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庄季】触碰不到的你 (甜一发完/虐梗变甜企划)

所选题目:永远触碰不到的恋人

后续还有,请密切关注#虐梗变甜企划!!


感谢简歌太太跟我汐哥给我当假甜饼的机会!

我会好好假装(?!)自己很甜的XD

但是身边有那么多太太围绕跟打头阵我紧张得连话都说不清楚所以慎入。





01

 

『欢迎光临仁和医院,我是接待员,庄恕。』

 

「啊…那个…我…嗯?」季白提着眼前的一袋子慰问品,愣愣地看着站在他眼前的,一位穿白袍的男子。

 

『先生,您看起来迷路了,请问您要到哪里呢?』

 

这个男人高大且面带官方微笑,白袍上有一个胸牌写着庄恕,他看起来跟一般人没有不一样,但是他全身透着一股蓝光,还有点透明透明的,最重要的是他没有影子。

 

「…做的这么真?」虽然这里是医院,出现一个这样的家伙很奇怪,但是季白一点也不害怕。

 

他今天来医院探望他爷爷,这几天他都不再上海,好不容易从泰国办完案子回,来就听说了爷爷住院的事情,所以他一下飞机连家都没回,就赶紧提着东西来探慰叨念他好久的爷爷。

 

来医院前李熏然打了一通电话给他。

 

 

“哥你要去仁和医院啊? 记得拍两张接待员的照片回来吧~”李熏然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兴奋。

 

「怎么你看上仁和医院的前台接待员了?」一下飞机就接到电话的季白赶紧接起来,深怕局里有新的事情要他去跟进,结果听起来似乎不是。

 

“不是! 哥你不知道吗? 仁和医院这个月来了一个新的人工智能接待员啊! 智能AI啊!就跟钢铁人里面的Jarvis一样!”

 

呵呵。

 

「像那样的人工智能我怎么拍照啊。」季白在心里冷笑,果然他要指望李熏然的情商展开还有一段日子需要努力,还是个孩子呢。放心,三哥会尽量帮你把关,不让其他男人女人太快把你吃掉的。

 

“好像是实体化的啊哥! 你上网看看新闻就知道啦!记得啊!先这样啦掰掰~~”随后他就听到有人在喊李熏然,所以这孩子就光速挂电话了。

 

挂上电话后上了车,他还真的拿起手机搜寻了一下新闻,发现最近最大的新闻果然就是这个,各家的报导第一大标题都是这位人工智能的新闻。

 

斗大的标题写着【晟暄科技与仁和医院连手开发新人工智能接待员】然后还附上了开发员的照片等等,但是没有那个人工智能长甚么样子的照片。

 

所以当季白下车了,他还在思考实体化的人工智能到底长个甚么样子,结果一进门他就被仁和医院更改的第一栋大楼大堂给搞得有点迷路的倾向。

 

 

『呵,别害羞,告诉我你要去哪里,我都可以带你去。』然后就意外的,看见了真正的人工智能。

 

「…谁害羞啊。」这位人工智能庄恕先生,好看的脸庞对着发呆的他笑了两下,季白那一剎那好像心脏多跳了两拍一样,他有点不知所措。

 

「到胸外科住院部。」

 

『好,请跟我走吧。』

 

季白跟在他的身后,这位庄恕走路的方式跟常人无异,他会走在你的身边,跟你正常的对话,然后帮你按电梯让你搭上去,然后在你以为他只就送到电梯口时,随后他出现在你要出现的楼层电梯门口迎接你。

 

一直到你顺利到达的那一刻。

 

但是李熏然说的实体化,还是有一些不太对,因为他是空心的。

 

走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衣服摆动跟他身后的弧线,其实看起来很真,不知道摸起来的感觉是不是也这么真,所以...

 

季白伸出手来,往他的后腰部分想要一把抓住他,可是结果没想到他抓了一把空,直接从他身体里穿过去了,还从后腰滑到臀部然后捞了一个空害他重心不稳差点跌倒。

 

『啊…那…』庄恕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摸他屁股,所以他转过身来看着季白,就见到季白握了一个拳头,然后往后看了看,假装甚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其实,你可以直接摸。』对方好像看出了他的意图,然后歪歪头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笑,然后摊开双手,一副就是来吧任你上下其手的表情。

 

季白以为他穿越了他,对方应该没有感觉,可是对方却知道他自己被摸了一把,然后还转过头来让他随便摸?

 

「谁想摸、…」你啊!

 

『其实如果可以,我倒是想摸摸你。』庄恕看他的反应有点有趣,反倒是伸出自己的手来假装看了看自己的构造。

 

「……」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立体投影人是在调戏他吗?

 

『开玩笑的,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下去了,下次有需要再通知我,我就在前台待命。』但看季白有点眼神飘移,庄恕也很有礼貌地跟他到别。

 

「嗯啊…恩,谢谢。」

 

目送庄恕离开的背影,他很正常的跟平人一样走离开了走廊,季白压抑着好奇心,才没有跟个毛头孩子一样跟上去想探知他的秘密。

 

 

02

 

「其实我已经知道路了,你不用每次都亲自送我上去没关系的。」

 

在那之后他每一次来到医院,都会在医院大堂碰见庄恕。

 

季白站在爷爷的病房门口,庄恕站在他的面前腼腆的笑,他觉得很有趣,他以为庄恕就是简单的代码,没想到他会出现如此人性化的表情。

 

『我只是,想多陪你走一段…』

 

还有,这么人性化的对话。

 

 

再来的日子里,他对于庄恕的了解更多,不是透过报章杂志,而是透过他本人。不是像去了解一件商品那样,而是像去了解一个朋友那样。

 

「原来是这样?」

 

『所以我不能搭电梯的原因就在这。』

 

庄恕被编号为023,他不是晟暄的第一号实验品,他是晟暄第23号实验品,但是他是唯一一个可以正常运转超过24小时的成功作品,也是第一件拥有自己的脸孔跟个性的人工智能。

 

晟暄在仁和医院的大堂,跟每一层的医院走廊上,都装设了投影系统。

 

利用3D和4D不同的立体投影系统,制造出一个完整可以独立走动的庄医生,只要再有投影机的范围他都可以自由活动,但是也是有一些地方不能出现。

 

例如电梯里面会出现闪退或是断线的机率较大,还有就是辐射较强的地方或是或于潮湿的地方,例如手术室或是医院的血库等等地方,也会影响投影机的输出功效,所以这些地方庄恕就不能进去。

 

不过他本身连接着一台主机,所以他可以跟医院部分开放系统的计算机做联机,意识在整栋病院里面有授权的计算机都可以随意行走,但是他本身的立体投影只有在这里才能见到。

 

好在庄恕被开发出来的原因,目前只是要帮助到一般的病患,目前还无法代替医疗从业人员,虽然无法帮更多的忙,但也算是很够用了。

 

『这也是他们正在试用跟改善的地方,可别告诉别人我把机密告诉你啦!』庄恕有些调皮地眨眼,跟着买好午餐回来的季白,一起从大堂回到病房。

 

「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好像兄弟间的一种默契,季白点点头表示了解。

 

『那就太好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其实他知道庄恕的一切都不是秘密。

 

他的所有数据都可以在晟暄的官网上查到,他每天的一言一行跟他每天的行程表,都会记录在日志里面供专业人员查验,因为他们必须是要检测系统的正常运作。

 

而随着爷爷在医院的日程有点久,季白在医院的时间也跟着久,他有更多的时间遇到这位智能服务员,也有更多的时间去了解一些,专业维修人员了解不到的东西。

 

『从这边开始走到尽头左拐,没错,不会!您慢走。』

 

通常季白一下班就会到医院去照顾爷爷,庄恕在医院的工作很吃重,不可能随时都在他身边,所以他今天也跟平常一样,空闲的时候他就来到走廊边,看着楼下的庄恕服务一般病患。

 

『您好我是仁和的接待员,庄恕。』

 

他总是笑脸迎人,而且因为他是一套系统,他不需要休息跟吃饭,所以他帮助了很大部分的工作人员很大的忙,他的不眠不休代替了夜班的服务人员,他的联机系统提供了及时的通知服务。

 

还听一些护士们打趣的说,他的长相也刺激了她们的主观能动性。

 

『您只要拿着单子去柜台缴费就行,来,我替您按好了号码牌!』 他更多的时间他是在看着庄恕服务其他人。

 

看他帮忙病患解释位置,或是看他帮病患抽号码牌陪着一个人的病患排队,更多时候他还对吵闹哭泣的孩子很有一套,他会变些简单的小魔术给他们看,当然因为他是计算机,甚么都可以特效,把那些孩子唬得一愣一愣的。

 

除了不能扶老太太过马路之外他几乎甚么都做到了,他很讨人喜欢,他在仁和医院试营运的这一段时间,广受各方好评。

 

『嗨,三儿!』

 

突然发现庄恕抬起头来跟他挥手打招呼,季白脸一红,但是还是笑着跟楼下的他挥挥手,不过说实在的,这感觉很奇妙。

 

他前阵子听到爷爷叫他三儿,他不知道甚么时候就换上了这个称呼,他也没有经过谁的同意就这样开始跟着喊了,偏偏季白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就这样了。

 

『你在等我一会?』

 

看着楼下的庄恕用口型跟他跟他说让他等一会,他就知道了,庄恕等等空闲的时候会上楼跟他聊天,季白胡乱的点了点头,底下的人开心笑的跟甚么一样。

 

确认完后,庄恕在回头跟眼前的病患说话『这一个部分$&(@#......』

 

『咳咳,抱歉,我是说这一个部分只是简单的回诊通知,您只要记好日期就好。』

 

没有再认真地听底下的人说话,季白只是看着庄恕和眼前的病患挥手道别,他的侧脸,让他忍不住用手撑住自己的下颚,遮住了自己的红透的脸。

 

这种心乱跳的感觉已经很久没出现了,真的是太糟了。

 

可是偏偏。

 

还挺不赖。

 

 

03

 

「除了下午有一个会议之外没有别的行程了。」

 

「好我知道了。」

 

「对了…还有,前阵子主机维修人员传来了报告,023的主板似乎有一些问题,已经进行过一次维修,但他们想,内存芯片有一些烧坏了。」

 

「找到修复方式跟改善方法了吗?」谭宗明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秘书。

 

秘书点点头,不过表情有些微妙「技师说他们已经顺利的找到了代替的方式,也知道这一版试营运的问题点了,新的样板马上出来,不过要把旧的给替换掉了,因为烧坏的部分无法修补,大概再过不久就会丧失的一道基础语言表达能力。」

 

谭宗明叹了叹,看来要修整的地方还是很多。

 

「型,让他们去办吧,通知安迪,让他出席023的收官记者会,跟媒体说试营运已经结束,之后我们就会开发完整版本的系统,第一套当然依照约定送给当时在在线经济提供的10所大医院。」

 

但起码他们找到了新的方式,也不算要赔太多钱吧。

 

「好的。」

 

当初他们跟仁和医院的合作本来就已经说好了,试营运在他们这边,之后的新系统就由包含仁和的十间出资医院开始正式营运,现在系统已经找到负荷过量的原因跟修复方法,那就代表试用期已经完全结束,可以上架了。

 

谭宗明突然想起了甚么「对了,班机是几点?」

 

「下周三的下午三点。」

 

「赶不上啊…算了。」然这也代表,第一代上路操控的023即将走入历史了,但是更好的024马上就会问世。

 

 

04

 

对于世界科技来说的好消息,已经由晟暄的媒体公开发表。

 

但是季白却无心去观看这一个重大的宣部会,因为同一个周二的这一天,爷爷进了手术室。

 

在手术室前已经是第三个小时,季白已经从原本走来走去的样子,变成了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他不知道里面发生甚么,所以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三$&*...』

 

「你来了…」季白抬起头来看着庄恕就站在他的面前,没有听到他刚刚出现的BUG,因为他现在的心情实在是很糟糕。

 

『......你放心,爷爷的手术很顺利,这本来就是个耗时较久的手术,再过几个小时应该就能顺利出来。』

 

「嗯…」

 

看着季白彷佛跟他道谢的好像他是安慰他的一样,庄恕坐在了他的身边,歪歪头看着他,对他比了比自己的大脑『我不是开玩笑的。』

 

「嗯?」

 

『我可以跟主机联机,所以相信我,没问题。』庄恕是骗他的,这么重要的机密,怎么可能联机到一个可以独立自主的AI人工智能身上,可是至少季白没有想到,因为这不是他的领域,他只是觉得一下子好像好多了。

 

「谢谢。」而他们两个都没有意识到,一个天生设定来为民服务的人工智能,为什么会说谎,还是善意的谎言。

 

『对了,明天起,我就不再这里了。』他说的云淡风轻,一点也不像离别。

 

「你去哪?」

 

庄恕停了很久,好像人类的思考一样,但是他只是主机停顿了一下,所以反应有一些慢而已『我要回收了,新的024,很快会上线正式营运,我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那一刻季白的心情有些难以言喻。

 

他知道对方只是一串代码,他知道他没有思绪跟记忆,他的所有一切都来自于人工,但是他还是有一种,庄恕即将离开他远去的感觉

 

可是他没有停顿太久,因为眼前有更重要的画面打断了季白的思绪,他看着庄恕的手缓缓的往上伸,直到他泛着蓝光的手掌来到他的脸颊边,因为他是投影所以手指还会有些穿过他的脸。

 

『如果可以,我很想给你一个拥抱,可是...』

 

可是甚么…你想要说什么。

 

『我碰不到你。』这就是我,我的设定让我永远都无法直接碰触你。

 

季白的心脏就像是被人捏紧一般,他知道他自己在想甚么,但是实在是荒谬至极,不过他又无法反驳自己的情绪。

 

庄恕更觉得奇怪,他本不应该出现这样的设定。

 

而且这些日子以来,平时他已经会有一些语言上出现故障,今天只有刚来的那一下,接下来都没有再出现过,彷佛就是要让他用尽所有的力气,跟眼前的人好好说话。

 

『我没有心跳,但是我觉得,我的感觉应该,跟你一样。』那他想好好的把该说的话都说出口。

 

季白在空无一人的手术室门口长椅上,伸出了手递给了庄恕,他不管怎么握紧都只能握到空气,所以他放轻了力道,轻轻地把手掌搭在庄恕的手上。

 

他们很有默契的,不去向对方说道别的话。

 

 

05

 

记者会季白没有看,因为他忙着陪手术成功的爷爷出院去,还在家里照顾他好几天。

 

他只是在两个星期后要再次踏进仁和去帮爷爷取药时,有那么一点,不可言喻的激动跟心情复杂的感觉。

 

「好,交给我就可以了,这边你拿去。」

 

季白在前台看见了庄恕。

 

他缓缓的走了过去,来到了他的身边,他刚刚跟护士说完话,然后他就看见了眼前的庄恕发现身边有人,然后缓缓的转了过来。

 

「您好,有甚么可以帮您的吗?」

 

「....你是新来的?」

 

跟季白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模一样都没有改变,胸前的牌子也是写着庄恕,但是他似乎,变的更加真实了一点? 他们优化的更好了? 

 

可是眼前的庄恕没有说一句话,就这样站在季白眼前,他的表情猜不透他的内心。

 

「没有,没事.....」面对庄恕不回答的样子,季白觉得自己有些疯狂,所以他就摇摇头,不管这个庄恕是不是新的的,他只想赶紧离开。

 

「啊、等等!」可是庄恕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季白惊讶的回头,他快速的判断了一下,这个人的手可以抓住他,他的手传来了柔软的人体肌肤触感,还有体温。

 

「你…能碰到我了?」

 

听到季白的话,庄恕还是憋不住表情,然后他露出了第一次季白见到的那种笑容「我是真的庄恕,你之前碰到的…」

 

庄恕往旁边看了看「是她。」

 

顺着庄恕的眼神看了过去,他看见了一个全身泛着蓝光,头发短短的护士形象人物在帮病患指路,季白这才意识过来,眼前的人是真人。

 

「我等你好久了,现在我能碰见你,也能拥抱你,你还需要吗?」你不要也不行,因为我想。

 

庄恕跟之前的023是一模一样的脸,还对他说出了这种话来,本来应该是很轻浮的初次见面话语,可是季白却感觉异常的熟悉。

 

「....恩。」

 

 

06

 

在他们俩在一起后的一段日子,季白才终于问起了庄恕他当时疑惑的问题。

 

「你到底为什么知道,当时的庄恕跟我说的话?」

 

很久之后的日子季白才知道,庄恕跟晟暄的谭总是好朋友,又是仁和远从美国聘请的医生,所以他就答应了谭宗明,在他不再的日子里当第一代的原型人物造型,输入了他身体的所有数据,至于023的个性数据,也是庄恕私人提供的。

 

可是他以为,庄恕跟他说,如果能碰到他,很希望给他一个拥抱的故事,照理来说应该跟那个走入历史的023一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才对?

 

「跟你说了有甚么奖赏?」庄恕放下了手边的书,挑起一边的眉毛笑着看他。

 

可是他当初萌萌的恋人季白,现在却是冷冷的,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表情就是在说 :你还想要甚么奖赏,没给你一个手刀就对你很不错了。

 

老实说庄恕还有点怕他,不过怕自己的恋人,那顶多只能算是很宠他而已。

 

「咳咳...就是...我从谭宗明那边看到了,023还没损坏的剩下一点内存数据。」季白会信吗?

 

实际上他全都看见了,而且绝对不能告诉季白,每天023的日志都会传输到他身边,再由他亲自编码更改送回来的,这样季白会觉得自己在耍他,然后绝对会把他直接打晕的。

 

「那一天在手术室外的一切,都看见了。」庄恕用手撑住自己的下颚痞痞的笑着看季白。

 

季白一下子从脖子红到了耳根。

 

而庄恕放下书走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季白身边,伸手摸摸他的脸颊「我可以帮你变成真的.....」

 

他不会承认他是在吃自己的醋,当庄恕看见了立体投影的他,亲吻在季白脸上,虽然那就是自己下的命令,但是他还是有点吃味,没想到他自己的占有欲这么强。

 

「不过我才不要亲在脸上。」

 

所以他抬起季白的下颚,把唇印在他的唇上。

 

「唔嗯....」

 

因为他的永远结束了,可是我们的永远才刚开始,总算可以碰到真实的你,总算是可以拥抱到真正的体温和恋人了。

 

亲脸颊?

 

啧啧,谁要做一些小朋友才会做的事情? 

 

拉灯。

 

 

 

 

END

------------

我前面出来的文里面,题材解释都太强了!

而作为一只戒糖的蚂蚁我很努力了真的哈哈哈

拜托如果不甜的话答应也千万不要手刀我好吗XD


评论 ( 46 )
热度 ( 2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