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庄季 我们的过去 — 大学时期告白篇

*此篇为 我回来了 的系列文,是积欠某人好久的大学时期回忆篇,不过也可以单独食用。





01

 

季白啪、的一下,霸气的把庄恕给扑倒在床上。

 

然后从上往下的俯视着现任仁和胸外一把刀庄教授,浑身上下一股就是要把他给吃干抹净的气息。

 

可是被压倒的那个人却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反而轻松的对他笑。

 

双手从季白跪在自己身旁的两条腿,开始慢慢摸了上去,一路来到了衣摆就往内钻了进去,触碰到腰部的肌肤时,手掌底下还可以明显感受到季白敏感的颤抖。

 

他抬起眼睛看着季白,上头这人虽然一副就是要当家做主的样子,但是却忍不住腰软腿软,真是有够性感,想立刻把他压倒…

 

不过这个场景好像在哪里看过呢?

 

这一天,庄恕再次想起了他和季白初夜的情形。

 

 

02

 

大概是十年多前,他们在美国初次相遇。

 

当时他们还是学生,庄恕还在当地的医大念书,偶然的一次机会下,他跟着他们系上有名的交际花一起去参加了隔壁大学的新生晚宴,碰巧认识了来交换学生两年,还很稚嫩的季白。

 

当时他当然还不是警察,虽然他的外表几乎都没甚么变化,看起来跟现在没有差别只是多少成熟了一些,但是个性上就比现在冲动一点,说话也比较直接一点,有时候这种直率到现在还让庄恕怀念着。

 

那时候的季白说话坦承,有甚么心思就直接说出口,不向现在有甚么事情都摆在心里,虽然逃不过他的眼睛就是了。

 

总之他记得当他们俩要在一起的那一会,他们吵了一架。

 

差一点就错过他的那种。

 

---

 

「其实你是不是讨厌我?!」

 

「我…我没有啊…」

 

当时季白就站在庄恕的面前质问他,问的庄恕一脸呆住,因为他实在不知道为什么季白会这么想他。

 

可是站在季白的角度也不能怪他这么想,他们俩在那个新生晚宴上认识了之后就时常相约出去,说实在的他对庄恕的意思可算是表现的很明显了,因为当时他也不是一个拐弯抹角的。

 

既然要追人嘛,熟识了以后季白就天天到庄恕的学校门口等他下课,周末不是和他打篮球就是做报告,晚上回家一定打电话,照三餐问候他冷暖。

 

他没想这么多,反正当时因为有感觉他喜欢,他就想把人追到手,他是行动派。

 

可是这么多日子下来了,庄恕甚么好意都接受了,但是就是没有任何亲密的举动或是反馈行动,这让季白这根直肠子无法忍耐。

 

以往他都不需要去追谁,这是他第一次追人,追的还是个男生,他原本觉得他也是男人,所以男人在想甚么他能理解,可是没想到庄恕不一样,他看不透他。

 

所以对于庄恕的半冷漠,他必须搞清楚,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至少尽力争取还能做朋友。

 

「那你对我为什么这样?」

 

季白忽略了把他喜欢对方的事情先说出口,他下意识觉得庄恕在躲他,可是庄恕根本不知道季白的话是甚么意思,所以他就没有回话。

 

至于庄恕这一边,他虽然也喜欢季白,但是他是第一次喜欢上男孩,他不知道季白的意思跟他一不一样,他怕如果是他搞错了,他连跟季白当朋友都做不到,所以他害怕。

 

「你不说话?」季白点点头,双手插上口袋,他就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庄恕连出声喊他都不敢。

 

 

他们就这样不说话了好几个星期,放学没见到季白,庄恕想到他的学校去找他,可是他又怕看见季白对他冷漠的样子,所以他不敢去打扰他。

 

周末的球场没看到他打球,球场没有女孩的喊叫跟加油声,变得冷清。

 

吃饭没有他陪着,念书没有看见他的人,庄恕觉得心冷冷地被挖空了一块,可是他不敢去碰,不敢去问,他只敢给季白传几个讯息,就算对方没有响应他还是默默的等。

 

 

03

 

直到有一天,他们之间出现了一个关键的人物。

 

当初他们俩会认识,是因为庄恕的学校有个女孩是个派对女王,他们周遭有任何的交际场合她都知道,是她带着庄恕到季白的学校去,才引荐他们俩认识的。

 

「最近都没看见你跟季在一起,你们吵架了?」

 

这个女孩是个混血,人长得漂亮个性又好,虽然是他们医学院的,但是季白跟她的关系也不错。

 

在这个女孩介绍两人认识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俩都混再一起,所以好长一段时间没看见他们出双入对,她还真有点不习惯。

 

「他可能有点烦我吧,我给了他好几个讯息,他都没有回。」庄恕跟这个女孩一起走往学校大门的路上,聊开了。

 

可这个女孩听到这个答案,忍不住叹了口气,随后又笑了笑,他用手肘撞了撞庄恕「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的啊?」

 

「你甚么意思?」

 

那女孩对他撇撇眼睛,季白站在不远处他们的大门口,正不知道跟谁打电话,拿着手机正听着,难道是来等谁的?

 

「你看不出来他喜欢你啊?大家可都看出来了。」这女孩口中的大家,指的是当初介绍认识的一群人。

 

「他喜欢我吗?」

 

庄恕没有很认真的在听身边人的话,只是目光追随着季白的侧脸,季白一身休闲的打扮站在校门口,路过的每个女孩都对他放电,他也都报以礼貌的微笑,他看起来是真的很耀眼。

 

「那你老实说吧,如果他喜欢你呢? 难道你不喜欢季白吗?」

 

喜欢他?

 

他喜欢吗? 他简直是喜欢的不得了,越是喜欢越是怕,越是担心以后没有他在身边该怎么办,所以他才担心是他会错意,他担心说破了之后会连朋友都做不成。

 

「我想我不只是喜欢这么简单….」

 

他看着不远处的季白,多希望他能听见他说的话。

 

「我可能是爱上他了。」

 

然后他看见远方的季白不知道听见电话的内容说了甚么,露出了漂亮的笑容,他有点羡慕,不知道跟他讲电话的人是谁,能得到他的青睐,让他露出这样的笑。

 

他已经好久没看见这个笑在他近距离的地方了。

 

真想伸手摸一摸。

 

「哈哈哈,庄恕,你知道吗? 我真是受够了,你可要请我吃饭啊!」

 

「啊?」

 

听这不明所以的内容,庄恕转过头去看那个女孩,就看见这个女孩拿出手机在他眼前晃了晃,他的手机显示正在通话中。

 

通话人是,季白。

 

「吃饭他不请,我请!」

 

季白头也不回的跟后面的女孩说完他请客之后,就拉着庄恕离开了。

 

庄恕耳边传来季白的声音,然后接下来就是他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甚么,手腕就被人抓着走。

 

 

04

 

庄恕就这么被拉着走,一路到了季白的小公寓,然后一把被季白甩在了沙发上。

 

季白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他的表情有些微妙,他说不出来是甚么感觉,但是就是觉得很好看,但是他甚么样子庄恕都觉得好看就是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看不出来我在追你?」

 

庄恕半躺坐沙发上,这个公寓他来过数次,每次他都跟季白在这里聊天谈心,偶尔在这过夜,沙发上还有个小毯子,不晓得为什么,面对季白的问话,他特别想伸手抓紧旁边的小被子。

 

「你这是在追我?」他还真是,不能说没看出来,但是他不敢确定。

 

季白叹了一口气。

 

「我每天都等你下课,周末所有时间都和你再一起,每天都打电话给你,甚至我的朋友每次看见你,就让出我们俩相处的单独时间,这不是在追你?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好吗?」

 

他实在忍不住,其实他也很纳闷,他的表现庄恕怎么就看不懂呢? 说好的外国长大的孩子思想比较开放的呢? 庄恕都不照着套路来的。

 

「你其实,不用追。」

 

「为什么? 你这个人怎么老是说话拐弯抹角的? 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给我个痛快话吧?」季白看着庄恕坐在沙发上,但是却撇开头不去看他的样子,这又是怎么了? 刚刚才说他爱他的不是吗?

 

庄恕不知道为什么,他听见季白急躁的想要一个答案,他心里却莫名的轻松。

 

「因为我也喜欢你,所以你不用追。」

 

 

听见他的答案,季白勾起了一个笑,然后甚么话也没说就把他扑到在沙发上,他满意的看见了平时都一个淡漠表情的庄恕此刻慌张的样子。

 

「等等、我说我喜欢你,可你也太…」太快了吧?

 

庄恕有些担心,他怕会吓到季白,虽然对方是主动了点,可是自己要是释放内心所有的爱意,恐怕眼前的人可不能承受的。

 

但是这话季白就不爱听了「快?我们都拖了这么久,除了你对我…那啥,不行之外,还有甚么理由?」

 

「我没有!」他着急的否认。

 

「那还有什么好推三阻四的!?」

 

庄恕皱起眉头,他不行?他怎么就不行了? 季白还坐在他身上,这个小家伙是真不知道自己的吸引力是吧?你就不要后悔!

 

「你确定啊,先说好了,等会你可不许逃!」

 

男人最不能激了,他季白才不会逃,虽然他没跟男人做过,可是庄恕这么被动,他都已经想好了,他来做主,就算对方很害羞也没关系,他可以当一个好男友!

 

「谁会逃啊!」

 

说完了,季白脱下外套,然后就凑向前去,堵住了庄恕的嘴。

 

 

「嗯….」

 

可是季白越亲觉得有点不对劲,他感觉他坐着的位置有甚么顶着他,还有就是他明明是主动的那个,可是为什么,他头有点晕…?

 

「唔嗯…」欸欸欸?

 

然后他们的位置是甚么时候变的?

 

「等等、」

 

就在季白被压倒在沙发上,庄恕开始想要脱他衣服的时候,他终于发现有甚么不对了,他拉住庄恕的手,原本是凶猛的小狮子一下变成了被野狼吃的小兔子。

 

庄恕挑眉看着他,不会现在叫停吧? 刚刚是谁说不会逃的?

 

「我们,是不是搞错位置了….?」

 

季白被亲的红红肿肿的嘴唇在他的眼下一张一和,还吐出这么可爱的话,不过庄恕还是明白了,原来季白会这么主动的原因,是他以为他是在上面的那个。

 

「你确定你会吗? 你跟男人做过?」庄恕发誓这句话没有任何贬低跟炫耀,他完全是在提出一个技术性的问题。

 

「说的好像你多了解一样,难道你做过?」季白歪头看他。

 

庄恕摇头,说实在的他还真的没有,季白是他第一个男人,不过看来,他也是季白第一个男人,好吧,这样算来算去也算是初恋了吧?

 

「我没有,但是我懂的肯定比你多,因为我是念医学的。」

 

「有这样分上下的吗?」庄恕再说甚么呢? 这种事情怎么能用学甚么东西来判断呢? 谁说未来要当医生的人就不能再下面,那他一个警察又怎么能在下面呢?

 

「确实没有这样分的,可是你要想清楚了。我想压倒你是因为我喜欢你,想看你舒服的哭,想好好服侍你,你想看我这样吗?」

 

也许说话庄恕是怼不过季白的,但是好险他洗脑的力量很强,而且他唠叨的功力也不是盖的。

 

「或者是说,你何必要当那个出力的呢? 弄不好可是会撕裂伤的,所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不如交给我吧?」

 

他伸出手来,从季白的衣服底下钻了进去,手指尖轻轻的抚过季白的腰侧,感觉到他敏感的在他手下抖了抖,原来这是他的敏感带。

 

「吶….」

 

他凑到了季白的眼前,压低了声音,几乎只剩下气音的在季白耳边说话。

 

「放松一点…我保证不让你疼…」说完了之后,还侧头在季白的脸颊上烙下一个亲吻,带着一点声音的那种,季白感觉轻飘飘的。

 

季白反复思索,他确实没有提前做好功课,到时候出糗可就不好了,与其这样不如让他去麻烦吧,时间久了再找机会讨回来就好了。

 

所以。

 

庄恕在脱去他的衣服时,他闭上了眼睛,把他自己全部都给了对方。

 

那一天下午,阳光撒进房里,他们俩都把对方看的一清二楚,庄恕是怎么抚摸他,怎么帮他放松,怎么抬起他的腿狠狠的进入他,跟他以往的样子完全不同的,他都记得。

 

除此之外,他还记得清清楚楚,在他们抱紧对方一起达到最高点时,庄恕在他耳边,说爱他。

 

 

05

 

现在他们都已经不是当初的小毛头,他们俩一个全美排行前几名的胸外科医生,一个是功勋无数战绩光荣的刑警队队长。

 

他们已经过了那个要互相猜疑对方心思的年纪,所以他一看庄恕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虽然他当时说了要找时间讨回来一次,可是一直到现在了,他一次也没有成功过。

 

就在庄恕把他压在客厅的桌子上,扶着他的腰进入他的时候,就在他每每想说些甚么,可是说出来的都不是完整的句子的时候。

 

就在他的全身上下,都被他那双天生拿手术刀的手给摸遍的时候。

 

他还是会想起那一天告白时,他似乎是落入了大野狼的手里。

 

但是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每一次每一次,不管庄恕怎么缠着他要,不管他有多少花招,隔天腰疼腿疼,他都没有后悔的原因是因为…

 

他每一次都像第一次那样。

 

在他身体的最深处,脑里一片空白,腰被他的手给收紧,浇灌他身体里的每一处时。

 

他都会在他的耳边低声的,用他最好听的声音跟他说。

 

 

「我爱你…」

 

 

 

 

End

----------

呀~真的过了好久啊,我终于把他们大学时期给写了出来!!!(虽然我踩在车的边缘没启动)

这个系列故事如果没意外的话,后面还有其他的篇章,但我最近忙得晕天暗地,等我回去回放外科跟蜗牛我在来写啊~~

最近有很多想写的,忙绿的时候梗跟灵感总是特别多,无奈手速总是跟不上我的灵感啊哈哈哈哈

所以...接下来写甚么好呢(望天…)

 


评论 ( 52 )
热度 ( 1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