挂着牌子写着,庄恕。

 

「季白吗? 请把外套的拉链拉开。」

 

「好。」今天是警队的健康检查问诊日,每个人都有安排时间到临时地去接受检查,季白当然也不例外。

 

医生看着他,要他脱下衣服,季白便照做,然后眼前的医生拿的听诊器在他的胸膛上放了几个位置,前面听完听后面。

 

「你的病历上写着你曾经有腹部中枪的经验,最近还有甚么不舒服的吗?」医生抬起头来看着他,那张脸,在认真看一次还是一样,长的很帅。

 

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季白总觉得他提到枪伤时,有点表情过于凝重「没有。」

 

「烟抽的有些多,滤嘴吗?」

 

「没有。」

 

「平时喝酒吗?」

 

「很常」

 

「结婚了吗?」

 

「没有…啊?」因为太顺口就回答了,可是回答后他突然看着眼前的医生,没弄明白他结没结婚,跟他的身体状况有何关系?

 

这个医生对他笑了笑,而且是极为温暖又亲近的那种笑容,虽然他不排斥这样的笑,但是对于第一次见面的人来说,这样的笑容也有点太过于亲密了吧?

 

「还没结婚的话,这个给你。」医生从他的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小绒布盒子,季白光用想的,加上刚刚的问题,其实正常来猜想,都会猜的到里面是甚么。

 

可是,他们才刚见面啊!?

 

「没甚么事情的话,我就先离开了。」所以季白起身想要离开,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医生给调戏了的感觉。

 

可是那医生却抓住了他「等等,你先打开看看,里面不是你想的那个东西。」

 

他越来越没办法理解了,可是,眼前的医生不像是甚么坏人,因为他看坏人很习惯了,这个医生只有憨,没有坏。

 

所以季白接了过去把他打开,发现里面是一个小狗图案的胸针,他歪了歪头,觉得很眼熟,可想不起来在哪里看过。

 

「这个是给你乖乖看医生的奖赏,没有甚么意思,现在你可以走了,改天见。」

 

堆满笑容的医生用一个哄小孩的口吻跟他说的礼物的来意后,在看着他满脸疑惑的样子,帮他解了一个不算答案的答案。

 

季白带着这个疑惑跟胸针回队里,到下班他都没想明白这个狗狗图案的胸针是甚么意思。

 

 

04

 

缘分往往都在你想不到的地方产生。

 

虽然偶尔会在你想不到的方式下暂停,可是最终,有缘人还是会相聚。

 

季白当刑警前很多童贞的梦想跟憧憬,现在已经被现实磨灭的削减了大半,但有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惊叹这个世界给你的待遇。

 

「你!?」

 

「啊,三儿回来了,马上吃饭啦。」

 

当他在他家的餐桌上看见了庄恕,季白真的很惊讶,尤其这人还一副跟他家里的人都很熟悉的样子,跟他打招呼,跟他的爷爷相谈甚欢。

 

「庄医生?你怎么会在这?」他被爷爷告知今天要他今天收队后务必回家吃饭,可是一回家就看到今早让他一头雾水的人。

 

「你干嘛这么生疏的喊庄医生?」季白的大哥看着他,觉得自己的弟弟很奇怪。

 

但是季白的二哥马上回神「也是啊,三儿毕竟好久没见到小恕了,没甚么好奇怪,而且之前谈论起的时候都不是很认真的在参与话题。」

 

他的母亲端着菜走到了餐桌旁放下,擦了擦手「可是说完全记不得了也太夸张了,小恕说他今天还见到三儿了,没跟你说吗?」

 

最后一句当然是对着季白说的。

 

这种大家都认识他、都记得他,可是只有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的感觉怎么这么难受啊!? 他都差点怀疑他自己是不是有一段失忆了?

 

季白有总打开家门的方式不对,应该重新再来一次的感觉。

 

 

看着一脸莫名其妙的季白,他的大哥一手撑着桌子,端起茶来摇摇头「真是,三儿以前还说要娶人家呢。」

 

「娶谁?」

 

结果他都还没反应过来,他大哥就说出更让他惊慌失措的话来!

 

他大哥说他要娶谁? 现在我国法律已经进展到这种地步了? 还是说这个美男医生其实脱下裤子是另一个性别?

 

不不不,怎么看都是男的啊!

 

爷爷在一旁笑而不语,他二哥看他是真的想不起来,才知道他不是害羞在躲避「你真的忘啦? 小时候住在我们老家隔壁的小恕,你不是老爱跟他玩了吗? 还说长大要跟他结婚呢。」

 

二哥对庄恕离开那一天,季白拿着定情物给他的样子印象深刻,因为当时他跟大哥都已经很大了,这种经典场面,怎么能忘记?

 

 

然后这一秒,季白用他天生过人的脑力跑了一遍记忆力,他突然….

 

「你是…恕、恕…」原来是…恕啊,他一直以为是曙呢…

 

当下季白伸手进口袋里面摸摸那个狗狗胸针,他好像,有那么一点印象了,关于这个物品跟这个人,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因为童年记忆太模糊了。

 

而庄恕这才跟他笑了,那张笑脸分明是记忆中的放大版,真的是小时候住在他家隔壁的那个小曙啊! 

 

「三儿,好久不见。」

 

寻寻觅觅,再次见到彼此的时候,庄恕30岁,季白29岁。

 

 

05

 

「嗨。」

 

季白走出警队的时候,就看见了靠在车门口旁边跟他挥挥手的庄恕。

 

他走了过去,用一个极为熟练的手势打开了他的车门上车,坐上了车后系上了安全带「你今天这么早下班啊?」

 

「刚上任,还没有甚么事情,刚巧爷爷让我回你家吃饭,我就顺便来带你了。」

 

「..走吧。」季白低头笑了笑,这个借口真是自然又顺畅到一个他都没办法拒绝的状态。

 

 

自从那一次的见面之后,庄恕在他们附近住了下来,原因是他被仁和医院聘任过来接替胸外科主任的位置。

 

那一天起庄恕每天都有不一样的理由跟刚好,来接他下班,然后他献殷勤的,搞得全世界的人都到庄恕对他有意思。

 

他是被专门聘回来的,他会有多闲? 会有多刚好没事?

 

季白一个都不信,可是他知道庄恕总有办法说服他,要是真的说不过,他就会拿 “我是来接我的结婚对象下班的。” 这个理由,让季白想找个洞钻进去。

 

 

车停妥在季宅。

 

但是季白没有下车。

 

「庄恕,其实,那就是一个小时后的童言童语,我觉得你、」他觉得他再继续让庄恕这样下去,实在不太好,人家一个黄金单身汉,可是被一个玩笑话给耽误了这么久。

 

「我觉得你也不要太有负担了。」替他说完话的庄恕也没有下车。

 

也许对你来说是一个小时后的不懂事,可是对我来说很不一样,我也曾经以为这种约定长大之后就会忘记,可是我没有忘记。

 

「你以为我是女孩子,可我一直都知道你是男的。」对我来说性别不是我的选择重点,那个人是谁,他带给我甚么感觉才重要。

 

「我一直没有谈恋爱。」庄恕一直没有谈恋爱,因为越大越知道,小时候的玩笑不是玩笑,那是真的喜欢,而他也听说了季白的恋爱史。

 

季白每个女朋友身上,都有小庄恕的影子,即使脑袋模糊了,可是身体的记忆很深刻,谁都没有忘记小时候的约定,只是谁要先开口?

 

「就要我把过去的事情都忘记也可以。」如果你不行。

 

「你只要知道,到我在看见你的时候,我依然还是想要跟你结婚就行了。」那就我来说。

 

庄恕伸手把自己的安全带拆开,靠了过去,在季白没有一点想要闪躲的状态下,他扳过了季白的下巴,把唇精准的,像是在心里练习多次一样的,印在季白的嘴上。

 

唇之间互相的缠绵撕磨,两人的呼吸配合的刚刚好,舌尖湿软的滑过每一处,庄恕的嘴好像很适合接吻,他没有谈过恋爱,可是怎么亲的这么厉害…?

 

不自觉闭上眼睛的季白忘记了,这是在他家门口的庭园,他们在庄恕的车上,还有这个随时可能被家里的人看见的地方,

 

忘情的。

 

 

06

 

早晨的阳光洒在季白光裸的背上。

 

庄恕从卧室里面自带的卫浴里走了出来,看见了季白姣好的身材,美妙的画面,他觉得,他有一点不太妙。

 

「恩…欸欸…庄恕….?」可是他没有打算要忍耐的意思,所以当季白在朦朦胧胧当中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

 

该怎么形容!?

 

「啊啊! 你在干嘛啊….」根本阻止不了双手在他全身游移的庄医生,最后根本有气无力的放弃抵抗,又再度躺回床上。

 

昨晚告白完后,各怀心事的吃完晚餐,季爷爷留庄恕在家里过夜,最后很正经有礼貌地跟爷爷道晚安,然后一进到卧室里面,就再也认耐不了的互扯衣服,打滚跑上床去了。

 

可是有一点他不明白,季白从他的棉被里面把庄恕的头抓了出来,捧到他的面前「明明说好了是我要娶你…为什么你在上面…」

 

庄恕只是笑笑,然后用嘴堵住季白的嘴。

 

「唔嗯说、说话啊啊啊! 唔唔、嗯…」

 

 

眼见不一定为凭,你以为是女孩可能是男孩,你以为是小红帽,其实可能是大野狼,永远不要以貌取人。

 

早安大野狼,吃点季白填饱肚子,然后宠他一辈子吧。

 

 

 

 

END

-----------

写完小小庄恕跟季白了!!!接下来换小杜见峰跟方孟韦!!!(自己爆

目前谭赵的坑卡壳中,庄季的坑已经开始构思,凌李的坑大纲进行到一半,感觉好像有在动了! 很好很棒可以休息了哈哈哈(?! 

记得来聊聊天,下回依然不定期相见,希望很快可以开连载跟你们一起玩!!

 


评论 ( 57 )
热度 ( 2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