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恋爱保存期限 08最想做的事情




*美人罐头世界背景AU、OOC预警。
*糖里带刀慎入。








08

「你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我请了假陪你。」

所以凌远当下就决定了他跟医院请假,甚么要跟平常一样的看待消失,他根本就做不到,因为他没办法数着时间过去,可是却抓不住李熏然。

「为什么啊…你没关系吗?」被凌远抱在怀里的李熏然不懂,凌远这个放假都会把手机待机在身上,深怕医院有事情找他的人,居然主动说要放假陪他?

凌远摇摇头「没关系,这段日子里,医院不是只有我一个医生。」

但是这段日子里,你只有我。

「恩…好~」

李熏然能感受到凌远有些不对劲,但是李熏然也不是破坏气氛的人,所以他也伸手拥抱眼前的恋人,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静静地等。


---

「你就只想跟我一起到山顶上?」

安排好行程后的隔天,凌远开着车载着李熏然来到了山顶上,他们要在这个山林小木屋里面住几天,因为这是李熏然的心愿。

「嗯!」

李熏然只是想跟凌远一起去旅游而已,所以他们就选了一个人烟罕至的山林小木屋去,因为李熏然说,跟爱人一起去旅行,然后甚么都不做的躺着数星星,就是他最想做的事情。

他把头放在凌远的肩膀上,一抬眼是满天星斗。

其实凌远是很不想这样浪费光阴的,可是他问李熏然,你最想跟爱人一起做些甚么的时候,李熏然说 “都好,因为只要是跟喜欢的人,到哪里他都喜欢。”

「你还有没有别的想做的事情?」面对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凌远有一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有。」让他突然想一些他想做的,他还真的是想不到。

「你想让我替你办的事情也可以。」凌远现在是担心时间不够用,既然他们不能阻止时间往前走,那他想在时间停止前,让李熏然把想做的都做了。

「有了!」李熏然左想右想,可是他看到凌远期待的眼神,又不想扫兴,所以他就拍拍屁股站了起来。

「甚么?」

看着凌远,李熏然眨眨眼睛,然后对他比划比划,让他转过去,凌远就照做了。

「背我回家!」然后李熏然跳上了凌远的背上。

孩子气的举动、简单的行为就可以满足一个人的所有愿望,凌远想不到是因为李熏然不是真实的人,还是说如果有一天真的有李熏然,他也会是这样一个单纯美好的对象?

李熏然在他的背上乖乖地趴好,凌远就这样带着他一路回到小木屋,他觉得他来到一个不熟悉的地方真的是太好了,因为他不知道路怎么走,所以他绕了几圈。

这段路能在长一点该有多好?

要是,李熏然不只可以保存三个月该有多好。


李熏然也觉得凌远这阵子很奇怪,可是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可是他知道凌远喜欢他黏着,虽然凌远一开始有一点抵触,但是交往久了就习惯了。

「凌远…」

「嗯?」没看见李熏然的脸,凌远只是看着眼前的路。

「我们再一起这么久,你还没有对我说过…爱我…」

听见他这么说的凌远愣了愣,他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是爱这个字的份量太重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爱? 说了爱之后,难道不是要对他负责一辈子吗?

可是一辈子不久了,就在眼前而已…

「你感受不到我多喜欢你吗?太伤心了。」于是他开玩笑地把李熏然放了下来,然后故意瞇起眼睛看他,然后还露出一个伤心难过的表情。

果然李熏然很好骗,他马上就露出慌张的样子摆摆手「没有没有!我感受的到啦!我开玩笑的啦!」

「那你…」凌远用手指比了比自己的唇。

「嗯?」

「你亲我一个,我就原谅你。」

「我…」

在这山林里面,云雾缭绕的,身上纯白的衬衫让他看起来近乎透明,李熏然看起来像个仙子一样,可是越是这样凌远就是慌张,他有一种抓不住他的感觉,所以不自觉的皱起眉头。

「好嘛…」看见凌远的皱眉,李熏然以为他在耍脾气,所以就颠起脚尖,勾着凌远的脖子送上香吻。

不亲这一下还好,可是一亲上了,凌远心理空落落的感觉就越来越大。

「…好乖。」

拍拍他的头,却连发丝都感觉在燃烧着即将殆尽。


---

渐渐的,李熏然也发现自己有一些奇怪。

他和平时一样会在厨房里准备晚餐,就算到了小木屋,他们也找了一个有厨房的,所以这一天他一样在厨房准备晚餐。

平时手很稳的他,今天却把菜刀给滑落了,不小心划伤了手,刀应声掉落在地上,就在木头的地板上发出了巨响,可是当事人一句都喊不出声。

凌远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这一幕,奇怪的不是因为划伤手而疼痛的李熏然,因为李熏然好像觉得一点都不疼。

在这之前凌远一直不知道,李熏然本身知不知道他自己的身分,可是他不敢去问,他怕他们两个人之间本来应该有的正常模式会消失,但是现在看来。

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甚么。

「你累了是吗?」凌远走了过去,慢慢地装做甚么不对劲都没有,从地上捡起菜刀放在台子上,然后把李熏然的手给牵了起来,轻轻地把吻印在他的手指上。

「没关系,我来煮,好不好?」

李熏然看见凌远温柔的执起他的手,把他的手当作宝物那样亲吻,马上就忘记刚刚的疑惑,转为给他一个开心的笑。

「好啊。」

脱去李熏然身上的围裙,让他帮自己穿在身上,然后让李熏然在一旁打下手。

「来,你帮我把西红柿的皮刮了。」

「我还是帮你打蛋好了,我怕刮破了。」

「好,你旁边的碗别摸啊,烫。」

凌远看着李熏然乖巧地在一旁给他帮忙,才终于又从刚刚的那一个失落感里面,找回了他们两,平时该有的正常模式。

不过他也在心里印证了一件事情,因为李熏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他自己怎么来的,所以真要是的到了那一天,他也绝对不能开口跟他道别。

这样也好,如果是不说出口的道别,那就代表没有分开吧。


两个人在厨房异常的沉默,他们都知道有甚么要发生了,可是却有很有默契的当作好像甚么都没有,偶尔的对视跟笑容,都是好奢侈的东西。

原来不管甚么情况下都一样。

人只要一但放进了真实的感情进去,不管对方到底是甚么身分,都难以再抽身。

如果你只剩下最后的十分钟,你会想做些甚么? 你会想跟谁再一起? 你会想吃些甚么,你会把最后一眼的目光放在谁身上?

你会跟他说些甚么?

你会不会把你最深的秘密告诉他?

你会轰轰烈烈的吻他,还是你会静静的看着他?


离2月14号,还有四天。







TBC
---------------
我其实今天真的是累到爆炸,我被我的客户搞得哭笑不得啊哈哈(我需要凌院长救我!!!
所以今天有点短了一点,明天补回来,明天即将进入最重要的戏份啦! 不要转台!
但我要去懒惰了XDDDDDD
别忘了,当我手指抬得起来的时候,一定会跟你们聊天的(濒临趴下

评论 ( 34 )
热度 ( 9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