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程赵 笑到最后,才是赢家。


Warning请注意:此篇是程皓x赵启平,无法接受者,请尽速离开。

 

之前被蓝汐太太的安利文塞了一口之后,发现这个配对好像是很可行的!

所以就想稍微试试看写了一下,结果卡住了十天半个月的...

直到前几天看见了新图才又把他填平了,可是感觉好像写歪了的样子?

嘛,你们随便看看就好!





01

 

程皓一身剪裁得宜的休闲西装和过人的长相,从进门就是众人的目光。

 

他坐在一群最完的开的少男少女一桌边,举止优雅的不像是这个圈子的人,但是混在其中却又看起很融洽,不仅有好脸蛋跟好身材,还有个人人称羡的牙医师执业。

 

如果这都不算高端,那他在网上还有个有名的称呼叫 “恋爱先生”。

 

 

「我们今天选谁啊?」

 

「那边那个怎么样?大长腿啊!」

 

等程皓一坐下,身边的人就开始兴奋的物色场内的美女,每个人看起来都像是在进行甚么有趣的游戏一样,想赶紧挑个角色然后攻略。

 

只有主角,面对其他人的起哄他只是笑而不语,和他熟悉的服务生一看见他,跟在他后脚就给他上了他的酒。

 

程皓也是个很特殊的人,身边总是围绕着不同年龄、职业的男女,大家找他不外乎都有着一样的烦恼,他也都在网络上给这些烦恼适当的解决之道。

 

现在他每周一次,抛下所有束缚来到这间酒吧,隐藏自己网红的身分,只跟一些好友和他们带来的朋友一起放松放松。


只是前几周他被拱着露露两手,没几句话就要到了一个漂亮女孩的电话号码后,这周他就知道一定逃不过又要再来一次的命运了。

 

「那边那女孩分明是你想认识的吧,就算要出手也得让他挑个自己个喜欢的吧!」


其中一个跟他比较好的男人,笑着往那个像挑选后宫嫔妃一样的少年头上拍了一把。

 

「等等! 自己挑就没有意义了,恋爱专家的名号,不就是不局限于自己喜欢的类型吧吗?」

 

发问的这一位少年,其实他也不是特别熟悉,只是他深知男人这种生物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毕竟打嘴炮谁都会,但是要是套用在非自愿的情况下,才能看出真功夫。

 

谈恋爱就是猜中对方的内心,程皓也不是第一天了解人群心理了,自然猜想这个男孩是不服没见过他的本事,只是笑笑的看他,说了今天晚上的第一句话。

 

「那你想怎么挑?」

 

「不许反悔啊!」


听见程皓貌似答应的回答,那位男孩拍了拍手露出成功的微笑。

 

他稍微坐起身看了整个场子,视线环绕了一圈,马上就发现一个很适合的对象,他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想想今天也许程皓就糗了也不一定呢?

 

「恋爱专家就是说,应该要对男对女都很理解,都是专家吧?」


他坐了回来挑挑眉看他,他可是听闻这个专家,教了很多追女孩的方法,那么…嘿嘿。

 

「所以呢?」

 

「就他吧!? 赌吗? 输的把今天的帐结了?」


今天可以大喝特喝了,因为他相信过不了多久,这一摊酒钱可就是免费的啦。

 

那大伙儿顺着男孩伸手指了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今天的对象简直是不得了,远方的舞池里最显眼的,就是一个身材姣好,笑容灿烂又勾人的男子。

 

随音乐摆动的柔软身体,在黑暗中都可以看出来的耀眼长相,宝石般发亮的眼珠,笑起来像弯月的唇,拆开来看怎么看怎么清纯,可是组合起来看,脸上跟身上散发确是一股过人的傲气。

 

就这么远远观望都不难看出来,这是一个很难驾驭的对象。

 

是妖精般的 “男人”。

 

 

「唉、姚滨你这太过分了吧!」

「就是、出这题目太奸诈了!」

「你就忌妒吧你!」

「欸欸欸是他自己答应的啊!」

 

就这个男孩被挞伐的同时,程皓却饶有兴致的盯着那男人看,大家都纷纷的看向他,他这样的表情大家都是头次看见,就好像是找到了新的宝物一般蠢蠢欲动。

 

然后大伙的目光,随着那男人跟身边的朋友一起走往了吧台,而程皓不像之前一样跟上前,只是抬起手,跟吧台的酒保比划了一下,然后就转回头看着眼前的姚滨。 

 

「今天要是我赢了,这一顿我也喝不到,不然这样吧,下周还在这里,你一样请客?」

 

姚滨看着远远的吧台前那个男人,再回头看看程皓自信的样子,撇了撇嘴,他恐怕还不知道对方是谁吧,好啊,我就看着你怎么搞定。

 

「男子汉,说到做到!」

 

 

 

02

 

赵启平不是没注意到,在他走往吧台时,有个人就一直盯着他看,对于这种热切的目光,他已经是非常了解,毕竟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盯着看了。

 

不过今天这个倒是跟以往不同,那个人就是这么远远看着,却不急着来跟他说话,不管他是谁,可都跟平常那些豺狼饿虎不一样啊?

 

喀—

 

在他还没想好前,一杯酒就放到他的面前,赵启平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酒保,酒保看的出来他的疑惑,但也是挑了挑眉。

 

「给您的。」

 

「可是我点的不是这个。」

 

他眼前的酒保耸耸肩「我知道,但确实是指名要给你的。」

 

赵启平他接过那杯酒,转了个身,却没有看见那个火热视线的来源,这杯酒肯定是那个人请客的,可是这个人在哪呢?

 

请我喝酒可是却不见人影? 连个招呼都没打?

 

赵启平被勾起了好奇心,跟酒保点点头后就接过手,他也没看手里拿的是甚么,只是继续环绕找寻那个目光来源,张开嘴就往那杯酒喝了一口。

 

「噢、」结果差点没被酸死!

 

他转头过去看酒保,却发现酒保早就离他远去,他有些酸的想掉泪,这下他更急忙的想找到这个人在哪里了,可是不管他怎么找,都看不见一个盯着他看的人。

 

好啊,你不出现我就走了,看你到哪里找我呢。

 

赵启平没好气的转过身去把杯子放下,正想走,可是一回头就看见一个男人站在他面前。

 

 

「甚么都先别说。」

 

就在赵启平着实的吓了一跳,瞪大眼睛要说话前,程皓伸出手指堵住了赵启平的嘴,把他困在了吧台跟他本人的中间。

 

然后就看见他的手,慢慢地往赵启平的脸旁边伸了过去,摸了摸他的耳垂,伸到他眼前的时候,手掌里出现了一块糖。

 

然后眼前的人把他拆开了,要准备塞进他嘴里的时候赵启平躲开了,他的手停在空中「我怎么知道这里面没乱加甚么东西?」

 

很聪明,还懂得保护自己。

 

于是他把糖放进自己嘴里,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他。

 

用这样来证明也可以,说真的他嘴里还酸的要死,可是他还是抿起嘴来笑,在这个陌生男人眼里,他笑得是那样好看。

 

「别套招了现在不流行这个,有话直说吧,你跟谁? 赌了甚么?」可是这样甜美的微笑背后,一开口却不是省油的灯。

 

「赌你瞜,看我能不能把你带走,如果可以我就赢了。」有话直说,程皓喜欢聪明人,所以他也不瞒着他,反正就算直接告诉他也是要带他走的。

 

「那我跟你走的话,我有甚么好处啊?」总不能便宜都让你占了,那我算甚么呢? 好歹你的好处也要分给我一半吧?

 

「那就看你,想要甚么了。」

 

像对方这样的回答多半就是已经成功一半了,所以程皓就在大家都盯看着他们俩的情况下,把手放到了赵启平的腰上环着。

 

像眼前的这种男人,他要是真的没有兴趣,早就转头走了,所以要甚么还不明显吗? 好吧,虽然今天他原本没有打算带眼前的人去哪里的,可是情况似乎有些不可控制。

 

然后慢慢靠近他的脸旁边,压低了声音在赵启平的耳旁说话「你嘴里还酸吗,糖要融化了…」

 

赵启平笑着看他,没错,他要是没兴趣他早就走了。

 

可是真不巧,他对眼前这个人很有兴趣,所以接下来他二话不说就纠起他的衣领凑往他的嘴,尝尝那颗已经快被他给弄的溶化成糖水的糖,缓解他嘴里的酸。

 

 

远方的一群男女都在等着程皓的凯旋归来,可是就看着他两不知道说甚么,然后就亲上了? 然后他们就牵着手离开了酒吧!?

 

「就这样、走了?」搞甚么?

 

其中一个男孩还愣着,程皓还没跟他们说,他是用甚么招数钓到这个男人的呢?!

 

过没几秒,其中一名程皓的好友接到了一封短讯,他笑了笑,然后摆出来给大家看看「别愣着了,看看,在这呢。」

 

大家凑过去一看,程皓的短讯只打着几个字。

 

“高手过招,只要眼神,不需言语。”

 

好个程皓,这可是他第一次不公开他的招数啊,看来这个男人短短几秒把他的魂都勾走了,到底是甚么来头?。

 

 

 

03

 

「唔嗯….」

 

程皓压着亲吻赵启平,跌跌撞撞的进了房门就迫不及待的往人家脖子上啃,拉扯着衣服,不管怎么脱,两人的嘴都不分开超过三秒。

 

赵启平被他抱起来坐上了梳妆台,在他往身上继续亲下去前,拉起他的头,捧着他的脸「欸…你知道…嘴里有多少细菌吗?」

 

程皓捏起他的下巴吻了吻他的唇边「我是牙医…怎么会不知道…」

 

「恩….等等、那你还亲…」赵启平拉起了说完下就想继续亲吻他的程皓。

 

程皓忍了忍自己身体里的冲动,抬起了头来看他「但是我现在想把这些细菌,通通都抹到你的身上,你是要花时间试探我,还是老老实实告诉我…」

 

程皓用他号称可以迷死一堆小女孩的气音说话。

 

「你更喜欢我舔你哪里?」

 

赵启平听着那声音在自己耳旁,浑身上下都颤抖,他扯了扯嘴角,看来这家伙、是真知道自己的优点在哪里啊!?

 

「明知故问...」

 

 

 

04

 

清晨,赵启平在程皓的身边醒来。

 

他翻了个身,撑着头看着这个男人,表现的很不错,温柔体贴,招数又新又多,一下他忍不住想起昨天夜里打得火热的他们两。

 

抬头看了一眼床头的小闹钟,满意的点点头,时间也很禁得起考验。

 

想起他在自己耳边低声说话的声音,跟那些他都想象不到的露骨问题,现在都还是会忍不住颤抖,看来这个人确实是很会说话。

 

就在心里用各种方法称赞了他一轮后,赵启平最终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盒盒盒,恋爱专家?

 

他笑着摇摇头,起身走进浴室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走到了床边在依然睡的香的程皓唇上留下一吻,随手给他留了张字条。

 

随后他就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这间饭店的房间。

 

 

等到出了饭店大厅,赵启平才拿起了电话拨了出去,没多久,对方就接通了。

 

“这么早啊,大医生,搞定了? 昨晚还好吗?”

 

想起程皓昨晚的表现,赵启平在心里打了个合格分数,跟他想的落差不大,甚至还有超乎他想象的一面,他很满意的点头。

 

「嗯,很好,你干的不错。」

 

“还说呢,你怎么就不矜持点,害得我输了一顿,下周我可是要帮他买单的。” 可是电话那头头,对方的语气却听起来有点无奈跟后悔。

 

赵启平笑出来,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然后就拦了辆车上去「去六院。」

 

「欸,是你自己要赌的,可不关我的事情啊。」

 

随即他又转回来继续跟电话里的人说,虽然是他明示暗示给姚滨的挑起这事情,但是确实是姚滨自己说要跟他赌的,他也只是顺便配合他而已,反正睡到了这个对象才是他的目地。

 

不过他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就得意吧你,我就当误交损友了。”

 

「行了知道了,下周你请客的那一摊,我让小曲跟着一块去!」

 

“这还差不多,挂啦!”

 

「好~」

 

 

而在我们小赵医生去上班时,另一边,在饭店的程皓这才缓缓醒来。

 

他伸手一摸,却发现床边早已凉透,他摸摸脸撑起了身体,环绕饭店房间一圈,发现昨天晚上那个泪眼迷蒙看着他的可爱男人已经不见了。

 

正当他要拿起手机的时候,他才看见他的手机旁边压着一张字条。

 

程皓忍不住笑了出来,又躺了回去,这小子厉害啊,这么说看来这一局,实际上是他输了?

 

无所谓了,他心甘情愿。

 

 

“你好呀恋爱专家,忘了跟你自我介绍,我是赵启平。

我要的奖赏是下周你赌赢的酒桌上,也要算上我的位置吶。”

 

 

 

 

 

End

-----------

程皓的人设还非常少,所以我只好把明家祖传变魔术的一套拿出来用一用了(逃走)

不好吃也不要打我,我心脏很小颗的wwwwwww

最近实在太忙啦,所以趁着出门前来一发,打完收工我就要去上班了👋🏻👋🏻

我希望努力尽快带着新连载回来跟你们见面,但接下来等着我的就是无限出差跟无限案件了,所以下回依然是不定期相见,会想你们的嗷😘



评论 ( 42 )
热度 ( 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