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恋爱保存期限 09情人节

嗨,依然被客户给气到差点笑哭的我,今天很早就来虐你们(不是

*美人罐头世界背景AU、OOC预警。

*很虐慎入。





09

 

情人节的这一天,李熏然突然生病了。

 

凌远一点也不惊讶,他只是看着躺在床上,满身大汗体温升高的吓人的李熏然,自己却异常的很冷静,那种连他自己都有些害怕的冷静。

 

那张由总公司回复给他的邮件上面说了,最后一天体温升高是正常的,所以他到现在满脑子都只有出现正常这两个字,其他的都被他自动屏蔽了。

 

「哥…对不起,说好我做晚餐的。」

 

躺着的李熏然有点想睡的样子,他几乎是闭上眼睛在说话,虽然知道这一点用都没有,可是他额头上凌远还是拿着冰凉的毛巾给他,止不住他全身犹如洪水的汗滴,就只是想让他能舒服一点。

 

他就像是在融化一样,随着时间升高温度沸腾着,等着烧干的那一刻。

 

「没关系,我做就好了,谁做都一样不是吗?」逼自己冷静一些,还要再更稀松平常一些。凌远尽力的克制自己的声音不颤抖,越是这种时候越要保持冷静,很难,可是他必须要这样做。

 

「你做了…西红柿炒蛋吗….」说话的时候连吐出来的气息都是沸腾的。

 

凌远坐在床边看着即将睡着的他,这个时候了,却还只想着吃,却也只是笑着,伸出手来点了点他的鼻子「鼻子真灵…」

 

「恩…我想吃….」因为从他第一天来,他吃到的食物就是这个,所以他想吃,他觉得他哥做的最好吃了。

 

还记得前几天,李熏然还兴高采烈的跟凌远一起去超市买菜,才想好了情人节这一天,他们要在家里做些甚么晚餐,可是这一天一大早起床,他却发了一个异常的高烧。

 

「…不急。」

 

凌远是医生,虽然是肝胆肠胃科,但是基本的常识他还是有的,李熏然就只是发高烧而已,他其他甚么症状都没有。

 

可是他就无法保持清醒的意识,这却又打破了他一般的常识。

 

「不行,今天是….情人节…」李熏然跟凌远说,情人节,就是要跟情人再一起,做甚么都好,就是不能这样干等着。

 

「好。」你说甚么都好。

 

 

所以在李熏然的坚持之下,凌远还是带着他来到餐桌,在椅子前面坐下,摆上了碗筷。

 

可是看着李熏然没有力气的双手,夹起菜都有问题,何况是放进自己的嘴里呢? 凌远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也一口都没有吃进去。

 

「熏然…张嘴就好。」看着他皱起的眉头,好像是在生气自己为什么做不到,凌远心疼的夹起菜来,送到了李熏然的嘴边。

 

其实他知道他可能吃不进去,也许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但是李熏然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再也没有进食了,连一口水都没有喝,可是即便知道他吃不了东西,凌远还是照着他的意思做了晚餐。

 

 

最后一天是甚么样子?

 

凌远从医生的那一天起,就看过了无数的最后一天,他就站在医院的手术室门口,看到了人生百态。

 

有哭的伤心的,也有面无表情的,有失魂落魄的,也有冷静处理的。 

 

凌远无数次想象过他会是甚么样子的,他会是像个医生一样的冷静面对,还是他会抛开身分的去痛哭? 发泄出来?

 

「我觉得,有点冷…」李熏然真的连吃进去的动作都很困难,所以他无奈的只能放下筷子,趴在了那张他每天跟凌远一起吃饭的桌子上。

 

「那就不吃,我们休息。」

 

最后,凌远还是把李熏然给抱了起来,两人一起到了客厅的沙发上,用一张大大的毯子,把他们两个给包在一起。

 

 

「你别理我,去吃晚餐吧,我可以等你…」

 

「我不饿,我陪你。」

 

知道李熏然担心他,可是凌远这个时候哪里有心情吃饭,他还有些事情没做完,看着时钟指向的时间,他得赶着点时间。

 

「今天不是情人节麻,我准备了礼物。」凌远从口袋拿出了盒子,是一个首饰盒。

 

李熏然看着他的眼神亮晶晶的,他不知道凌远还准备了这个,但是他也有点抱歉,因为他甚么都没办法准备,连今天的晚餐,他都没有力气做。

 

那个盒子里面是一对银戒指,很简单的没有甚么花样,这就是一份礼物,只因为李熏然说他想要,他想要一个跟凌远一起的,一对的东西在身上,就跟一般的情侣一样。

 

「这个是你的。」

 

抓过李熏然抬不起来的手,凌远在他的手指上套进了戒指,然后他看见面无血色的李熏然,露出一个很美的笑容,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即将要离开。

 

但是他有一点轻。

 

彷佛下一秒就会消失。

 

 

「我也想帮你戴…」

 

凌远知道李熏然的意思,所以他抓起戒指捏在李熏然的手中,然后自己穿过了那个戒指套,带着他的手一起慢慢的帮自己戴上戒指。

 

李熏然满意的看着被凌远握在自己手里的手,他自己的手中也还握着凌远的手,这样一层一层交迭起来,刚好可以看见他们两牵在一起,上头闪耀着银色的对戒。

 

可是滴答滴答的…他看见他的手背上有水珠落下来。

 

李熏然抬起头,发现了抱着他的人在哭,却哭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你怎么哭了…你怎么了….?」

 

他已经虚弱的一点都发不出声音,只剩下气音,必须跟凌远贴得很近,他用脸颊蹭了蹭凌远的脸颊,希望代替他抬不起的手来替凌远把眼泪擦干。

 

原来到了这一天,凌远不仅会哭,他还会哭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他没办法告诉李熏然因为他们两的时间不多了,所以他感伤。

 

可是他也没办法当作甚么都不会发生那样的淡然,只要用幻想的,以后没有李熏然甜甜的在家里等他的身影,他就连大门都不想踏进来。

 

李熏然好像懂,也好像不懂,他皱起眉头来,可是忍着鼻酸,把头靠在凌远的下颚,滚烫的体温已经升高的透过毯子来,几乎要烧着凌远,可是他不想放开。

 

「别哭…我只是感冒了嘛….」

 

该笑还是该哭? 李熏然远比他想得更突破他想的,他怎么会是一个没有思想,只负责谈恋爱的人呢? 既然活生生的变出个人来,就不要活生生的给我消失了啊!

 

 

「明天,就会好了…」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明不明白,凌远在哭甚么,可是他相信一觉醒来,甚么都会变好的。他会清醒过来,凌远不会再为他伤心,他还能在家里准备晚餐。

 

「嗯…」点头的时候,滴在李熏然手背上的眼泪就更多,可是他只能点头。

 

这是在安慰他,还是在安慰对方? 他已经分不出来,可是他这一刻是希望自己坚持的相信自己,相信自己其实明天就会好起来。

 

「没事的…好好睡一觉,明天…会好的…」凌远顺着他的话说,好像这样能安慰自己,当作明天真的会好。

 

听见凌远的话后,李熏然才安心地躺在他怀里,闭上眼睛来想要睡着,就跟第一次他睡着一样,他心里跟脑里,不管是甚么时候,都装着凌远。

 

「明天…我来做早餐好吗….」他要早一点休息,这样他明天一早,就可以给凌远做早餐了。

 

「……好。」

 

「你想吃甚么….」

 

不管手上捧着的人是不是已经满身大汗,也不管手边的人是不是已经滚烫的,把他的皮肤也给烫出红痕,不管手里的人是不是越来越轻,越来越小,他的手缩了越来越紧,他想抓住。

 

「甚么都好….」甚么都好,只要你在我身边,你做甚么都好。

 

「那我….我做、」

 

「…….熏然。」

 

 

可惜明天还没到,今天就已经不好了。

 

没有听到他说要做些甚么早餐。

 

当时间指向了2月15号的午夜十二点,那一刻,凌远只有看着自己满身湿淋淋,手上甚么都没抓到。

 

叮—

 

的一声,原本应该挂在李熏然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掉落在地上发出极大的声响,可是他没有一点力气可以去抓住他。

 

因为,他连李熏然都没抓住。

 

 

 

 

Tbc

------------

今天很早就结束了预定的工作所以就来更新了。

嗯…..

好啦,要打要骂都来,我承受了,谁让我虐你们呢…

不过发泄完了明天记得看结局喔(如果明天有写到结局的话

可是我不是故意要停在这的啦,实在是因为我下一篇还没写好,才写了个开头…

很多小伙伴关心李熏然到底去了哪里? 他消失之后会发生甚么? 他是不是真的就这样不存在了?

放心,下一回我会给出一个答案来的!

没有意外的话,明天大结局,连彩蛋一起给你们!

你们边发泄,我边去想大结局跟新坑大纲喔,轻拍谢谢,打残了就要砍掉重练了啊哈。


评论 ( 65 )
热度 ( 1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