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庄季 这个病是好不了的


*此篇文是【凌李】记一次生病的 番外续篇,由原作者  @深海呜呜呜  授权。

*先去看上集再来看下集会比较连贯喔!





01

 

「咳、你干甚么,咳咳、别过来!」


 季白边咳嗽边逃跑,因为有个自称是医生的江湖郎中,想要用一个极为不科学的方法帮他治疗感冒,所以正追着他跑。

 

「三儿你要相信我,我是医生我说了算。」

 

看着感冒所以战斗力下降的季白,因为头脑发昏而没有力气思考,面对他的玩笑而四处窜,简直比平时更可爱,庄恕觉得自己好像黑掉了。

 

他们俩隔着一个茶几相对看,因为已经你追我逃了一阵子,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在家里的客厅你追我跑,就要从季白为什么会感冒说起了。

 

 

都是李熏然那家伙害的。

 

前阵子出任务的时候李熏然手受伤了,去医院的时候正好碰上大雨,他淋了一身湿所以感冒了,季白不凑巧的上班跟他用了同一个杯子,所以就被传染了。

 

不然他身体这么好,多少年都没在感冒过,怎么可能这次就这么容易中标?

 

这种头昏脑胀的感觉,让他无法清醒的思考,正好队里刚破完案子,所以也没有甚么事情,所幸他就请了个假去看医生,之后就回家把自己甩上床去睡觉休息,一睡就睡到了晚上庄恕下班回家。

 

庄恕回家后发现季白感冒了,变得异常的贴心跟温暖,虽然他平时也是够体贴温暖的了,但这次有一些不一样,季白觉得他温柔的有点恶心。

 

他昏睡一天,醒来之后就发现庄恕煮好了晚餐等他,然后亲自吹凉了勺到他嘴边喂他,之后换毛巾帮他擦汗时把他整个人揽在怀里。

 

刚刚他还想帮他洗澡,季白差点没手刀打晕他。

 

 

至于庄恕为什么这么异常也是有原因的。

 

以往他一回家,季白若是比他早,就能看见他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等他回来。

 

可是今天他一回家,明明看见了季白的鞋子,却没看见他的人,于是他就走进了卧室,发现季白居然躺在床上睡着了。

 

不仅如此,他睡的面色潮红,双唇微张的吐出热气,还有点说梦话的感觉,他觉得很奇怪便伸手一摸,这才发现他体温有些高,想来是感冒了。

 

季白的身体一向很好,真难得。

 

他看了看一旁的桌子上有个药袋跟一杯水,他想季白应该看过医生也吃过药了,刚刚一摸他还有些发汗,应该睡一觉之后就会好多了。

 

于是他在季白醒来前煮好了晚餐,等季白醒了他就送上来,他无意识的吹凉了之后就送到季白的嘴边想喂他吃,原本这时候季白一定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他的,他不来耍浪漫这一套,可是今天季白居然没有拒绝?

 

乖乖吃饭的他眼神有些涣散,大概是头昏昏沉沉所以懒得动,于是庄恕就顺便帮季白擦了擦汗,把他揽在自己怀里,他也没有反抗。

 

顿时庄恕在心中敲响了圣钟,今天是他的甚么好日子?

 

 

前几天他听凌远说了同一件事情,最近他们院长为了照顾家里生病的爱人,每天都眉头深锁。

 

因为凌远说李熏然特别不会照顾自己,他是有点太不拘小节了,总是让他担心,所以他时不时的就要打电话叮嘱对方吃饭跟吃药。

 

其实当下庄恕挺羡慕的,因为他听得出来凌远多疼爱李熏然,而李熏然多依赖凌远。

 

他家三儿有大男子主义,从不依赖他任何事情,他偶尔也好希望三儿可以对他撒撒娇、示示弱甚么的,没想到他才这么想没几天,就被他捡到了个大头奖!

 

虽然他也很担心感冒的季白,但是他很明白人体的生理状态,只要是健康的免疫系统,一般的小感冒病毒,放着等着自己身体的抗体把他杀光就好。

 

他在怎么担心都无法阻止这一个周期循环,身体总是要难过一阵子的。

 

不过他可以理解凌远。

 

看见爱人身体不适,即使是医术再高明的医生,都会着急的失去平时的冷静,他也是没有了平时的冷静,只是他的激动有一大部分用错了地方而已。

 

 

然后回到他们俩在这里你追我跑的情况,完全是因为庄恕看着软趴趴的季白,思绪不自觉的跑远了。

 

他想起他曾经在网上看到有人说,治疗感冒最快最好的方法就是,传染给别人。

 

恩,无稽之谈。

 

但是上头说的那种对嘴浪漫传染方式,他却默默在心里想,甚么时候可以来一回也不错?

 

别看他这样,他也是有恋爱的少男之心啊!

 

所以他打趣地跟季白说了这个方法,结果季白笑着跟他说李熏然前几天才告诉他,他们凌院长也是这样跟他说的。

 

庄恕不知道凌远的内心跟他是不是同一个想法,但谁管会不会传染甚么的啊? 他就只是想找个理由跟爱人亲亲热热而已。

 

于是他就跟季白说 “不仅如此,最好能运动一下出身汗,这样会好得更快,他很乐意效劳这个传染的对象,还有这个运动出汗的助力!”

 

正当他觉得这样柔软的季白他可以掌控的时候,正要上手抓他,没想到季白却用尽所有力气逃脱了,跑得比谁都快,所以他们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出汗你个头…咳咳、我都跑成这样了,早出了一身汗好吗?」

 

面对季白仅有的理智,庄恕也懒得跟他绕了,独自走到了一旁去倒水,而季白也以为庄恕不跟他你追我跑了,于是就把自己瘫坐在沙发上。

 

庄恕喝了口水,看着沙发上毫无危机意识的季白,又含了一口水,然后放下杯子,走到他身边。

 

抬起他的头就嘴对嘴的喂他喝水。

 

「唔唔、嗯?」

 

喝完了这一口,他还不忘把舌头伸进他三儿嘴里在里头绕了一圈之后,尝了个过瘾才分开,一分开就看见季白瞪大眼睛的看着他。

 

「亲都亲了,传染得更彻底一些也无妨?」

 

然后他扛起已经在没力气反抗他的季白,往他卧室那张大床去。

 


进入庄季卧室的大门



03

 

「哈….哈….」

 

因为刚刚接吻接的太窒息式,季白险些忘记自己鼻子也不通,呼吸也不顺畅,就这样到顶端之后,他差点缺氧喘不过气来。

 

他现在浑身无力还要大口喘气,满身大汗的任凭庄恕帮他清理干净,因为他已经累得只能抬起一根手指了,于是他就把这一根手指,指向庄恕。

 

「等我好了….一定不会饶了你….咳咳、」

 

趁季白生病的时候偷袭他,确实是很不应该的。

 

可是这样限定版的季白可能不会再出现了,所以庄恕边擦着刚刚帮他洗干净的身体,听着他的指控跟威胁,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咳咳咳、你、笑屁啊…」笑个毛啊人家正在气头上呢!

 

帮季白把身体都擦干净了之后,庄恕帮他套上了睡衣,然后来到他身边,撩开他的头发,在他的额头上温柔的烙下一吻。

 

「你要有力气才能找我算账,所以好好休息,然后赶快好起来吧。」

 

这一句希望他赶紧好起来是真心的,因为不管怎么样,他都还是最喜欢那个,随时随地一个酷样,头脑清晰身体健康的季白了。

 

跟他相恋多年,他听出来庄恕的意思,一下子收起了气焰,睁着圆滚滚的眼睛看他。

 

「洗澡去…咳、然后…陪我睡觉…」

 

庄恕笑着亲吻了季白瞇起的眼睛。

 

「马上就来。」

 

  

04

 

「咳咳、咳、」

 

过没几天的早晨,季白看着早上因为例会要提早出门的庄恕,边走还有点轻微的咳着一路来到了玄关穿鞋。

 

「你感冒了吗?」他有些担心的跟着走了过去,靠了在墙边看着他。

 

「有一点吧,不过不要紧,我等等上班的时候去拿个药就好。」庄恕清了清嗓,站了起来扶着墙,把剩下的鞋子给穿好。

 

季白的感冒,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真的流了一身大汗,居然隔天就好了,而庄恕的感冒,他想应该是自己传染给他的。

 

「怎么样,要不要传染出来,会好得更快?」他歪歪头笑着看庄医生,勾起一边的嘴角,想要有样学样的跟庄恕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说完之后还凑上去想亲他。

 

可是没想到居然被庄恕一手给摀住了他的嘴,然后他看见庄恕笑着,亲吻在摀住他嘴的手背上。

 

「你好不容易好了,不能再感冒了,别让我担心,嗯?」

 

季白把他嘴上庄恕的手给拿了开来「那你这样去上班没问题吗? 现在是我传染给你的,就你担心我,我难道就不担心你吗?」

 

「我甘愿。」

 

庄恕一句话堵住了季白所有反驳。

 

「反正我栽在你这儿的这个病,一辈子是好不了的,至于你,病才刚好,等会乖乖的多穿几件在出门,别让我担心的病情加重了就好。」

 

他开玩笑的调戏季白,然后摸摸他的头,出门上班去了。

 

只留下在玄关,脸红却又忍不住那得意笑容的季白。

 

 

 

 

End?

 

彩蛋

 

「咳咳、咳、」

 

看着全医院新来的男神庄恕教授,一边写病历一边还咳着,站在护士台里的小护士忍不住皱起眉头来,这在医院每天跑跳的庄医生,居然感冒了?

 

「庄医生,你怎么感冒啦?」

 

「我啊,是被传染了。」

 

庄恕写完了手边的纪录,笑着阖上,然后把他递给了小护士,也没有要多解释的意思,他跟他们点点头就要离开。

 

「被谁传染的啊? 知道感冒了怎么不做好防护,还传染给你了呢?」

 

不做好防护?

 

庄恕在脑海里想起那一天,他追着季白要亲他,非要季白把感冒传染给他的滑稽画面,没想到传染给他之后,季白还真的好了!

 

他笑着摇摇头。

 

「不要紧,我自愿的,这是甜蜜的负担。」

 

小护士在后头看着潇洒离开的庄医生觉得完蛋了,生病还是这么帅...

 

 

 

 


真End

----------------

下一棒谁要接手?! 快出来我给你糖吃wwwwwwww

好久没开车了都快忘记车怎么开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肉能复制贴上吗?XD)

然后写完了之后我发现我还欠着一篇凌李的小车车没有开啊…

最后,好久没跟你们聊天了,不论是新朋友还是老朋友,来聊两句麻(招手)

 

 

评论 ( 48 )
热度 ( 1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