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 你的多种面貌,都是我的 (pwp吧?)

注意事项很重要喔

*楼诚恋人设定,完全没有背景。

*这篇就是为了开车才写的,前面后面人物怎么的大概都不是最重点,人设不一定完全走正剧,重要的是放在连结里的东西,所以请务必,谨慎入内x1

*即使是为肉而生,也不是一个很好吃的感觉,所以再次,谨慎入内x2

*因为是小鱼儿提供的短片我们才讨论出来的梗,所以此篇和  @雨不惊鱼  共同拥有。

*尊守各种注意事项,接受所有设定才往下拉,谨慎入内x3





★★★

 

「我说了好几次,明长官的发言稿,再拿上台的前两天就要先给我看过,为什么老是让我重复一样的话呢?」

 

说话这男人,虽说出口的不是非常震怒的口气,可是却严厉的听起来让人心虚。

 

「对不起…我…因为手边还有很多工作。」

 

「这些都不是理由,你也不是第一天在这里工作了,不清楚政府办公厅的规矩吗?」

 

并且有时候,比起大怒拍桌,像这样的冷冷语调反而让人不寒而栗。

 

「对不起…明秘书长..」

 

 

办公室里面的明楼听见外头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声音浑厚有磁性,非常多样化,并且不难认,指导下属的这一位,是阿诚的声音。

 

但他觉得很奇怪,就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仔细的听。

 

阿诚向来八面玲珑,对人对事都很是细心,虽然他的身分名面上只是个秘书处负责人,可整个政府办公厅,谁都知道他就是明楼一人之下而已。

 

可他不骄傲也不张扬,谦虚有礼、聪明心细,并且跟每个人的关系都保持良好畅通,就算底下的人有失误,也不见他如此严厉的批评。

 

明楼不否认他有点想看看 “盛气凌人阿诚” 现场版,因为在他面前,阿诚向来都不是这幅模样,所以他就放下笔,静静地走到了门边,靠在一旁,没有让他们两个发现。

 

 

「语气不通顺就算了,但这里头有多少敏感的字句你知道吗? 发言稍有不慎,就会给明长官引来舆论,是你自己要接下这个工作的,可每次都这样来来回回的修改要到甚么时候?」

 

恩,明楼知道是为什么了。

 

言语里听的出着急跟一些无可奈何引发的气愤,虽然情绪管理也许还不是很到位,但是看在明楼眼里还是觉得虚荣心都起来了,也只有遇上他的事情阿诚才会这样。

 

「你其他的字处理工作我也看了,说实话我并不满意,如果你不想调回之前的地方,明早之前,就把我上周给你的资料全部修改给我。」

 

而且从背后看过去,修长的身材跟优美的线条,连接上光洁的脖子,真想咬一口。

 

「那….演讲稿?」

 

不过,在明楼拼命克制自己,别在这个地方对阿诚意淫的太过头时,那个小职员显然还没有搞懂他该做的事情。

 

「这个就不用了,去做你的事。」

 

「是…」

 

小职员飞快的离开了,从头到尾紧张的连明楼都没发现。

 

 

「先生?」而阿诚这才转身要回到他自己的办公室去,就看见了他大哥。

 

明楼从早上到下午,头发依然是利落的整个贴顺,一身正装双手环绕胸前,靠着门边带着笑意看着他,大哥身为特工的本能真是深入骨随,竟然隐藏的这么好,阿诚竟一点都没发现大哥站在他身后。

 

「这么生气?」

 

偏偏那个戴着金丝边框眼镜的人还笑笑的调侃他,明明甚么都听见了。

 

「新调来的这批人手真是素质不足,同样的话让老要我说上好几遍,每次见面都叮咛才能记得住,当我是鹦鹉啊…」

 

虽然他知道对方都听见了,可是明楼问起来,他嘴上还是忍不住小小的抱怨了两句,因为不管在哪里,只要遇上他大哥,他就是会不自觉的变成个少年。

 

 

而明楼眼前,这个在人前威风凛凛,但在自己面前就软软绵绵的阿诚,让他刚刚克制住的邪恶思想,又突然一下子无法控制了。

 

明楼不知道阿诚这种模样,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如果阿诚是无意的那他就可得意了,这代表他在阿诚的心里永远都有个不可侵犯的地位。

 

可是如果是故意的,那他太明白他自己的自身优势了,这样会引起他内心野兽的一面。

 

 

「大哥,你没有事情要做了吗?」

 

「恩…有。」

 

明楼瞇起眼睛看着他,脑海都是这人在他床上睡着的样子,还有红着脸不敢看他的样子,他突然想现在就看一看。

 

「那好,趁现在还有一些时间,我出去一趟送个文件,等我回来的时候,就可以接您下班了。」

 

阿诚说完就要转身离开,可是明楼却走了过去,一把拉住他的手就往办公室里面带,然后关上大门就锁了起来。

 

「欸?欸、、、大哥?」

 

 

一回神阿诚已经在他的办公桌前了。

 

「…大哥?」

 

而且还睁着无辜的眼睛看他,一脸不知道他要做甚么的样子。

 

真想好好让他哭出来。

 

 

补檔猫儿



相比起只解开裤头的明楼,阿诚几乎是要被扒光了。


所以他好不容易让明楼给他清理干净后,他站起来好好的穿上衣服,站在办公室角落的镜子前整理衣服和头发。

 

他可不想顶一对猫耳走出去。

 

「下次你在让我喵,我就真的找一只猫来给你当秘书…」

 

明楼听他可爱的抱怨,并没有回话,因为阿诚怎么舍得把一大堆事情都丢给他自己做呢? 这一点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而阿诚一边慢条斯理的给自己扣扣子,一边透过镜子,看着那个靠在桌子前看他的明楼。

 

一眼往下看去,因为他没有脱下裤子,所以他的腿上湿了一片,虽然是深色的西装看不太出来,但是还有点水痕,他不知怎么的有点害羞。

 

「咳…你说你…现在让我上哪去给你找一条新的裤子,不会要等干了才出去吧…」这话越说越小声,都快埋进地底了。

 

一旁的明楼低头看了一下,要是真的仔细看,确实是一大片深色的水渍呢,他抬起头来对上镜子里阿诚的眼睛,他笑了笑。

 

「还不是你弄的呢?」这话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调戏一下阿诚而已。

 

被调戏的小阿诚默默转开了视线,然后开始上手打起领带。

 

「活该,急甚么,让你不脱干净吧…」

 

看阿诚把视线飘开,明楼忍不住走了过去,从背后轻轻的把阿诚抱进怀里,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手往前伸去代替阿诚的手帮他打领带。

 

「那是,所以我们赶紧回家,脱干净了再说。」

 

明楼好久没有自己打领带,可是却帮阿诚飞快的打好了领带,然后抱紧他的的腰,在他的脸颊上重重的亲了上去。

 

「不是,很久没跟哥哥一起睡了吗?」

 

他确实是,很久没跟阿诚睡在一起了,他其实也有点想念,即使会有点危险,但是他们也不是第一天活在危险中了,反倒这种危险,他愿意冒。

 

这样紧紧贴着的背后抱,阿诚的翘臀明显的感觉到他大哥还年轻的活动力,加上明楼让他晚上一起睡的耳语,他忍不住又把头给撇开,还睡呢,看来他今天晚上是不用睡了。

 

「无赖…」

 

听见这小声到几乎没有声音的抱怨,明楼只是低头蹭了蹭阿诚的脖子,不意外的看见他泛红的耳根,以及就算骂他,他也没有拒绝。

 

果然吶,在外面张牙舞爪的小狮子,一回到他的怀抱就还是软软绵绵的小猫。

 

可是他就喜欢这样处处都明显表现的很爱他的阿诚。

 

「你不就是喜欢嘛..」就这么刚好,他也爱惨他的阿诚了。

 

而这个问题,不用回答。

 

 

 

 

 

 

End

--------------

我这现在唯一一场公开的楼诚,也许也是最后一场楼诚,总之是开了一台车来啊啊啊🙈🙈🙈

原本说好的就只是为了让他们俩好好滚一床,最后还是变成了这种温馨的收场是怎么回事?!

没办法吶,我就喜欢他们那种,只有彼此双向连接的心灵wi-fi,彷佛一个动作跟一声呼喊就能了解对方的那样。

阿诚哥霸气的护主样子,就好像一只张牙舞抓的小狮子,喵的超可爱!! (但小看他可是不行的喔)

虽然楼诚我真的是不太会写,可我想私底下的他们俩,也是这样互相宠爱的吧?

每次都会脑补阿诚哥贤慧的帮大哥打领带甚么的,可是反过来的,大哥占有欲满满的把阿诚哥的扣子扣到最顶,还会在特别的日子换他服务阿诚一天,不论是穿衣服还是撑伞之类的,把阿诚哥捧高高这样的!!

我想想就好苏好开心好萌好好好!!!! (已晕)


喔对了! (爬起来)

下回依然不定期相见,小郎爱你们嗷 (再次躺下)

 

 

评论 ( 80 )
热度 ( 325 )