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秦川 屋顶上、月色下,我们遗忘的时光(KKW生日联文之4)

第四发是我,请多指教🙇

此篇是送给凯的生日系列联文,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詳情及目錄請見 【KKW生日联文12发预告】

这是我抽到的主题:月色皎洁的夜晚/屋顶上/

然而我写完后还包含了:现代背景au、OOC、跟主题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内容等🙈

总之生日嘛,开心最重要了(别找借口😂😂😂





★★★

 


来到了商业街面店门口,范川看着空荡荡的商业街,疑惑的歪了歪头。

 

他开店一向随心所欲,反正这小地方就一条商业街,不管是谁都要来这条商业街上买东西、吃饭,所以今天他过午了才出门,可是就算是平日也不会一个人都没有的。


他家傻蛋不在家里,原本范川以为他是自己一个人先来开店了,可是不仅是自家的面店大门紧闭,他看了看左右,居然也没有一个人开门? 

 

今天是甚么日子,让这整条商街的人都关门?

 

 

「范老板?」

 

「陈老板。」范川看见隔壁珠宝铺子的老板娘正要出门还喊了他,就跟他笑了笑,但并未多打招呼。

 

他个性淡漠,自都市搬来乡下已经几年的他,平时却也鲜少跟这些街访邻居有甚么交流。倒是他家傻蛋,以前店里闷他待不住,所以就时常在商业街走动玩着,一表人才又亲切的反倒是讨这些老板邻居们喜欢。


 

「范老板,今天有一年一度的庙街,所有人都到那里去了,没人会来商业街的,你不知道吗?」

 

「喔…这样啊,谢谢。」

 

陈老板看他是真的不知道,也有点尴尬的笑了笑。

 

这个面馆的范老板平时跟他们虽然都在一条街工作,可交流不多。

 

先不说他身上总有着城市人冷漠的气息,刚搬来的时候,身边那个形影不离的大个子保镳也很奇特,自己可以跟邻居们聊天,却总是挡着别人不让跟他老板说话,久而久之谁也不接近他太多。

 

他们乡下小地方,大家有甚么事情都是口耳相传,陈老板也没想到范老板跟周遭人的交情,竟然淡的连这等大事都没人告诉他。

 

「不会不会,您也赶紧收拾了过去吧,今晚可热闹了!」

 

「谢谢。」

 

范川看陈老板匆匆跟他道别,想也知道人家是没话可说了所以赶紧离开。恰好现在的他也不喜欢跟人多互动,所以就道谢了之后回家去了。

 

 

 

到家后,他发现家里黑漆漆的没人。

 

傻蛋不再家也没去开店,看来他也是去庙街了…

 

也是啊,跟谁都能聊的开来,以前傻呼呼的也不分来人是谁的他,在这个纯朴的乡下地方,倒是能放心的乱晃了,虽然今天没跟他说一声倒是稀奇。

 

 

「啊…原来今天是这个日子?」

 

范川脱去外套时顺眼看了看墙上的日历,歪头叹了叹气。

 

时间都过去的太久了,他都以经习惯去忘记了这一天是甚么日子了,一整个城市的人都在热闹的庙街,偏偏今天只有他一个人。

 

他不想一个人在家里闷着,看时钟等时间过去,所以他提着一手啤酒,来到了他家的顶楼。

 

这里他当初买下来的时候,就是因为看上了这是这附近唯一有三层高的透天厝,顶楼一片空旷,他就在这里摆了一张很大,只有一片木头,没有椅背也没有扶手的木头沙发床。

 

他坐在这片木头床上,脱去鞋子盘起腿,面前是一片大海,海上还可以看见清晰皎洁的月光,看来他当初搬来这里是对的。

 

 

不自觉得他想起刚搬来的时候,他被这些街访邻居们称为 “没落的贵族”

 

大家都在猜测他过去的身分,还有他带来的那个比他高大男人是甚么身分,邻居都议论著他们俩个看起来都是生长在好人家的人,可是却般来这样的小地方,还只是在这里买了套房子,开了间面店就住下了,一住就是三年。

 

想想都过去三年多,搬来也都这么久了…

 

想起那个傻呼呼的傻蛋,那是他给起的名子。

 

他跟范川没有任何关系,是在路边捡到他的,他记得他刚从他的岗位因伤退休后,他就打算要搬到乡下来住,待在城市里面会有太多人想要他的命,他就想找个安静的地,稳稳的生活。

 

所以他就找了个没人知道的小地方,要到城市交通不方便的城市,没有告诉任何人,买了个房子开了间面馆,打算平淡的过完下半辈子。

 

意外的是,在他都打理好要搬走前,他在路过一场博物馆大火的事故里捡到了傻蛋。那可是一间很大的博物馆,可是里面的文物都被一把火烧了个精光,里面的工作人员皆有死伤,还有原本古色古香的建筑物,现在只剩一片焦黑。

 

正当他心疼着里面的文物时,就看见了大堂里头的木头似乎再动,他心想里面也许还有其他工作人员,所以他就拉开封锁线踏了进去。

 

就这么巧的,被他捡到了被大火烧尽的衡梁给打晕,没来得及被救出去的傻蛋。

 

因为他可能打伤了头,一开始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记得自已叫甚么名字,看起来养尊处优的甚么都不会做,所以范川就打趣的喊他傻蛋。

 

结果现在就算已经过上了工作的生活,待人处事都圆滑很多,看起来也聪明许多的他,却还是没让范川改掉这个亲切的称呼。

 

记得刚捡到他的时候,傻蛋一看不见他就慌张、就发脾气,对医院的人大呼小叫的,也不愿意离开他半步,好像铭印效应似的,只有在他身边才觉得自己是安全的。范川也担心傻蛋这个状况,在都市还没找到亲人就会被骗,所以就动用了点关系把他一起给带到乡下了。

 

就这样把他带到了乡下,一边帮他找家人,一边就在这小地方唯一的商店街开了面店,利用微薄的薪水养活他们俩个。

 

习惯是种可怕的东西,他会随着日子渗入骨髓。看起来曾经养尊处优的傻蛋,现在已经习惯了跟范川两个人靠劳动工作,就像他们这些日子以来,都习惯了有彼此在身边。

 

不过时间过了那么久,找家人的事情已经被傻蛋一点都不傻的给绕过几次了,至于他是甚么身分也已经无所谓了,就像那些被烧尽的文物一样,只要时间久了,烧光了跟被遗忘了都是一样的。

 

 

范川沉浸在思绪里所以没有注意身边,也没有注意到头上顶着盒子,探头上来看他在不再的傻蛋,他曾经敏捷的注意力跟警觉性,好像也被幽静的乡下地方跟纯朴的人性,给磨的越来越淡了。

 

而远远的,秦玄策看着范川照着月亮的脸,他一下子忘记自己是来这里干嘛的。

 

皎洁的月色映着范川清晰轮廓的脸庞,他的眼睛里面似乎装着整片天空,空无一人的屋顶上只有他一个人,他抱着膝盖坐在木床上,虽然看起来很孤独,但是却很美…

 




一台硬塞进去的假车

跟剧情丝毫无关可以跳过




「对了!」

 

本来还搂着他不放的傻蛋像是想到了甚么突然爬起来。

 

「给你的!」

 

范川看着他爬了起来到一旁把他的衣服都穿上,然后再木床底下不知道掏甚么,然后小心的端起了他拿来的东西给他,那一个盘子还有盖子盖着,神神秘秘的。

 

「是..甚么?」范川撑起身体,腿间的液体有些流了出来,可是他不在意这些小细节,但身上只披着一件很大的外套,于是他拢紧了坐好,看着他手上的东西。

 

「我特意带来给你的,打开看看。」秦玄策捧到他面前,像是献宝那样的开心。

 

看着傻蛋兴奋的样子,范川忍不住就笑了,所以他打开了被傻蛋捧在手上的盖子。

 

然后一掀开,他就愣在了原地。

 

 

「生日快乐。」

 

范川抬起眼来看着眼前的人,觉得不可思议,因为那是一个很大的蛋糕。

 

 

之前傻蛋从没想起过他的家里,还有他的家人。

 

刚开始检他回来时,他甚么也不会做,记忆力不太好也认不得路,甚至记不起电话号码,他总会忘记他们的家在哪里。范川把他带来这乡下地方后,每天都要教他从店里回家的路、家里的电话等,一遍又一遍的不厌其烦,就是深怕他会走失不见。

 

可是就在去年的年底,傻蛋说他偶然的记起了自己的生日跟名字,然后就反问范川的生日是甚么时候,范川只告诉他一次,没想到他就记得了,一直到现在几乎整整一年都没有忘记。

 

「你怎么记得…」

 

范川已经好久都没过生日了,他以前的工作时常与危险相伴,所以好多次都没有过生日,他也习惯了,搬到这里后,他又忙着张罗面馆跟帮傻蛋找到家人的事情,也就刻意的给忘记了。

 

「因为是你的事情。」眼前那张俊脸笑着跟他说因为是他的事情,从来他都记不得甚么新的事情,唯独范川这名字他记得牢牢的。

 

范川想,现在看来他又记得一件新的事情了。

 

「还有啊,这个我帮你修好了!」说着说着傻蛋从裤子口袋里掏了一个东西出来给他。

 

从他手里接过来看,那是他身上一直带着的手表,曾经是他母亲给他的,可是因为后来就摔坏了,一直就摆在家里,没想到傻蛋给他修好了。

 

 

「这个等等再看,你先吹蜡烛,来吧,不然时间要过了。」

 

傻蛋看着范川盯着那块表眼眶红红的有点心疼,可是还没吹蜡烛呢,所以秦玄策赶紧把蜡烛点上,转移了话题,然后端起来到范川面前给他,然后让他赶快吹蜡烛,赶快许愿。

 

「嗯。」范川不想破坏了他的兴致,有礼物跟蛋糕,怎么能少了愿望呢?

 

「前两个愿望要说出来喔。」傻蛋直勾勾的盯着他,就是一脸看起来很想知道范川有甚么愿望的样子,所以他就看着那个好久没见到的生日蛋糕,然后点点头。

 

 

「第一个愿望,有很多生意能赚很多的钱,可以给你买好吃的。」

 

头一个愿望也是他们俩个人的愿望,虽然他们不缺钱花,可是谁会不喜欢赚钱呢? 所以看秦玄策开心的点点头,然后催他赶紧许下一个愿望。

 

「第二个愿望,如果傻蛋能赶快找到家里的人….」

 

范川还没说完就停了下来,因为他看见了傻蛋刚刚开心的脸突然沉了下来,他不知道他怎么了,所以就没把这个愿望说完。

 

「怎么? 你不想找到你的家人吗?」他这几年都在帮他找家人。

 

他把他带走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他的家人有没有再找他,他拜托了以前工作的哥们,用傻蛋身上留下来的一块玉佩找人。虽然方法很古老,可是起码还有一点希望。

 

去年他又好不容易想起了自己的生日跟名字,希望就更大了,可是每次提起这个,傻蛋看起来却都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我可以努力想起过去的事情。」虽然他基本上是甚么都想起来了,不过这些对现在的他来说,确实不是最重要的。

 

「但是没有你在的地方,我不要去。」

 

因为眼下没有比跟这个救了我一命,疼我是爱人、待我如家人,明明小小身版却无限力量的你,还要重要的事情。

 

范川从没想过他会表达的这么明显,以前他总是避开找家人的话题,还以为是他不愿想起,但原来是这样的原因,而且傻蛋刚刚表现的就像是他的记忆上,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样子。

 

 

「我想一直陪你。」

 

看起来不对其他事情上心,但其实他甚么都知道,他知道范川在这个地方住下来,可是始终怀着过去,他偶尔会露出一些怀念的神情。

 

偶然他在范川的柜子里找到了一些徽章、一些奖章,还有一件旧款的军服,他想范川的过去肯定很精彩、很辉煌。

 

虽然他还是不知道范川的所有过去,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愿意退去一身光彩住到这个地方来,可是他知道他是个好人、是个温暖的人。他不在乎他的过去是谁,他只在乎他的未来有没有自己。

 

「就算哪一天我想起来了,或是就算哪一天,谁都不记得我们了也没关系,我们永远都在对方的身边,好不好?」就如范川不问他的过去曾经是谁,就把他带到这里来跟他一起生活一样。

 

因为他喜欢他,要跟他一直再一起。

 

范川有些鼻酸。

 

他曾经也害怕他们的发展,因为他觉得傻蛋不知道他自己是谁,会不会有一天等他想起来了,一切都变了?但是他现在知道了,他不傻,他甚么都明白。

 

这里谁也不认识他们,没人知道过去的范川,也没人认识过去的傻蛋,不管他们过去是谁,此时此刻他们就是普通人。

 

只是一对喜欢彼此的恋人,不管过去多么光彩夺目,就像那些燃尽大火的瓷器跟壁画,时间久了也会慢慢被人遗忘。

 

他说的没错,就算哪一天他们真的被全世界都遗忘了也没关系,庆幸的是他们身边还有对方,到老他们都能再一起。

 

他曾经以为是因为傻蛋甚么都记不起来,所以需要他陪在身边。可是现在他才发现,其实他也需要一个这样的人陪在他身边,一个比谁都了解他、只喜欢他、只在乎他的人。

 

 

「好…」


范川看着眼前人认真的脸,他知道最后一个愿望是甚么了。


听说,在屋顶上最靠近月亮的地方许愿最灵,而刚好生日最后一个不说出来的愿望也最为灵验。

他一口气吹熄了所有的蜡烛,然后倾身凑上前去,轻轻吻了秦玄策的唇,最后被一个无比温暖的怀抱给抱住。

 

谢谢你陪我到这里。

 

那就许我个最好最灵的愿,希望可以跟你永远在一起。

 

 

 

 



 

End

----------------

这么密集的人口中,我们似乎都是忙碌的旅人,却只因为爱你而同时停下脚步来相聚,因为爱你而连接成紧密的关系,你就是我们最好的太阳。

不管过去多久,也不管时间会带走多少回忆,就算哪一天你选择退去一身光彩,回归到了最单纯的生活,我也依旧希望你过的快乐无比。

 

Yoyoyo终于写完了!!!凯凯生日快乐!!!(上面的感性在哪里?wwwwwwwwww

秦川是我是第一次写,不好吃不要打我,而这个第一次就献给凯凯、献给所有帮他过生日我的伙伴们了。

虽然不是我生日,但凯凯生日我也可以许个愿吗哈哈哈

我我我! 我希望他可以永远尽情盒盒盒、健健康康、拍喜欢的戏、过喜欢的生活!

还有我楼诚可以再战五百年!!

 


评论 ( 40 )
热度 ( 1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